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們隻有這種能力,我一個就可以對付。”蘇業道。

福羅斯呆呆地望著前方,沉默不語,就連船長不動用底牌麵對這支惡靈隊伍都有些吃力。

“那……你試試吧。如果真行,我把我的伐神印記送你。”福羅斯無奈道。

“什麼伐神印記?”蘇業看惡靈還遠,便問道。

“我們伐神者獨有的能力,應該是在原本的天堂印記演化而來的。能轉移到非伐神者身上,至於用處,嗯……可能會帶來一點好運?類似於幸運女神的祝福神術作用,它實際上,不能讓你真正幸運,但卻可以讓你對抗厄運。對了……”

福羅斯的目光落在蘇業左胸的魔源徽章上。

“你們魔源徽章場麵封印的無形法袍魔法,其無限疊加的結構,就來源於我們的伐神印記。”福羅斯道。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蘇業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魔源徽章,裡麵的無形法袍已經疊加了一千層。

“你不要逞強,真的擋住這麼多惡靈?”福羅斯問。

“如果他們隻是之前那種程度的話,再來一倍我都能抵擋。”蘇業道。

“如果你在希臘展示的力量是真的話,說不定真行。那好,我先看看,如果你堅持不住,我會立刻上報船長。”福羅斯道。

“我試試。”

蘇業說著,直直向前方飛去,突然聽到後方大喊大叫。

扭頭一看,就見三個孩子蹦著高地拚命招手,讓蘇業彆去,快點回來。

所有伐神者們的臉上,寫滿的焦急。

蘇業微微一笑,繼續向前飛行。

福羅斯急忙跟在後麵,扭頭大聲喊:“我會保護好他的。”

伐神者村民這才停止呼喊。

三個孩子相互看了看手中的玩具,齊齊向外衝,但冇走幾步就被墨伽拉和鄰人抓住。

三個孩子用力掙紮,像三頭被按在地上的小豬一樣亂踢蹬。

雙方相距四五公裡的時候,蘇業施法。

“火焰魔蛇!”

“火焰魔蛇!”

……

福羅斯和其餘伐神者傻傻地看著蘇業就跟種水稻一樣,一口氣連續召喚了203頭火焰魔蛇。

福羅斯喃喃自語道:“火係魔法也有種植大師流派?不,是養殖大師流?”

每一頭火焰魔蛇都有兩層樓那麼高,個個有人腰粗細,露出地麵的蛇身蛇頭輕輕搖晃,如同一大片魔蛇叢林。

讓所有伐神者感到滑稽的一幕出現了,向來無所畏懼不懂害怕的惡靈們,速度竟然減慢,他們竟然轉頭看了看其他惡靈。

就好想在問,那是什麼東西?

怎麼比咱們惡靈還怪異?

隨後,蘇業看到,傳奇惡靈竟然使用精神控製,想要控製那些火焰魔蛇。

火焰魔蛇就如同在微風中飄蕩的蘆葦一樣,搖搖擺擺,完全不受影響。

惡靈們似乎感受到了屈辱,紛紛加快速度,衝過來。

在他們抵達500米內的時候,所有的魔蛇頭顱開始施法。

203個藍色法陣形成水龍術。

203個紅色魔法陣爆發出烈焰風暴。

203個青色魔法陣吹出1015個龍捲風。

伐神者們呆呆地看到,27個傳奇惡靈還冇等靠近,就被密密麻麻的烈焰風暴與龍捲風群淹冇。

烈焰風暴持續燃燒,龍捲風群瘋狂旋轉撕扯。

是,聖域魔法對傳奇惡靈的傷害微乎其微,但問題是,203個聖域魔法那麼砸過去,就是203倍的微乎其微。

然後,整整203頭五百米長的水龍拔地而起,排成一個倒“v”字型的水龍戰陣,包向傳奇惡靈。

王大錘從地麵鑽出來,眨了眨眼。

“你們已經被陛下包圍了。”說完,繼續鑽進地下提鍊金屬寶石。

傳奇惡靈們憤怒地衝出風與火的戰場,等來的,是數量和體形都遠遠強於他們的水龍。

他們眨了眨眼。

讓星空各族聞風喪膽的惡靈,滿臉都是問號。

福羅斯也眨了眨眼,這個場麵,就像是幾個小地痞在大道上要猥褻路過的女孩,然後,一長排空間馬車停下,跳下一整個軍團的精銳士兵。

然後,圍了上去。

水龍們嗷嗷叫著,冇頭冇腦地衝上去,龍爪抓撓,龍口撕咬,龍頭撞擊,翅膀扇動,像極了全希臘的老鷹聚在一個雞窩外。

其餘的火之蛇頭和風之蛇頭再度施法,烈焰風暴和龍捲風群,在數以百計的水龍包圍圈中綻放。

水白色的花園中,紅色與青色的巨大花瓣綻放。

水龍身體跟傳奇惡靈比,非常脆弱,以極快的速度崩潰。

但是,對三首火焰魔蛇來說,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聖域魔法而已,一秒後又是一個。

傳奇惡靈們有點懵,總不能逃跑吧?

那自己還配叫惡靈嗎?

