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天的龍捲風群、水龍和烈焰風暴轟擊馬庫斯,密密麻麻的元素力量高度富集,讓之後的魔法威力越來越強。

但是,馬庫斯根本不畏懼這些魔法,哪怕水龍的攻勢都已經緩慢,因為他有暫時的英雄之體,有強大的聖炎。

可因為八重輓歌的詛咒削弱,地火風水暗木六係天賦總能有一些避開聖炎,影響他,逼得他不得不放棄突進,做好防守準備。

六係天賦輪流在馬庫斯身上閃爍。

馬庫斯長歎一聲,不得不高舉破曉之劍。

“天界,淨世!”

天使之音戰係第七戰技,也是最強戰技。

嗡……

一隻,兩隻,三隻……

整整十二對巨大的光翼宛如山峰屹立在十二個方向,個個高達千米,將馬庫斯和水之船都包圍在內。

隨後,十二對光翼瞬間收攏,包裹整片空間。

宛若天界降臨。

白光瞬聚,凝聚成微不足道的一點,隨後轟然炸開。

巨大的球形光芒擴散,無儘的光羽飄飛。

隨後柱形光芒通天徹地。

海浪排空,炸穿數百米的海洋,連海底都重重下沉,炸出一個巨坑。

“你們激怒了我。”

馬庫斯說完,突然挖出自己左眼,按在自己胸口。

那左眼突然擴大,在他的胸口正中長成一個拳頭大的白質紅瞳的大眼。

一條條血管從胸腹間凸起,連接胸腹正中的大眼睛。

那紅色的瞳孔不斷上下作用轉動,散發著森森邪異。

馬庫斯的身體再度膨脹,已經由兩米出頭膨脹到四米。

蘇業、美狄亞和阿朵娜看得頭皮發麻,隱約知道是神殿的秘器,但都未曾見過。

“人界,已經淪為罪獄了嗎?竟然有人挑戰神王的威嚴!”

奇特的聲音從大眼那裡飄出,他的聲音中好像攙雜著奇異的咀嚼聲。

“巴卡哈斯陛下,我們的敵人很強大,也很古怪。”馬庫斯冷漠地注視著還在使用傳奇傾泄的美狄亞。

“蠢貨!快點殺了她,她的傳奇傾泄要完成了!”大眼睛突然發出刺耳的尖叫。

一道灰濛濛的光芒從大眼睛中激發,擊穿空氣,瞬間抵達美狄亞麵前。

但是,美狄亞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數百米外的地方,繼續吟誦魔法。

“該死!殺了她,她的傳奇傾泄一展開,你必死無疑!”大眼睛巴卡哈斯尖叫道。

馬庫斯猛地衝向美狄亞,並低沉地道:“為神獻身,是我的榮耀。”

“問題是我們嫌麻煩!快點!”大眼睛大叫道。

“遲了!”美狄亞的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際傳來。

大眼睛和馬庫斯定睛一看,那個美狄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上百個虛虛實實的美狄亞出現在天空各處。

天空各處不僅有美狄亞,還有大量魔法雛形。

美狄亞伸出白皙的食指,點向馬庫斯。

“十二晝夜,無限禁錮!”

就見美狄亞手上的十二枚戒指齊齊發亮,十二重光環落在馬庫斯身上。

一個光環化為透明的深海女妖,從背後擁抱馬庫斯。

一個光環化為透明的巨藤,捆綁馬庫斯。

一個光環化為巨大的地獄黑牢,囚禁馬庫斯……

整整十二重傳奇束縛的力量,將馬庫斯定在半空。

馬庫斯如同枯木一樣一動不動。

“次元流放!”

一個黑色漩渦出現在馬庫斯身邊,捲走破曉之劍。

美狄亞兩手如同談鋼琴一樣,輕輕上下一擺,十二枚用過的傳奇戒指消失,換上十二枚一模一樣的戒指。

在上百個美狄亞的精確指揮下,傳奇傾泄上演。

天空中的第一枚百米長高的隕石,瞬間加速到極致,下落。

接著,所有的的傳奇法術開始按照既定的次序,綻放。

美狄亞傳送到遠處,依舊望著天空的馬庫斯遙遙施法。

轟……

兩個巨大的隕石如同接力比賽一樣擊中馬庫斯,把馬庫斯砸進海底,排開海水。

隨後,兩個碩大的魔鬼頭顱張口噴吐地獄魔焰,兩道魔焰宛如瀑布火柱噴下,長達千米,仿若太陽流淌的血液。

之後,美狄亞新唸誦的傳奇魔法起效。

“懲戒之山!”

轟……

一座千米山峰在馬庫斯所在的地方拔地而起,密密麻麻的黑色鎖鏈紮穿馬庫斯的身體,將其束縛捆綁,而地獄火焰宛如火舌落在他身上。

接著,之前延時釋放的魔法再度激發,兩個深藍色的透明女妖憤怒地瞬移到馬庫斯麵前,對著馬庫斯的臉張開血盆大嘴,發出怒嚎。

馬庫斯奮力掙紮,後腦猛地撞擊山壁,麵容扭曲,承受無儘的痛苦。

接著,各種延時、即時和提前形成的傳奇魔法以周密的次序接連落下。

恐怖的傳奇魔法消融天地,毀滅位麵,整片海域都因為過載的元素而出現輕微的動盪。

天地忽明忽暗。

傳奇洪流彷彿逆轉白晝與黑夜,混亂天空與大海,整個世界彷彿震盪,崩潰。

在第二十五道傳奇魔法落下的時候,馬庫斯的英雄頭盔炸裂。

馬庫斯由英雄跌落為傳奇。

但是,馬庫斯也因此掙脫束縛,正要逃跑,

“十二晝夜,無限禁錮!”

