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憤怒神權王座通體燃燒著熊熊的血色火焰,椅背之上的雕刻不斷變化,乍一看是一張憤怒的女神麵孔,但一眨眼,女神的麵孔輪廓變成了火焰,五官變成一個強大的女神行走與怒火之中。

蘇業坐上憤怒王座,整個人都被點燃,想要撕裂天地萬物,直上奧林波斯山。

但是,這個念頭僅僅一冒頭,就被理智壓下。

憤怒也好,所有負麵情緒也罷,不僅不應該影響自己的目標,反而要讓其成為達成目標的助力。

隨後,一個金色的神級天賦精靈從憤怒王座中飛出,位列神恩天賦精靈之中。

神恩天賦:混亂免疫。

蘇業跳下神權王座,在新的魔法塔中溜達了一圈。

這些神級力量是強大,但大都需要神威催動,看來自己需要加大力度賺錢。

於是,蘇業挑挑撿撿,又獻祭了一些零星的東西,然後打開魔法書,進行學習。

超魔技巧是聖域和傳奇的高等技巧,但……蘇業腦海中浮現自己的那棵魔力樹,不出意外,自己會很快晉升傳奇。

現在主要精力應該放在學習傳奇魔法陣圖群。

和普通的魔法陣圖不一樣,所有傳奇魔法都是由整條魔力樹枝上的十片樹葉聯合而成,形成陣圖群。

大部分傳奇魔法師在晉升的前幾年,每年隻能完成兩三個傳奇魔法陣圖。

像無形法袍等少數傳奇魔法例外,這些傳奇魔法的難度不高,刻畫時間也較短。

不過,蘇業冇什麼精力去研究無形法袍,開始學習直接提升自己力量的傳奇魔法陣圖群。

魔法書中,對傳奇法術的細節有詳細的記載,蘇業甚至懷疑這是修昔底德親自給自己開的後門,否則當時自己冇資格獲得這麼寶貴的知識與資料。

翻開傳奇魔法大全,首先引入眼簾的就是無形法袍,略過。

第二個,就是在魔法師中很出名但外界幾乎一無所知的超強傳奇魔法,閱讀學徒!

這是幾乎所有傳奇大師在晉升後,必選的前三個魔法之一。

這個魔法能夠在魔法塔中創造出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這個人能讀書。一旦閱讀完,那麼自己將擁有整本書的記憶以及基本的理解!

如果需要這本書中的相關知識,能瞬間提取出來,而不像以前那樣需要重新從魔法書中找,然後重新學習理解。

閱讀學徒這個魔法陣圖群因為涉及到生命、記憶甚至各種高緯度力量,每一次使用後,整個魔法就會進入過度施法狀態,需要一年之後,才能再次使用。而且這個魔法的力量太強,從傳奇開始,每提升一個位階,隻能建立一個魔法陣圖群。

而且,施展這個魔法需要大約十萬金雄鷹左右的魔法材料。

即便如此,每個傳奇大師都會提前學習,一旦進入施法狀態,就會立即使用。

那些高齡的傳奇魔法師,每人都有幾十甚至上百個閱讀學徒。

每個閱讀學徒所看的書,都由第一本決定,之後隻能選擇和第一本同領域的書,平均每天閱讀大約五萬個單詞。

除了閱讀緩慢,閱讀學徒的最大缺點就是對知識的理解停留在淺層,而且無法像人類那樣,進行知識聯絡、知識拓展,屬於死知識。

但即便如此,也比讓人重新學新領域的知識更便捷。

傳奇大師們往往會讓每個閱讀學徒選擇能輔助魔法的知識,比如魔獸學,比如地質學,必須天體學等等。

蘇業看著這個傳奇法術,這可是自己夢寐以求的能力。

是,這個魔法冇有進攻或防護能力,短期左右很小,但長期來看作用太巨大了。

關鍵是不耽誤太多時間,而且不給大腦增加額外負擔。

不過,蘇業掃了一下下方的傳奇魔法,眼花繚亂,開始猶豫。

傳奇分身、改夢術、傳奇契約、造山術、大隕石術、強酸江河、死亡之指、女妖之怒、靈魂枷鎖、英雄法術位、半神法術位……

太多太強的傳奇魔法,能輕鬆屠滅聖域、夷平一座小城邦。

“我應該怎麼選?”

蘇業翻閱魔法書,翻到人生計劃的那一頁。

在人生計劃中最頂層,是傳奇魔法師,而達成傳奇魔法師的條件、能力或時間線,都已經被圈上紅圈,表示已經完成。

但是,傳奇魔法師之上,已經冇有新的目標。

如果以傳奇魔法師為標準做出選擇,那隨便一個強大的魔法都勝過閱讀學徒。

“既然我已經即將完成人生目標,那麼,我應該做什麼?”

“我要挖掘自己的初心,我為什麼要成為傳奇魔法師?”

“那麼,現在,我如何繼續我的初心?”

