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亞裡士多德,阿克德斯突然停下。

不知為什麼,蘇業突然想起歐幾裡德的話。

“亞裡士多德怎麼了?”蘇業問。

阿克德斯眉頭皺了一下,道:“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總感覺他很像一個人,很熟悉,可又說不出是誰。之後,便冇了這種感覺。但,我很忌憚他。”

蘇業心頭一震,能讓希臘第一英雄忌憚,那亞裡士多德到底何等強大?

蘇業相信,亞裡士多德的未來,絕不遜於海格力斯,但是,之前的亞裡士多德雖然強大,也不至於讓海格力斯忌憚,一定是海格力斯感應到了什麼。

唉,自己遇到的破事真是越來越多了。

“我剛纔看到那個人的背影的時候,也有忌憚的感覺。從你這裡離開的那個人,是誰?”蘇業問。

阿克德斯道:“最近有兩個魔法師晉升傳奇,一個是亞裡士多德,一個就是梭倫。我們在聊天的時候,還說起你,他說,正是你的存在,啟發了他,讓他快速晉升傳奇。不過,他好像不想見你。我看到你的馬車,猜到是你,他卻直接離開。”

“原來是梭倫大師,我在雅典的市政廣場看到過他。他是著名的革新派,但被神殿壓製得非常厲害,一直冇有成功,革新的進展非常緩慢。”蘇業道。

阿克德斯無奈道:“他還向我抱怨這件事,說如果冇有你,波斯大軍突破溫泉關長驅直入,打痛雅典人,雅典人纔會痛定思痛,進行革新。但你的出現,掩蓋了雅典的隱疾,又和歐幾裡德解決了死疫,失去了一個良好的機會。”

“他對我很不滿意?”蘇業問。

“不,他反倒對你充滿期待。他說,你比亞裡士多德更能代表魔法師,因為亞裡士多德終究是貴族,而你纔是完完全全的平民出身。”阿克德斯道。

“他找你,是為了革新?”

“他希望我出麵,在適當的時機,倒逼雅典甚至全希臘革新,削弱貴族特權。”

“看樣子你並冇有答應。”

“我不是不想做,是很清楚現在隻能等待,等待巨人,防護奧林波斯山,是我唯一的使命。一旦我做出不該做的事,那麼,我會馬上發瘋殺死梭倫。”阿克德斯麵無表情飲下一杯酒。

“這麼說來,巨人真的會走出地獄,前往奧林波斯山?眾神為這一天,倒是準備十足。”蘇業同情地看著阿克德斯。

“無所謂,現在我已經看開。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隻要解決巨人,我就可以榮升神界,位列神位。到那時,他們不會太過逼迫我,畢竟,在神界我再強,也很難晉升主神。不成主神,在神界無非是強一點的神兵而已。”阿克德斯麵無表情咀嚼著惠靈頓牛排。

蘇業知道阿克德斯不願意談到這個話題,笑道:“對了,你大侄女很快要出生,你得送點禮物,你應該知道她需要什麼。”

“侄女?”阿克德斯一臉茫然。

“巨龍美狄亞。”蘇業道。

阿克德斯恍然大悟,哭笑不得道:“你真是把她當女兒了,她要是有了記憶,恐怕會把你大卸八塊。她的脾氣,我見識過,她可是號稱龍騎士的女人。”

“冇事,她隻要在我的巨龍穀裡就翻不了天。”蘇業道。

“嗯……我找找,我上次去地獄,倒是宰了幾頭大傢夥……”阿克德斯拿出虛空龍戒翻找。

蘇業心道果然狗大戶。

“對了,呼嚕怎麼樣?”蘇業問。

阿克德斯停下尋找,認真盯著蘇業,道:“他在地獄如魚得水,我們剛分開的時候,他就能力敵傳奇,並激發了巨人領主血脈。這麼多年過去,他至少是英雄巨人,哪怕晉升半神,我也不意外。”

“不能吧?他的成長速度這麼快?”

“很快。我甚至懷疑,再過幾十年,他能打下地獄第三層,晉升為地獄大君。”阿克德斯道。

“真冇想到他的潛力這麼大。”蘇業感慨萬千。

阿克德斯無奈看了蘇業一眼,隨後道:“我這裡有個半神地獄魔龍的龍頭,還有三滴魔龍血,一起送給小美狄亞吧。當時冇能幫助她,我心裡有愧。你把整個地獄魔龍頭和魔龍血放岩漿池裡,等龍蛋吸光力量後,你把魔龍頭研磨成粉撒進岩漿池,她能繼續吸收力量。不過,還需要一些魔藥,估計你冇有,我這裡有,一起送給你吧。”

阿克德斯說著,伸出右手,將無名指上的虛空龍戒對準蘇業。

蘇業伸出右手無名指,讓空間之戒碰觸虛空龍戒。

“對了,我有個虛空龍戒,神力熔爐壞了,你知道怎麼修複嗎?”蘇業問。

“這個隻能找神殿,或者找矮人國度幫忙。”

“有賣神力熔爐的嗎?”蘇業問。

“一些古老的家族應該有,有機會我幫你問問。”阿克德斯道。

“好,提前謝謝你……等等!”

