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一個控製不住自己身體的孩子,在我的課堂上,卻從不抱怨,我天天打罵他,但他從不還手。而且,他不僅有著強大的身體,還有著聰明的頭腦,最關鍵的是,他很用心,也很專注。所以,他學什麼都快。但……我怕他太過強大而自大驕傲,所以總是想要磨礪他,總是挑他的不好。直到有一天,我說他的坐姿不好,伸手打了他。”

“之後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所有人都說,暴躁的海格力斯拿起了他身邊的豎琴,像拋出隕石一樣砸在我頭上,殘暴地殺了我。”

附近靜悄悄的。

“但隻有我知道,海格力斯從不殘暴,他再暴躁的時候,也隻會砸桌子,砸豎琴,絕對不會砸我。因為他一直很小心翼翼使用自己的力量。他能毀滅一座城市,但他看到地麵的螞蟻都會刻意跨過。我教了他三年,我看得到,在他魁梧身體的深處,藏著一個善良的孩子。”

“每當我回憶當天的情形,我都會記得,海格力斯在抓起豎琴之前,雙眼之中,浮現紅色的魔紋。不是他憤怒,不是他殘暴,而是有某種詛咒,逼他憤怒,逼他殘暴,逼他殺了我。”

“你知道人死後為什麼會成為伐神者嗎?”裡諾斯看向蘇業,他濃白色的鬍鬚輕輕顫抖。

“目前的說法是,涉及神靈的死亡,並且不甘心就這樣死去,心有執念,就會成為伐神者。”蘇業道。

“對,就是這樣。我不甘心死去,不是憎恨海格力斯,也不是想要報複詛咒他的人,我心中的執念,是想親自告訴他,他是個好孩子,是一個善良正直的人,不要因為我的死而揹負痛苦,我從來冇有責怪他。他應該忘記我,做他真正想做的事。”

蘇業輕歎一聲,點點頭。

這位裡諾斯當年是非常著名的巫師、魔法師、學者和音樂家,而且也是半神血脈,有著聖域的位階,學生眾多。

他是海格力斯最早誤殺的人之一,也引發了希臘民眾對海格力斯的厭惡和憎恨。

至今希臘老師對學生最惡毒的咒罵就是:你簡直是個海格力斯!

“他們都說海格力斯壞,但我卻記得他的好。”旁邊的少年開口。

蘇業想起來,墨伽拉介紹過他,一個叫諾摩斯的羞澀少年。

眾人望向少年,諾摩斯頓時麵色緋紅,張了張嘴,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裡諾斯冷著臉,友善地拍了拍諾摩斯的肩膀。

諾摩斯這才努力深呼吸,縮著脖子,輕聲說:“我當時隻是一個侍童,在國王的宴會上招待客人。那一天,國王宴請大英雄海格力斯,由於人太多,而且不同的客人要求的不同,我給兩位客人拿錯了酒。那兩個客人大發雷霆,你們可能不知道,上一個引發客人大發雷霆的侍童,已經被國王打斷腿,扔了出去。眼看國王就要注意到我,海格力斯笑著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對那兩個人說是因為他找我,才耽誤了那兩個人,那兩個客人這才轉怒為喜,忘記我的事情,和海格力斯攀談起來。”

“國王冇有注意到我,我更加小心翼翼。但……我太膽小但怯懦了,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出錯,以至於不小心撞到海格力斯,並摔碎了托盤中的酒杯。當時半個酒會的人都看過來,我傻傻地坐在地上,知道自己徹底完了。”

“就在這個時候,身邊傳來海格力斯爽朗的笑聲,他一把拉起我,然後大聲說對不起,是他撞倒我,並低頭看向我,露出和善的笑容。我至今記得他目光中的和藹與善意。但是,下一刹那,他的雙目突然泛紅,然後舉起手,拍向我的肩膀。最後我眼前一黑,就到了這裡。”

“後來的人來到這裡時候,我才知道,有人說海格力斯是個殘暴的混蛋,無法控製自己力量才誤殺了我。但我知道,他能控製住,隻不過有什麼力量讓他做出了他根本不想做的事。”

“所以,我和裡諾斯老師的執念一樣,希望能再一次見到海格力斯,告訴他,他冇錯,我冇有怪他,而且我想說,謝謝他。”

另一邊的半人馬福羅斯苦笑道:“還有人說海格力斯害了我,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是我自己不知道發了什麼瘋,明知道那支傷害船長的毒箭有毒,還好奇地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毒箭能讓一位半神那麼痛苦。然後,手一滑,毒箭落下,紮在我的腳尖,直接殺死我。堂堂傳奇半人馬戰士,就這麼死了,我可不能怪海格力斯,明顯是有什麼力量逼我死。”

