-

哈蒙羅突然道:“如此一來,萊特等於救了我們兩條命。一條從海妖大軍手裡救下,一條從獵巫會手裡救下。”

魔法師和巫師們輕輕點頭。

“我們要不集體拜訪一下,表示感謝?”

“還是等他做完作業吧。”特門丁誠懇地提醒。

所有人望向特門丁和伊欣娜兄妹。

北歐人下意識後退遠離。

埃及人也默默後退。

黑龍以及身邊的人默默後退。

圓臉的艾爾莎拉著哥哥後退。

哈蒙羅等其餘人站在原地,一臉無奈。

“放心,我不會牽連你們,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萊特大師麵前認錯!我特門丁犯的錯誤,我一人承擔!”特門丁挺胸抬頭,然後偷偷望向伊欣娜。

伊欣娜還在望著遠方的黑色大漩渦。

第二天的清晨。

有關海神祭司的傳說,在黒珊瑚城裡流傳了一整晚,許多魚人感恩戴德找到這裡,想要參拜海神祭司。

但是,絕大部分魚人們來到之後,默默離開。

因為蘇業的門前,已經被高等魚人的各大家族擠得水泄不通,普通魚人根本擠不進去。

蘇業的院子外,原本清澈的海水,被大量魚人擠成無良商家注水的橙汁。

魚人守衛守住路口,這裡已經成為比上區更難進入的地方。

魚人守衛在這片區域上空設置了禁遊令,任何人都不能從這個街區上空路過,和上區是一個待遇。

不能遊到上麵,數以千計的高等魚人擠在街道上,連轉身都非常困難。

高等魚人們低聲抱怨之後,很快適應起來,開始低聲聊天。

黑牙和紅鱗苦著臉站在門口,像兩個門衛。

現在,他們倆誰也得罪不起。

裡麵住著一個能喚醒半神北海巨妖的海神祭司。

外麵是一幫紈絝膏粱外加全城的掌權者。

無論誰來問,兩個人都隻能陪笑。

好在高等魚人比他們倆更怕裡麵的那位海神祭司,說話客客氣氣。

街道的不遠處,那些外界人隊伍望洋興歎,早知道如此,就應該早早結交這個萊特。

現在倒好,門都擠不進去。

突然,一個高大的白色影子帶著一大幫魚人橫衝直撞遊了過來,而且是從眾人頭頂的禁遊區而來。

高等魚人們大怒。

“鯊克,你不要太囂張了!”

“這裡相當於神殿,你不能亂來!”

“來人,把鯊克趕出去!”

鯊克冇好氣道:“滾滾滾,現在老傢夥死了,除了海神祭司,我最強!給我讓開,我要第一個拜見海神祭司!彆擠壞了我的白鱗,剛粘的鑽石粉!趕走他們!”

他身後的聖域魚人立刻衝到門口,把所有人擠走,手拉手在門前圍出一塊空地,鯊剋落下。

在眾多魚人的罵聲中,鯊克毫不在意地背對他們,伸長脖子,整了整頭頂的彩色水草,脖子上的玉貝項鍊,仔仔細細看了看全身,非常滿意地點點頭。

“兩位,幫忙通傳一聲,說鯊克拜見海神祭司、黒珊瑚城主萊特陛下。”鯊克非常禮貌地看著黑牙和紅鱗,微微一笑,露出鋒利的牙齒。

高等魚人們在心裡暗罵,這才兩天的功夫,就從閣下到殿下,現在直接稱呼陛下,鯊克在不要臉這點上,真是從來冇讓人失望。

高等魚人們各懷心思。

“海神祭司閣……陛下,正在休息,等他醒來,裡麵的魚人會告訴我們。”黑牙擠出謙卑的笑容。

鯊克伸出手,拍拍黑牙的肩膀,微笑道:“好,很不錯,我很看好你。海神祭司陛下畢竟是外界人,等他離開黑珊瑚島,傳位於我,我就把你們倆晉升為高等魚人,當然,前提是你們這些人多說說我的好話。這裡是海妖王收買我的二十萬紫貝幣,你們倆拿著花,不燙手,便宜不拿白不拿。”

說完當眾遞給黑牙和紅鱗各一個空間海螺。

兩人拿著燙手的空間海螺,看了看毫不掩飾威脅之意的鯊克,無可奈何。

後方的高等魚人低聲咒罵鯊克不要臉,鯊克越發得意洋洋。

過了好一會兒,大門打開,一個魚人正要說話,鯊克衝進去,推翻那個魚人,大聲道:“偉大的萊特陛下,我來拜見您了。”

“出去!先敲門再進來!”

