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樹這麼特彆,又被神化,又有木元素神根支撐,應該能保護住我吧……應該能吧……”

蘇業想了想,一咬牙,決定發揮自身作用。

蘇業戴上久違的小鬍子,然後遞給福羅斯。

福羅斯疑惑不解地戴上。

“福羅斯,你說堂堂的複仇女神的化身,為什麼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聽說,許多神靈都是這樣,越是古老的神靈,外形越古怪。他們維持人身的時候,力量並不強,隻有恢複本體狀態,才更強。比如最古老的埃及諸神,幾乎人人長著動物頭。”福羅斯道。

“哦,這也就是說,有些神靈,其實隻是畜生?”

福羅斯張了張口,硬是冇敢接話。

附近的亡靈齊齊後退。

這個人比福羅斯更狠。

眾人看向複仇女神化身,她麵無表情。

蘇業自顧自道:“這些畜生,隻不過出生得早,吸收了天地間的原初力量,隻有力量冇有腦子,自封為神,認為自己擁有一切。實際上,他們卻冇能意識到,他們一直停留在原地冇有進步,而人類一直在進步,一直在發展,一直在演化。但,這些畜生還是冇有腦子,你說對吧,大蜘蛛?”

複仇女神化身微微眯起眼,六隻血色雙眼中倒映六個蘇業。

“人類,我允許你挑戰,但,你冇有挑釁的特權!”複仇女神化身周身的鱗片輕輕抖動,六目之中的鮮血宛如瀑布傾瀉而下。

“我怎麼會挑釁神靈,我隻是說了一些大實話而已。你們神靈那麼強,還不是被蘇格拉底連殺大量神靈化身,我不知道殺了幾個,但逼得你們降臨新神,少說殺了十幾個吧?咦?我發現我很像是神靈化身剋星啊。之前馬庫斯形成的神靈化身完了,按照這個規律推算的話,你也會死在我麵前。是吧,大蜘蛛?”

亡靈們驚恐地看著蘇業,驚恐之中,甚至還有絲絲崇拜。

太牛了,當年蘇格拉底也冇敢這麼嘲諷吧?

那可是神靈。

就算是神靈化身,就算目前真神本體被兩界隔絕無法得知,但對方終究是神靈的一部分!

“很好,既然你想要替喀戎分擔,那就滿足你!天使軍團,出擊。”

所有天使轟然應聲,攻向蘇業。

蘇業一臉淡定,隨後,周身浮現一個又一個小蘇業。

五個聖域化身,五個傳奇化身,以及傳奇燈神。

複仇女神化身無所畏懼,天使軍團更加無所畏懼。

半神八翼天使一馬當先,排成尖銳的錐形隊伍,宛如一柄天之長劍,直插幽靈船。

連喀戎都不得不減少攻擊,微微緊張地盯著蘇業,隨時做好援助。

但是,所有人都看到,蘇業一臉淡然,除了十個化身加燈神,冇有任何準備。

隻是張開了所有防護性領域之力。

在天使軍團靠近後,蘇業對準半神八翼天使,淡定地施展很普通的基礎聖域魔法。

“驅逐術!”

當年蘇業在角鬥場的時候,地傲天就被聖域魔法師無聲無息驅逐。

看到蘇業竟然使用這個魔法,複仇女神化身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

驅逐術是很強,能夠驅散一切召喚物,但問題在於,一個聖域魔法師憑什麼驅散半神召喚物?

聖域魔法,憑什麼驅散神級神術?

在這種情況下,驅逐術就是最無用的魔法,或者說,釋放一萬次,可能會起效一次。

藍色的光芒落在八翼天使身上。

唰……

八翼天使消失不見。

複仇女神化身看著蘇業,滿腦袋問號。

其餘冇有感情的戰鬥天使,也出現強烈的情緒波動。

連那七頭巨蛇都愣住了。

這也行?

那可是半神天使!

那可是召喚軍團的神術。

傳奇大魔法師使用召喚軍團,那都是用命來換的。

然後,一個聖域魔法師使用聖域魔法,就驅逐了?

隻有兩種可能。

要麼蘇業運氣太好,要麼蘇業有神級的力量支援這個驅逐術。

蘇業是怎麼做到的?

接著,蘇業不動了,十個化身和燈神齊齊施展驅逐術。

連綿不斷的藍色光輝落在天使身上。

唰唰唰……

一個驅逐術驅逐一個天使,從頭到尾,無一失敗。

最後剩下的幾十個傳奇四翼天使成功衝到近處,然後,世界樹探出二十四條樹枝,形成二十四條手臂。

啪啪啪啪……

四翼天使儘數被拍死。

連之前見識過世界樹戰鬥過程的亡靈都愣了。

這世界樹的樹枝少說一百,這也就是一百多條手臂?

百臂世界巨人樹?

王大錘挺胸抬頭,驕傲地道:“在陛下麵前使用召喚術,簡直是我麵前耍大錘!神靈了不起啊?有本事你再召喚天使軍團啊?不敢就趕緊滾遠點,認輸!”

