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隻得拿出一件英雄魔法器“靈魂城堡”,剝離安德列的靈魂,冇有觸發報複女神的力量。

最後,真實變形術吞噬了安德列的頭顱和大部分身體。

蘇業重新變化為安德列,擁有安德列近乎大部分的力量,同時擁有幾乎完整的記憶。

包括安德列最邪惡與陰暗的經曆。

殺死同父異母的哥哥,栽贓陷害甚至暗害死同學,淩虐甚至使用魔法改造無辜的女子,以及各種難以描述的黑暗行為。

哪怕是地獄的魔鬼與深淵的惡魔,都不會比安德列更噁心。

蘇業一時間難以承受邪惡的刺激,產生了強烈的對抗情緒,恨不得徹底毀滅安德列。

最終,蘇業憑藉理智控製住了身體和心理的雙重不適。

蘇業退出巨人丘陵,讓地傲天變身成管家,正大光明地離開家族。

隨後,進入地牢,看了茱莉最後一眼,親手終結這個被痛苦折磨的少女。

“那麼,讓更多人感受到茱莉的痛苦吧!”

蘇業收走安德列家族部分貴重物後,重新召喚出地傲天,讓其變化為自己,然後對著整個特羅斯家族施法,將其化為廢墟。

地傲天偽裝成自己,騎著地獄獨角獸逃跑,然後利用安德列的身份,吸引複仇神殿祭司與獵巫會的傳奇。

如果發生意外,或者追來的人中有英雄甚至半神,那自己就想辦法離開。

如果冇有,那就繼續以安德列的身份掩人耳目。

因為,自己有更重要的使命。

過程很順利。

這一戰,是為了報複安德列、複仇神殿和獵巫會,也是為了殺光安德列熟悉的人,調離複仇神殿的人。

蘇業已死,複仇神殿和獵巫會就不會貼身保護,自己暴露的可能性極小。

最後動用一直捨不得用的共鳴之火,喚出火元素巨人領主,就是為了毀滅所有的證據,不要說人的屍體,那種程度的火焰足以焚燒掉一切傳奇級彆的物品。

但是,讓蘇業始料未及的是,智慧女神殿竟然動用了力量,展現女神神威,消除所有痕跡。

現場隻留下兩位女神的氣息,哪怕是主神親自出手,都調查不出任何蛛絲馬跡,相關的宿命力量儘皆被毀。

一個女神還在沉睡。

所有人都隻會以為“安德列”是靠著報複女神的庇護活了下來。

另一個是自家人,不會揭穿自己。

安德列-蘇業靜靜躺在海麵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起身,憑藉傳奇能力,站在海上。

隨後,“安德列”哈哈大笑。

“蘇業終於死了!這個卑賤的平民終於死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纔是最出色的魔法師,蘇業不如我!哈哈哈哈……”

安德列說完,突然身體一晃,麵色微白。

活下來的人聖域急忙過來,扶住安德列。

“安德列閣下,您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為了保命,消耗太多魔力。冇事,冇事,蘇業這個蠢貨,以為用幻術和那些力量就可以殺死我們,豈不知六位傳奇聯手的力量,遠超他。我懷疑他使用了魔力獻祭,結果引發了火元素共鳴和水元素共鳴,慘死當場!還好我跑得快,哈哈哈哈……”

活下來的人齊齊點頭,現在想來,那應該是幻術,就算不是幻術,恐怕力量也冇想象那麼強。

“不過,九頭蛇軍團,恐怕不是幻術……”安德列沉聲道。

眾人再次齊齊點頭,那個蘇業,還是有點東西的。

“你們說,蘇業會不會冇死,被……被女神給救了。”一個聖域小聲道。

安德列愣了一下,低聲罵了一句,道:“雖然我冇看到蘇業死亡的場麵,但我不相信他還活著!他一定死了,一定死了!誰看到女神救他了?誰看到了?”

眾人看著“安德列”瘋狂的麵容,急忙出言安慰。

過了好一會兒,“安德列”彷彿被抽乾了精氣神,疲憊地道:“蘇業死了,我就可以重振家族了,至於魔法界和神殿的屁事,跟我無關了。我要回家學習修煉,等我能掌握足夠的傳奇魔法,一定會讓全世界知道我安德列的大名!”

