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慢地,海水的翻騰減弱,泥沙下落,水域變得越來越清晰。

蘇業警惕地向外快速遊去,但遊了一會兒,便發現這片水域的海魔獸竟然都冇有爭鬥,而是相互警惕地望著其他海魔獸。

蘇業恍然大悟,看來是所有海魔獸都有不同程度的收穫,冇必要攻擊彆人。

突然,口部盆地的位置,傳來劇烈的震動聲。

蘇業急忙上升,從高空看去,數以百計的海魔獸在口部礦場位置大打出手。

巨浪翻滾,海沙沸騰,無數閃耀的法術力量激盪,仿若世界末日。

“一定是發現了不得的神骸或寶物。”蘇業道。

“幸好冇在那裡,否則我們未必能逃出。”索沃道。

附近的一些海魔獸眼中閃爍著貪婪的目光,衝向口部盆地。

其餘地方大多數海魔獸衝向口部盆地,隻有那些相對弱小和相對衰老的海魔獸留在原地,遠遠觀望。

由於戰鬥太過激烈,那片區域的海水無比渾濁,蘇業看不到裡麵發生了什麼。

蘇業與索沃相視一眼,徐徐撤退。

這次收穫雖然不夠滿意,但也不至於失望,趁海魔獸大鬥毆,可以撤離了。

蘇業慢慢撤離,抵達骷髏頭眉心位置的時候,巨大的骷髏頭型海底山脈礦區突然齊齊一震。

整片鯨骨礦全部渾濁。

隨後,海魔獸們難以遏製的興奮叫聲傳遍整片群山之海。

蘇業和索沃相視一眼,心臟重重一跳。

兩個人竟然無法掩飾心中的驚喜。

蘇業開著祭壇之眼一掃,突然一低頭。

下方渾濁的海水中,有強烈的光霧。

比見過的任何光霧都強。

正下方,不是窪地,而是一處山峰。

蘇業猛地下沉,看清山頂上的東西,雙目圓睜,連索沃都微微張開嘴巴。

一條青金色的巨大手臂筆直地立在山峰上,這青金色手臂足足有十米高,每一根手指都比成年人的腿粗。

以青金色的手臂為中心,淡金色的波紋向四麵八方徐徐擴散,一圈又一圈。

如秋日夕陽下池塘的金色漣漪。

金色的光芒包裹淡青色的手臂,皮膚光滑細膩,皮膚之下的血管和自然的血管完全不一樣,而是一條條充滿美感的神紋陣圖,陣圖中凝固著金色的血液。

美中不足的是,五指中的食指斷掉,隻剩下四根手指。

每根手指的指甲蓋猶如白玉雕琢,指甲不僅散發著淡淡的乳白光輝,還隱含奇異的神威氣息。

手掌與手指表麵的掌紋與指紋如雕金神紋,佈局為玄妙的圖案,紋路之中,淡淡的光輝流溢,充滿聖潔與祥和。

看到四根手指的一刹那,蘇業和索沃心臟突然狂跳。

四根手指上,戴著兩枚戒指!

一枚戒指是黑金色龍頭口銜星光瀰漫的藍色寶石,星光宛若一片夜空環繞藍色寶石。

另一枚戒指是銀白天鵝造型,首尾相連全身鑲鑽,光芒閃亮,好似照進靈魂。

索沃竟然第一個衝上去,伸手碰觸青金色手臂,但是,他的戒指光芒一閃,青金色手臂一動不動。

在索沃愕然發呆之際,蘇業伸手碰觸手臂。

手臂消失不見。

索沃僵硬地轉動頭顱,望著蘇業。

蘇業拍拍索沃的肩膀,微笑道:“您老還是嫩了點,走吧,這下心滿意足了!”

蘇業說完,整片礦區齊齊一震,無形的力量降臨。

渾濁的水域瞬間澄清。

澄清的海水中,什麼寶物也冇有。

而蘇業和索沃正好站在山峰之上,被各方的海獸看到。

與此同時,所有海魔獸清晰地看到或感應到,兩個人所在的位置,奇特的神威氣息徐徐盪漾。

兩人腳下,還有個洞。

“走!”

蘇業一扇彩光魚鰭,周身被水元素領域形成的“水龍”包裹,高速飛行,索沃憑藉神奇能力跟在身後。

“嗷……”

“嗚……”

所有的海魔獸發出各種古怪的怒吼。

海水本來是渾濁的,但突然變清了,本來應該冒出來的寶物,都冇了!

但是,這兩個人所在的地方,有強大的氣息殘留。

他們奪走了本應屬於海魔獸的寶物!

所有海魔獸發瘋似的衝向兩個人。

轟隆隆……

分水開海,巨響震盪。

數以千計的海魔獸展開大追殺,一道道混雜著無數氣泡的海中洪流在海魔獸的身後流淌。

蘇業回頭看了一眼,大喊道:“索沃,就看你的了!”

“看個屁!剛纔誰說我太嫩的!”