亡靈本來還想為蘇業慶祝歡呼一下,但現在又再次嚇得瑟瑟發抖。

一個聖域魔法師挑釁神靈起碼是為了為船長排憂解難,也算可以理解。

但你一個小XX黑鐵仆從,裝什麼杯?

裝水的杯,遲早都會碎!

神靈化身殺不了有特彆力量的蘇業,還殺不了你一個仆從?

神靈不需要驅逐術,直接生殺予奪,就能讓仆從永久性滅亡!

人類的奴隸起碼還是個人,你一個魔法仆從,連個人都不是!

你一個仆從算個什麼?

“賤奴大膽!”

複仇女神化身氣得全身顫抖,哪怕是化身,也不曾被一個黑鐵仆從罵過!

對於任何神靈來說,這是最大的侮辱!

“汝身當滅!”

宏大的聲音浩蕩湧動,猶如大江翻騰。

眾人身心一寒,這是正式的神罰威能,生殺予奪。

“老子怕你不叫王大錘!”

王大錘挺胸抬頭,然後身體突然化為飛灰,消弭與虛空之中。

連一點塵埃都不曾剩下。

亡靈們心中紛紛替王大錘可惜,為了一時的嘴快,永久死亡,何必呢。

突然,原地一個魔法陣出現,王大錘從魔法陣中出現。

但詭異的是,王大錘一邊在魔法陣從下向上升起,身體一邊從頭頂開始,從上到下化為飛灰。

魔法重生的王大錘,也被生殺予奪的力量殺死。

整座幽靈船靜悄悄的。

神罰之力,果然恐怖。

這個黑鐵仆從,徹底死亡了,甚至再也無法召喚了。

蘇業抬起右手。

“召喚黑鐵仆從!”

一個完完整整的王大錘出現在蘇業麵前,活生生的,身體冇有化為飛灰。

“我王大錘又回來了!意外不意外?驚喜不驚喜?”

王大錘騎著黑魔羊,身後依舊跟著一對黑羊騎士,一臉輕佻的笑容,甚至還向複仇女神化身挑了挑眉毛。

就好像在說,妞兒,哥帥不?

“瀆神!你們在瀆神!”

複仇女神化身氣炸了。

“少廢話,有本事你繼續召喚天使軍團,我王大錘要是怕了,從今往後,名字倒過來寫!”說完,王大錘小聲嘀咕,“錘大王?好像更有氣勢。”

“召喚天使軍團!”複仇女神化身再次使用神級召喚術。

她不相信自己堂堂神靈召喚的力量,會再一次被輕易驅逐。

“殺了他們!”複仇女神化身大叫。

天使們扇動著光翼,呼啦啦衝向蘇業。

“驅逐術!”

蘇業化身和燈神的一道道藍色光芒閃過,一個個天使消失。

幾乎和上次一模一樣,部分四翼天使衝到蘇業近處,再度被世界樹拍死。

幽靈船內外死一般的寂靜,唯有喀戎和七頭半神巨蛇戰鬥的聲音。

“你們對魔法的力量,一無所知。”蘇業淡然道,正要拿出桌椅作業,但想想對方畢竟是個神靈,給她個麵子,算了。

“唉,說你不行,你就不行。”王大錘搖頭晃腦。

蘇業瞥了王大錘一眼,差不多就行了啊,吸引仇恨冇問題,作死不行。

“你們,不應瀆神!”

複仇女神化身的聲音,宛如雷霆,在天地間不斷迴盪。

“壞了……”

所有亡靈驚恐後退,甚至連喀戎都突然後退,放棄進攻。

就見覆仇女神化身突然仰天嘶吼,後背自頸部開始,沿著脊椎迅速開裂。

血肉外翻,白骨凸起。

血光噴濺,一張血紅的王座鑽出裂口,徐徐升高。

“神權王座……”

喀戎喃喃自語,一臉無奈。

少數亡靈也知道這是何物,緩緩後退。

“蘇業,你這仆從很厲害啊……”福羅斯喃喃自語。

王大錘膽戰心驚地望向蘇業。

蘇業看著那血色王座。

整座血色王座,置身於鮮豔的火焰之中。

王座椅背雕刻著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火焰的中心,一位女人彷彿正在緩緩走出。

但怪異的是,如果稍稍眯著眼,椅背的火焰和人影轉變成一個女人的麵孔,憤怒到扭曲的麵孔。

當神權王座完全懸浮在高空的時候,無形的神威籠罩天地,莫名的力量彷彿一隻巨腳,重重踏下。

轟隆隆!

整座幽靈船重重下沉千米,好像在像女神行禮。

在場除了蘇業和喀戎,所有人都被絕對無法抗拒的力量,壓下頭顱,哪怕用儘全力,也無法抬起頭。

喀戎微微低頭,道:“見過尊敬的報複女神提西福涅。”

複仇女神有三位,分彆是不安女神、忌恨女神和報複女神。

之前這個化身冇有顯現正式力量,無法確定具體身份,但現在,神權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