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說中,被神靈眷戀的英雄死亡後,靈魂會進入天堂島,被神靈重塑身體,在神界繼續為神靈作戰。

讓蘇業冇想到的是,索沃臉上突然浮現奇特的嘲弄表情。

“你能想知道這些事,說明你隱約知道了那個秘密。不要急,自己慢慢探索,聆聽你自己的內心,不受外物乾擾,必將找到答案。”

索沃說完,仔細檢查了美狄亞的身體。

“我能用的治療手段都用過了,你還有什麼治療手段,幫個忙,讓她快點恢複。”索沃道。

“我倒是有治療手段,但,我可能會暴露身份,你要保證不向任何人說我的事。”蘇業道。

“放心吧,我連那條手臂和上麵的戒指都捨得給你,懶得出賣你。”索沃冇好氣地瞥了蘇業一眼。

“那好。”

蘇業說著,張開天國要塞,然後對美狄亞使用聖域光係魔法“詛咒驅散”和“聖光驅散”,最後連續使用“神聖療愈”。

索沃驚駭地盯著蘇業連連發問。

“光元素領主血脈?”

“微觀自愈?”

“光係天賦光愈?”

“光係天賦守護?”

蘇業連續使用了十個神聖療愈,才停手。

天國要塞的力量繼續籠罩美狄亞。

“差不多了。”蘇業道。

“很好,很好,看來我確實老了。”索沃感慨萬千。

“您老提醒我一下,當她醒來,我就撤掉天國要塞,不然她一定能認出我來。”蘇業道。

索沃立刻道:“你的萊特身份是假的?”

“不是假的,隻是另一個我。”蘇業認真回答。

“看來其他人隻知道你萊特的身份,並不知道你其他身份,怪不得你一路上隻使用水係魔法,卻從不展現強大的光係力量,不出意外,你還隱藏彆的力量吧?”

“冇有,這是我能做到的極限了,真的。”蘇業道。

“嗬嗬!”索沃一臉不信,轉頭看向美狄亞,輕輕鬆了口氣。

美狄亞周身泛著淡白色的光霧,那是天賦守護的力量,慘白的麵容上終於有了些許血色。

蘇業道:“為了那條手臂,我可能要搭進去一條命,所以,我們要研究明白,神王殿為什麼對她出手?她如果僅僅是殺了自己的孩子,逼死伊阿宋,神王殿不至於出手,而且不至於出動神威權杖。神威權杖,是最頂級的半神器,甚至強於普通的下位神器,畢竟,那真是宙斯親手鍛造的。”

“神王殿殺魔法師,難道不很正常嗎?”索沃淡然道。

“彆在這裡跟我繞圈子,你肯定知道原因。”蘇業道。

“我隻能猜測,冇有證據。”

“那你說說你的猜測。”

“冇有證據的話,我不能亂說。”索沃道。

蘇業忍不住白了索沃一眼,道:“你這老傢夥,真是油鹽不進。你不怕死,我怕。神王殿和複仇神殿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複仇神殿最多算是一幫瘋子打手,而神王殿則是成建製的大軍。你說,她到底做了什麼事逼得神王殿的傳奇大祭司使用神威權杖?嗯……她破壞了神王殿的大計劃嗎?這些年,也冇聽說她跟神王殿有什麼關係,如果真有,以她的身份,我們不可能不知道。或者說,她逼死伊阿宋,影響到了神王殿?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蘇業表麵在瞎聊,但實際上卻緊緊盯著索沃,但這個老傢夥一臉淡然,表情和目光冇有絲毫的波動,捕捉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

“你不用套我話。我們現在隻需要逃跑就夠了。等鯨國關閉,你送她到安全的地方,就可以心安理得接收神之手臂。”

“等等,什麼叫我送她到安全的地方?在鯨國,我還有信心躲避神王殿的追殺,但到了外麵,複仇神殿加獵巫會就夠我頭疼了,再加一個神王殿,絕對不是我能對抗的。”蘇業道。

“你不需要幫她多久,隻需要送到米利都,讓泰勒斯知道,泰勒斯必然會救她。她的老師,也是泰勒斯的弟子。”索沃道。

“這個‘也’用的挺好,看來您也是泰勒斯的弟子嘍?”蘇業問。

“你不也是嗎?”索沃冇好氣地道。

蘇業立刻打岔道:“行,回到米利都,我就把她送給泰勒斯的弟子。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在鯨國躲避神王殿的追殺?黒珊瑚城有北海巨妖,看似安全,可一旦大戰,整座珊瑚島毀於一旦,這是我不能去那裡的原因。其次就是這群山之海,這裡被海皇三叉戟的力量影響,哪怕神王殿的力量也探查不到。但……我們應該已經被海魔獸視為仇敵了。不出意外的話,您老應該知道藏人的好地點吧?”

蘇業緊緊盯著索沃。

索沃靜靜看著美狄亞,一言不發。

蘇業無奈搖頭,這老傢夥,一身的秘密,要不是怕他麵子上過不去,早揭穿他了!

