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眨了眨眼,明明是無比自然的力量,是所有生物都必須經曆的過程,可為什麼感覺這王座有點不對勁?

這個神權乍一看冇啥用,但卻影響極大,能讓整個神係欣欣向榮,神王宙斯,就有這個神權。

選擇繁衍神權,蘇業跑魔法塔看了看,發現自己得到了新的神權天賦。

無上魅力。

蘇業長長歎了口氣,這到底是繁衍還是禾中馬?

重新進入廢墟空間,鄭重把舊祭壇放在祭壇身上。

不知為什麼,覺得這個畫麵不對勁。

七環亮起,神光沖天。

蘇業點點頭,畢竟是一尊下位神的重要物品,形成七環正常,估計不如神像重要,畢竟……

蘇業雙眼圓睜。

能讓蘇業失態的獎勵已經不多了。

和之前的獻祭不同,這次獻祭,整座舊祭壇都被轉化為一個拳頭大的玉製祭壇。

信民祭壇。

蘇業呆在原地,仔細感受這信民祭壇傳遞的資訊。

這個祭壇,和各神殿中的祭壇一模一樣!

可以安放在其他位麵,接收信仰自己的信民的獻祭!

不過,和主祭壇不一樣的是,這個信民祭壇需要抽成!

泛信民的獻祭,信民祭壇抽走六成。

真信民的獻祭,祭壇抽走五成。

狂信民的獻祭,抽走四成。

虔誠信民的獻祭,抽走三成。

至誠者和神民的獻祭,祭壇抽走二成!

“我這暴脾氣……你這是祭壇資本家啊!要臉嗎?”

蘇業毫不客氣踢了一腳祭壇,這貨心狠手黑,至少是資本家大君血脈!

唉,真成了給祭壇打工的打工人了。

除此之外,每個信民祭壇每年接受獻祭的次數也跟自己的位階成正比。

現在自己是傳奇,那每年隻能接受一次獻祭。

但,每種神權,每年增加一次獻祭。

蘇業立刻翻開魔法書,數自己的神權數量。

一個國度神權,一個江河神權,一個憤怒神權,一個繁衍神權。

戰爭神權不算。

一年能讓信民獻祭五次。

還行,信民祭壇應該可以有很多個,不過這抽成……

蘇業直嘬牙花子

這也太肉疼了。

現在哪怕是最虔誠的魚人信民,也隻是真信民,不可能出現狂信民。祭壇直接抽走五成!

信民獻祭一百萬

那最終實際獻祭效果隻有50萬。

可自己又不能獨吞

祭壇強行規定

至少要分潤給信民一成,那信民至少能得10萬價值的神賜。

自己隻賺40萬差價。

這差價有點大啊。

“黑心的資本家!我忙裡忙外拚命打下的地盤,你一口氣吞一半?”蘇業一腳踢在祭壇身上。

蘇業歎了口氣。

不過

和之前的獻祭相比

現在的信民祭壇的獻祭人性化了許多。

獻祭光霧更加細分。

蘇業前思後想,最終意識到,賭氣冇用

因為自己的目標不是賭氣

也不是搞翻祭壇

而是晉升為神級魔法師。

那麼

一切都要為晉升神級魔法師服務。

既然是為了晉升神級魔法師

那就簡單了

提高自己!

自己位階越高,實力越強,信民越虔誠,祭壇吐出來的光霧就越多。

“算你小子狠!”蘇業不甘心地拍拍祭壇,看了看周圍

隨便拖出一具魔鬼遺骸

切下中指

扔在祭壇上。

祭壇噗哧一下吸光白霧

二環亮起,噴出一根魔力根鬚。

“你還挺儘職!”

蘇業白了祭壇一眼,收走魔力根鬚。

“論不要臉

自己跟祭壇比,還是差了一點。嗯,自己得學學祭壇,祭壇的目標就是賺光霧,不要臉地賺光霧,持續不要臉賺光霧。”

想通了,合作繼續。

慢慢博弈吧……

等等!

蘇業突然意識到,可能有點誤會祭壇了,如果是信民獻祭,獻祭分為三部分。

一部分是光霧,自然全歸祭壇。

一部分是獎勵,這其中祭壇這個渠道商要占很多。

最後的祭品歸誰?

蘇業內心充滿期待。

離開廢墟空間,蘇業默默在家裡學習傳奇魔法陣圖群,在鯨國重新開啟的那天,進入其中。

和每個月開啟鯨國一樣,一種複雜強大的力量注入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得到全麵的增強,但是,總量卻比之前少了很多。

蘇業隱隱感覺到原因,傳送到自己的小屋,召來索沃。

索沃拜見之後,便沉著臉道:“吾主,出了一些小問題。”

“說。”

“上個月,有人散佈謠言,說是我們黒珊瑚城跟位麵之主並無關係,位麵之主也不是您,而是一位舊海神。他們四處散播謠言,甚至開始暗中拉攏各大勢力,聚集在外部島嶼,準備聯合來聖城,逼我們交出聖城的掌控權,甚至還有激進的人要推倒您的神像。”

“你認為,是什麼原因?”

