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年的淨收益不會低於兩百萬,十倍於彆人掌管這座神力位麵。

蘇業看了看那些山地精和魔獸,等回到希臘,要對魔獸或其他族群進行補充,做到收益最大化,但也要避免涸澤而漁焚林而獵。

一步邁出,蘇業離開巨人丘陵,回到廢墟空間。

蘇業又仔細看了一眼巨人丘陵的傳送門,這才發現,門楣中心有一個圓形圖案,而圓形圖案內,雕刻著一把戰斧。

戰斧粗糙古老,頗有一種古代巨人戰斧的風格。

蘇業點點頭,感覺這跟位麵之魂有關,很期待這個位麵接下來的成長。

重新回到幽靈船位麵中。

海格力斯村靜悄悄的。

之後,蘇業讓地傲天、地獄獨角獸、冰風雙後、幽影蜂巢以及世界樹進入巨人丘陵,那裡比魔法塔更加寬敞,可以撒歡兒玩。

最後,蘇業坐在院子裡,靜靜思考。

繼續思考命運與命運女神的事情。

“改變的命運依舊是命運本身,還是隻有不變的命運纔算是命運?或者說,命運本來處於不確定狀態,但當被觀測到的時候,纔會固定?就好比北歐神係中,冇有人會說北歐神係一定會遭遇黃昏,但在奧丁喝下智慧之泉看到未來諸神黃昏後,北歐神係的命運就註定了?”

“奧丁看到了未來,驅逐了洛基的兩兒一女,也就是黃昏之狼芬裡爾、塵世巨蟒耶夢加得和死神海拉,導致神係徹底孤立甚至敵視洛基。洛基雖然經常進行惡作劇,得罪北歐眾神,但也立下赫赫功勞,對北歐神係的幫助足以位列神係前五。”

“他無法容忍奧丁的背叛,借黑暗之神的手,殺死了北歐的光明之神。隨後,奧丁為了懲罰洛基,把他的另外兩個兒子中的一個變化成狼,咬死了另一個兒子,並用洛基死去兒子的腸子,囚禁了洛基。”

“自那之後,洛基就脫離北歐神係,和他的兒女以及屬下,被稱為黃昏諸族。”

“現在黃昏諸族已經甦醒,或者說部分甦醒,這意味著,北歐神係的黃昏已經不可逆轉。”

“洛基冇有直接對奧丁或者說北歐眾神發起神戰,恐怕正在積蓄力量,之所以對希臘神係出手,也隻是為了拉攏北歐的冰霜巨人,畢竟,冰霜巨人與北歐眾神是死敵。”

“連神王奧丁甚至一整個神係,都無法超越既定的命運嗎?”

“命運到底能不能被改變?”

蘇業不斷思考,不斷思考。

不知過了多久,大地的震動驚醒蘇業。

蘇業一抬頭,隻見村長福羅斯再一次站在門外來來回回蹬著蹄子,走來走去。

隔著籬笆的鄰居家,三個孩子眼巴巴看著自己,隨後高興地歡呼起來。

“蘇業哥哥終於醒了!”

“蘇業!古爾特帶著神殿的人在外麵攻打幽靈船!他們不知道用了什麼神器,已經禁錮了幽靈船。如果僵持下去,幽靈船要麼被拖出虛空,進入神界,要麼我們被他們殺光。”福羅斯撞碎大門衝了進來。

蘇業起身道:“你說說詳細情況。”

“船長很聰明,一直在緊鄰鯨國的位麵虛空穿梭,這樣能防止神王殿外界的援軍。但是,古爾特還是聯絡到了鯨國其他神殿的祭司,一起出手。古爾特憑藉手中的神器,死死困住船長,而神殿其他人則負責進攻。你知道的,神殿的力量全麵剋製我們,要不是我們數量多,現在已經被攻破。”福羅斯道。

“船長是不是那位英雄之師喀戎?”蘇業問。

福羅斯猶豫刹那,點頭道:“對,就是喀戎老師。”

“他被海格力斯誤傷中毒後,前往高加索山,替換了不斷被宙斯神鷹吃肝臟的普羅米修斯,之後,因為無法承受神鷹和劇毒的雙重痛苦,然後選擇死亡?”

“具體的過程,我們並不知道,但目前看來,是這個樣子。”

“喀戎是最強半神之一,戰績赫赫,他怎麼會怕古爾特一個傳奇?”

“古爾特,已經晉升英雄祭司。”福羅斯道。

蘇業心中輕歎,神王殿為這次的準備,果然充分。

看來,那古爾特早就有資格晉升英雄,但為了鯨國與幽靈船,一直壓製實力。

“喀戎失去身體,成為伐神者,實力跌落這麼多?”蘇業問。

福羅斯歎了口氣,道:“喀戎老師所中的毒裡,有破壞神力根基的神毒。否則,哪怕成為伐神者,他也有巔峰半神的實力,根本無懼神器壓製。現在他和持有神器的古爾特旗鼓相當,可古爾特一旦轉化為神靈化身,喀戎老師必輸無疑。”

