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伽拉輕輕扭頭,望向遠方。

其餘人也沉默著。

“封神很難,他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封神。對了,你們喜歡新玩具嗎?”蘇業問。

“喜歡!”三個孩子齊齊大喊,注意力馬上被轉移走。

接下來,海格力斯村的所有人都默契地轉移話題,主要對蘇業講解有關幽靈船的事情。

偶爾,蘇業也講述希臘最近發生的事情,獲得所有人的歡迎。

他們都冇想到,希臘的變化那麼大。

隨後,蘇業還拿出一些餐具、瓷器和書籍。

這些人無比激動,就如同離開家鄉幾十年的老人突然遇到小時候最喜歡的家鄉美食一樣。

好在廢墟空間足夠大,存了足夠多的餐具,每一家都能送到。

蘇業立刻變成全村的大紅人,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上升到僅次於海格力斯的程度。

直到蘇業累了,村長福羅斯才代表所有海格力斯村的村民感謝蘇業。

歡迎儀式結束,村民們拿著蘇業的禮物,興高采烈回返。

蘇業跟墨伽拉和三個孩子往家裡走。

突然,一道冷風吹來。

蘇業明明已經轉變為幽靈體,本不會受正常冷熱的影響,卻還是本能地打了一個冷戰,同時感受到被恐怖的掠食者盯住,彷彿天敵剋星出現。

“惡靈來襲!所有人回禮堂!快!”

傳奇人馬戰士福羅斯的聲音傳來。

墨伽拉麪色微變,忙道:“我們快點走。”

三個孩子嚇得雙腿發軟,本來就潔白的小臉更加慘白,隻有哥哥還好一些。

蘇業立刻彎腰,左右夾起弟弟和妹妹,道:“走。”

急匆匆向村禮堂走去。

“惡靈是什麼?”蘇業低聲問。

“幽靈船如果寄居在鯨國之中,不會遇到敵人。可一旦脫離鯨國,在虛空中穿行,會吸引一些強大的亡靈。這些亡靈很特彆,他們吸收虛空力量,或是強大神性生靈死亡後所化。對於他們來說,幽靈船簡直是最好的巢穴,一旦相遇,會發瘋一樣的攻打。”墨伽拉道。

“這次是意外,還是有人引來的?”蘇業問。

“無法確定。”

蘇業點點頭,心中浮現古爾特的樣子。

既然神王殿派他來收取兩個位麵之心,那古爾特必然會有遏製幽靈船的手段,逼得幽靈船離開鯨國的人,大概也隻有古爾特了。

很快,所有村民進入禮堂之中。

村長福羅斯這個足足有三米高的半人馬站在門口,巨大的馬身覆蓋殘破的白銀鎧甲,擋住大門,人形的上半身直直挺立,左手盾牌,右手持斧,身後揹著一把魔法弓。

三件武器竟然都是傳奇,隻不過非常破舊。

“蘇業,事態緊急,我也就不客氣了。你和我是村子最強的力量,我們一起守在屋外,攻擊惡靈。”福羅斯道。

蘇業道:“惡靈屬於高等魔法知識的內容,我瞭解不多,誰能幫我講解一下他們的弱點。”

“冇有弱點。”這個傳奇半人馬戰士,語氣竟然突然格外失落。

“也不怕光元素?”蘇業愕然。

“如果怕光元素,也就不是惡靈了。你什麼時候聽說過真正的惡人畏懼正義?”老魔法師裡諾斯道。

“真正的惡人經常掌控正義。”福羅斯道。

裡諾斯解釋道:“惡靈在一開始,也是怕光元素,但在虛空遨遊,吸收神性,說是惡靈,其實更像是神靈的後裔。每一頭惡靈,至少有傳奇的實力,如果單個來還好,如果成群出現,我們隻能向主船求援。”

“惡靈最令人恐怖的不是他們冇有弱點隻能靠純粹的力量摧毀,真正令人恐怖的,是他們強大的精神控製力量。一旦讓他們靠近,除了福羅斯勉強能抵抗一刻鐘,我們所有人都會放棄攻擊,最後被惡靈吞噬。”

“惡靈最喜歡吞噬亡靈,也喜歡相互吞噬,他們吞噬的亡靈越多,力量越強。”

蘇業皺起眉頭,自己還是小看無限位麵的敵人,冇想到還有不怕光元素的亡靈。

“他們除了精神控製,還有什麼特彆的地方?”蘇業問。

福羅斯哭笑不得道:“你冇跟惡靈戰鬥過,所以不清楚惡靈的強大。所有在他們周圍的人,哪怕不被惡靈至邪的邪念控製,也會被影響,比如出現幻覺,比如身體突然不受控製,不如用錯戰技魔法,這纔是惡靈最難應付的。精神控製,已經足夠特彆。”

“我是問,除了精神控製,惡靈還有什麼強大的攻擊手段?”蘇業耐心地道。

福羅斯搖搖頭,道:“惡靈是幽靈形態,他們隻會使用精神類法術和近身戰鬥,除了精神控製、精神衝擊、精神風暴,冇有太強的手段。不過,他們的身體千變萬化,近身戰鬥能力非常強,嗯……你可以把他們想象成巨型八爪魚。這樣吧,如果惡靈來到這裡,我先戰鬥,你先旁觀學習,等熟悉了惡靈的力量,再出麵。如果你實在害怕,可以使用仆從。”

“好!”

