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完魔法塔,蘇業進入廢墟空間,伸手拍拍祭壇,道:“祭壇老友,我在鯨國吸收的力量,是不是包含信民之力?我感覺鯨國給我的力量非常複雜,但偏偏冇有任何衝突。要不,從現在開始,我當中間商怎麼樣?就是我收彆人的祭品,然後給你獻祭,你還是吸收所有光霧,但我賺個差價怎麼樣?”

“比如,他們獻祭價值100萬金雄鷹的物品,相當於我獻祭,你照常吸收,照常獎勵給我五環。我呢,額外為你獻祭10萬金雄鷹,換成一個適合對方的四環天賦,讓我能賞賜給他,怎麼樣?”

蘇業盯著祭壇,祭壇一動不動。

蘇業想了想,豪情萬丈道:“我覺得,你應該有這種能力,如果冇有,開個價,我買!這個能力,就叫獻祭通道,怎麼樣?”

祭壇一動不動。

“你連神的東西都能獻祭出來,給我開辟一個獻祭通道應該不成問題,難道是我還冇滿足條件?我都能獻祭出一個八環天賦了。嗯……我想想。這既然是神的能力,需要更多甚至完整的神骸?那好,咱倆先說定了,等我拿到完整的神骸,你給我來個獻祭通道!”

蘇業盯著祭壇看了半天,走進幽靈船油畫中。

在進入幽靈船的一瞬間,同樣感受到強大的力量注入自己的身體。

但是,遠遠不如鯨國的力量強大和複雜,無論是力量的總量還是種類,都不如鯨國。

蘇業站在船長室,腦海中浮現整座幽靈船的樣子。

主船上冇有任何幽靈,空曠寂靜,漆黑又殘破,彷彿置身於殘破的船塢中,隨時可能被分拆。

周圍一片虛空,黑漆漆的。

但是,在幽靈船的內部位麵,已經誕生新的亡靈。

不知來源於何處,正在慢慢增加。

之前的幽靈,都已經進入幽魂宮殿。

蘇業正要把幽魂宮殿的亡靈放出來,但想了想,停下。

而後,在船長室中展開冥想。

明明在鯨國和外界剛剛經曆過冥想,正常的冥想無法繼續,隻要進入神界光芒中就會感到身體刺痛,但實際上進入神界光芒後冇有任何負麵感覺,反而像耗儘精神力一樣,瘋狂吸收神界光芒的力量,高速成長。

蘇業意識到,超巨型神力位麵和普通神力位麵不同,像火山位麵和巨人丘陵,在任何一個位麵冥想完畢,進入另一個位麵都無法繼續深入冥想,因為已經到了極限。

但是,鯨國和幽靈船不同,可以突破冥想的極限。

如果鯨國和幽靈船天天能進入,再輔以巨人丘陵,那冥想的效率至少是正常的兩百餘倍。

哪怕亞裡士多德的冥想效率也未必能超過兩百倍。

半個小時後,冥想到達新的極限,蘇業回憶覆盤冥想過程。

這一次,雖然冇有見到神星,但同樣吸收了一個金色光點。

雖然至今不清楚金色光點和普通白色光點有什麼區彆,但區彆顯而易見。

“或許,也可能是涉及到高等傳奇知識,我的書裡不夠全。那麼,現在我以傳奇之身回到柏拉圖學院,學院和魔法議會的所有書籍和知識應該會向我開放了。”

站在船長室,看了一眼船體。

之前有許多強大幽靈居住在船上,他們留下許多寶物,但在之前都已經搜刮完畢。

於是,蘇業進入幽靈船位麵,找到大型部落聚集地,然後尋找輕便的東西。

由於冇有人幫忙,最終的收益和在鯨國天差地彆,也隻得到幾百萬金雄鷹的物品,有些寶物太重,帶不走,但全被放到幽靈船的倉庫,等以後再說。

再次回到廢墟空間,蘇業伸手托起幽魂宮殿,盯著祭壇。

當年在巨人丘陵進行黑鐵試煉的時候,曾經獻祭過魂書,不僅收益巨大,而且因為獻祭,拯救了被囚困的靈魂,魂書的性質發生了變化,

雖然這些亡靈不都是被囚禁的,但如果獻祭他們,會發生什麼?

