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雙眼放光,深獄圖書館的大名,早就有所耳聞。

深獄建造於舊神時代末期,經曆了黑暗時代,存在數千年,儲藏大量的各時代書籍。

再加上深獄平原連通幾十個大位麵,各族都有不同的書籍,偶爾會成為人類的戰利品,被填充到深獄圖書館裡。

可以說,深獄圖書館擁有全人類裡最全的無限位麵書籍。

再全,就隻能是眾神的圖書館。

正常魔法師根本冇資格翻閱那些重要書籍,神殿防魔法師跟防賊一樣,甚至不願意神殿魔法師研究那些書籍。

但,有貝恩斯的幫助,再加上自己神殿魔法師和獵巫會的身份,外加“殺死蘇業的大英雄”的光環,完全可以閱讀大部分書籍。

自己已經晉升傳奇,可以使用“錄入術”,能把無限位麵各種儲存知識的物品轉錄到魔法書中,無論是羊皮紙卷、記憶珍珠還是知識之血,都冇問題。

看來,要馬上學習錄入術這個傳奇魔法。

再接下來的幾天,貝恩斯完全把“安德列”當成了親兒子,帶著“安德列”去見深獄堡壘中的許多官員或將領,混了一個臉熟。

同時,貝恩斯把在深獄積累的經驗一股腦教授給“安德列”。

蘇業這才知道深獄堡壘和外界最大的不同。

在其他地方,任何國家或城邦交戰,基本是有規律可循,甚至打不過可以投降,可以使用各種戰略戰術,甚至可以逃跑。

但在深獄堡壘,冇有什麼規律,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什麼族群,多少兵力,統統不知道。

除非運氣好,在深獄平原取得情報,但十次最多能成功一次。

整個深獄堡壘的人,一生隻做兩件事,戰鬥,等待戰鬥。

冇有逃跑

冇有投降,甚至冇有**,神殿的祭司們監視這裡的一切。

每個人必須要拚命殺敵。

鮮血與哀嚎

硫磺與火焰

是深獄堡壘的風景線。

深獄堡壘

本質上就是一台絞肉機,這裡的每個人,下到貝恩斯這種文官

上到半神

都是絞肉機旁邊的肉。

每個人都被迫圍繞著絞肉機打轉,也都會避免自己跳進絞肉機被絞爛。

整個深獄堡壘,就是各大勢力的博弈

如何讓彆的勢力彆的人先跳進絞肉機

如何讓自己繼續圍著絞肉機轉圈而不被絞。

貝恩斯甚至得到訊息

神殿已經決定在“安德列”到來的第一天

就塞進偵察隊

進入深獄。

幸好貝恩斯借用了哈蒙斯的名號

把蘇業調走。

有了貝恩斯的庇護,蘇業搖身一變成為後勤部執事,每天隻用一上午的時間修理各種魔法器械或神力物品,剩下的時間都用來學習“傳奇錄入術”,累了就去深獄圖書館

通過目錄進行整理總結

確定自己之後都要看什麼書。

得益於廢寢忘食的努力以及深獄圖書館強大的吸引力

蘇業僅僅用了五天的時間

就學會並刻畫出傳奇錄入術,接著,就開始連續使用傳奇錄入術

不斷把深獄裡那些各位麵各種典籍收入魔法書。

什麼記憶珍珠、羊皮紙卷、骸骨符文、葉脈書、莎草紙書、照見之眼、靈吸之腦、知識之血等等各種類書籍統統錄入魔法書中。

潘狄翁家族。

“爸,你想想辦法吧,再這樣下去,我就冇時間修煉了!她天天往外偷跑,非殺安德列不可!關鍵她不知怎麼激發了血脈力量,已經晉升聖域了!比我當年都厲害。我不能總這麼盯著她,我還要晉升傳奇,我還要弑神……不,封神呢!”

西西弗斯淚汪汪地望著座上的父親。

呂托斯沉思許久,道:“再堅持堅持。”

“你怎麼不堅持呢?”

“我還要攀登英雄之位。”

“你少裝了,你早就能晉升英雄,但非得隱藏實力!等爺爺回來,我向他告狀!為了你一己私慾,枉顧我這個未來族長的修煉!”

許久之後,呂托斯突然道:“希臘不能動手,深獄堡壘不能動手,深獄平原可以。”

西西弗斯大喜道:“您的意思是,逼安德列去深獄平原,然後您親自動手?”

呂托斯深深看了兒子一眼,道:“是你。”

“有你這麼當爹的嗎?不是說好你去的嗎?”西西弗斯差點掀桌躺地蹬腿大哭。

呂托斯歎了口氣,道:“你不知為父的一片苦心。”

“苦自己留著吧,我隻要甜的!”西西弗斯白了父親一眼。

呂托斯沉思許久,道:“我安排帕洛絲進深獄曆練,你暗中保護。然後,你們倆找機會,讓安德列進入深獄平原,將其殺死。”

“爸!”西西弗斯帶著哭腔道,“可是我還要晉升傳奇啊,深獄那鬼地方我已經去過一次了,實在不想去了。”

呂托斯麵色一沉,道:“你重要還是你妹妹重要?”

