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利都之所以多年屹立不倒,甚至連曆代波斯大帝都不進行乾涉,就是因為裡麵那些魔法塔。

連神殿的祭司都心知肚明,一個新神衝進米利都,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來。

因為魔法塔太強了。

“唉,可惜了,我現在要隱藏身份,冇辦法找柏拉圖學院和傳奇大師們‘借’東西,隻能再賣五個億的東西。普通魔法塔隻需要五千萬,我要好一點的,兩億打底吧。多設置魔法陣,多安放戰鬥傀儡,還要強化一下浮空城。唯一的問題是,浮空城放出來後,就不能隨便收回,也進不去神力位麵,嗯……那就努努力,擴大廢墟空間,等廢墟空間擴張到比浮空城還大,就可以隨意收放浮空城了。”

神界。

對應著人界的位置,北歐神星組成的星係位於北方,希臘星係位於西方,埃及神係位於南方,波斯神係位於東方。

除此之外,各種各樣的神星或小型的星係錯落其中,或在神界深處未知之地。

漩渦狀的波斯星係神光璀璨,數不清的神星與太陽圍繞著中心的馬爾杜克神星徐徐旋轉。

在最外層,有一顆直徑區區一百公裡的神星,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在波斯星係中,暗淡至極,甚至弱於一顆小太陽。

這顆神星,便是在神界並不出名的居魯士星。

它的主人,是曾經的波斯開國大帝居魯士,現在的下位神、征服之神居魯士。

和其餘的神星比,這顆神星極為簡陋,整顆神星外也隻有一顆大型神力位麵作為神力月亮,充當神力礦場。

這是波斯神王馬爾杜克在他封神後送他的禮物。

神星之上,神城還在建立,神山還未成形,稀稀落落的神民正在熱情地為他們的神完善神城。

一座方圓千米的黃金宮殿屹立在神星正上方,是整座神星最宏偉的建築。

神宮最深處,三層台階之上,一個高大的黑眼睛黑頭髮的中年人坐在神座之上。

怪異的是,那神座正在不斷變化形態,椅背上的雕刻在戰旗、長矛和城牆三者之間輪換。

這個懶洋洋的中年人身體右傾

右臂壓在扶手上,手撐著下巴,歪著頭。皮膚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腦後高懸一輪淡金色的神日。

神日的光芒照在神民的身上

彷彿一座大山

壓得神民隻能跪在地上,彷彿揹負著重物。

唯有一個和居魯士相貌有三分相似的青年人隨侍台階下,隻是微微低頭

似乎不受神日光芒影響。

居魯士那黑色的眸子中

星光不斷散逸,在眼眶外飄飛。

眸子深處,好似有一片星係徐徐旋轉。

突然

他微微睜開眼睛

坐直身體。

“你們出去吧。”莊嚴肅穆的聲音從他的口中響起

那聲音落在宮殿的牆壁上

竟然宛如刀劍敲擊

發出鏗鏘清脆的激鳴

讓人心悅誠服,心生歡喜。

服侍居魯士的神民立刻起身,彎腰九十度,背對大門,看著地麵

慢慢後退。

唯有神座身旁的青年人一動不動。

等神民退儘

居魯士嘴角揚起淺笑

伸出手

金光一閃,一根翠綠色的白線金鉤魚竿浮現在手中。

神座下方的地麵,浮現一個直徑十米的漆黑大洞

大洞徐徐旋轉,內部無一點光芒。

“父親,您莫非捕捉到了新的神力位麵?”一旁的青年人好奇地問。

“岡比西斯,你來這裡多久?”

“三十年了。”岡比西斯道。

“我比你提前了十幾年。這四十多年,竟然無一主神到此,最多不過是上位神路過,與我閒聊幾句。這神界,除卻永壽不死,卻還不如人界。”居魯士望著前方,歎了口氣。

“對神靈來說,四十年不過是一眨眼的事情。再過幾十年,您神力成長到下位神巔峰,若能晉升中位神,自然會成為神係的焦點,居魯士神星也自當更接近神王星。”岡比西斯微笑道。

“在人間,我富有天下,而在這裡,隻不過是最普通的下位神,冇有神王血脈,冇有強大的天賦,甚至連建造神城的資源都不足,可歎。”

“隻要您的神力位麵吞噬足夠的神力位麵,晉升為神力礦場,我們的資源會越來越多,而您的力量也會日益提高。畢竟,我還等著您助我封神呢。”岡比西斯笑道。

居魯士點點頭,突然望向遠方,雙目之中,浮現整座波斯大陸。

“或許,大流士這個小子也知道神界寂寞,為積累力量,遲遲不肯上來。”

岡比西斯微笑道:“說來,我這個女婿很可惜。一個吉爾伽美什桀驁不馴,已經夠他頭疼了,現在又出了一個叫蘇業的人,壞了他的大事,不然希波之戰一旦勝利,他將積累龐大的神賜,一旦封神,就能與您平起平坐。”

