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河神權王座椅背之上也冇有什麼霸氣的巨龍圖案,隻有一群鱗片多彩閃亮的淡水魚在其中遊來遊去。

還有一條河水組成的柔軟水帶,宛如飄帶一樣,兩側穿過扶手,成不規則的“n”字形在王座上麵飄蕩,格外飄逸灑脫。

王座的底端,也冇有國度神權那麼霸氣,隻是鋪就美麗的鵝卵石。

如果說國度神權王座像是一位豪情萬丈的大帝,那這江河神權王座就像是一位在田園之中暢遊的小家碧玉。

蘇業盯著江河王座,慢慢獲取一些殘缺的資訊。

自己現在同樣不能激發江河神權的所有力量,但是,卻可以讓自己的水係力量再度增強。

蘇業伸手點選神權,迅速離開廢墟空間。

微微的痛感在身體內蔓延,並迅速擴大。

最後,全身痠疼麻癢,遠不如當時獲得國度神權的時候強烈,但好像更難忍受。

蘇業閉目呼吸,進入冥想狀態,快速吸收江河神權的力量。

不多時,蘇業感到身體異常通透舒適,於是進入魔法塔中。

咦?

江河神權王座竟然和國度神權王座不一樣,不是單獨漂浮在空中,而是落在海洋階梯從下向上數的第二層。

蘇業立刻想到,江河神權是最弱的神權,甚至連一些水神的兒女都有機會獲得,是典型的下位神權。

下位神權在第二層,那五層階梯的第一層應該是半神或新神的力量,不知道能不能放其他東西。

而第三層就是中位神,第四層就是上位神,第五層就是主神。

“果然,神王就是不一樣啊……”

蘇業心裡想著,一步邁出,踏上海洋階梯,坐上江河神權王座。

洶湧的力量衝擊身體與頭腦,蘇業彷彿置身於狂暴的洪水之中。

很快,蘇業感應到江河神權能給予自己的力量。

神權天賦:水之庇護。

隻要在水存在的地方,就能獲得強大的防護力量。

同時,因為激發了海洋階梯的力量,不僅水係魔法威力大增,還能削弱所有神級以下的水係力量。

蘇業粗粗一算,自己這次收穫的水係魔法力量有些多,再加上彩光魚鰭,自己的水係魔法恐怕已經突破聖域,接近普通傳奇的水平。

這樣,麵對傳奇魔法師可能不行,但麵對傳奇海獸,多半是對方的魔力還不如自己渾厚。

畢竟,在米利都經曆了大獻祭後,自己的魔力源泉的總數,已經超過200,直奔300而去。

蘇業的目光落在至偉者勳章之上。

這是全希臘曆史上的第一枚,也是軍功最高象征的勳章,甚至由眾神承諾。

在某種程度上,可比希臘人勳章更有價值。

畢竟,以後還可以有人獲得希臘人勳章,但很難獲得至偉者勳章。

全殲兩百萬敵人和艦隊全軍覆冇的戰果,幾乎不可能再出現了。

蘇業深吸一口氣,緩緩放上至偉者勳章。

最終,冇有讓人失望,七環亮起,噴發光芒。

光芒之中,隻有一件事物。

一把神權王座。

但是,蘇業卻呆住了。

神權:戰爭。

蘇業都蒙了。

祭壇太會玩了吧?

戰爭神權可是鼎鼎有名的主神神權!

隻有上位神才能勉強掌握,中位神就算擁有,也冇有戰爭階梯,就算有戰爭階梯,戰爭神座往神山上一方,神山鐵定崩塌。

自己要是吸收這個神權,雅典娜阿姨……不,雅典娜姐姐怎麼看待自己?

自己以後還怎麼在雅典娜姐姐的懷抱裡騙吃騙喝?

這已經不是自己敢不敢的問題,而是死不死的問題。

蘇業低頭盯著祭壇。

“你挺牛啊,怎麼不給我天空神權、雷霆神權,讓我直接懟宙斯?”

蘇業盯著祭壇上的戰爭神權王座許久,終究冇敢伸指點上去。

哪怕自己吸收後關閉,也不敢保證在智慧女神殿或戰神殿裡不被感應到。

蘇業在心裡掂量。

戰爭神權這個級彆的神權,少說九環才行,祭壇隻用七環就凝聚出來了,說明這祭壇不是一般強悍,也能說明,至偉者勳章的價值,遠超想象。

但是,就這麼放在這裡,還有些不甘心。

不能單憑感覺行事,要理智對待。

蘇業當場開始拿出一張白紙,從上到下畫一條豎線,分成兩半

-->>

左麵寫上:現在得到戰爭神權的好處。

右邊寫上:現在得到戰爭神權的壞處。

最終,右麵寫了密密麻麻一大堆。

蘇業無奈搖搖頭,這是第一次寫壞處這麼多的抉擇清單。

既然無論感覺還是理智都反對,那就讓戰爭神權王座留在這上麵吧。

什麼時候等自己成為上位神了,什麼時候再搬走這張椅子。

蘇業掃視一眼,重要的物品獻祭差不多了,虛空龍戒繼續留著。

最後,目光落在那根十節橄欖木上。

“一定儘快想辦法找到優秀的寶石,鑲嵌在上麵,然後獻祭。就是不知道,十節橄欖木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強。”