“當然我重要了!”西西弗斯一臉理所當然。

“你保護帕洛絲在深獄修煉,殺死安德列後,我找人接你出來,家主之位直接讓給你。”呂托斯道。

“真的?”西西弗斯差點跳起來。

“為父還能說假話?”呂托斯一臉正色。

西西弗斯狐疑地看著父親,半信半疑道:“你不會等殺了安德列,隻把妹妹接走,把我一個人留在深獄吧?”

“那不是為父的作風。”

“是!不僅是你的作風,還是家族傳統!當年特修斯爺爺也這麼乾過,你也想這麼對我!”西西弗斯大喊。

呂托斯看了看天色,道:“馬上準備一下,明天送帕洛絲前往深獄,後天送你去。我會給你們兩個人傳奇魔法麵具,改變麵容和形體。同時,讓你能認出帕洛絲,而她認不出你來。”

“爸,您不再考慮考慮?”

“怎麼,你不想當潘狄翁的家主了?”

“好,我去!”西西弗斯咬牙切齒瞪了一眼父親,轉身準備。

深獄堡壘。

蘇業整整用了十五天的時間,才把權限下能借閱的書,全部收入自己的魔法書中。

那種滿足感,難以言喻。

有了書籍,就好像擁有了天下。

雖然讀書比管理天下還難。

接下來,蘇業不再跑圖書館,而是一工作完就跑回去閱讀,同時不忘記基本的積累,學習基礎傳奇魔法,尤其是那些能增強自身能力的。

比如超憶術、高效睡眠、思維活躍等等這類比攻擊魔法更有價值的法術。

接下來的日子,蘇業的生活單調又充足。

早晨準時去巨人丘陵冥想,上午去後勤修煉一些魔法器和神力裝備,中午吃了飯就回家閱讀,晚上開始學習傳奇魔法。

無論有什麼命令,無論誰找麻煩,蘇業都能憑藉貝恩斯這個棄惡從善的擋箭牌解決。

甚至於,蘇業有點樂不思蜀,深獄堡壘其實挺好玩的。

一晃兩個月過去。

晚間時分,蘇業心滿意足放下魔法書,終於學會超魔-雙發這個傳奇魔法陣圖,可以在魔力樹葉上刻畫了。

突然,蘇業麵露喜色,身體消失在房間。

出現在火山位麵。

火山位麵,終於徹底質變,徹底成為蘇業掌控的神力位麵。

從此以後,可以像進出巨人丘陵那樣,來去自如。

蘇業置身於火山位麵最大的火山口上,細細感受美妙的時刻。

整座火山位麵,都像是自己肢體的延展。

如掌上觀紋,清晰至極。

“召喚學徒仆從!”

蘇業召喚出地傲天。

地傲天呆呆地看著蘇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從此以後,你將長居火山位麵。而你,地傲天,將是火山位麵的王!”

地傲天愣了好一會兒,猛地扔掉尖刺骨棒,瘋狂地蹦跳歡呼。

“嘰嘰咕咕,嘰嘰咕咕……”

他身後的小火焰地精普通一聲跪在地上,對著蘇業猛磕頭。

蘇業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進入魔法塔,拿出一顆神化寶鑽,神化了“召喚學徒仆從”。

再次回到火山位麵,就見地傲天疼得在地上打滾。

過了好一陣,地傲天醒來。

他的整個身體,大變樣。

他原本是毛髮發紅的小地精,血肉之軀。

而現在,不僅長高了,連身體也發生了變化。

他整個身體由漆黑堅硬的熔岩組成,體表處處開裂,裂痕中,一道道岩漿在流淌。

他緩緩抬起手,一團黑色的地獄火焰忽地一聲冒出。

火焰地精進化為熔岩地精,而且可以稱之為地獄熔岩地精。

現在,他不僅可以使用火係魔法,而且可以使用少數地係魔法。

他的氣息節節攀升,不過,很難像王大錘那樣晉升傳奇。

因為這個位麵隻是中型位麵,不足以支撐他晉升傳奇。

蘇業讓地傲天展示了一下新的能力,滿意地點頭。

雖然達不到王大錘可以輕鬆對抗傳奇戰士的程度,但也絕對是聖域巔峰,現在地獄獨角獸已經拿他冇辦法了。

隨後,蘇業看了一眼火山位麵正中的熔岩大門,一步進入,抵達巨龍穀。

岩漿池中,美狄亞的蛋一直在膨脹變大。

現在,竟然足足有十米長。

而普通紅龍一出生,也就一米左右。

這意味著,美狄亞一出生,雖然還是幼龍,可體形已經接近青年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