“凡人而已,不值一提。”居魯士眨了一下眼睛,雙目之中的波斯大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直徑近千裡的中型神力位麵。

岡比西斯道:“您的這座大地之丘位麵直徑達到1000公裡,隻要再吞噬任何一座小型神力位麵,就能成為大型神力位麵,我提前祝賀您。”

“不要放鬆警惕,吞噬神力位麵偶爾也會失敗。畢竟,那裡是無儘虛空,是我勉強能觸及的地方。我甚至無法看到大地之丘外麵的一切,隻能隱約感到相同性質的位麵而已。萬一那個小型位麵有強大的存在,後果難以預料。”

岡比西斯笑道:“父親您太謹慎了。如果對方是神靈的神力位麵,您能感應到,既然您感應不到,那隻是流浪神力位麵或者是凡物的神力位麵。凡物的小型位麵中,最強可孕育白銀,運氣好會有一兩個黃金。而您的中型位麵中,不僅有上萬熊地精信民,不僅有大量聖域,還有一個在中型位麵很少見的傳奇熊地精。那些普通的熊地精,甚至能力敵黑鐵戰士,任何小型位麵都不會阻擋您大軍的步伐,一如在波斯大地,您是唯一的帝王。”

居魯士的表情慢慢緩和,輕輕點了一下頭,突然將釣鉤甩進漆黑的圓洞中。

位麵垂釣。

巨人丘陵位麵。

世界樹靜靜地佇立在巨樹峰下,與山頂的那棵巨樹遙相輝映。

除了樹葉藍色,普普通通。

世界樹下,縮小的城市般的幽影蜂巢靜靜蟄伏,人形幽影蜂安安靜靜躺在巢中。

巨樹峰對麵的山穀之中,篝火熊熊燃燒,十個矮人連成一排,相互挽著手臂,正在跳踢踏舞。

地傲天和兩個小火焰地精拍手叫好。

冰風雙後隨著節拍在天空左右晃動。

地獄獨角獸躺在篝火邊,時不時打個響鼻,昏昏欲睡。

還有三個新加入的夥伴。

地獄魔龍正在上空盤旋,他漆黑色鱗甲亮的反光,口齒和鼻口冒著黑漆漆的火星子,眼裡冒著邪氣,有種隨時噴出一道龍炎燒光所有人的衝動。

和普通的巨龍不同,他的頭頂足足五根龍角,彷彿有圍成一環形成龍角王冠的趨勢。

山穀的河流中,兩人高的巨魔海葵領主閉目養神,它的頭顱占一半的高度,身體等分線正好在脖子上,略顯畸形。

它的頭就是一個一人高的海葵,圓柱形的黑底白斑的海葵體組成了頭顱,而頭頂上密密麻麻的七彩的海葵觸手像極了鞭子。

巨大的海葵頭顱下,是人形的軀乾和兩腿,冇手臂。

它那五顏六色的海葵觸手,就是手臂,看上去不過一米多長,軟塌塌的隨風飄蕩,但每一條都能探出百米之遠。

那位冠軍地獄騎士好像完全冇有融入這個圈子,正在山穀口來回巡邏。

冠軍地獄騎士座下的夢魘馬彷彿由凝固的黑色熔岩與流淌的紅色岩漿組成,尾巴一甩就是一束大火,頸後紅彤彤的鬃毛完全由熾熱的岩漿組成。

冠軍地獄騎士則是典型的魔鬼形象,全身漆黑,身形高大,身體表麵覆蓋細密的黑色薄鱗片,爪子尖銳,身後一對肉翼輕輕扇動,一根尾巴軟塌塌地搭在夢魘背上。

它頭頂兩支彎曲但放大的黑色羊角,兩支巨角的尖端,各燃燒黑紅色的火焰。

與普通的魔鬼不同,他身穿黑色的岩漿紋全身鎧甲,整張臉都被麵甲擋住,隻有紅彤彤的雙眼宛如岩漿湖泊在翻騰滾動。

他左手持火焰之劍,右手握火焰長鞭,全身散發著邪惡與死亡的氣息,與地獄魔龍一樣,硫磺味環繞周身,宛如冷酷的殺戮機器。

突然,所有人停下手中動作,抬頭望天。

就見一條粗大的軟線黑影自天而降,長不知幾千公裡,軟線末端的鉤子穿破巨人丘陵灰藍色的天幕。

那鉤子與軟線都是半透明得,紮進巨人丘陵的大地後,便消失不見。

隨後,眾人看到,那軟線飛來的方向,一個巨大的陰影宛如虛空巨山襲來。

轟!

黑色巨影重重撞在巨人丘陵的邊緣,撕破天幕,顯露真身。

堅厚的大地與岩石宛如巨大的山壁壓來,山壁之上鬱鬱蔥蔥,最高處的懸崖上,數不清的熊地精嗷嗷叫喊。

一頭足足三米高、身穿多件傳奇神力裝備的巨胖熊地精站在最前方,兩手各抓著一根與他身體等長的大狼牙棒,冷冷地望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