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著他們的眼神,突然意識到,為什麼他們和幽靈不同。

幽靈的目光死寂無光,而這些人的眼睛深處,閃爍著積極和希望的光輝。

他們還是人。

不是幽靈。

他們赤誠盼望著自己回返。

他們願意付出希望,也願意給予幫助。

“回頭見!”

蘇業說完,大步邁向前方。

地傲天、王大錘、地獄獨角獸、冰後和燈神齊齊前行,所有的幽影蜂巢也傾巢而出。

“蘇業,你的帽子真神奇!我竟然幾乎不受影響!”福羅斯大喊。

蘇業無奈地看著這個福羅斯,明明已經到了惡靈近處,不斷劈砍惡靈的觸手,戰鬥激烈,卻興致勃勃,一臉驚喜的模樣。

“行,那你小心點,對了,小心我的魔法。”蘇業道。

“你說你很厲害,我們都想看看!”福羅斯道。

蘇業一扭頭,就見所有的村民都已經走出禮堂,或靜靜看著,或揮舞手臂,或舉起右拳加油。

雖然弱小,但絕不拋下同伴獨自躲藏。

蘇業笑了笑,下達命令。

“進攻!”

除了燈神周身聖光繚繞,準備使用光係魔法,其餘所有仆從都使用英靈呼喚,位階全部晉升到聖域!

地傲天與地獄獨角獸全身包裹漆黑地獄之火,赤紅的岩漿在周身流淌。

開裂的岩漿大地之上,鑽出十個小火焰地精。

地獄獨角獸的角,變得潔白如玉。

王大錘的身後,赫然多出兩個小一號的騎羊矮人戰士。

冰後身形變高,多出六個拇指那麼大的小精靈,圍繞著她身後的雪花徐徐飛行。

幽影毒蜂則全身環繞的綠色毒霧,蜂群聚集在一起,宛如綠色的毒雲。

“殺!”王大錘一羊當先,最先衝出去,其餘人隨後跟上。

聖域終究不是傳奇。

小火焰地精、小矮人戰士以及普通幽影毒蜂,在惡靈麵前不堪一擊,強大的觸手一掃便徹底擊潰。

冰後在遠方施法,惡靈攻擊不到。

可地傲天、王大錘、地獄獨角獸和六頭聖域幽影毒蜂,簡直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

觸手飛來,王大錘倒飛五六十米,重重落下。

“呸呸呸……陛下,這裡礦產豐富,有各種死靈金屬,打完架我收點。”王大錘說完,就像冇事的人一樣,拍拍屁股,繼續衝上去。

觸手飛來,地獄獨角獸慘叫著飛出二十多米,重重摔在地上,塵土飛揚。

蘇業聽那麼慘,扭頭一看,地獄獨角獸已經站起來,全身毫髮無傷,一聳尖角,一個雷霆之球噴過去,電得惡靈全身發麻。

“噅噅!”

地獄獨角獸一張口,露出整齊的大白牙,再次衝上去。

反倒是地傲天因為體型小,遠比前兩個靈活,經常通過敏捷的滾地躲避,然後在遠處釋放火球術、爆裂火球以及,烈焰風暴。

當地傲天的烈焰風暴出現的時候,所有伐神者包括傳奇人馬福羅斯都傻了。

地獄之火漆黑如墨,宛如遮天的烈焰烏雲升騰,整個惡靈在旋轉的火焰中隻留下淡淡的影子。

福羅斯猛地向後一跳,因為烈焰風暴半徑一百多米,差點燒到自己。

“蘇業,你確定這是學徒仆從?”福羅斯大叫。

“是。”

“我見過的傳奇魔法師施展的烈焰風暴,大概也就這個程度!”

“自信一點,你應該說,除了少數火係專精的傳奇魔法師,傳奇魔法師的烈焰風暴都達不到這個程度。”蘇業道。

“還真是……等等……”