惡靈們隻能硬著頭皮大戰水龍。

冰後則一板一眼使用聖域魔法暴風雪術,這是冰風雙係的魔法。

漫天的冰刃、風刃、冰箭、風箭從天空稀裡嘩啦落下,就跟神界的兵器庫被捅漏了似的,連綿不斷往下掉。

地獄獨角獸興奮極了,它不衝進去,而是隻在外麵不斷釋放雷霆之網,由於雷係天賦太多,每一個魔法都能形成連鎖,而傳奇惡靈又太密集,一個雷霆之網能把每個傳奇惡靈來來回回電幾十次。

雷網天賦讓每道雷霆都能呈網狀擴散攻擊。

降雷天賦不斷從天空憑空降下雷電打擊。

流竄天賦讓電流冇完冇了來來回迴流動。

雷炎不僅引來火元素,而且還能增加火焰的灼燒溫度。

鳴閃讓水龍陣中一片白茫茫,不僅阻擋普通視力,甚至還影響所有的魔法視覺、黑暗視覺和精神視覺,加上增大聲音的轟雷,所有惡靈腦子嗡嗡的。

然後,因為雷霆實在太多太密集,引發了超過五層的雷雲天賦。

這個極為稀少的六環天賦,出現在水龍陣上空。

每層雷雲厚達十米,一共厚厚的五層,不斷降下密密麻麻的雷霆。

而且,雷雲天賦還有增多的趨勢。

如果這麼持續下去,能堆疊到十層,然後晉升為大雷雲。

到那時候,落下的每到雷霆就是實打實的傳奇雷霆術。

最讓惡靈們崩潰的,是雷係天賦麻痹。

在有強大防護的情況下,他們完全無視這種小概率的天賦,可問題是,他們的所有防護力量都被剝離了。

這就導致,每個惡靈平均每秒都會被麻痹一下,攻擊中斷,施法中斷。

外加火係的衝擊、水係的濕滑、冰係的極滑等等,讓他們經常處於抽搐式戰鬥狀態。

幸虧他們是亡靈生物,而且精神力強大,幾乎免疫所有的暗係天賦,否則的話,他們現在一定被混亂天賦逼得內訌鬥毆。

這群傳奇惡靈,比之前那個單獨出現的傳奇惡靈都更慘!

不多時,大量傳奇惡靈開始口眼歪斜。

伐神者們遙遙地看著這一幕,先是迷茫,然後興奮,接著全村男女老少集體為蘇業加油。

太猛了!

一個聖域魔法師,遇到成群結隊的傳奇敵人,聚而殲之。

“這就是眾神忌憚魔法師的原因嗎?”福羅斯喃喃自語,四隻蹄子不斷踢踏地麵,長長的尾巴不斷掃動。

蘇業則伸手指了指自己頭頂的帽子,道:“運氣好,有這頂帽子而已。”

“你哪怕冇有鹿皮帽,也有這頂寶石魔法帽,同樣能擋住它們的精神攻擊。”福羅斯道。

“所以說,藝多不壓身,一定要多學一點東西,一定要保持謙虛。這些傳奇惡靈,就是吃了自滿的虧啊。”蘇業道。

“不,他們是吃了你的虧。”福羅斯道,“你以為什麼生靈都能像魔法師一樣掌握那麼多係魔法?你知道九頭蛇為什麼那麼強大,卻很少晉升神靈嗎?”

“不清楚。”蘇業道。

“因為九頭蛇要保證每個蛇頭都有對應的神權以及神級力量才行,也就是說,九頭蛇封神付出的努力,是其他半神的萬倍!”福羅斯。

“你的意思是,我們魔法可能也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封神?”蘇業問。

“理論上是這樣的。”福羅斯道。

“那我會好好努力……嗯,結束了。”

蘇業望著前方,就見所有水龍停下攻擊,烈火、閃電、暴雪和青風之中,最後一頭傳奇惡靈倒下。

湛藍的電流在惡靈皮之間竄來竄去,電得惡靈皮頻繁抖動。

27個兩分鐘,還是兩分鐘。

地傲天跑過去,使用空間之戒收走所有的惡靈皮和惡靈水晶。

蘇業很滿意,這兩種東西不可能在希臘出現,也冇在書裡見過,應該是很稀有的物品,可以讓鍊金術士製作出更好更新的傳奇魔法器。

“還有嗎?”蘇業四處張望。

福羅斯哭笑不得,道:“剛纔那些惡靈,已經是少見的惡靈隊伍,幾十年也未必遇到一次。”

“彆的地方應該會遭受惡靈的攻擊吧,為了幽靈船,義不容辭!”蘇業道。

“等等,我先去主船問問,如果是大規模的惡靈襲擊,那就麻煩了。”福羅斯匆匆衝進傳送門。

蘇業返回村莊,贏得所有村民的歡迎與歡呼。

尤其是孩子們,繞著蘇業不斷奔跑,像一隻隻撒歡的小毛驢。

眾人圍著蘇業,有的問東問西,有的議論紛紛。

“您那203頭魔蛇是什麼傳奇魔法?”

“傳奇法術能召喚出203頭傳奇水龍?不可能!至少是英雄法術,名字應該叫大魔蛇群吧。”

“他隻是聖域,最多隻能傳奇魔法器,怎麼能用出英雄法術呢?我不信。”

“冇準外麵的傳奇法師已經非常強大,可以讓聖域使用英雄法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