馬庫斯的眼中,閃過一抹絕望之色。

與此同時,霧氣深處,鯨鳴響起。

鯨鳴呼喚。

新的水之船載著新的三首火焰魔蛇與水元素,第三次衝出迷霧。

大眼睛怒道:“你還愣著乾什麼?快動手啊?我要堅持不住了!人類的魔法力量,比幾十年前更強!”

馬庫斯用儘全身力氣,扭頭望向不遠處島嶼上的古爾特。

古爾特緩緩轉過頭,冷漠地盯著馬庫斯,慢慢地道:“展示你虔誠的時候到了。”

馬庫斯麵如死灰,但下一刹那,笑容綻放。

濃烈如牛奶的聖光從他的體內噴發而出,大眼睛隨之發出刺耳的尖叫。

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傷口等處處有白光噴發。

所有的囚禁魔法儘數失效,所有的傳奇魔法落靠近後,都被憑空削弱一個位階。

浩瀚的氣息在天地間迴盪。

直徑百裡的巨大黑色漩渦雲層在天空旋轉。

漩渦之中,一道金色雷霆轟然下落,劈在馬庫斯的身上。

馬庫斯身體一癱,骨骼血肉融為肉泥。

刹那之後,全身肉泥蠕動,凝聚成一個人形,一個不斷膨脹的人。

最終,一個藍髮金瞳全身白皙如雪的高大男子屹立在半空。

他的胸口,大眼睛已經閉眼。

無論是誰,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起,腦海中就會冒出數不清的詞彙,優雅、禮貌、善良、英俊、健壯、英武、謙和、俊美……等等所有可以用來形容人美好的詞語。

但是,冇有人能看清他的麵容。

隻能感覺到這個人俊美得令人髮指。

神靈化身。

他的腳下,一環環的金光漣漪向外盪漾。

他的周身,聖潔的光芒比太陽都明亮,卻並不刺目。

他的氣息,浩瀚如海,偉岸如山。

傳奇傾泄,竟然如同時間靜止一樣,停下了。

古爾特微微低頭,謙恭道:“不知名的神上,職責在身,請恕我無法為您請安。”

“古爾特卿,辛苦了。”

神靈化身背對著古爾特,語氣溫和。

古爾特頓時紅了眼眶,臉上赤誠之色更加濃烈。

隨後,神靈化身饒有興趣地望向阿朵娜。

阿朵娜縮了縮脖子,齜著牙,像被堵在牆角的小貓一樣,喉嚨裡發出嗚嗚的混叫,大聲道:“你彆動我啊,我家龍神不會放過你的。”

“還算可愛的小蜥蜴。”

阿朵娜全身鱗片炸起,正要破口大罵,就見神靈化身半抬右臂,右手食指輕輕一挑,阿朵娜就像被一腳踢飛皮球一樣,轟地一聲倒飛出去,隨後被空間裂痕吸走,被驅逐出鯨國。

“可敬的母親。”神靈化身微微垂眉,微微低頭。

隨後,神靈化身好像看不到美狄亞一樣,轉頭望向迷霧。

一支百米長的白光巨箭無聲無息浮現在他的身後。

光箭的濃烈氣息甚至不下於那柄破曉之劍。

箭尖輕輕一抖,海天齊震。

他右手輕輕一扇,連傳奇傾泄都無法驅散的迷霧散儘,露出不遠處站在海上的幽靈體蘇業。

突然,天地清朗,春暖花開。

每個人都感覺無儘的溫暖與善意。

冇有人看到,但每個人都知道,神靈化身笑了。

“原來是你。”

神靈化身竟然放下手,右手的光輝暗淡。

那光箭也徐徐化光,如雨消散。

美狄亞驚訝地望向蘇業。

古爾特扭頭看向遠處那個半透明形象麵容扭曲的幽靈,不知道為什麼神靈化身竟然不殺他。

而且,好像認識。

“你走錯了路,不過,你會選擇正確的方向。”神靈化身語氣溫和,說完,轉頭看向捕靈籠中的光團。

“小東西,不要掙紮了,不然我親自出手。”

那光團停下,隨後更加瘋狂地撞擊捕靈籠。

“陛下,您來?”古爾特試探著問。

“如果我出手,你的努力前功儘棄,我豈會奪你榮耀。”

“感謝陛下。”

蘇業呆在原地,全身冰涼,是不是他認錯人了?

不過,身為神靈化身,看透自己好像也正常,畢竟自己隻擁有變形術,而冇有真實變形術。

現在應該怎麼做?

這位神靈化身的本體,究竟是誰?

蘇業看向美狄亞。

美狄亞突然深吸一口氣,整整四道神威送入魔能之手握著的魔法器上。

嗡……

神威的氣息破開神靈化身的壓製,傳奇傾泄,再次流淌!

“人間傳奇,可斬神靈!”

美狄亞說出當年蘇格拉底那句話,一邊後退,一邊施法,大量的傳奇魔法傾瀉而下。

巨大的漩渦烏雲下,火光閃耀,雷霆轟鳴。

一道漆黑的毀滅風暴降臨,神靈化身隻是隨手一揮,將其驅散。

“你為人母,我留一線仁慈。自縛雙手,於神王殿跪禱百日,皈依神王殿,我留你一命。”藍髮的神靈化身麵露微笑。

“我為傳奇,不跪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