“重新整理一下,清空舊的大腦,不要被傳奇魔法師這箇舊目標束縛,把自己當一個出生即傳奇的嬰兒來思考,尋找新的人生目標!”

蘇業翻過這一頁,在第二頁的空白處,寫上“英雄魔法師”、“半神魔法師”以及“神靈魔法師”。

之後,蘇業認認真真拆解,先確定每個目標需要自己做什麼,自己應該具備什麼能力,大概需要多少時間能完成……

進行了簡單的拆解後,蘇業便停下手,這種人生大目標是無法一口氣拆解完成的,需要不斷修改,甚至有些方麵會改得麵目全非,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一直向新的人生目標前行。

傳奇之前,是自己人生的第一曲線,現在,開始為人生的第二曲線做準備。

“以神靈魔法師為標準要求自己,我應該先學習實戰魔法,還是學習閱讀學徒?”

答案顯而易見。

蘇業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後開始認真學習“閱讀學徒”這個魔法陣圖群。

完成基本的學習,開始在魔法書上練習刻畫這個陣圖群。

蘇業完全沉迷於學習之中。

而位於車廂中警戒的地傲天、王大錘和冰風雙後則一臉茫然。

陛下怎麼突然又得到強大的神級力量?

這也太恐怖了,哪怕是傳說中的海格力斯都冇這麼快。

唯一比陛下成長更快的,就是那些天生神靈。

不知過了多久,懸浮在半空的幽魂宮殿輕輕一顫,蘇業心有感應,望向窗外。

太陽剛剛落山,灰藍色的天幕之上,群星點點。

一條蜿蜒曲折的大河徐徐流淌,如同水白色的長紗臥在天地間。

瑪勒河。

這裡,曾經是半神人馬、英雄之師喀戎的居住地。

也就是在這裡,喀戎被海格力斯誤傷中毒。

幽魂宮殿感應到,海格力斯就在幾公裡外。

魔法馬車迅速下降,最終在離地幾米的半空中,直直飛往前方。

青黑的山與水白色河流之間,一座木屋坐落於河彎之內,宛如被母親的單臂環住的孩子。

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屋子前。

蘇業望著那個男人,輕輕一歎。

“果然是你……”

馬車停在小屋前,蘇業帶著仆從,緩緩走出車門。

兩人四目相望。

隨後,蘇業詫異地一扭頭,就見一個身穿黑色鬥篷的背影從不遠處升起,急速飛往遠方。

那個背影,竟然有一點點眼熟,可怎麼也想不起那人是誰。

阿克德斯看了一眼幽魂宮殿,眼中浮現一抹異色,張開雙臂,如同巨象一樣走過來,爽朗地大笑道:“蘇業,我的朋友,你又長高了,更健壯了,你的身體甚至比那些聖域戰士更強壯!”

這個隻穿短褲的精壯男人,全身的肌肉宛如抹了橄欖油的古銅,棱角分明,處處凸起。

“我應該叫你阿克德斯,還是……彆的什麼名字?”蘇業緩緩問。

“我一直是阿克德斯。”阿克德斯平靜地道。

“那我明白了,”蘇業點點頭,遞出幽魂宮殿道,“你的親友們想對你說一些話。”

阿克德斯的麵部猛地一抖,然後竭力控製情緒,但表情依舊扭曲。

他的眼角在顫抖,牙齒幾乎咬碎,如同被獅群逼到角落的獨狼一樣,異樣的光芒在眼中流動。

蘇業愣了一下,心中一驚,急忙向各處望去,萬一赫拉這時候出現,逼海格力斯發瘋,那自己豈不成為新的伐神者?

四道光芒從幽魂宮殿飛出,落在地上,化為四個人。

墨伽拉和她的三個孩子。

“爸爸!”

三個孩子興奮地撲上去。

哥哥和弟弟分彆抱著阿克德斯的一條腿,妹妹跑到麵前,抬頭望著高大的阿克德斯,哇哇大哭。

“爸爸,你怎麼變樣子了?嗚嗚……”

阿克德斯眼中晶瑩泛起,強行用神力蒸發,然後抱起女兒。

“我們這麼多年冇見,爸爸當然變了樣子!”

“是嗎?”妹妹一手擦著眼淚,一手抓阿克德斯的鬍鬚。

阿克德斯充滿溺愛地看著女兒,輕輕探出頭,與女兒的額頭相抵。

女孩破涕為笑。

兩個男孩則把阿克德斯當成了大樹,哼哧哼哧向上攀爬,最後一左一右坐在父親的肩頭。

阿克德斯抱著女兒,望向雙目泛著淚光的墨伽拉。

“對不起……”阿克德斯再也無法控製,熱淚順著雙眼流出,傾泄而下。

“你不需要說對不起,我們都知道,什麼都知道。你從來冇有錯,錯的是彆人,不是你。”墨伽拉一邊流著淚一邊說,“我們來這裡,是想告訴你,我和孩子們都愛著你,你永遠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我們都知道,你是一個善良溫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