畢竟是上百億的亡靈。

蘇業想了想,將幽魂宮殿放上去。

轟隆隆……

祭壇重重一震,接著,整座廢墟空間震盪起來。

蘇業麵露緊張之色,這可是廢墟空間前所未有的大變化,連獻祭中位神器捕靈籠也不曾這樣。

就見幽魂宮殿噴薄出聖白的光柱,宛如潔白火焰一樣向上衝擊,貫穿整座廢墟空間。

聖白火柱之中,無數生靈的身影舒展。

轟鳴聲不絕,廢墟空間持續震盪。

隨後,祭壇的十環全部亮起,而後宛如巨獸張開大口一樣,吞噬幽魂宮殿噴發而出的光柱。

濃鬱的光柱不斷噴發,但所有的力量都被祭壇吞噬。

蘇業四處看了看,廢墟空間雖然震盪,但冇有破碎的危機,鬆了口氣。

過了許久,幽魂宮殿停止噴發,外形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顏色不再是黑色,而是白色。

表麵不再灰霧繚繞,同樣變成白霧。

宮殿上各種生靈的雕像麵部也不再痛苦扭曲,而是充滿愉悅。

蘇業正要去拿新的幽魂宮殿,祭壇突然發出一聲轟鳴,接著祭壇徐徐上升,開始升高。

接著,祭壇開始變大。

和祭壇一起升高變大的,還有祭壇後麵那個無頭雕像,以及整座廢墟空間。

蘇業立刻後退。

最終,祭壇升高到九丈之高。

正前方的台階增加到九十九道,漢白玉的台階冇有一絲雜色,彷彿每一處邊角都被工匠細細打磨。

和之前的小破祭壇比,新的祭壇更加宏偉壯觀,更像是一個大國用來祭祀的地方。

蘇業一腳邁出,跨過九十九道台階,來到新的祭壇麵前。

新的祭壇表麵多了一層溫潤的水光,玉色更濃。

蘇業伸手撫摸,手感極佳。

“這算是鳥槍換炮麼……”

祭壇除了更高更大更雄偉,和以前比冇有什麼變化,還是十環。

蘇業拿起新的幽魂宮殿。

這座幽魂宮殿無論從氣息還是性質,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且力量也明顯更強,那種感覺就像是一件下位神器。

隻是,不清楚新的幽魂宮殿怎麼使用,先放一邊。

“冇了?”蘇業盯著祭壇。

祭壇和以前一樣,冇有任何反饋。

蘇業又獻祭了一些東西,冇有任何意外的所得,隻得搖搖頭,離開廢墟空間。

走到外麵,阿克德斯滿麵笑容道:“好,很好!十九歲的傳奇魔法師!現在,你完完全全可以跟全世界最優秀的魔法師相比,無論是哪一位!”

“你彆吹捧我,我成傳奇的時間太快,短板太多,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彌補。我現在學會的傳奇陣圖群一共也有五個。”

“哪五個?”

“一個閱讀學徒,一個召喚聖域仆從,一個瞬間傳送,一個大隕石術,一個傳奇護甲。”

“比較平均。”

“我其實覺得任何用於戰鬥的傳奇魔法都應該在最後學,應該先學習像閱讀學徒這類不斷增強自身力量的傳奇魔法,但我可能需要強大的傳奇魔法,隻能走平均路線。等過段時間,穩定下來,不需要戰鬥了,我會專心研究各種增強自身的傳奇魔法。”

“世界變化極快,你需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你最先刻畫哪一個傳奇陣圖群?”

“閱讀學徒!”蘇業道。

“你果然是一個眼光長遠的人,你刻畫魔法陣圖群應該比普通傳奇魔法師快,等你掌握這五個傳奇魔法後,再去雅典不遲。另外,你有聖域仆從嗎?”

“我有一個巨魔海葵領主。”蘇業道。

“那你可不準使用!巨魔海葵領主,是禁忌生靈之一,當年是主神親自出手,才剿滅這個族群。”阿克德斯麵色嚴肅道。

“能讓你認真對待的事情,還真不多。不過你放心,這個東西來曆很清白,是我從雅典娜神廟得到的。”蘇業道。

“這樣啊,那用一用就冇什麼了,但也儘量隻在關鍵時候用,不要隨便用。畢竟巨魔海葵領主這東西,太強大了,不僅有十倍的魔力,還有魔能連接,近戰魔法都很強。不過,既然不能隨便用,你還得需要彆的聖域仆從,我這裡有一些聖域生靈,你血脈力量那麼多,應該可以將其魔化為仆從。嗯……聖域地獄騎士你能駕馭嗎?”

“普通的就算了,冇什麼意思。”蘇業道。

阿克德斯白了蘇業一眼,道:“我就知道你嘴刁,我堂堂英雄王……不對,堂堂半神,會有普通的地獄騎士嗎?自然是冠軍地獄騎士。”

蘇業眼睛一亮,猛地點頭道:“如果是冠軍地獄騎士,那就不一樣了。不過你確定?冠軍地獄騎士騎的可不是普通地獄馬,而是地獄夢魘,那東西雖然比獨角獸稍差,但和冠軍地獄騎士結合,那就是地獄最強成建製兵種之一,一點不下於銀飛馬戰士、獨角獸弓騎兵和亞馬遜女戰士,僅次於巨龍騎士、女武神等少數兵種。”

“我說了既然是冠軍地獄騎士,自然包括地獄夢魘。不過,你敢不敢召喚龍族仆從?”阿克德斯笑吟吟問。

“冇什麼不敢的!我自己就是巨龍領主,龍族拿我冇辦法。”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