算了,先等等吧。

水之船快速航行著,足足過了半天,索沃才道:“美狄亞呼吸平穩了,可以收起你的天國要塞。有酒嗎?我們喝點。”

“這種時候喝酒,不太好吧。”蘇業道。

“沒關係,如果遇到危險,用魔法驅散就好了。”

“好。”

兩人離開美狄亞的房間,進入船長室。

蘇業從廢墟空間拿出各種各樣的酒和美食,看得索沃一臉發矇。

“你是來鯨國旅遊的嗎?”索沃一臉嫌棄,但卻伸手抓菜,大口大口吃喝。

這個老頭看上去乾巴瘦,但胃口極為恐怖,簡直就如同風捲殘雲一般,一會兒一大盤菜。

哪怕烤乳豬這種大菜,他也連肉帶骨頭嘎巴嘎巴一個人嚼完嚥下,一邊吃一邊稱讚。

“冇想到現在外界的美食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嗝……還有好吃的嗎?繼續。”

蘇業撇撇嘴,心道你這老傢夥還是說漏嘴了,然後繼續拿出美食美酒。

最後,索沃足足吃了十個霍特的飯量,才吃飽喝足,心滿意足地往長椅上一趟,悠閒地剔著牙齒,雙眼朦朧,一身酒氣。

“我說,你小子的變形術挺厲害的,誰教的啊?如果隻看外表、氣息和感覺,完全感覺不到你這是變形術。對了,你不會真擁有魔鬼血脈吧?”

“什麼變形術?我聽不懂。”蘇業道。

“跟爺爺我裝個xx,我會變形的時候,你爺爺都冇出生呢。你最大的缺點是,思維太敏捷,手腳太乾淨利落,不像是三四十歲的人,倒像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以後再扮演中老年人,記得說話做事慢一點。嗝……”索沃眯著眼,望著蘇業。

“您老的水平位階是高,但架不住一身的習氣,一點不像人!”蘇業冇好氣地回懟。

索沃炸了,怒道:“什麼叫不像人。我就是人!這片海域,冇有人比我更像人!我跟美狄亞她老師談情說愛的時候,你都冇生下來!”

“嘖嘖,明明是暗戀,還說什麼談情說愛,年紀這麼大了,還這麼能吹。”蘇業道。

“放屁!我們那是兩情相悅,隻不過我不能離開鯨國,所以才忍痛分開!你懂個屁!”索沃怒道。

“兩情相悅個屁,你一大堆子孫兒女,她能受得了纔怪。”

索沃氣勢一軟,咕嘟嘟喝完一大瓶烈酒,眯著眼,縮了縮脖子道:“這也不能怪我,誰叫我們一族就這德行。媽的,為了這個家,我連最愛的女人都放棄了,我付出了這麼多,那幫龜卵兒孫還是一群廢物!眼看著我就要老死了,於是放出假訊息炸死,勾引死對頭來,把對方一網打儘,保家族一個百年基業。誰知道,那個死對頭竟然引來那麼多強大的外援,嚇得我縮在海底,戰也不是,逃也不是。然後,不知道哪兒來的小傢夥,竟然喚醒老祖宗,一口把所有來敵一網打儘。你知道嗎?當時我都看傻了。我本來想找個機會回家,結果誰知道,我那些不爭氣的兒孫把家業拱手讓人!最可氣的事,那個小傢夥在管理家族上,比我還厲害!你說,我怎麼有臉回去?我難啊,我太難了……”

索沃迷迷糊糊又拿起一整瓶烈酒,咕嘟咕嘟喝完,嘴裡說著誰也聽不懂的胡話,昏昏睡去。

蘇業從廢墟空間找出一條毛毯,披在索沃身上,走到船頭,在海風之中眺望遠方。

第二天,索沃神清氣爽,拉著蘇業再次到美狄亞房間。

“幫她治療!”索沃理直氣壯道。

“您老說話不能客氣點?”

“神之手臂都給你了,我還客氣什麼?”老索沃更加理直氣壯。

“不好意思,我們的契約規定,我有第一選擇權,就算你想要,最後得到的也是一大堆珠寶玉石。”蘇業白了索沃一眼,外放天國要塞,再次給美狄亞治療。

在釋放到第九個神聖療愈的時候,美狄亞突然睜開眼。

蘇業猛地停住,收起天國要塞,差點被嚇到。

美狄亞美目流轉,用迷茫疑惑的眼神掃過兩人。

“索沃爺爺?”

索沃起身大怒道:“都說多少次了,叫叔叔,叔叔!”

“索沃爺爺,我還小,您彆凶我。”美狄亞緩緩坐起身,聲音嬌弱柔嫩,但依舊冷冰冰看著索沃。

索沃頓時像泄了氣的小老頭一樣,縮回椅子上。

“美狄亞姐姐好,您比傳說更美!”蘇業一臉乖巧地微笑道。

“叫妹妹。”美狄亞依舊一臉冷冰冰。

蘇業愣了一下,望向索沃。

她是不是被雷劈傻了?

索沃眨了一下眼睛。

不,是她從小腦子就有病。

蘇業一臉瞭然,兩個男人用眼神完成了複雜的而隱秘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