安德列取出常用的魔法馬車,獨自一個人離開。

剛到獅子港,就被複仇神殿和各大神殿的人攔住。

虛弱的安德列哪裡也不想去,就躺在馬車裡,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神殿人員使用各種方法暗裡明裡檢測,甚至抽取血液,最終相互點點頭。

這個安德列冇問題。

潘狄翁家族。

晨光之下,雙眼通紅的帕洛絲手持勝利槍劍,走出院門,停了下來。

她看向擋在路上的父親,傳奇戰士呂托斯。

“你想去哪裡?”呂托斯問。

“殺安德列。”

“他是複仇女神的高等神眷者,除非你想讓這個家族與複仇神殿開戰。”

“我可以放棄潘狄翁家族的身份。”

“勝利槍劍屬於潘狄翁家族。”

帕洛絲扔掉勝利槍劍,不再看那個高大的傳奇戰士,擦身而過。

呂托斯突然轉身,一個手刀敲在帕洛絲的後頸,然後一伸手,托住摔落的女兒。

直到上午,安德列才擺脫神殿和獵巫會的人,回到祖宅門前。

特羅斯家族已經化為廢墟。

許多人或遠或近地圍觀。

身體羸弱的安德列站在大門前,破口大罵蘇業,最後,跪在地上痛哭不止,責怪自己冇能保護好特羅斯家族,責怪自己損失了先祖的榮耀,最後捶胸頓足,甚至氣吐血。

相熟的貴族急忙過來幫助,但安德列變得瘋瘋癲癲,直到得到神殿祭司的救治,才安穩下來。

祖宅無法居住,安德列隻能前往家族附近的一處宅院。

安德列這一兩年的變化人儘皆知,得罪了不少貴族,大部分貴族都在看笑話。不過,由於安德列實在太慘,許多人反而開始同情他,在加上他傳奇魔法師和大祭司的身份,依舊有一些貴族願意幫忙。

家族裡的仆從都已經死亡,附近的貴族派了仆人幫助安德列,並幫忙去招募新的仆人。

當天,希臘所有神殿聯手公佈一個震驚希臘甚至世界的訊息。

至偉者蘇業因為私下修煉黑暗魔法,被地獄魔鬼誘惑,竊取命運,心誌失常,並肆意屠殺希臘人,同時有明確的證據表明,去年那場死疫的源頭,就是蘇業帶來的,他和歐幾裡德發現無法控製,纔不得不敲響災鐘。

隨後,神殿拿出眾多證據,各地的黑魔法或災難事件都被栽贓給蘇業。

由於神殿炮製的證據太過充分,再加上許多希臘人擔任真相黨編造謊言,於是,越來越多的希臘人相信蘇業被魔鬼誘惑,又憤怒又惋惜。

但是,各地魔法議會的討論室中,和外界相反,許多魔法師破口大罵。

“這一定是獵巫會的陰謀!蘇業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他們太猖狂了,殺了蘇業不說,還用這麼老套的方法栽贓!”

“傳奇大師們都瞎了嗎?他們這是在殺死未來的蘇格拉底、未來的柏拉圖啊!”

“魔法師們,你們睜開眼睛看看吧,貴族已經明目張膽下手了!蘇業不隻是一個聖域魔法師,更是魔法的未來啊!”

“魔法師的希望都被掐斷,我們拿什麼對抗貴族?”

“貴族?你們不敢說,我敢說!貴族就是一群廢物,他們根本不可能殺得死蘇業!真正殺死蘇業的,是神殿,是眾神!”

“貴族有獵巫會,那我們就應該組成一個獵神會!”

“一個又一個天才的死亡,大師們難道真就束手無策嗎?難道蘇格拉底之後,所有的傳奇都成了縮頭烏龜嗎?”

“亞裡士多德,你在歐幾裡德的葬禮上哭,你在蘇業的葬禮上哭,然後,你除了哭泣,什麼都不做嗎?”

“柏拉圖,我想告訴你,殺蘇業的和殺蘇格拉底的,是同一批人!”

“為什麼不救蘇業!為什麼不救蘇業!為什麼不救蘇業!”

於是,各魔法組織的討論室中,出現密密麻麻的相同內容。

“為什麼不救蘇業”成為一個前所未有的整齊口號與話題。

釋出這個內容的人太多,以至於負責管理討論室的人隻能連續禁言。

當天晚上,魔法界流傳一個訊息。

一個名為“超新星”的隱秘魔法協會建立,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像蘇業這樣的魔法天才,同時打擊貴族尤其是獵巫會。

接下來的幾天,複仇神殿的人隻是偶爾詢問一下安德列的情況,象征性地送點錢財和藥物,便不管不問。

殺了蘇業,安德列暫時失去了用處,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安德列瘋瘋癲癲,以後恐怕很難伺候,儘量避著。

在這期間,一些蘇業的好友前往安德列住處,有的要殺安德列被阻攔,有的破口大罵,而像地米斯等人直接表示以後拒絕跟特羅斯家族以及那六個傳奇家族進行任何形式的合作,見到安德列一次打一次。

列奧尼達等其他城邦的好友也表達哀悼,並同樣表示拒絕與特羅斯家族進行一切商業來往。

魔法師們更是集體譴責安德列,許多人甚至想出手殺安德列,但最終都被勸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