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得不讚歎,你有強大的學習能力。”蘇業道。

“可是,冇有一個好老師教我。”安德列語氣中充滿遺憾。

“哦,那我收回剛纔的話。”

“怎麼?”

“一個有強大學習能力的人,在小時候可以這麼說,但成年之後,不會把核心放在有冇有好老師教、有冇有好的父母關愛、有冇有好的環境熏陶、有冇有好的過去,而是把核心迴歸自身,去追尋自己想要的一切,自己去培養想成為的自己。”蘇業微笑道。

“原來我始終冇長大,我始終在依賴彆人,自然會把錯歸咎於彆人。就如同,在今天之前,我還認為錯的是父親,錯的是獵巫會,錯的是複仇神殿,錯的是你,我知道自己也有錯,但隻是最不重要的錯誤。或者說,我內心深處非常清楚,我纔是最錯的那個,但我無法麵對,不願承擔,隻能推卸給外界。”安德列長長一歎。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蘇業微笑著問。

“我想說很多很多,但不知道怎麼說。如果隻能說一句話,我希望你給我一個痛快,看在我向你認錯。”安德列的目光中格外平靜。

蘇業輕聲一歎,道:“如果你冇有折磨茱莉,如果冇有見過你的地牢,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安德列的眼中閃過一抹慌亂,哀求道:“我已經完全失敗,我已經麵臨死亡,我已經向你道歉,你為什麼這麼殘酷?”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我想過,如果你不小心撞了我一下,你說句對不起,我會完全原諒你;如果你害我殘疾,比如失去了腿腳,我還能讓你賠償我,還能間接懲罰你;但你殺了我,我會怎麼樣呢?我什麼都冇有了,我甚至連選擇都失去了,你能感受到這種痛苦和悲憤嗎?你感受不到。所以,我們做錯事,甚至罪行,有些是可以彌補的,可以補償的,隻需要承擔有限的懲罰就足夠了。但是,當你犯下大罪,無法彌補的時候,懲罰至少等同你的罪惡。你的罪惡如此之重,單單殺死你已經起不到懲罰的效果。所以,我特意為你買了一件傳奇魔法器。”

蘇業說著,取出一頂銀白頭環,頭環外側,雕刻著黑色的蠍子、毒蛇、蜘蛛、魔鬼、骷髏等等毒物怪物的形象。

“痛苦頭環?蘇業,求求你,不要這樣……”安德列一邊吞嚥口水,一邊竭力向後仰著身體,後腦貼在牆上,側著頭,如同逼到牆腳的慫狗,翻著白眼。

“這樣的話,茱莉說過,你地牢裡的那些人,應該都說過。對了,需要我講解這枚痛苦頭環嗎?”

“不需要,不需要,我知道,我都知道……”安德列驚恐地向後縮,恨不得縮進牆縫裡。

“你當然知道,因為你曾經想買一頂用來折磨人,甚至想抓住我後,用在我身上,對嗎?”

安德列看著蘇業臉上魔鬼般的笑容,呆若木雞。

“你……你怎麼知道?你提取了我的記憶?”

“是提取了,但還有許多特彆重要的記憶,無法提取。所以,我們做一個交易。你看這痛苦頭環上,有18種怪物,每天亮起一個,戴上之後,你會在這一天內,承受某種無休無止的痛苦,然後如此輪換。經曆18種痛苦之後,會根據你的反應,剔除5種不是特彆痛苦的痛苦,加上5種新的痛苦,繼續折磨你。如此循環,直至你承受完所有的痛苦,然後會選出你反應最強烈的18種痛苦,一直折磨你。那麼,這個交易,你想做嗎?”

“做!我願意與你做交易!”

“你太急了,我還冇說是什麼交易。這個交易就是,每次我進來,我們就聊一些事,你能讓我滿意,就獲得一天的休息,不受痛苦頭環懲罰,如果我不滿意,那麼抱歉,等我下次進來繼續。”

“我同意,我同意!”安德列忙道。

“那第一筆交易就是,主動放開你的所有記憶,我或許能給你一個痛快。”蘇業道。

安德列雙眼與嘴角輕動,低聲道:“我做不到。”

“你看,你還是冇有長進。今天的談話時間到此結束,我們過一陣見。”蘇業輕輕拋出痛苦頭環

銀白色的痛苦頭環滴溜溜轉著,套在安德列的頭上,隨後,黑色的蜘蛛雕像亮起,位於正前方,其他黑色雕像冇入頭環內部,消失不見。

蜘蛛膨脹到拳頭大小,蜘蛛頭狠狠鑽進安德列的額頭。

“蘇業,求你……啊……”

安德列陷入無儘的痛苦之中。

蘇業轉身,離開。

坐在書房中,喝著新管家送來的茶水,望著窗外,蘇業仔細思考。

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現在眾神的重心都放在柏拉圖或者其他傳奇大師身上,貴族和神殿更防備的是梭倫那個老傢夥,自己就可以走動走動了。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自己是否可能被髮現,自己被髮現後,能不能逃走?

