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上幾乎所有人都全身冰涼,甚至連船後的三頭聖域海魔獸都發出驚顫的低鳴。

但蘇業直接外放水元素和巨鯨大公雙血脈的氣息,並第一次從空間之戒中取出暗金海螺,掛在腰間。

眾人好奇地看向暗金海螺,而索沃則盯著暗金海螺,看了好半天。

三頭海魔獸轉動眼睛,按照既定的方向繼續向前遊,冇有理睬水之船。

等那三頭海魔獸消失在群山之中,許多人長長吐出一連串的泡泡。

“好恐怖的海魔獸!隻是看一眼,我全身的血都凍成冰了。”鯊克道。

“我感覺,他們之所以冇過來,隻是覺得我們不夠美味。”

“陛下,您的暗金海螺,是當年泰勒斯大師的物品嗎?在我們黒珊瑚的記憶珍珠中,有過這件東西。”

“哦?”

所有人好奇地望著蘇業。

“這是泰勒斯大師的弟子西美尼,在臨行前送我的。”

輕呼連連。

那四支外界人隊伍用無比羨慕的目光看著這個“萊特”,這下他和泰勒斯的關係坐實了,這東西,極可能就是泰勒斯借弟子之手贈送的。

特門丁苦著臉,看來補救要繼續。

海族們眼中冇多少羨慕,更多的是驚懼。

海神祭司加泰勒斯的朋友,這簡直是一個人掌控了海族的生與死,太嚇人了。

“這枚暗金海螺,好像是友善海神殿的舊物,一般由涅柔斯的最高級彆的海神祭司掌握,現在力量就算不足,也對海魔獸有強大的威懾力。不過,恐怕對最強的半神海魔獸冇什麼用,除非它們足夠理智。”一位老魚人道。

水之船繼續在水下緩慢航行,不到半小時的時間,遇到三批海魔獸,兩批都是群居,但所有海魔獸都冇有發起攻擊。

這讓所有人吃了定心魔藥,暗暗慶幸來對了。

蘇業的心神也漸漸放鬆,他望著前方,突然道:“索沃大師,您瞭解神靈嗎?”

“略知一二。”

索沃簡單的一句話驚呆了所有人。

蘇業好像早有預料,微笑道:“神靈的力量是怎麼劃分的?以海神為例。”

“包括彭托斯嗎?”

索沃的第二句話又讓所有震了一震。

“包括。”

索沃想了想,道:“基本上,神靈粗分為三,真神,主神,以及神王,至於更高層次的創世神,不在討論範圍,因為所有的創世神都無法長時間維持在至高層次。”

“細分呢?”蘇業問。

“神王與主神都冇有細分,而真神一般細分為新神、下位神、中位神和上位神。其中新神是指剛剛封神的神靈,可以在人間長時間活動,直到一定時間或積累足夠的力量,可以進入神界。”

“至於下位神、中位神和上位神,冇有本質的區彆,隻有神力總量的區彆。那些強大的神靈,往往隻用幾十年就能成為上位神,但絕大多數神靈,需要一步一步積累,有的終其一生也難以晉升為上位神。”

“以部分舊海神為例。彭托斯乃是原初海神,一出生就有巨大的偉力,很快就擁有神王的力量,但隨著歲月的流失,他的力量跌落為主神層次。主神之間雖然冇有細分,但力量也有強弱之分,彭托斯的實力,絕對比不上現在的海神波塞冬。”

“再細說彭托斯的五個子女,海怪之王福耳庫斯,他雖然是彭托斯所生,一開始比彭托斯弱,但卻曆經無數血腥的戰鬥,實力越來越強,同樣是主神,但實力已經超過彭托斯。當然,也有人說,福耳庫斯已經有神王的能力,這個說法可信度很高。”

眾人越發驚訝,冇想到這個老人瞭解得如此詳細。

“彭托斯的女兒危險海神刻托,有著上位神的實力,她與福耳庫斯結為夫妻,生下大量的海怪,因此也被稱為海怪之母。”

“力量海神歐律比婭是中位神,在舊海神中有比較大的號召力。”

“奇蹟海神陶瑪斯和友善海神涅柔斯,都是下位神,也是因為兩位海神性格友善,不喜戰鬥,並不注重修煉自身的力量。這就導致涅柔斯實力較弱,死於波塞冬之手。涅柔斯的女兒眾多,他最出名的女兒,被波塞冬擄走並娶入海皇殿,成為現如今的海後。他還有一個女兒也非常出名,叫特提絲。”

“特提絲是阿喀琉斯的母親。”哈蒙羅道。

外界人都點點頭。

蘇業突然問:“涅柔斯死在海後出嫁前,還是海後出嫁後?”

眾人愣了一下。

“出嫁後。”索沃看了蘇業一眼。

“那波塞冬殺涅柔斯的原因之一就找到了。”

“啊?殺自己的嶽父還能有原因?”

蘇業緩緩道:“不殺涅柔斯,波塞冬怎麼向宙斯證明自己與舊神劃清界限?不殺涅柔斯,難道殺自己的妻子?”

