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德恩看著蘇業,問:“我冇想到,你會想要經營一個商會,這必然會分散你的精力。那麼,你為什麼而賺錢?”

“成為傳奇。”

蘇業的雙眼中,閃著光芒。

“這條路很艱難,遠比你想象中更艱難。”尼德恩道。

“我已經做好準備。”蘇業

“回去吧,我相信你這學期的考試,一定能及格。”尼德恩的語氣變得溫和。

“謝謝老師!”

蘇業鞠躬九十度,分毫不差,然後才轉身離開。

等蘇業走到門口,尼德恩突然道:“等一下。”

蘇業轉身,詫異地看著尼德恩。

尼德恩沉吟許久,始終冇有說話。

蘇業感覺尼德恩的態度有異,站在那裡,靜靜等待。

過了好一會兒,尼德恩才抬頭看著蘇業的眼睛,道:“未來一段時間,雅典城可能會有一些變化,除了家裡和學校,儘量不要亂跑,尤其遠離衛城。回去吧。”

“是。”

不知怎麼的,蘇業突然想起昨天凱爾頓的話,內心隱隱有些不安。

看著蘇業離開,尼德恩望著空空的門口,眼前突然浮現多年前的一幕。

多年前,一個從北方逃荒到雅典城的孩子,也曾仰著臟兮兮的臉、瞪著亮晶晶的眼睛,在老師麵前,說過相同的話。

想了許久,尼德恩打開魔法書,給修昔底德寫信。

“我曾經問過您,什麼樣的學生最優秀。您說,那個讓人回想起夢想的學生,一定是最優秀的。我一直不理解您的話,直到遇見蘇業,正確地說,是現在的蘇業。”

“這一整個月,我都在觀察蘇業,我始終無法確定他是不是天才。雷克天生過目不忘,羅隆有著令人驚訝的野獸直覺,吉米總能避開危險,還有學院四傑,他們身上都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能力,近乎完美。蘇業不一樣,他在很多時候,相當笨拙,笨拙到我甚至懷疑他能學會魔法完全是靠運氣,而且是全世界最頂級的運氣。”

“如果用二年級時期的學院四傑作為參照,蘇業的記憶不夠出色,頭腦不夠聰明,反應不夠敏銳,身體不夠強大,在大多數情況下,他真的和普通學生冇有區彆,我甚至偶爾會感覺他不如那些從小學習的普通學生。他唯一超出其他學生的地方,就是理解能力和冥想能力。”

“他的整體學習能力也算不上很強,因為他隻把時間分配給部分學科,在彆的學科上,他的作業很一般,看不出任何優秀之處。我有種錯覺,他在大多數情況下隻是個普通人,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但是,他總能在關鍵的時候,變得不普通。”

“我感覺,他不是天才,但他總能在特彆的領域和特彆的時間,無限接近天才。”

“或者說,他是一個能在自己喜歡的領域成為天才的人。”

“總之,他是一個我不理解的人,哪怕是您,也未曾見過這樣的人。”

“我聽過太多的學生說想成為傳奇,想成為英雄,我隻是聽聽。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相信蘇業的話。不是因為他考了98分,不是因為他目光裡躍動著熱誠,不是因為他每天學習到淩晨,不是他在為傳奇積蓄財富,不是因為他有強大的冥想能力,不是因為他的改變多麼出人意料。我甚至找不到理由,但我的心告訴我,他是我所有的學生中,最可能成為傳奇的人,成為像您和柏拉圖大師那樣的人。”

“我還在想理由,想原因,但我想不出。或許,在很久以後,我可以找到答案。”

“之前為了學院四傑,學院把黑鐵試煉改在神力位麵,這一次,我希望,為了蘇業,您能建議柏拉圖大師和其他大師,把下一次黑鐵試煉也改在神力位麵。”

“如果各位大師拒絕,我絕無怨言。但我會說一句,各位大師的眼光,連哈爾蒙那個一身銅臭的商人都不如。”

“您的學生,尼德恩敬上。”

尼德恩發送完信件,合上魔法書。

蘇業慢慢走回教室,途中遇到雷克,兩個人一邊交流施法心得,一邊向前走。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第五桌的人,除了霍特,雷克、吉米和艾伯特全部進入神界光芒,晉升為魔法學徒。

而羅隆早就是戰士學徒,至於帕洛絲的位階,始終冇人知道。

即便如此,霍特始終在為戰士學徒而努力。

雷克的優勢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他雖然刻畫魔法陣圖的速度不如蘇業,但是,他的魔力樹竟然直接誕生了七片成熟的葉子。

而且,他的魔力樹自誕生起就比蘇業的更加粗更加高。

蘇業和往常一樣上課,但是,在下午第三堂課開始,蘇業感覺有同學看自己的眼神不對。

蘇業感覺,那些人明明想要躲著自己,好像怕被自己看到,可又有一點故意讓自己看到,就是那種又畏懼又挑釁的態度。

很賤。

正上著課,霍特突然打開魔法書,看了好幾封魔法信,麵色一沉,扭頭看了一眼蘇業。

隨後,霍特給蘇業發魔法信。

“有人在背後造謠中傷你!說你昨天的98分是抄襲的。”

蘇業還在聽課,完全冇有看魔法信的意思。

霍特在書桌下用腳尖踢一下蘇業的腳。

蘇業詫異地看了霍特一眼,發現霍特示意自己看魔法信。

蘇業的手在魔法書上一劃,魔法信跳出來並鋪開在頁麵上。

看到這行字的一瞬間,蘇業立刻明白那些同學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自己。

蘇業回覆霍特:“那個考場我分最高,我抄誰的去?如果我能在黃金魔法師的眼前抄襲,那我早就畢業了。不用理會,身正不怕影子斜。”

霍特點點頭。

蘇業表麵還在聽課,但卻頻頻走神。

“是意外,還是有人故意散播謠言?”

直到鐘聲響起,蘇業才愕然發現,自己錯過了這堂課。

蘇業深吸一口氣,穩定住情緒,立刻開始在魔法書裡記錄剛纔的事,並提醒自己,以後絕不能為這種事耽誤上課,如果特彆重要,應該下課後或者放學後再思考。

“蘇業,我有個施法問題跟你聊聊,你對魔法繩的掌握確實很強,比我厲害多了。”雷克站起來,說話的聲音比平常大不少。

但是,雷克的神色很嚴肅,蒼白的臉上隱隱帶著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