蘇業立刻明白,喀戎不僅是希臘眾神要除掉的障礙,而且是重點障礙。

“他們能堅持多久?”蘇業問。

“不太清楚,現在幽靈船各位麵源源不斷去主船支援,就這種消耗程度,我們支撐不了一天。您冇有看到神術對幽靈的傷害,太可怕了。”

“你現在馬上去找船長,就說我有半神器幽魂宮殿,可以吸收幽靈的力量,發揮巨大的作用。幽靈船的這麼多亡靈分散被各個擊破,太可惜了,不如進入我的幽魂宮殿中,發揮最大力量。如果能再給我九億亡靈,就相當於多了一位強大的英雄戰士。另外,我甚至可以把幽魂宮殿借給船長使用。”

蘇業說著,直接把幽魂宮殿遞給福羅斯。

福羅斯立刻接過,道:“好,我這就是去請示船長,隻要船長同意,我親自帶人收取亡靈!船長自保綽綽有餘,但被神器困住,哪怕有幽魂宮殿作用也不大。其他亡靈未必敢使用冥後的禮物,到時候還會由你使用。”

看著福羅斯離去,蘇業退回院子,陷入沉思。

現在的情況,和自己的計劃有了巨大的出入。

自己原本的計劃很清晰,那就是不斷積累神化寶鑽,最後全部用在魔力樹上,哪怕不能全部神化魔力樹,也可以逐漸神化元素樹根。

魔力樹,纔是魔法師的根本,什麼魔法,什麼仆從,都隻是附屬。

問題是,自己的計劃是以五年為最短週期。

而現在,自己必須要馬上增強實力。

很顯然,隻能退而求其次,因為現有的神化寶鑽不足以神化整棵魔力樹。

現如今所有的魔法,都可能會被代替,包括九頭蛇軍團的前景也不太明朗。

甚至連領域力量,未來都可能會被神級領域代替。

目前唯一無限成長的流派,可能就是多重魔法之手。

但問題在於,自己的多重魔法之手都冇成形,無法發揮作用。

最後隻剩一個選擇,那就是魔法仆從。

而魔法仆從中,上限最高的,毫無疑問是世界樹。

之前的戰鬥中,無法使用世界樹,但在幽靈船上,打的是防守戰,世界樹就足以發揮作用。

世界樹隻是黃金仆從,但已經能力敵傳奇戰士。

配合各種天賦力量,世界樹能到達聖域位階。

如果將其神化,必然相當於傳奇位階。

傳奇位階的世界樹,至少有英雄實力。

關鍵是,世界樹也是仆從,也能共享自己的許多天賦,尤其是戰體類天賦,這就讓自己的世界樹仆從,超越自然的同位階世界樹。

“那就開始吧!”

蘇業心裡想著,進入魔法塔,飛到茂密的魔力樹邊緣,望向“召喚黃金仆從”的魔力樹葉。

這片魔力樹葉之中,承載著世界樹的本源,目前在巨人丘陵的那棵世界樹靈體,隻是外象。

心念一動,一枚神化寶鑽出現在手中。

透明無色的鑽石內,一顆金色的心臟怦怦直跳。

“根據祭壇冇有中間商賺差價的原理,一枚神化寶鑽的獲取成本是一千萬,那實際價值就是一億,也就是相當於一個普通的神級天賦。我就不信一個億砸下去,還不能神化一個區區聖域魔法!”

蘇業握著神化寶鑽,小心翼翼放在那篇魔力樹葉上。

什麼變化都冇有。

“果然不能……”

第二枚神化寶鑽放上去。

依舊毫無變化。

蘇業帶著強烈的肉疼心疼全身疼,像標準賭狗一樣,咬著牙握著第三枚神化寶鑽,置放其上。

唰……

三枚神化寶鑽齊齊散發著七彩流光,同時被金光包裹,好像水入海綿一樣,細細密密地流入魔力樹葉中。

蘇業的心在滴血,四捨五入就是十個億啊。

看看虧不虧吧。

最終,三枚神化寶鑽的力量全部融入魔力樹葉中。

而這片魔力樹葉由原本的黑水晶樹葉,全部轉化為暗金色質地,表麵金色霧氣浮動,原本藍色的魔法陣也化為純正的金色。

金色的魔法陣圖中,藍金色的液體徐徐流淌。

人類曆史上全新的魔法,出現了。

“就叫神化魔法吧。”

蘇業心裡想著,望向剩下的二十二枚神化寶鑽。

一咬牙,將所有神化寶鑽都放在魔力樹的樹乾上。

果然,什麼都冇有發生。

甚至感受到魔力樹的鄙夷。

這點東西就想打發我?

瞧不起誰呢?

蘇業嗬嗬一笑,很想踢一腳魔力樹。

和祭壇一個死德性。

隨後,目光轉向魔力樹下的元素樹根。

“世界樹很強大,如果僅僅是神化樹葉,根本不能發揮它的威力,恐怕需要強大的元素樹根才行。反正已經賭了,那就來個大的!”

蘇業一指粗大的木元素樹根,十顆神化寶鑽如同十顆被鑽石包裹的心臟,怦怦跳著落在上麵。

毫無變化。

蘇業微微一眯眼,又有十顆神化寶鑽飛到木元素樹根上。

光華大盛,金光包裹著七彩光芒,宛如液體一樣,緩緩流入木元素樹根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