蘇業開始召喚仆從。

幽影蜂巢、冰後、地獄獨角獸、王大錘、地傲天和燈神儘數召喚來。

禮堂內的孩子們大聲喊著他們的名字,因為蘇業提到過他們。

地獄獨角獸照例伸舌頭要舔,被蘇業一個冷冷的眼神製止。

“陛下,您好久冇召喚我們了。”王大錘一個勁給蘇業使眼色。

蘇業哪能不懂王大錘的意思,道:“彆的事之後再說,先解決可能的來敵。是惡靈。”

“什麼?”王大錘大吃一驚道,“我知道陛下已經很強了,但您現在已經能挑戰惡靈了嗎?”

說著,冰後、地獄獨角獸、王大錘和地傲天齊齊環視四方,麵露警惕之色。

但是,王大錘經常往附近大地和山峰上瞄,尋找礦脈。

唯有幽影蜂巢按部就班成長,燈神也並不在意。

“你們都冇晉升聖域?”蘇業觀察他們幾個。

所有仆從羞愧地搖頭。

王大錘不服氣道:“陛下,是您進步太慢了。等您晉升傳奇,我們就能順利晉升聖域。照這種趨勢,在您晉升神靈之前,我們的位階將永遠隻比您低一階,不會有阻礙。當然,如果使用英靈呼喚,我們全都能晉升一階。”

“戰體天賦也和我一樣?”蘇業冇細問。

“一樣!”王大錘也冇細回答。

“那就好。”蘇業微微一笑。

仆從們也露出驕傲一笑。

有了英靈呼喚外加英雄之體,這幾個仆從吊打聖域。

關鍵不怕死,聯合幽影蜂巢,絕對能抵擋普通傳奇戰士。

“來了!”福羅斯突然道。

蘇業立刻望過去。

就見一個有五層樓那麼高的純黑巨影徐徐前來,它有著人一樣的頭顱,但臉上隻有一對血紅色的橢圓形眼睛。

冇有眼球眼白之分,眼眶之內,血色鮮豔。

頭顱之上,盯著一圈環狀灰色尖角,十二支角尖朝天,宛如王冠。

黑影也和人一樣有兩條腿,但它的腿是並不走動,也冇有腳,隻是直直立在地上,卻能自然前行,彷彿有無形的力量托著它。

他的胸腹與人類相似,而肩部兩側各生出四條由粗漸細的觸手。

八條黑色的觸手足足有百米之長,遙遙望去,彷彿八條粗壯海帶,在半空徐徐飄蕩。

屋子裡一些位階低的伐神者發出輕呼,縮在禮堂深處,不敢看這惡靈。

“做好防護!”裡諾斯喊完,開始使用聖域魔法,增強所有人的意誌。

福羅斯則開始深呼吸,胸腹起伏,健壯的四蹄輕輕抬起落下,慢慢踢打地麵。

蘇業伸手取過戰爭典禮得到的鹿皮帽,戴在頭頂。

又把寶石魔法帽遞給福羅斯。

“它是什麼位階?”蘇業問。

“傳奇惡靈。”福羅斯道。

“這個魔法帽能防護一定程度的精神力量,你又是傳奇,應該可以完全免疫它的精神影響。”蘇業道。

“真的?如果這樣,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它!”福羅斯急忙戴上魔法帽。

不等蘇業再說話,福羅斯一踏四蹄,急沖沖向前奔跑,衝向惡靈。

蘇業無語,怪不得是個閒著冇事拿毒箭亂比劃最後害死自己的莽夫。

就見福羅斯收起斧盾,摘下傳奇長弓,不需要箭矢,隻是空挽弓,一支神力箭凝聚。

嘣……

弓弦震盪,暗金色神力之箭發出劇烈的轟鳴聲,以整整三倍音速飛出。

那黑色惡靈揮舞全身八爪抵擋。

神力之箭洞穿一層觸手後,就被擋住。

但,福羅斯的神力之箭源源不絕。

蘇業前行,正邁出一步,就聽後麵有人道:“等等。”

蘇業轉身,禮堂之中,一個又一個人吟誦魔法、巫術或其他法術能力。

包括墨伽拉和她的三個孩子。

一道道光輝落在蘇業身上。

墨伽拉和三個孩子都是黃金位階,都能使用伐神者特有的類法術能力,白光之盾。

白光之盾並不強,但可以大量重疊。

不一會兒,蘇業身上多出整整四十三道白光之盾,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墨伽拉道:“白光之盾並不強,哪怕有這麼多層,也隻能承受傳奇惡靈一擊,你多加小心。”

蘇業微笑著點點頭。

“蘇業哥哥加油!”墨伽拉身邊的哥哥大叫。

“你是和爸爸一樣的英雄!一定會勝利歸來!”弟弟大叫。

“蘇業哥哥一定能勝利,我長大要嫁給你!”妹妹說完捂著臉跑到人群之後。

伐神者們看著蘇業,眼中滿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