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老了許多。”美狄亞道。

“黒珊瑚城有什麼東西?”

“魚人族在這裡經營多年,還是有一些寶貝的。”美狄亞道。

“也是。至少是英雄魔法器,或者是一次性的半神器。”蘇業道。

“你以後使用水係魔法,記得關閉一些特彆的力量,或者避免讓彆人看到。”美狄亞道。

“我不懂。”蘇業試探著道。

美狄亞冷哼一聲,道:“你不用裝了,你一定是吃下鯨神髓或彆的東西,獲得了神級天賦,甚至可能獲得跟神權有關的力量,所以,你的水係魔法才這麼強。”

“您放心,我儘量不讓敵人傳出我的力量。”蘇業微笑道。

“這次阻撓……你自己不能動手,但你可以遠遠控製水之船出手,他們一旦追殺你,你就逃跑。他們如果封禁空間,你遊得比他們快。如果不封禁,大家都能傳送逃跑,你更不怕他們。我相信,你不會死在這裡。”美狄亞道。

“我也覺得我挺安全的,隻要古爾特不跟我拚命。”蘇業道。

“儘量彆讓古爾特發現你的身份。對了,這次追蹤可能需要很久,我正好在船上,你有什麼問題,就來問我。我精通召喚術、龍族知識、風係魔法和暗係魔法,其他類魔法也有所涉獵,不會太差,教你綽綽有餘。”

“太好了!謝謝美狄亞老師!”蘇業欣喜若狂,有一位傳奇教自己,這可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水之船裁開海麵,剪出白色的尾浪,畫向天際。

時間一天天過去,十天後,索沃取得東西,向水之船的方向趕來。

十五天後,索沃依舊相距很遠。

二十天後,索沃終於近了一些。

但是,水之船來到了一片迷霧之外。

“竟然是迷霧海。”美狄亞麵色一沉。

水之船緩緩下沉。

一個怪異的水下世界浮現在兩個人前方。

漆黑的海水之中,竟然也飄蕩著濃濃的迷霧,不過和海上的濃霧不同,水下的濃霧呈棉絮狀,更加遮擋視線。

“迷霧海,可是鯨國最神秘的地方之一,有的說是舊神的戰場,有的說是神城的入口,還有的說是巨鯨大公的頭部,什麼說法都有,但……幾乎冇有人能活著出來。而活著出來的海族,全都變成了啞巴,無論彆人怎麼問,都不說,然後,以極快的速度衰老,身體的皮膚一層層剝落,血肉一塊塊發臭,骨骼一點點腐朽,慢慢死去。那麼,古爾特和馬庫斯他們憑什麼敢進去?”蘇業道。

“看來,他們有針對迷霧海的防護手段。我來看看這迷霧海到底是什麼力量。”

水之船上升,美狄亞外放傳奇領域,進行檢測。

最終美狄亞皺眉道:“這是一種混合了死靈、地獄、冥界等等這種力量的毒霧,我在書中看到相似性質的毒霧,這是多位麵力量泄漏形成的。進入裡麵後,一開始不會有任何危險,但隨著時間推移,會侵入身體。這種毒霧最古怪的地方是,如果長時間留在毒霧中,我們的身體就會被毒霧轉化為亡靈。如果離開毒霧,那麼毒霧就會爆發,侵蝕我們的身體,讓我們死亡。裡麵,應該會有大量的亡靈生物。”

“神王殿掌握神聖的力量,自然無懼這種毒霧。”蘇業道。

“對。我也有一些手段和魔法器,能在短期內抵擋,但無法長期抵擋。你呢?”美狄亞問。

就見蘇業的身體徐徐變化,最後變成灰色的半透明狀。

“你竟然有幽靈血脈?真是太神奇,運氣太好了。你不用變化了。”美狄亞道。

“怎麼了?”

“你隻要開啟血脈力量,哪怕不用變成幽靈,這些毒氣也無法侵蝕你。”美狄亞的語氣中充滿羨慕。

“既然你無法長期抵擋,怎麼進去?”蘇業問。

美狄亞微笑道:“我自己可能無法長期停留在這裡,但有了你不一樣。”

“哦?”

“我給你的魔法陣圖中,有一些死靈魔法,需要死靈血脈才能使用。你用死靈魔法吸取我體內的毒霧,然後用光係魔法淨化,再配合我的能力,我可以完全不受毒霧的影響。古爾特兩人之所以能進入這裡,則是全靠光係力量庇護,他們甚至不如你我堅持的時間長。”美狄亞道。

“這樣啊,那就好。不過我們還要等一等老索沃。”蘇業道。

美狄亞卻搖頭道:“他至少需要兩天才能道,而且他不像你我坐在船上,這麼多天一直高速遊動,無論是精神還是身體都極度疲憊,還要休息一天才行。我們給他傳訊,讓他在外麵接應,我們先進去。”美狄亞道。

“好。”

兩人稍作準備,美狄亞為自己加持各種魔法,給索沃傳訊之後,水之船便緩緩駛入其中。

之後,蘇業開始不斷召喚火焰魔蛇。

&n

-->>

bsp;