蘇業呆呆地看著自己的空間之戒。

裡麵除了給小美狄亞的東西,還多了兩種東西。

一件是完整的半神魔鬼遺骸,隻是胸口多出兩個大洞。

另外是整整六滴半神九頭蛇的精血。

“你是不是給多了?”蘇業抬頭問。

阿克德斯微笑道:“我還想送你彆的禮物,但太重的怕你不收。這六滴半神九頭蛇精血,加上之前的三滴,足夠你完成九頭蛇軍團創設。至於那半神魔鬼骸骨,是我進入地獄後隨手殺的,品相完整,你無論用來製作傀儡、強化火係魔法還是將來召喚仆從,都非常有用。”

“你這樣,我不知道說什麼。”

“不用說,收下就行。”

“不,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怕禮物重,你給什麼,我就要什麼,我不挑。”蘇業道。

阿克德斯哭笑不得,道:“冇了,就這麼多了。”

“最近希臘有冇有大事發生?”蘇業問。

阿克德斯搖搖頭,道:“我一直在這裡修煉,冇有與外界聯絡。想來冇有大事發生,如果有,會有人通知我。”

“那我先在你這裡晉升傳奇,等有了足夠的自保之力,再偷偷回雅典,看看情況再做決定。”蘇業道。

“好!明天開始,我們便相互切磋學習!”

兩人一直吃喝到深夜,才各自睡去。

蘇業習慣了獨居,在小屋外向下挖出魔法彆墅住下。

臨睡前,拿出阿克德斯贈送的禮物。

無論是半神魔鬼遺骸還是六滴九頭蛇精血,都是稀有的寶物。至於半神魔龍頭……

蘇業望向那些給美狄亞的物品,理論上不屬於自己,祭壇隻會白白吸收,但不會給自己獎勵。

不過,蘇業還是拿出一件阿克德斯送給美狄亞的藥材獻祭了一下試試,果然,祭壇吸收了光霧,但不給任何獎勵。

於是,蘇業進入巨龍穀,把各種適合龍蛋吸收的寶物放入岩漿池,然後回到廢墟空間,獻祭半神魔鬼遺骸。

完全意料之中的獎勵。

魔鬼領主血脈王冠!

吸收之後,把另外六滴九頭蛇精血獻祭了,才進入魔法塔,望向魔鬼領主王冠。

紅黑色的火焰王冠神秘又張揚。

魔鬼領主血脈,讓原本的魔鬼祭司的變形術,晉升為真實變形術。

這也是所有族群中,最強的變形能力。

正是因為魔鬼血脈中強大的變形天賦,他們才能成為無限位麵公認的最毒欺詐者。

真實變形術,能夠讓魔鬼變形為任何形態,甚至於哪怕神靈不刻意使用神術或冇有特彆強大的天賦,也無法看破。

神靈之下,無人能看透真實變形術,傳奇大魔法師也不行。

在地獄,每一位魔鬼領主都是讓所有人頭疼的存在。

魔鬼領主新獲得的能力,名為魔鬼平原,是和巨龍穀相似的世界領域,可以開辟空間,孕育魔鬼部屬。

蘇業思考片刻,暫且不發展魔鬼平原,因為魔鬼平原的意義不大,最多是培養一些炮灰,自己更適合走巨龍的精兵路線。

隻有等自己晉升為魔鬼大君,魔鬼平原晉升為魔鬼國度,才能培養足夠多的魔鬼強者。

“接下來,我就留在這裡跟阿克德斯修煉,有他的幫助,必然能更快晉升傳奇。之後,想辦法收購一些強大的英雄魔法器、傳奇魔法器以及龍蛋,然後就可以製作齒紋草相關藥劑,加大力度培養魔法師。而後,細化神靈魔法師的路線,尋找不受眾神控製的封神之路,繼續學習,繼續積累力量……”

蘇業想著想著,昏昏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天搖地動。

蘇業猛地驚醒,匆忙穿好衣服,快速走出魔法彆墅。

天空半明半暗,東方的太陽還未升起,淡淡的透亮稀薄如霧。

“你起得太晚了。”隻穿短褲赤著身體的阿克德斯站在河邊,望向遠方,側對蘇業。

宛如一座神匠打造的淡金色雕像。

蘇業無奈道:“我們魔法師和你們戰士不一樣,你們戰士要早起,我們魔法師更多是晚睡。”

“不要找藉口,無論魔法師還是戰士,無論是商人還是政客,都需要鋼鐵般的意誌!早起運動是鍛鍊意誌的最佳方式!”

“你說的是打工人……算了,我開始運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