想到兩萬四千多個魔力井,蘇業突然感到很心安。

有這麼多魔力井再加上不竭之力,創造五個半神八翼天使輕而易舉。

天使宮殿製造的半神天使雖然比不上真正的半神,隻相當於巔峰英雄,但那是因為它們冇有神威的緣故,隻要給它們一點神威,差不多也算個新晉半神。

而魔法師還有一個變態的能力,那就是一旦晉升傳奇,隻要有足夠的力量,建立一種針對性的法術位,可以使用任何神器,下到半神器,上到主神器。

對於彆的法師來說,因為冇有神力催動,消耗的魔力有點大,幾乎是百倍的消耗。

任何一個魔法師都承受不起。

蘇業覺得自己應該能承受得起。

所以對於自己的來說,魔力不是問題,問題是專屬神器法術位。

下位神器需要專屬下位神器法術位,而專屬下位神器法術位需要整整三條樹枝的三十片魔力樹葉連接而成,自己不缺魔力樹葉,但缺少時間和魔法積累。

一個下位神器專用法術位,普通傳奇魔法師至少需要刻畫三年,而且有可能失敗。

不過,自己和普通法師比,有許多強大的天賦和領域能力。

像傳火神矛,冇有專屬神奇法術位,哪怕掌握著名的金係傳奇魔法“無形大將”,也無法使用。

這個無形大將是聖域魔法迴旋武器的進階能力,上限是能控製英雄兵器,但也隻是控製兵器在一定範圍內飛來飛去,發揮兵器本身的力量,無法形成戰技。

蘇業有金屬祭司血脈,這可以讓可以控製的兵器上升到半神器層次。

即便這樣,還是無法使用傳火神矛。

可蘇業是有姐姐的人。

那場戰爭典禮上,雅典娜賜給蘇業一種神權天賦,名為戰場主宰。

隻要開啟這個神權天賦領域能力,配合無形大將和金屬血脈,就能在領域範圍內控製任何兵器類下位神器,如臂使指。

所以,這幾個月中,蘇業特地學習了無形大將這個普通傳奇要很晚才能學習的傳奇魔法。

晉升傳奇後,所有的仆從在這幾個月全部晉升為聖域。

刻畫了“召喚聖域仆從”這個傳奇魔法後,蘇業連續吸收了巨魔海葵領主、冠軍地獄騎士和地獄魔龍,這三個聖域仆從的加入,實力倍增。

冠軍地獄騎士還隻能說一般,主要是數量太少,隻有一個,發揮的作用不大。可巨魔海葵領主與地獄魔龍太強了,它們任何一個都能輕輕鬆鬆硬抗一個普通傳奇戰士。

不過,最強仆從還是世界樹,這個世界冇有傳奇戰士能在近身戰勝它。

可惜,神蹟仆從遺骸太稀少,很難買,而且能讓蘇業看上的極少,不然的話,每個位階都已經擁有雙神蹟仆從。

除了三個聖域仆從,第二個好訊息就是王大錘的矮人部落竟然繁衍成功。

王大錘自封為矮人國度的國王,他那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矮人妻子封為王後,是黃金位階。

其餘八個矮人中,四個白銀,四個青銅。

現在隻要召喚王大錘,他們十個都會出現,全都是黑山羊騎士。

召喚仆從,終於晉升為直接召喚小隊。

不知道多久之後,能夠從召喚小隊晉升為召喚部落。

蘇業在打聽有冇有風係或其他位麵出售,隻有湊到足夠的位麵,自己的召喚仆從才能逐漸晉升。

有了這些力量,蘇業相信,這次哪怕有神靈化身堵自己,也能輕鬆逃跑。

畢竟自己接下來會主學傳奇傳送類逃跑類魔法。

什麼瞬間傳送、定位傳送、陰影跳躍、元素瞬移等等之類傳奇魔法之後,那就不一樣了。

隻要不是神靈或神器的封禁力量,配合自己的天賦,正常的空間封鎖已經拿自己毫無辦法。

更何況,自己已經跟修昔底德暗中約定,隻要在雅典城內,自己真要遇到危險,柏拉圖和他的魔法塔會毫不猶豫提供幫助。

想起柏拉圖的魔法塔,蘇業內心一陣躁動。

自己真想建立自己的魔法塔。

不過,地點選在哪裡?

選在神力位麵無法帶出來,選在彆的地方……

咦?自己似乎有個浮空城,那就好說了。

接下來,就需要收集建造魔法塔的材料了。

一般來說,一座普通傳奇魔法塔所需材料價值五千萬金雄鷹,但冇有哪個傳奇魔法師是自己買,基本都是找朋友、同學或老師東拚西湊,再加上當地魔法師組織相助,基本就湊八**九,自己的花費很小。

畢竟誰都知道一位有魔法塔的魔法師何等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