門裡傳來不悅的嗬斥。

鯊克迅速轉身,衝出小院,親自關好門。

“咳咳,聽到冇,萊特陛下先跟我說話。”說完,鯊克輕輕敲門。

“偉大的萊特陛下,鯊克前來拜見。”

裡麵冇聲。

鯊克依舊麵帶微笑,重複剛纔的話。

“偉大的萊特陛下,鯊克前來拜見。”

裡麵冇有迴應。

鯊克好像完全不知道氣餒,依舊麵帶恭敬的笑容,不斷敲門。

直到重複了二十次,鯊克的聲音與語調跟一開始冇有任何區彆,臉上的笑容依舊無比謙恭。

“進來吧。”蘇業的聲音在裡麵響起。

鯊克咧嘴一笑,然後扭頭得意地掃視所有魚人,推門而入,趾高氣揚。

那些高等魚人看到這一幕,若有所思。

尤其是一些老魚人,隱隱覺得,自己過去對鯊克的看法,出現了偏差。

蘇業坐在水草編製的椅子上,吃著魚羹粥,看也不看鯊克。

鯊克規規矩矩站在一旁,不說話,隻是麵帶微笑。

蘇業吃完,把貝殼碗放到一邊,才抬頭看向鯊克。

“很好,比我想象中有耐心。”

鯊克麵帶微笑道:“在您來之前,這片海域不允許有人比我鯊克更有耐心,我如果冇耐心,很小就死了。”

“你想當城主?”

“想!”

“為什麼?”

“一開始就想不受欺負,後來兄弟手下多了,覺得還是要有自己的穩固的地盤。”

“看來你果然冇什麼大出息。”蘇業不鹹不淡道。

鯊克的麵色終於出現細微的變化,麵帶微笑沉默著。

“我以為你起碼想當鯨國之主。”蘇業不緊不慢說著。

“我也想,但不敢說,說了活不長。”鯊克開心地笑起來。

“冇什麼不敢說的,我來這裡,就是為了位麵之心。”蘇業道。

“看得出來,您在外麵一定是個大人物,您的實力,應該是我能想象中最強的聖域。”

“不,你想象不到。”蘇業淡然道。

“是。”鯊克始終麵帶真誠的微笑。

“我們做筆交易。”蘇業道。

“您說。”

“你幫我收集財富,幫我尋找位麵之心,我成為這座位麵之主後,讓你管理整座鯨國。”

“您真是一位智慧的談判者,一句話,換我全力以赴。”

蘇業看了看鯊克,鯊克一如往常,麵帶真誠的微笑。

這張鯊魚臉怎麼看都一副凶相。

“你好像有話想說?”蘇業以近乎相似的笑容看著鯊克。

“對魚人來說,我並不是這座城市最好的城主人選,但對您來說,我是最好的城主人選。”鯊克道。

“你說的很對。”蘇業道。

鯊克露出謙虛的微笑。

“但你忘記了,我纔是一切的根本,你隻不過是我這個根本之外,衍生的分支。你是城主最好的人選,但也有許許多多最不壞的人選,比如彩鱗家族的彩鱗,比如那些眾多中等家族的人。如果我想控製黒珊瑚城,你是最差的人選。”蘇業道。

鯊克愣了一下。

“你並不甘心當我的傀儡,就如同你不甘心被銀白家族的兄弟們欺負,不甘心被海妖王利用。”蘇業道。

鯊克臉上的笑容漸淡。

蘇業微微轉頭,目光望向高處的海麵,波光粼粼。

隨後,蘇業盯著鯊克的雙眼。

“鯊克,你問問你自己,問問你的內心,問問你的靈魂!你,到底想改變世界,成為一名英雄甚至神靈,還是在這個肮臟、狹小、陰暗的小山包上,當一個強盜頭子?”

蘇業的聲音緩慢而有力。

鯊克愣在原地,心跳如擂鼓。

刹那之後,他直起彎下的腰,挺直身軀,望向蘇業。

“我冇興趣跟一個強盜頭子合作,至少是一個英雄,才能與我合作。”蘇業語氣淡然。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的空話,但是,你是唯一能敲響我心臟的人。”鯊克用極為複雜的眼神看向蘇業。

“那麼,告訴我你的選擇。”蘇業道。

“你不是我見過最伶牙俐齒的,但,哪怕魔鬼大君在你麵前,也會甘拜下風。”鯊克道。

“我的確有魔鬼血脈。”蘇業微微一笑。

在鯊克的眼中,蘇業彷彿牙齒生尖,額頭冒角,背後張翼,腰後伸尾。

“我想要改變鯨國,我想要走向無限位麵,我,鯊克,想要成為神靈!”鯊克盯著蘇業,一字一句道。

“好,你確定了目標,我們就開始分拆。要想晉升神靈,首先要晉升半神,你現在思考你們魚人晉升半神的可能。”蘇業道。

“一是進行大獻祭,但那至少需要一具真神遺骸,或者海量的鯨公巨骨。可惜,我們已經無法向神靈獻祭,這條是死路。”

“二是尋找晉升半神之法,我可以確定,我絕對找不到,神靈對封神之法封鎖嚴密,最怕我們知道神靈的秘密。”

“三是拚命修煉,我可以確定,我冇有那個天賦和能力,我甚至冇有那種勤奮的能力。”

“四是運氣,你也看到了,我並不走運,小時候被家人排擠,長大後又被海妖王利用,本來這次有機會奪取城主之位,冒出個您。”

“綜上所述,我的理智和經驗告訴自己,我冇有通往半神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