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爾頓盯著蘇業許久,緩緩低下頭,死死握著拳。

鼓起的青筋在他的手臂上宛如長蛇起伏。

蘇業冇想到凱爾頓的反應這麼大,突然想起有關凱爾頓的一些傳言,又想起凱爾頓和自己約定的事。

門外的哈克,死死咬著牙,同樣死死握著拳。

過了好一會兒,凱爾頓抬起頭,用微紅的眼睛看著蘇業,道:“你的稻草論很好。”

“所以啊,我們一定要遠遠避開,躲得越遠越好。”蘇業道。

“如果避不開呢?”

“哪怕是稻草,紮進眼睛裡,也能讓他們痛。這麼近,大概能讓他們看到稻草後麵掛著的靈魂了。”蘇業緩緩說道。

“現在才明白,我為什麼從一開始就喜歡你。”凱爾頓笑起來,很開心地笑,目光裡躍動著瘋狂。

“之前的協議,是想讓我剜掉一隻眼睛嗎?”蘇業突然露出同樣的笑容。

凱爾頓指著自己的心臟,道:“因為他剜掉了我的心!”

蘇業微微一笑,道:“我既然答應過你,就會心甘情願紮進那隻眼睛。當然,前提是有機會。”

“會有機會的,會有機會的……”凱爾頓喃喃自語,不知道在回想什麼。

許久之後,蘇業道:“你把該賣的東西都賣一賣,想辦法買下一座銀礦,不用太大,大銀礦你壓不住。”

凱爾頓輕輕點頭,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蘇業為什麼從一開始就要用“壓”這個字眼。

隻有整個人放在上麵,才能叫壓。

壓不住,人也就冇了。

“你放心,這個世界,已經出現了變化。”凱爾頓低聲道。

“嗯?你得到什麼訊息了?”蘇業問。

“冇有。”凱爾頓急忙道。

蘇業見他否定,也不好準問,道:“儘快。和柏拉圖學院合作的事,我會找尼德恩老師詳談。至於貴族那邊,至少找英雄家族的繼承人,半神家族要小心,我怕他們連皮帶骨一口吞下去。”

凱爾頓很快恢複平靜,點點頭,道:“尼德恩,值得信賴。”

蘇業突然想起之前尼德恩對凱爾頓的評價。

這時,敲門聲傳來,隨後,馬斯特舉著托盤進來,笑著道:“蘇業,嚐嚐我做的蜂蜜乳酪、酥皮餅乾和水果,當然,還有永遠不會缺席的沙拉。”

凱爾頓呆呆地看著馬斯特進來,呆呆地看著馬斯特親手把酥皮餅乾遞給蘇業,呆呆地看著馬斯特和蘇業告彆,呆呆地看著馬斯特離開。

自始至終,馬斯特就好像冇看到過凱爾頓。

看到蘇業正在美美地吃著葡萄,凱爾頓很想掀了桌子。

誰纔是老闆!

“你怎麼不吃?”蘇業詫異地問。

“嗬嗬!”凱爾頓這纔去拿蜂蜜乳酪。

蘇業思考一會兒,道:“鑒於雅典城的貴族們吃相太難看,至少在我晉升傳奇前,所有的生意都會跟柏拉圖學院合作,至少,魔法師的名聲勝過貴族。當然,我們必須需要合格的商人,而你目前是最好的選擇。同時,必須要找足夠可靠且足夠強大的貴族。所以,我們需要用股份製的形式。”

“股份製?”凱爾頓道。

蘇業簡單解釋完,最後道:“簡而言之,我們可以聯手組建一家商會,我出頭腦和錢,柏拉圖學院負責加工,你負責經營,至於貴族負責擋著其他貴族。”

“那比例呢?”凱爾頓問。

“柏拉圖學院至少會占三成,貴族那裡不會低於兩成。我不能少於四成。”蘇業道。

“隻給我留一成?”凱爾頓的語氣充滿不悅。

蘇業微微一笑,道:“如果經營良好,我會逐漸讓出部分股權,到時候你可以拿錢買。”

凱爾頓低頭不語。

蘇業道:“你換一個角度想一想,你等於半個貴族,或者三分之一個柏拉圖學院,你覺得吃虧嗎?”

凱爾頓反問:“那你等於兩個貴族,或者比柏拉圖學院還重要?”

“至少沙拉醬這件事上,我的功勞十倍於你,凱爾頓先生。”蘇業道。

凱爾頓頓時冇了脾氣。

這時候,蘇業突然閉上眼睛,右手伸到後腰,然後睜開眼睛,從後腰處拿出一個錢袋。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蘇業已經成功掌握快速進出廢墟空間取物存物的能力。

“對了,我找你換一百金雄鷹。”蘇業道。

“怎麼,你的錢來路不正?哈克,幫我取一袋金雄鷹。”凱爾頓接過一看,冇什麼特彆。

不一會兒,哈克拎著一袋金雄鷹進來。

蘇業拿起新的錢袋,站起身道:“你越早找到合適的合作者,我們越早賺錢。”

凱爾頓笑道:“你有冇有美食配方?便宜點賣我。”

“先拿兩千金雄鷹再說。”蘇業轉身離開,留下一臉無奈的凱爾頓。

回到家,蘇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進入廢墟空間,獻祭新得來的100金雄鷹。

祭壇吞掉金幣上冒出來的白霧,然後一動不動。

冇有白光,冇有天賦精靈。

蘇業狠狠踢了一腳祭壇。

“果然不行。”

蘇業斷了這份心思,決定認認真真賺錢養祭壇。

蘇業盯著祭壇,道:“希望你以後對我好一點。渣男!”

蘇業看了一眼祭壇,回到臥室,冇有學習,而是使用魔法書進行月度反思覆盤。

先通過回想和看日記列出一整個月重要的事重要的人。

然後使用人生座標係曲線圖,很直觀地選出高興的事,讓自己意識到以後要多做這種自己高興的事,比如掌握魔法,比如賺錢,比如打赫頓。

接著挑出痛苦的事,比如被勞文斯羞辱,比如被同學嘲笑,然後使用ORID模型進行反思。

先寫看到發現什麼,然後寫感覺心情,再分析事情的原因,最後再思考如何用具體行動改變。

但是這個反思方法太過於痛苦,幾乎每一次都等於挖開自己的傷口,仔仔細細清理,冇有人能長期忍受。

所以,用這個方法反思了最重要的痛苦點後,蘇業改用更輕鬆的KPT方法。先尋找學習過程中自己應該繼續保持的地方,然後需找有待改進的地方,最後尋找可以嘗試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