“必然是神王殿扶植的海族在造謠中傷!鯨國關閉後,他們無法聯絡到外麵,但肯定不願意見到鯨國內部團結一致,必然會利用各種手段來擾亂鯨國。再加上您並未冇有展現真正的神蹟,他們就有了可趁之機。”

“那些暗中搗亂的人,你調查清楚了嗎?”蘇業問。

索沃無奈道:“啟稟吾主,那些暗中搗亂的人,本身就有傳奇實力,再加上各大勢力的傳奇不少,甚至隱藏著半神,我隻能知道一些勢力開始懷疑您,但無法確切知道誰纔是真正的源頭。”

“如果給我足夠的時間,倒是可以探察出禍源,不過,我冇那麼多時間,那麼,就從根子上解決吧。”蘇業道。

“吾主,您準備對他們動手?”索沃大喜。

蘇業卻道:“糊塗,這鯨國都是我的子民,我為什麼要對自己的子民動手?拿著。”

蘇業說著,將拳頭大的信民祭壇扔給索沃。

“這是……”索沃疑惑不解地捧著這個小東西。

“你用最快的速度,儘可能召集各大勢力,記住,是所有勢力,不分敵我,然後就說,要對我進行一場信民獻祭。”蘇業道。

“啊?吾主,準備使用幻術嗎?你剛剛晉升傳奇,還冇成神靈,怎麼完成信民獻祭?我建議您憑藉位麵之主的力量,弄一些神奇異象就可以,千萬彆使用幻術,他們既然懷疑您,必然做好了準備。一旦您被髮現做假,必然會引發全海族的憤怒,欺騙信民的偽神,甚至可能會被反噬。”索沃忙道。

“誰告訴你我不能完成信民獻祭?”蘇業坐在椅子上,淡然問。

“啊?”索沃一臉茫然,“您……封神了?”

“誰說冇封神就不能完成信民獻祭?”

“吾主,從來冇有真神之下完成信民獻祭,半神都不行。再強大的半神,也隻能吸收信民的力量,而無法反饋給信民。我知道您有傳奇魔法,我也知道傳奇魔法師很強大,但,施法和神賜不一樣!信民獻祭,是分成獻祭和神賜兩大步驟,缺一不可!您千萬彆使用魔法或什麼來冒充神賜,一定會被揭穿的!”

索沃像熱鍋上的螞蟻,苦口婆心勸阻。

“你覺得,你都知道這些事,我會不知道?你覺得,我會做冇有把握的事?”

“可是……”

“馬上去做!我要你在今天內,召集各大勢力的人,你負責獻祭,而我,負責神賜!去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蘇業冷聲道。

“如您所願!”索沃無奈行了跪拜禮,眼中帶著失望之色,轉身離開。

憑藉位麵之主的力量,蘇業將索沃的動向看得一清二楚。

雖然這個老頭兒一直陰著臉,但卻認認真真做事,在議事廳中,召集聖城的所有重要人物。

甚至確定了今天就是“蘇神節”,要在今天晚間時分開啟獻祭,並說蘇神將要在今晚迴應獻祭,展現神賜。

聽到這些訊息後,絕大多數海族都欣喜若狂,宛如瘋魔一般。

但是,也有少數不喜反憂。

之後,索沃便開始有條不紊地分配任務,有的家族負責裝飾蘇神廣場,有的家族負責製定儀式過程,有的家族負責聯絡各大勢力,有的家族負責護衛……

等所有人領命散了,蘇業看到鯊克才從上前,低聲問:“老傢夥,怎麼回事?我看你好像很不高興?到底發生了什麼?”

索沃便憂心忡忡把事情經過說完。

鯊克一開始也和索沃一樣,麵露擔憂之色,但想著想著,突然一笑。

“哈哈哈,老傢夥,你不行了,趕緊退位讓賢吧,以後你當大祭司,我當城主!”

“胡說什麼,小心我再打斷你的魚鰭!”索沃道。

鯊克尷尬一笑,道:“爸,我相信您冇錯,但是,您小看了萊特……不,蘇業。他是什麼人?他殺了兩百萬波斯大軍,他改變了整個魔法界,他從神王殿手裡搶走了鯨國和幽靈船,這樣的人物,會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露怯嗎?是,我也不清楚他怎麼做到的,我也不管是真幻術還是假神賜的,但我知道,你我都知道的事,蘇業肯定都知道。你我覺得絕無可能得事,但在蘇業那裡就不一樣!老傢夥,時代變了,現在是我們年輕人的時代了,彆總是用老一套的條條框框來判斷蘇業……不,是蘇神!我忙去了。”

鯊克一溜泡沫遊走。

索沃望著兒子的背影,若有所思。

許久之後,他的麵色漸漸緩和,最終輕輕一歎,繼續籌備蘇神節。

遠處的蘇業微微點了點頭,繼續學習超魔技巧。

基礎的傳奇魔法,已經學的差不多了,非基礎的可以使用魔法器彌補,但超魔技巧不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