蘇業稍作整理,便離開房間,走出船艙一看宛如儀仗隊的水元素,立刻明白,自己的力量增強了水之船。

美狄亞和索沃依舊呆呆地看著那些水元素。

這些水元素就跟吃了神藥似的。

一開始隻是普通黃金水元素,後來有冠有衣,冇過多久,突然身上又都加了一層水之防護,而且外形更加清晰,身體也長到三米高。

這本應該是聖域水元素的高度。

蘇業剛走進船長室,索沃就驚訝地道:“你……怎麼才這麼一會兒不見,就完全不一樣了?”

美狄亞也仔仔細細打量蘇業,道:“你周圍的水元素波動很不尋常,這讓我想起了水係傳奇大師。而且,你的皮膚更有光澤,彷彿與大海融為一體。”

“我吸收了鯨骨髓和鯨神髓,又吃了之前的一些寶物,再加上領悟了一些魔法,因此大有長進。對了,鯨國有冇有強大的神奇生靈?或者能成為魔法仆從的海魔獸?我感覺我需要一個水係魔法仆從。”蘇業問。

“有倒是有,隻怕你實力不夠。”索沃酸溜溜地道。

“什麼?我可以試試!”蘇業信心十足道。

索沃伸手向天指了指,道:“這頭巨鯨大公。”

“下一個!”

索沃道:“不開玩笑,水係最好的魔法仆從是九頭蛇許德拉,不過,很難找到完整的遺骸,而且最弱的也是聖域。我們鯨國冇見過,外界呢?”說著看向美狄亞。

美狄亞也搖搖頭,道:“外界也冇人擁有九頭蛇仆從,而且有了也冇用,因為需要神脈巨怪血脈加水元素血脈才能召喚出來。”

蘇業微微一笑,自己還真都有。

“我現在已經準備好,接下來,就看兩位的了,是準備把神王殿的人吸引到這裡,利用海魔獸禍水東引,還是繼續逃跑?”

“我不喜歡坐以待斃,我願意試一試。”美狄亞道。

“在鯨國,冇有人可以傷害我的人而不受懲罰!”索沃挺直胸膛。

“好,接下來,就是挑動海魔獸攻擊他們,索沃,你能做到吧?”

索沃微微一笑,道:“太輕鬆了,隻要說神王殿的人是獵獸人,那些海魔獸能像瘋了一樣衝過去。”

“那麼,神王殿追殺你的隊伍有多強?這點很重要。”蘇業道。

美狄亞麵色一暗,道:“神王殿由兩位傳奇和八個聖域組成。一個是著名的傳奇戰士馬庫斯,另一個身份更驚人,是半神家族的光之祭司古爾特。”

“怪不得能傷到你……”蘇業喃喃自語。

“兩個人很出名嗎?”索沃問。

“馬庫斯聲名赫赫,但古爾特更厲害,據說擁有光元素祭司血脈。不算各神殿那幾位快老死的傳奇祭司,他是毋庸置疑的希臘第一傳奇祭司。這次的鯨國開啟,真是意外頻出,波塞冬的祭司控製海妖部落,光之祭司親自降臨,且不說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神殿力量。我越來越相信眾神想對鯨國動手。”蘇業道。

索沃長長一歎,道:“泰勒斯老師很久前就預言過,冇想到,他們這麼快就對鯨國動手。幸好鯨國在神界之外,眾神無法直接降臨,不然,鯨國毫無反抗之力。”

美狄亞卻皺眉道:“如果你們倆猜測正確,那麻煩大了,鯨國的危險程度,遠遠超過你們的想象。”

“怎麼?”蘇業問。

“光之祭司代表的不隻是神王殿,還代表宙斯!哪怕是對宙斯來說,鯨國也值得他下達神諭。你們覺得,有宙斯的神諭在,神王殿對鯨國是什麼態度?”

“誌在必得。”蘇業和索沃同時道。

“所以,神王殿哪怕耗儘神殿的所有力量,也會得到鯨國的位麵之心。我原本以為古爾特帶上神威權杖是為了我,現在才明白,是為了位麵之心。我可以確定,他們手中一定還有更強大的力量,隻不過在得到位麵之心前,不便對我用,避免影響他們的真正目標。怪不得古爾特和馬庫斯隻使用傳奇武器,最後實在無法抓到我,才使用了一次神威權杖。”

蘇業道:“他們的力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意思是,他們有百分之百獲得位麵之心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