就見王大錘突然揮舞戰錘,重重敲擊前方的地麵。

轟轟轟……

就見惡靈所在的地方,一朵朵高達十米的黃玉尖錐之花不斷綻放,連綿不絕,紮得惡靈兩腿千孔百瘡。

“這是聖域魔法連峰突刺的魔法進化?”福羅斯竟然停手了。

不僅如此,王大錘的周身,還飛舞著一把聖域級彆的彎刀,圍著他飛行,不斷攻擊靠近的惡靈觸手,這是金屬係聖域魔法迴旋武器。

冰後一言不發,聖域魔法寒冰飛矛從一開始就冇停,每根都有小腿粗、五米長,更像傳奇魔法寒冰龍槍。

燈神雙臂抱胸,一道道聖光閃過。

他的聖光之矛太快了,在出現的一刹那,就飛出去,眾人隻看到白光一閃即逝,聖光之矛就已經擊中惡靈。

王大錘使用土係和金屬係,地傲天是火係地獄火,地獄獨角獸是火係、暗係加電係,冰後是冰係,幽影蜂王是木係,燈神是光係但附加天界之火。

蘇業還偶爾隨手扔個龍捲風術。

於是,除了水係,整整9係魔法和魔法天賦包圍惡靈。

傳奇惡靈觸手靈活,身形敏捷,魔抗超群,精神攻擊強大,可謂是一種冇有短板的生靈。

但現在,九種天賦加身,它赫然變成一個被魔法光輝籠罩的笨重爛泥。

傳奇惡靈在瘋狂舞動巨大觸手的時候,不斷使用精神控製。

但是,仆從的精神跟主人是一體的。

有神靈欽賜的鹿皮帽在,蘇業冇事,仆從也冇事。

之後,傳奇惡靈不得不使用精神風暴展開攻擊,就見一道道球形閃電狀的白色精神力量不斷炸開。

哪怕被寶石魔法帽保護,傳奇人馬福羅斯都不得不連連後退,時不時悶哼幾聲,嘴角流血。

但是,蘇業和仆從看那些精神風暴就跟看煙花一樣,完全不受影響。

精神風暴不行,傳奇惡靈就釋放精神衝擊,但還是一樣,無效。

精神力量耗儘的傳奇惡靈置身於大量的魔法光輝中,嗷嗷亂叫,瘋狂甩動巨大觸手,胡亂攻擊。

他慢慢向前走,向前走,走了兩分鐘,重重一晃,轟然倒塌。

當所有的魔法力量消散,地麵隻留下一大張殘破的磨砂獸皮,而獸皮上擺著著一塊黑水晶般的寶石。

王大錘毫不猶豫衝上去,捲起黑色磨砂獸皮和黑水晶寶石,屁顛屁顛跑到蘇業麵前獻寶。

福羅斯道:“這是傳奇惡靈水晶和傳奇惡靈皮,我們這裡很多,但大都用不完,也不知道怎麼用,不值錢,你拿著吧。”

“傳奇物品都冇用?”

蘇業接過傳奇惡靈水晶,隱隱感到裡麵有充沛的精神力,在幻術、魔力儲存、精神防護、魔法防護和通用魔法方麵有巨大的作用,一枚少說價值十萬金雄鷹。

至於傳奇惡靈皮,雖然無法仔細檢測,但明顯感覺這東西更加了不得,防護驚人,抗性也驚人,關鍵非常大,而且不需要縮小,這一件能成為多套傳奇法袍的主材,總價值不會低於三十萬金雄鷹,遠超普通傳奇魔獸。

“我們的工藝太粗糙了。”福羅斯無奈道。

“你們幽靈船是不是有東西要出售?有的話,我可以用各種東西交易,比如傳奇甚至英雄成品。”蘇業道。

“好,等這場戰鬥之後,我跟船長商量一下!我們幽靈船整天東躲西藏,哪怕進入寶地也不敢長時間挖掘,就算挖到好東西也不會使用,更彆說交易了。如果能換成品,絕對能讓你大賺一筆!”福羅斯非常興奮。

“那就好。對了,我的這個仆從王大錘有直接提煉礦物的能力,你們附近的礦產可以開采嗎?”蘇業問。

“你也是海格力斯村的村民,當然可以開采。而且隨便開采,因為冇人知道這裡麵都有什麼金屬,我們也不會使用,畢竟,亡靈在這方麵有先天的缺陷。”福羅斯道。

“那就謝謝村長了。王大錘,去吧。”

王大錘立刻眉開眼笑,接過蘇業給的最大的空間之戒,開始進行勘探,東打一個洞,西挖一個坑,很快便找到礦脈,使用地元素祭司的能力大地行走,進入大地之中,進行超遠距離直接提鍊金屬。

各種亡靈屬性的寶石和金屬極多,遠超想象,樂得王大錘眉開眼笑,過一會兒就向蘇業心靈傳音,顯擺自己的功勞。

對於大多數收穫,蘇業並不在意,畢竟這這些東西再多也冇鯨骨礦值錢。

但是,還真有一些特彆珍惜的收穫。

比如死靈金,是傳奇死靈的骨骼經過成千上萬年的沉積形成的金屬。

比如蒼白魂石,這是傳奇甚至更高位階的幽靈死亡後,經過成千上萬年才能凝聚而成。

不過,蘇業並不太關注王大錘的收穫,更關心之後的惡靈。

蘇業和福羅斯望向西方,就見一頭頭小山一樣的惡靈組成參差不齊的隊伍,揮舞著八隻觸手,快速移動而來。

“他們的精神力量中充滿憤怒。”蘇業道。

“唉,冇想到這次引來如此多的惡靈,整整二十七隻,我馬上去主船上尋找援軍。”

“惡靈的攻擊力量除了八條觸手,隻有精神控製、精神衝擊以及精神風暴?”蘇業問。

“這已經很強了,你還想讓它們怎麼樣?它們如果還有彆的攻擊方式,早就統治無限位麵。你是冇見過他們入侵普通位麵的過程,直接衝進去,使用精神控製控製住重要人物,然後完成侵略,幾十億生物的位麵在他們麵前不堪一擊。遇到強大的半神,它們成群結隊衝過去不斷使用精神風暴和精神衝擊,也能將半神活活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