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低下頭,心中無語。

一開始本以為安德列不僅有天賦,也很努力,但後來發現,安德列的天賦其實比自己還好,但努力程度隻是普通貴族學生層次,甚至達不到柏拉圖學院的平均水平。

自己的晉升速度比安德列快,可哪怕不進入思維殿堂,對基礎魔法的掌握也超過安德列。

安德列被俘虜的時候,魔法水平其實也就停留在白銀層次,對很多黃金魔法陣圖都一知半解。

尤其是最近兩年,安德列的道路明顯失衡。

安德列的方向其實不算錯,但問題是,他隻顧往前跑,忘記了打基礎。

基礎與方向,一個都不能放鬆。

“魔法師們的態度,你心知肚明。一直有魔法師想刺殺你,但都被我們化解。而複仇神殿對你,似乎越發冷淡。”克倫威爾緩緩道。

蘇業心思急轉,克倫威爾說的冇錯,魔法師和複仇神殿對自己都開始疏遠,但更重要的是,克倫威爾的意圖。

他找安德列的目的是什麼?

“我很迷茫,不知道您能不能為我指出一條路?”安德列抬起頭,充滿期盼地看著克倫威爾。

克倫威爾笑了笑,道:“你能這麼想,很好。抵達深獄之後,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

安德列一臉迷茫,目光恍惚。

克倫威爾越發慈祥。

蘇業在心裡暗罵,得虧師從尼德恩,深入研究過戲劇,不然真演不下去。

克倫威爾冇有再說什麼,蘇業也隻是低著頭,不斷思索克倫威爾的意圖。

明顯是在拉攏自己,可他的具體目的是什麼?

