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知道神名不能亂起,索沃不敢深說,但自己不在乎。

“繼續。”蘇業道。

索沃一聽蘇業如此輕描淡寫,心中狂喜,這說明,這位蘇業絕對有神級力量背景,哪怕自己不是神靈,也有大後台。

“對於您,各勢力都十分虔誠,甚至一些海魔獸也來祭祀,順便祭祀了北海巨妖克拉肯殿下。之後,聖城便成為全鯨國中心,數不清的族群部落向這裡遷移。若非北海巨妖在,再加上我突然出麵,聖城恐怕會被某些人暗中奪走。一切隱患我都能壓住,但也需要您偶爾展現一下神蹟。”

蘇業點點頭。

“由於我們要控製聖城的規模,許多人無法來此,所以附近的所有島嶼便成了最佳的聚集地。現如今,以聖城為中心的幾百裡內,已經聚集了上億海族,甚至連很少見的海精靈也表達了對您的尊敬。”

“有冇有關於神城的訊息?”蘇業問。

索沃露出遺憾之色,道:“自鯨國太陽出現後,我們隻從中驚鴻一瞥,便再也看不到聖城。這一個月,連鯨泉都不再出現,甚至有傳言說,既然有了位麵之主,那鯨國將不會再有鯨泉。”

“我在外界事務繁忙,目前不會繼續插手鯨國,不過,一年之內,我儘量在鯨國展現一次神蹟。魔法的推廣怎麼樣了?”蘇業問。

“人類的魔法太過深奧,在很多地方並不適合我們水族,不過我一直遵從您的命令,推廣魔法,總有一天,會有優秀的水族成為真正的魔法師,而不是像我這樣,成為半吊子的魔法巫師。”

“很好。以後鯨國有任何研究成果,都交給我,而我也會帶來希臘的最新研究成果。你可以開始著手組建鯨國魔法議會。畢竟,整個海族的潛力,不下於一個希臘。”蘇業道。

“吾主請放心,鯨國的每一個海族,都將成為您的劍與盾。”

“鯊克怎麼樣了?”蘇業問。

索沃一臉尷尬,道:“我揍了他一頓,正在養傷。”

蘇業莞爾一笑,當時鯊克可冇少懟索沃,既然索沃亮出銀白之河的身份,絕不會饒了自己這個荒唐兒子。

“好了,把你收集的物品給我,我挑一些帶走。”蘇業道。

“遵命!”

索沃雙手捧出空間海螺。

蘇業開始挑選物品。

以這種狀態向外帶物品,有種種限製,蘇業測試了一下,現在自己能帶走大概500公斤重的物品,看上去很多,實際上非常非常少。

因為,這個重量不受魔法影響,而且不能在空間物品中,隻涉及物品的基本重量。

比如鯨骨,也就人的手臂那麼大,重量就超過500公斤。

鯨神髓也死沉死沉的,鯨神血一滴就是100公斤。

至於那些高等金屬,往往比鯨骨重,尤其是魔法器或神力裝備,因為摻雜了高等金屬,實際重量都有數千斤,甚至普通的傳奇魔法戒指都有幾百斤重,隻不過被魔法的力量減輕而已。

不過,也有許多很輕的魔法物品。

比如飛羽魚,完整的傳奇屍骸價值超過百萬,但實際隻有一根鵝毛重,非常奇特。這種魚的主要作用,就是讓重物變輕。

像蘇業的那件浮空之城,就融入了三條完整的傳奇飛羽魚,不然根本飛不起來。

這種魚在鯨國也稀少,但索沃放出口風後,各大勢力貢獻出從多條飛羽魚屍骸,總價值不下於一千萬。

每一條飛羽魚屍骸如同紙片一樣薄,雖然很大,可上千萬的飛羽魚屍骸不過相當於背了幾十根鵝毛。

除了飛羽魚,最多的就是各種輕質金屬和魔法寶石。

之前外界人根本買不到的魔法寶石,在這裡應有儘有,尤其是高等的水係魔法寶石,在鯨國實在太多了。

索沃說位麵之主需要,其他人也樂得奉獻,反而還認為索沃在幫自己人,冇有亂要東西。

最終,蘇業一口氣帶了價值四千萬金雄鷹的寶石和輕金屬外加一千萬的飛羽魚離開鯨國。

這筆財富對黒珊瑚島來說非常巨大,但對整個鯨國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離開經過,跟阿克德斯打好招呼,讓仆從看守,蘇業進行深度冥想。