兩個人一邊鬥嘴,一邊快速釋放傳奇魔法器中的魔法,形成各種各樣的阻撓力量。

蘇業手中的戒指一閃,刺目的光芒落在身後,刹那間,方圓數公裡的海水瘋狂聚集,最後凝聚成一頭千米長的巨型海龍。

“嗷……”

巨型海龍對準上千海魔獸大吼一聲,就見一道直徑十公裡的巨大漩渦憑空出現,橫在海魔獸群之前。

海魔獸們齊齊大吼,一道道恐怖的水係法術飛出,有滔天巨浪,有百米水球,有千米冰錐。

轟轟轟……

不過眨眼間,巨大的漩渦就被擊破。

巨型海龍怒吼一聲衝上去。

三秒後,巨型海龍被無數海魔獸撕碎。

蘇業看都不看,不斷釋放傳奇魔法器中的魔法進行阻攔。

“以後堅決不能來這種跟神靈有關的地方,連傳送法術都不能使用!”蘇業大喊。

“如果這裡能使用傳送術,我還需要跟你合作?”索沃一邊說著,一邊不斷揮動傳奇魔法杖。

巨大的寒冰城堡從天而降,擋在追兵前方,眨眼間,被擊破。

一棵參天大樹從海底驟然生長,直上海麵,但一秒後,被海魔獸群掃滅。

海底轟鳴,群山從四麵八方而起,眨眼間圍成封閉山穀,但海魔獸們直直撞開。

兩個人手中能使用的傳奇魔法器越來越少,但幸運的,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

而蘇業的速度甚至超脫了英雄海魔獸,要不是海魔獸使用各種法術從遠方轟擊影響海洋,兩個人的速度更快。

突然,兩個人下方的海底下陷,塌出直徑三千米的大坑。

大坑之中,整整三隻長達千米的漆黑海貝類海魔獸張開大嘴,從三個方向夾向兩個人。

“是巨貝海魔!”

蘇業一揮水之杖,法杖頂端的水晶輕輕一閃,兩人腳下的海水突然凝聚為一座海水之山。

藍黑色的海水之山表麵金色神威流動,重重下壓。

三對張開的巨大海貝,竟然被這恐怖的海水之山壓得合攏起來,並被重重砸進深坑之中。

索沃眼皮一跳,喊道:“現在的年輕人這麼凶殘嗎?那可是神威之力,真捨得!”

“總比死了好!”蘇業說完,張開水元素領主領域,澎湃之湖。

這澎湃之湖原是半徑120米,但被巨鯨大公血脈和彩光魚鰭加持,半徑暴漲到240米,水中飛行速度再次增加一成。

這半徑240米內,所有的海域都彷彿化為蘇業的領地,全都在幫助蘇業。

索沃兩眼一瞪,道:“你果然有水元素領主的血脈!彆再快了,再快我就跟不上了!”

“你如果不隱藏實力,還是能跟上的。”蘇業道。

“我就算不隱藏實力,也跟不上。”索沃滿臉無奈。

“你看,你還是隱藏實力了。”

“這種時候聊天,也太不把海魔獸群放在眼裡了!我的魔法器儲存的傳奇魔法快要用光了。”索沃道。

“我還有點。”

“我知道,你是超閃亮係魔法師!”索沃無奈道。

所有的傳奇海魔獸越來越遠,大多數已經放棄追殺,但其中二十多頭英雄海魔獸卻依舊緊追不捨。

雖然傳奇魔法會對他們造成各種障礙,但他們憑藉強大的力量,總有各種加速手段。

“萊特,我懷疑這些英雄魔獸還有後手,一旦接近到一定程度,就會突然加速襲擊,我們避無可避,你不能再隱藏了。”索沃道。

“我冇什麼可隱藏的。不過手裡有一件特彆適合現在使用的英雄神力裝備,你能用嗎?”蘇業用極為怪異的目光看著索沃。

索沃默默看了蘇業一眼,無奈點點頭。

“那就麻煩您老人家了。”

蘇業在高速飛行的過程中,遞給索沃一件英雄神力裝備。

索沃手持英雄神力長劍霜星之痕,向前輕輕一揮,潔白的寒氣噴薄而出。

刹那之後,霜白蔓延,冰封百裡!

從海麵到海底,儘數凍絕。

隨後,索沃一邊逃跑一邊不斷揮動霜星之痕。

足足過了一秒,英雄海魔獸們才解除凍結狀態,然後破冰前行。

轟……轟……轟……

恐怖的英雄層次的海魔獸簡直像是推土機,而那些堅硬的冰層脆如白紙。

但是,冰層太多了。

幾頭英雄海魔獸不得不跳出被冰凍的海麵,向遠處望去,然後默默地望著。

前方數百公裡,全部是冰層。

身為海魔獸,因為掌握水元素力量,讓海水推動自己,在水中的遊動速度最快,一旦進入空中,反而會減慢。

這結冰海麵更不適合他們龐大的身軀移動。

於是,這些海魔獸們陸續回返。

群山之海外的一處海中山腳下,索沃把霜星之痕遞給蘇業。

蘇業接過並收入廢墟空間,靜靜地靠在山壁上。

索沃也背靠山壁站立。

一個不問,一個不說。

沉默了許久,蘇業道:“我們回黒珊瑚城,然後再分配戰利品。”

“嗯。”索沃答應了一聲。

蘇業再次召喚出水之船,召喚出幽影蜂,然後繞著群山之海的邊緣,向鯊克他們所在的地方駛去。

突然,天空浮現一座湛藍色的傳送之門,一道白光從中飛出,原本向北方飛出,但突然轉向,改向東方。

水之船就在傳送門的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