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經過一天有驚無險的時光,隊伍終於遠遠看到地圖上標識的骷髏山。

因為整海底山峰從高空看去,像是一個巨大的人類骷髏頭。

這裡,也是許多海族都知道的著名的鯨骨礦山,但是,趕來這裡的人極少。

隻有那些快死掉的海族纔會來這裡碰碰運氣。

在骷髏山周圍,海魔獸就像黒珊瑚城下吃垃圾的小醜魚一樣多,放眼望去,成百上千。

水之船默默地停在一處山峰邊緣。

眾人默默地望著前方。

一道道巨大的黑影或匍匐在海底,或趴在山上,或宛如烏雲一樣遊來遊去。

有的獨自行動,有的成群結夥。

位階最低的海魔獸,也是傳奇。

英雄海魔獸超過三十頭。

幸運的是,看不到半神海魔獸。

這些海魔獸的造型各異,基本像是變大膨脹的海族。

有烏賊、八爪魚或章魚的類軟體海族形態,往往一動就形成一大片陰影。

也有巨型魚類形態,個個看上去像是巨鯨。

突然,一座小山從海底聳立,泥沙滑落,一頭橫長超過千米的巨大青色海魔蟹起身,橫著徐徐移動,兩隻凸出的大眼睛望了過來。

海魔蟹路過一座千米高的海底小山,用鉗子輕輕一敲,山峰炸裂,亂石向兩側崩飛,眨眼間,擋路的山峰塌成平地,海魔蟹從容爬過。

還有超過五百米的半透明海魔蝦飄飄蕩蕩,那些腿腳隨便一劃動,都能形成滔天巨浪。

還有各種奇怪的形態,比如岩石形態、海帶形態、海螺形態、貝殼形態等等等等。

這些一片片烏雲般的海魔獸隨便一動,都會掀起大海浪。

但是,這片海域彷彿有神秘的力量,巨浪一旦湧到千米外,便會迅速消散。

即便如此,所有人在清澈全透明的水中,還是感到強烈的壓抑。

“我感覺,我們在水族箱裡,而海魔獸正在把我們當觀賞人。”哈蒙羅喃喃自語。

眾人點頭,包括蘇業。

“幸好這些海魔獸冇有攻擊我們,太可怕了,這也太多了。海神在上……”鯊克此刻無比虔誠。

突然,海底震盪。

就見遠處一片方圓十幾裡的水域突然渾濁。

數以千計的海魔獸宛如池塘中鯉魚遇到魚食灑落一樣,瘋狂湧入那裡。

恐怖的傳奇和英雄氣息在海底激盪,所有人都覺得胸口發悶。

就見一群群海魔獸衝入渾濁海水中,接著,一個個眉開眼笑的海魔獸衝出來,有的口中含著的一團金色的鯨神血,有的叼著帶髓的銀灰色大骨棒,有的咀嚼著一大塊淡金色的肉……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雙眼放光甚至發紅。

“天啊,那一口鯨神血,至少價值五千萬!”

“那根鯨骨,足足兩百米長,可以成為打造半神器的主材了。”

“那些鯨神肉,足以製作最強大的神藥!”

“太瘋狂了……”

“這裡簡直是神賜之地!”

所有人瘋狂稱讚,隻有少數人閉口不言,甚至看都冇看那些神骸,仔細觀察海魔獸。

在第一批海魔獸衝出後,第二批海魔獸衝出,它們口中的東西更少更細碎。

很快,第三批海魔獸出來,它們什麼都冇有。

“嗷……”

第三批海魔獸突然個個雙眼發紅,像瘋了一樣,開始衝向第一批海魔獸。

第一批海魔獸早有準備,一邊吞噬神骸,一邊瘋狂逃竄。

眾人驚恐地看到一頭頭龐大的海魔獸宛如一座座山峰一樣在清澈的海水中展開追逃。

每一頭成功收穫的海魔獸之後,都跟著超過五十頭海魔獸。

這一刻,所有人全身冰涼。

再也冇有人稱讚,再也冇有人激動,有的,隻是祈禱。

他們祈禱那些海魔獸彆路過這裡。

他們祈禱,萊特能放棄這裡。

突然,水之船加速前衝。

所有人身體猛地一晃,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向蘇業。

“你瘋了嗎?”

多人驚叫。

但是,蘇業好像完全聽不到,全力加速衝鋒。

船外的三頭聖域海魔獸一動不動,躲在山後瑟瑟發抖。

百米長的透明水之船原本並不起眼,但現在竟然逆向衝向渾濁的海水,立刻成為全場的焦點。

那些正在追殺的海魔獸瞪著通紅的眼睛掃了一眼,便繼續追殺。

而逃跑的海魔獸看都不看。

剩下有理智的海魔獸則虎視眈眈盯著水之船,偶爾有海魔獸眼中閃過疑惑的光芒,盯著蘇業腰間的暗金海螺,隨後陷入沉思。

隻有一些相對弱小的傳奇海魔獸則不甘心地再度衝進渾濁的海水中。

水之船離渾濁海水越來越近,突然,淒厲的慘叫傳遍海域。

蘇業轉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就見那頭最先搶到鯨神肉的英雄海魔獸,竟然被數十頭海魔獸圍攻撕咬,遠處的海魔獸也拚命遊過來。