召喚二十頭就停下。

從外麵看,灰濛濛的毒霧非常濃,但進入之後,霧氣反而淡了許多,至少能看到前方五六公裡的地方。

蘇業使用各種天賦後,甚至能看到十多公裡外的地方。

配合不斷巡邏的幽影蜂群,再加上美狄亞的魔法仆從,水之船一路順利航行。

蘇業宛如置身於毒霧之中,身體冇有感到任何不適,反而還有點清清涼涼的小舒服,因為自己的暗係樹根的成長速度明顯加快。

“美狄亞老師,您感覺怎麼樣?”蘇業這些天已經叫順了口。

“這裡的毒霧濃度比想象中低很多,哪怕冇有你的驅散和淨化力量幫忙,我也能堅持一個月以上。”美狄亞道。

“那就好。”

半日之後,水之船突然停下。

兩個人望著前方。

半座島嶼顯露在霧氣外。

而那座島嶼周圍的海麵上,漂浮著一群群的海族亡靈,有白花花的骷髏,還有半透明的幽靈。

那些骷髏與幽靈,齊齊抬頭望過來。

綠色的眼睛散發著陣陣寒意。

它們齊齊張口,發出奇特的嘶鳴。

一聲聲嘶吼從海底傳來,一個個巨大的陰影在深海中遊動。

腐爛氣味的海風攜帶強大海魔獸的氣息,狂吹過來。

“很多傳奇海魔獸!很多!甚至有英雄海魔獸,都是亡靈,麻煩了!不對,你有天國要塞!你是光元素領主,隻要展開天國要塞,哪怕傳奇亡靈也唯恐避之不及。”美狄亞轉頭看著蘇業,美目連閃。

蘇業點點頭,道:“我倒不怕他們,甚至有點想見識見識亡靈的力量。不過,我不想使用天國要塞。”

“哦?那你怎麼解決?”

蘇業卻道:“你忘了我在戰爭典禮的獎勵?”

美狄亞恍然大悟。

就見一座帽子那麼大的宮殿模型浮現在蘇業頭頂,典型的希臘單室立柱神殿風格,很像帕特農神廟,通體漆黑,廊柱環繞,表麵散發著淡淡的霧氣。

這座宮殿散發的寒氣,比前方所有亡靈之和都冷。

這座宮殿陰森的程度,同樣勝過前方所有亡靈之和。

在幽魂宮殿出現的一刹那,島嶼周圍的時間好像靜止了。

無論是骷髏還是幽靈,無論是魚人還是海魔獸,全都愣在原地。

美狄亞微微一笑,道:“這畢竟是冥後親手製作的半神器,在他們眼裡,你簡直就是一尊亡靈半神,而且是攜帶冥後氣息的亡靈半神。”

蘇業隨手一指,幽魂宮殿竟然如同飛盤一樣呼呼轉動著,飛到小島邊緣。

亡靈們嚇得慌忙低頭,伏水叩拜。

那些強大的傳奇亡靈甚至轉身就跑。

蘇業戴上魔法鬍子,用亡靈語大聲道:“吾乃冥後貝瑟芬妮特使,以幽魂宮殿為證,收納各地亡靈,救苦救難。我不會強迫你們,如果你們願意繼續留在這裡,請自便。如果願意脫離苦海,無論是想要進入冥界,還是尋找轉世重生的機會,都可以進入這座冥後宮殿,沐浴冥後的光輝,陸續被淨化,進入冥界。”

美狄亞扭頭看著蘇業,麵色怪異。

亡靈販子?

在說話的同時,蘇業激發幽魂領主的氣息。

嗚……

悲痛的哭聲捲動海麵,一個個亡靈哭泣著奮力跳躍,衝向“冥後宮殿”。

那幽魂宮殿外放出灰濛濛的倒漏鬥光芒,收納所有的亡靈。

密密麻麻的亡靈宛如逆流的瀑布,被吸入幽魂宮殿之中。

黑色宮殿原本暗淡無光,隨著亡靈的不斷進入,表麵多出瑩瑩微光。

前方島嶼的亡靈何止百萬,一時間幽魂宮殿竟然高懸天空吸收,久久不能結束。

美狄亞道:“你以後會把他們怎麼樣?”

“當然會利用幽魂宮殿淨化他們,送入冥界。”蘇業道。

“在那之前呢?”

“支付酬勞,為我效力。”蘇業一臉正氣。

“吝嗇鬼。”

“我們人類隻有正確看清勞動與報酬、付出與回報、成本與利潤、投資與價值,不高看,不貶低,當成一種尋常的中性的事物,給予中性的定義,才能不被這些觀念束縛。如果總是倡導付出而不給予精神和物質的回報,那就是謀財害命,整個集體必然會趨向崩潰。美狄亞老師,您被舊有觀念束縛了。”蘇業道。

美狄亞點點頭,陷入沉思。

這小子是在嘴硬還是說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