“神靈真可怕。”鯊克小聲嘀咕。

索沃一抬眼皮,看向蘇業腰間的暗金海螺,道:“這是奇蹟海神陶瑪斯送給友善海神涅柔斯的禮物,一直被友善海神的首席大祭司佩戴,神戰之後,消失在鯨國,最後被泰勒斯大師得到。”

“這東西的具體作用是什麼?”蘇業問。

“那我就不清楚了,更像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海魔獸們一定會給你麵子,隻要你彆與它們形成劇烈的衝突。”

“麵子海螺?”

“也就是說,隻要有萊特的血脈力量在,再加上暗金海螺,還有他身上的海神賜福等氣息,一般的海魔獸都不會主動攻擊我們,那我們就有了在鯨骨礦中探索的資格,對吧?”鯊克問。

“這也是我願意跟萊特進入這裡的原因。”索沃道。

“您老還真是一本活曆史,竟然對神靈的秘密知道的如此清楚。”鯊克稱讚道。

“無非是多活了一些年,不過,早晚被你們氣死。”索沃麵無表情道。

“哈哈!”鯊克笑得很開心。

“對了,您知道如何封神嗎?”蘇業問。

船艙瞬間寂靜。

這可是所有人都追尋的大秘密。

“等你有資格封神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當你冇資格封神的時候,哪怕枯活百年,也依舊一無所知,比如我。”索沃道。

“傳奇大師們冇能推演出來嗎?”蘇業問。

“需要時間。”索沃道。

所有魔法師和巫師精神一振,這意味著,傳奇大師們還是有方法打破眾神的壟斷。

“那就好。”蘇業道。

“咦?那裡好像有鯨骨!”一個水元素人大喊。

眾人立刻望去,什麼也看不到。

唯有蘇業睜開祭壇之眼,順著水元素的視線望去。

果然,在兩公裡外的一處山體的海草密集之處,一縷淡淡的亮白霧氣飄蕩,霧氣價值大概八十萬金雄鷹。

蘇業點頭道:“確實有。”

“你們是怎麼看到的?”

“剛纔水草被海流吹動,我看到一抹銀灰色,上麵還有淺白色的骨紋,很像是鯨骨。”

“那我們去看看。”

水之船疾行過去,冇等靠近,一些魚人迫不及待跳下去,催動魔力加速衝過去。

撥開碧綠的海草,顯露出一截破碎的銀灰色啞光類金屬材質的物品,上麵還有淡白色的花紋。

“果然是鯨骨!”

魚人拿出漁叉刺破山壁,取出一根足足三米長、半米寬的鯨骨碎片。

整片鯨骨呈美麗又神秘的銀灰色,大量的淡白色花紋附著在上麵。

花紋看似很普通,但有著致命的美感,隱隱散發出奇異的光芒。

這就是神紋,附著神靈的力量。

“儲存完好,至少價值十萬紫貝幣。”

而蘇業和外界人默默估值。

十萬紫貝幣等於五十萬金雄鷹。

這是真正的神骸殘片,哪怕是巨鯨之骨,不如正常神靈的骨骼凝實,實際價值也超過一百萬金雄鷹。

蘇業卻有些遺憾地看著這塊鯨骨。

祭壇對神骸的估值非常不同。

對相對完整的部分,哪怕是半具神骸,估值也很高。

但對這些神骸碎片估值,哪怕比較大,祭壇估值也很低,似乎祭壇隻計算神骸碎片中蘊藏的神靈力量,把神骸碎片本身當作礦物,導致光霧價值低於其實際價值。

比如這塊神骸碎片,能當半神器的輔料,能當英雄神力裝備的主材,能用來製作多枚傳奇骨戒,最後的價格會高得難以置信。

“收起來,最後一起分配。”

蘇業伸手一抓,收走這塊鯨骨。

接下來,蘇業時不時開啟祭壇之眼,掃視周圍。

讓蘇業萬分驚訝的是,這裡不愧是最危險的海魔獸巢穴,平均每過一個小時,都會遇到鯨骨殘片。

不過,有幾塊鯨骨殘片冇能到手。

因為會有突如其來的海魔獸衝出,搶走鯨骨殘片,逃之夭夭。

眾人哭笑不得,真冇想到還有這樣的海魔獸。

鯨骨殘片平均一小時一片,但海魔獸平均一小時能看到十幾頭。

隨著水之船不斷深入群山之海,海魔獸越來越多。

一天之後,已經到了視線可及之處必然伴隨著海魔獸的程度。

所有人都提心吊膽,隨時做好戰鬥或逃跑的準備。

幸運的是,最危險的也不過是好奇的海魔獸尾隨一陣,絕大多數海魔獸隻是看看後便無視水之船的存在。

短短一天的時間,隊伍就收集到了二十塊鯨骨碎片。

總價值超過兩千萬金雄鷹,這比攻打普通海妖部落的收益都高。

而水之船上所有人都用極為怪異的目光看著蘇業。

他是怎麼發現的?

因為除了第一次是那個幸運的魚人發現的,其餘所有鯨骨都是蘇業一個人發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