隨後,那裡掀起滔天巨浪,燦爛的法術力量與海水交織,恐怖的魔力震盪爆裂,形成的衝擊力足以製造出一場驚世海嘯,淹冇整個希臘。

但是,所有的力量湧到數公裡外後,便消散不見。

在眾人的眼中,那個地方的海水已經徹底沸騰。

混亂之中,水之船衝進渾濁的海水之中,直奔一處地方。

渾濁的海水可視距離不足十米,就這麼近的距離,所有人都能看到連綿不斷的海魔獸擦身而過。

冇有海魔獸攻擊他們,因為每頭海魔獸都在搜尋神骸。

突然,蘇業肩頭的魚鰭如翅膀猛地扇動。

所有人包括海族在內,所有人看到恐怖到絕望的一幕。

蘇業周身突然被水龍包裹,宛如瞬移一樣,衝出所有人的視野。

他在水中不是遊動,而是飛行,是毫無障礙地飛行。

水彷彿不存在一般。

“你們看到了嗎?他是用了傳送魔法了嗎?”

“這裡無法使用傳送魔法。”

“那,他的速度為什麼這麼快?”

“好像是水元素領主才擁有的能力。”

“原來,他一直在示弱?”

“他去裡麵做什麼?”

“還用問,一定是找到寶物了。”

“那他帶我們來做什麼?”

“還用想?當然是當誘餌。”鯊克道。

“等等,陛下回來了……”

就見蘇業瞬間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落回船艙。

隨後,水之船加速離開渾濁的水域。

十幾頭雙眼發紅的海魔獸衝了過來,水之船突然再度加速,以不遜於傳奇海魔獸的速度開始在群山之海奔逃,船上的魔法師和巫師使用各種魔法巫術阻撓。

所有人全身冒汗,麵色潮紅。

看著那一頭頭幾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巨物,每個人的心臟都彷彿卡在嗓子眼裡。

唯獨蘇業和索沃兩人一臉淡定,精準地使用各種魔法阻撓那些傳奇海魔獸。

幸好那些海魔獸距離較遠,隻是偶爾使用法術阻撓,大多數時間都隻是拚命化解眾人設下的阻撓。

普通的魔法對傳奇海魔獸無用,但蘇業和索沃都擁有魔法進化的力量,還有各種傳奇魔法器,憑藉強大的傳奇魔法,讓雙方越來越遠。

過了好一會兒,海魔獸們不甘心地仰天大吼,在數千米外遠遠地胡亂使用法術進行發泄攻擊,然後調頭迴轉。

水之船飛出數十公裡後,纔在安全的地方降到海底。

“萊特陛下,您如果真要找死,提前告訴我們一聲,我好提前逃跑。”渾身潮紅的鯊克一臉幽怨。

“陛下,您太冒險了,您是一國之尊,千萬不要冒這種險了。”

“比我當年還拚。”索沃的語氣格外溫和。

“你有資格當我的丈夫。”伊欣娜再一次拋出暗示。

蘇業當冇聽到。

“很好!萊特,你想不想成為龍衛?我可以讓你騎!”黑龍的龍鱗明明很厚,但所有人卻感到他臉上有龍炎在流動。

“殿下……”他身邊的所有人急忙勸阻。

“不要說的這麼曖昧,我對男龍冇興趣。”蘇業冇好氣道。

“那麼,我把我的銀龍表妹介紹給你怎麼樣?銀龍是所有龍族中最美麗的種族,你一定有興趣騎她。我們許多智慧種族,一旦晉升傳奇,就能選擇部分智慧族群進行變化,我的表妹完全可以變形成人族,和人類一模一樣。”黑龍道。

黑龍身邊的龍衛和雇傭兵直翻白眼。

“當你們龍族的親戚太危險。我再考慮考慮。”蘇業無奈道。

“好,離開鯨國後,我會帶著我的表妹來見你。她是一位龍族術士,很喜歡魔法,你們倆很般配。你騎著她,就可以成為巨龍魔法師,也可以成為巨龍召喚師。隻要我晉升傳奇,我也願意接受你的召喚,幫助你戰鬥。”

“殿下……”龍衛們有氣無力地勸阻。

“你們把這裡當什麼了?談情說愛的地方嗎?說正事!陛下,您搶到什麼了?”鯊克的雙眼中彷彿有群星閃爍。

隨後,他眼中的群星飛到所有人的眼睛中。

蘇業淡然道:“也冇什麼,一團大約十滴左右的鯨神血而已,比想象中差一些。”

“而已……巨鯨大公身體太過龐大,力量被稀釋嚴重,鯨神血雖然不如真神之血,但一滴也相當於兩滴精煉過的半神之血,十滴就是兩千萬金雄鷹。”哈蒙羅迅速計算。

“更何況,鯨神血用來製作水係魔藥或水係魔法器,威力大得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