再一次進入神界光芒中。

這束神界光芒彷彿亙古未變,刺目的白光從兩界壁障的缺口中落下,金色、紅色和灰色的光芒在白光中翻騰。

蘇業的精神體進入其中。

和第一次進入的時候一模一樣,奇異的舒爽感傳遍全身。

雖然閉上眼,但由於這是精神體,蘇業依舊能感受到白光的變化。

一開始,這神界光芒和以前一樣,極少數的白光流入身體,不斷讓自己成長壯大。

至於另外三種光芒,蘇業一直視而不見,因為這麼多年了,那三種光芒始終我行我素,從來不進入自己的身體,完全就是觀眾。

突然,組成金色光芒的細小光點,竟然第一次和白光一樣,進入精神體。

在第一個金色光點進入身體的一刹那,蘇業隻覺如遭雷擊,頭暈耳鳴,世界一片漆黑。

接著,在漆黑的深空之中,看到一顆碩大無朋的星辰。

亙古蒼涼的氣息撲麵而來,彷彿沉睡了數億年的古神星醒來,伸展腰肢,展現神威。

這顆星辰直徑超過百萬裡,密密麻麻的建築廢墟殘存其上,那裡江海乾枯,高山碎裂,彷彿經曆過一場波及整座星球的大地震。

淡淡的白光包圍這顆巨大的星辰,同時,三顆太陽環繞這顆星辰。

一顆金色,一顆紅色,一顆灰色。

除了三顆太陽,還有大大小小一共十二顆月亮環繞。

三顆太陽散發著神秘的氣息,除了看到它們的顏色,什麼都看不清。

十二顆月亮都清晰地展現在自己的視線中,其中大部分月亮都和那顆主星一樣如同遭遇地震,處處崩塌開裂。

但是,還有三顆月亮竟然完整無缺。

一顆月亮上巨影聳動,眾多體型龐大的巨獸若隱若現。

一顆月亮上山峰起伏,但每一座山峰都閃爍著不同的金屬色澤。

一顆月亮上密佈紅色雷霆,散發著恐怖的神威,蘇業隻是仔細一看,便感覺頭疼欲裂。

刹那之後,漆黑的空間破碎,那顆奇特的星辰也消失不見。

蘇業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躺著,脫離了冥想狀態。

不過,所有的仆從都露出無法掩飾的歡喜之色。

蘇業立刻感應自己的身體變化,已經晉升傳奇!

隨後進入魔法塔中。

魔法塔果然又增加了一層,也又擴大了一層,足足有七層,不過塔頂依舊空著,依舊能看到黑夜群星。

魔力樹更加高大,大量的魔力樹枝和魔力樹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

魔力樹葉的數量,超過了有記載的任何新晉傳奇魔法師。

枝條過千,樹葉過萬!

蘇業仔細觀察魔力樹,除了更加粗大,最初的那根魔力樹枝上,竟然開出一朵小白花,九瓣花朵潔白如瓷,金色花蕊輕輕飄蕩。

蘇業眨了眨眼,冇聽說過啊。

急忙低頭翻書,消耗魔力搜尋,結果冇找到任何相關的資訊。

自己的魔法書裡不僅有柏拉圖學院龐大的藏書,還有米利都的大量藏書,同時有美狄亞和銀白之河索沃兩位傳奇的大量知識,哪怕神靈的知識都不少,可竟然冇有任何關於魔力樹開花的資訊。

難道,就自己的魔力樹開過花?

蘇業盯著那白色花瓣,感受不到任何資訊,就好像隨隨便便長出來的,毫無作用。

“到底是什麼東西?”

蘇業不信邪,仔仔細細觀察白色花瓣,然後,又重新繞著魔力樹走,一邊走一邊上上下下仔細觀察。

走到魔力樹背麵,新的樹根躍然眼前。

原本的魔力樹有十條元素根加一條神威根,而現在,又多了一條小根!

大約也就手腕粗細,露出地麵的也就半米多,根紮進地板裡。

神威根的顏色是燦爛的純金色,而這條根是暗金色,也看不清這條跟吸收了什麼力量。

但是,這條根的氣息宏大十足,明明那麼小,卻好像在統領其他更粗大的根。

蘇業看看這條樹根,又看看小白花,看樣子,兩者應該有關係。

可是,無論盯著這條根怎麼看,都得不到任何資訊。

“這條根不一般,莫非跟我在冥想的時候開始吸收金光有關?”

“在吸收金光之後,我突然看到那顆星辰,很像是傳說中的舊神星。但是,那麼大的舊神星太少了,到底是誰的舊神星?”

“是不是我運氣好,神界光芒的上方,就是那顆舊神星?”

“冇聽說魔法師能捅破兩界之壁進入神界,我要是捅破了,會不會出大事?”

蘇業思考很久,還是無法確定第十二條根和小白花的作用,隻得去看其他變化。

魔力樹內的魔力,也出現明顯的變化。

以前的魔力是湛藍隱隱深藍,而現在的魔力,已經化為濃重的藍黑色。

由原本的液態轉變成一種固液混合的粘稠狀態,流速明顯減慢,但單位時間流動的魔力總量,是之前的一百倍還多。

傳奇魔力太過於強大,以至於所有的魔力井還是普通魔力,正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轉換為傳奇魔力。

蘇業又觀察其他地方,除了魔力樹有質的變化,其他地方的變化隻是量上的,比如天賦精靈稍稍大了一點,魔法塔的地麵更大,神威根吸收神威的速度增加,也就冇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