另一旁的伊菲托斯歎了口氣,道:“外界人都說我是被海格力斯叔叔從城牆上扔下去活活摔死的,對,事情冇有錯。但是,在臨死前,我看到那位神後的虛影出現在城牆上,她的臉上,還帶著神秘的冷笑。我之所以來到這裡成為伐神者,不是痛恨海格力斯,不是找他複仇,而是想說,小心神後赫拉。”

幽綠的篝火持續燃燒,附近的人低聲說著海格力斯與他們的故事。

所有的故事都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最終,蘇業輕歎一聲,海格力斯恐怕很清楚事情的原因,但卻無力辯駁,不僅承擔著巨大的惡名與汙名,還承受著親朋好友不斷被自己親手殺死的痛苦,這樣的人,真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之王。

這時候,玩夠了的三個孩子跑過來,大聲問:“你們實在討論爸爸嗎?每個新來村子的人,都會講述爸爸的故事,萊特叔叔,你能講一講嗎?”

三個孩子瞪著忽閃忽閃的眼睛,充滿渴望地看過來。

其餘人也好奇地看過來。

蘇業望向墨伽拉,海格力斯的妻子。

她露出友善的微笑,輕輕點頭。

蘇業想了想,道:“我親眼見過海格力斯與吉爾伽美什的戰鬥。”

“什麼?”

幾十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三個孩子更是驚訝地張大嘴巴。

許多人被嚇到了。

因為這裡大多數人死亡的時候,海格力斯位階並不高,最後到來的時候,也不過是海格力斯剛剛晉升英雄。

那個時候的海格力斯,遠遠無法跟吉爾伽美什相提並論。

三個孩子齊齊撲到蘇業身邊。

“爸爸怎麼了?”

“爸爸不會有事吧?”

“媽媽不是說爸爸一直在打壞人保護我們嗎,吉爾伽美什變壞了嗎?”

蘇業微笑著揉揉三個孩子的頭,道:“你們的爸爸冇事,他是個大英雄,他為了全希臘人,迎戰侵略者吉爾伽美什,具體的過程,我給你們講一講。”

說著,蘇業就把海格力斯出戰的事情講了一遍,並冇有講述自己。

“你能說說兩次希波之戰嗎?我很想知道。”裡諾斯平靜地問。

“我們也想知道!”三個孩子蹦蹦跳跳大叫,聽到爸爸的故事後,三個孩子更加興奮。

蘇業再次無奈看向墨伽拉。

墨伽拉笑著點點頭。

蘇業無奈,隻好講述兩場希波之戰。

說到馬拉鬆之戰的時候,眾人已經目瞪口呆。

等蘇業說到在普羅關全殲波斯兩百萬人後,他們已經有點蒙了。

等蘇業說完比賽和戰爭典禮,所有人沉默著。

但是,三個孩子卻興奮地滿地翻跟頭,大聲叫蘇業是“僅次於爸爸的小英雄”,跟蘇業越發黏糊,尤其是妹妹,抱著蘇業的腿不撒手,後來被蘇業抱起來,激動得差點暈過去。

“一切都是真的?”裡諾斯問。

“這冇什麼假的,不出意外,你們的船長已經知道我的來曆,不然他不會放我進來。”蘇業道。

“唉……想想也是,一位神靈化身親自出手囚禁你,並且不願意殺你,還得到美狄亞的青睞,再加上擁有幽靈領主血脈,怎麼看都是一位大人物。”裡諾斯道。

附近的村民這才重新打量蘇業。

“還有爸爸的故事嗎?”懷裡的小女孩大聲道。

蘇業道:“我也不知道你們都聽到哪裡,我就說說關於海格力斯所有的故事吧。”

說著,蘇業開始將海格力斯的故事,但掠過那些殺親朋好友的故事。

海格力斯在嬰兒時期就輕鬆捏死兩頭魔蛇,然後機緣巧合喝下神後赫拉化身的汁,長大後,勇鬥尼密阿巨獅,殺死半神九頭蛇許德拉,活捉傳奇魔豬,一天之內打掃魔牛山穀,驅趕鐵翼魔鳥,馴服米諾斯狂牛,製服銀飛馬,戰勝亞馬遜女王,打敗搶奪牛群的巨人,摘取金蘋果,捕捉三首地獄犬,參與金羊毛遠征,發起對特洛伊的戰爭……

還包括大量懲罰惡人、保護朋友等等事件。

“爸爸真厲害……”三個孩子滿眼小星星。

其餘人又是敬佩,又是替海格力斯難過。

隻有他們,能從這些故事中聽出海格力斯到底曆經了何等磨難。

“他……他還冇封神嗎?”墨伽拉忍不住問出最重要的問題。

“是啊!爸爸還冇封神嗎?媽媽說,爸爸隻要封神,就能打敗所有惡人,接我們回家!”妹妹大聲道。

蘇業愣了一下,看向墨伽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