抵達衛城山下,克倫威爾離去,蘇業跟著神殿祭司登山。

蘇業發現,不止自己,許多聖域和傳奇都在神殿祭司的帶領下走在衛城山的道路上。

蘇業這才鬆了口氣,看來不是複仇神殿針對自己。

隨後

蘇業暗暗發笑,自己應該是陷入典型的聚光燈效應,總覺得自己被針對

實際上

在所有人心裡

自己就是安德列。

大家更關心的是自己,不會過度關注彆人。

在神殿祭司的帶領下,蘇業登上山頂。

衛城山上

神殿環繞

神像拱衛。

繞過幾座神殿,抵達衛城山的大傳送陣。

露天的圓形大傳送陣佇立在前方,三階環狀台階之上

是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的傳送台。

傳送台之上

彩色的寶石閃爍

淺金色的陣紋密佈

但都被離地一寸高的淡白迷霧遮擋

看不真切。

這是神靈建造的神陣。

魔法師們屢次想深入研究

可惜很難抵達這裡,就算來到,也無法透過迷霧看到下方的神陣。

在魔法議會,這些傳送神陣幾乎成了日常話題,經常有魔法師發牢騷

說如果能毫無阻礙地學習神靈的力量

人類的魔法將一日千裡。

可惜

神靈不會給魔法師機會。

蘇業望向那些迷霧

這些恐怕就是強大的神力,而且很可能就是雅典娜的力量……

蘇業眼前一花,那些迷霧竟然突然消散。

怦怦……

蘇業的心臟驟然加快。

這一刻

蘇業不去思考原因,開啟全身的天賦力量,認真觀察神陣。

與此同時,手握魔法書,把看到的東西全部拓印在魔法書中。

由於神陣太過複雜,哪怕蘇業非常強大,也可能有遺漏。

但是,安德列開始了助攻。

真實變形術吸收了安德列的身體,在變形安德列的時候,甚至能發揮出那些超強的天賦。

這就導致,完美記憶等蘇業冇有的天賦,在這個時候起到作用。

於是,蘇業以極快的速度記憶這直徑上百米的巨大陣圖。

得益於安德列的天賦,整個過程無比順暢,絲滑如女子的玉背。

看完之後,蘇業看第二遍,進行第二遍的記錄。

大傳送神陣的陣圖太重要了,蘇業保持極度的專注和謹慎,就這樣看一遍,記錄一遍,哪怕整個過程無比枯燥,也冇有絲毫的分心或懈怠。

足足看了97遍,記錄了97遍,在第98遍的時候,纔有神殿祭司走上大傳送陣,示意傳送即將開始。

蘇業手握魔法書,猶豫起來,這裡是衛城山,周圍都是神殿,使用魔法書傳遞訊息必然被髮覺。

如果去了深獄,魔法書的傳訊功能直接被封禁,隻能使用特殊的指揮書傳訊,一切交流都會被探知。

在深獄,冇有**。

蘇業想了想,傳送神陣的陣圖太重要,不能有失,先留在書裡,等在安全的地點傳給修昔底德大師,或者,遇到信得過的魔法師,進行近距離魔法書傳遞。

“請各位進入大傳送陣。”神殿祭司的聲音響起。

蘇業這才登上大傳送陣,並環視周圍。

發現過半的魔法師都用極其冷漠的目光盯著自己。

而那些貴族戰士則四處張望。

蘇業學著安德列的樣子,歎了口氣,擺出一臉頹廢的模樣。

蘇業已經為安德列確立新的定位,一個飽受打擊的頹廢天才少年。

畢竟,死了親爹又被毀了家族,連大量合同欠條都被隕石術焚燬,再加上被各大勢力敵視,整個家族已經衰落得不成樣子。

若不是獵巫會相助,整個家族會迅速成為冇落貴族。

蘇業臉上頹廢,心裡卻不斷浮現剛纔看到的傳送神陣,先從宏觀上觀察思考,然後再從細節處一一拆解。

“根據大師們的推測,神靈不可能學習陣紋陣法,他們之所以能建造大傳送神陣,不是因為他們有相應的智慧,隻是有相應的力量而已。但魔法師不一樣,魔法師不能隻關注力量,更要關注力量背後的結構和規律,以及最核心的原理。所以,魔法師能通過力量展現出的形態,即神紋,進行逆向工程,從而掌握神靈的力量。”

“這個神陣太強大了,我不過是觀看和記錄了幾十遍,就感覺自己過去的魔法陣處處都有問題,恨不得馬上修改。這意味著,我對魔法陣圖的理解,會在短時期內登上新的台階,正式達到傳奇水平。再之後,我可能隻需要不到十天就能學會普通傳奇魔法!”

時間慢慢過去,夜幕散儘,黎明降臨。

神陣輕動,驚醒蘇業。

蘇業發現自己和數千人高階的戰士、魔法師和祭司置身於淡淡的白光之中。

隨後,蘇業望向雅典娜巨神象。

“是雅典娜姐姐讓我看清神陣麼……”

蘇業正想著,隻覺兩肩彷彿壓下千斤重物,所有人都微微彎腰。

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強大的拉扯力傳遍全身。

不過,這種不適感轉身即逝。

畢竟有英雄之體。

眼前一閃,恢複光明。

新的大傳送神陣出現在眼前,蒙上細密的白霧,無法看清神紋。

一些身體較弱的魔法師身體一晃,竟然摔倒在地。

蘇業也急忙跟著麵色一白,搖搖晃晃。

“馬上離開,還有下一個城市的人!”

眾人像羊群一樣被趕下大傳送陣。

蘇業東張西望,發現自己位於一處奇特的地方。

乍一看像廣場,但仔細一看,卻發現自己位於一處超級巨大的白色環狀城牆上。

環狀城牆的環寬足有一公裡多,普通人慢跑要十多分鐘才能抵達。

白色的城牆外,三麵原野遼闊,東麵愛琴海碧波盪漾。

蘇業望向城牆圍成的中心處,淡淡的黑煙從中升騰,細細的硫磺味撲鼻而來。

這種氣息蘇業很熟悉,無論是地獄獨角獸、地獄魔龍還是冠軍地獄騎士,身上都有這種氣息。

來自地獄的味道。

蘇業本能地向城市內壁的邊緣走去,但被士兵攔住。

蘇業無奈地遠遠張望,可隻能看到對麵的牆壁,看不到環狀圍牆圍困的下方是什麼。

據說這裡原本有一個通往地獄一層也就是‘深獄平原’的巨大空間通道。

神靈本來有機會堵上,但如果堵住這裡,魔鬼們必然會尋找其他道路,與其讓希臘處處受敵、烽火四起,不如留下這個通道,專門防守這裡。

於是,神靈就在這裡建立了深獄堡壘。

雖然這裡戰鬥頻繁,但也避免了希臘其他地方被地獄進攻。

“深獄平原……”

蘇業喃喃細語。

深獄平原是一處極為複雜的多位麵重疊空間。

深獄平原不隻是地獄的第一層,也是深淵的第一層,是冥界的第一層,也是黃泉國度、死之國、地府、冥河等等大量位麵的第一層。

這些位麵,被籠統的稱之為邪惡世界。

至於其他層間的地獄、深淵、冥界等位麵,也都有錯綜複雜的位麵重疊,一般不過幾個位麵重疊,唯有深獄平原重疊了不計其數的位麵。

因為深獄平原太過複雜,複雜到真正強大的存在都遠離這裡,所以最強得存在也不過是半神。

隻不過,深獄平原的水太深,連神靈進入都可能隕落,冇人會小瞧這個冇有神靈的地方。

深獄平原的大小,無人得知,但魔法師估測,大概是人類世界的萬倍左右。

深獄平原的各族群數量,也無人得知,但估測超過萬億。

這還是隻計算半智慧和智慧族群,不包括各種邪惡魔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