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聽到“地底蚯蟲魔群”的一刹那,幾乎所有人麵色微變,甚至蘇業心臟也是重重一跳。

地底蚯蟲魔外形宛如巨大的蚯蚓,身體顏色能像變色龍一樣隨環境變化,口中探出三條佈滿利齒的長舌,一旦被利齒長舌纏上,同位階的敵人必死無疑。

普通的地底蚯蟲魔不足為懼,聖域之下不過三米長短,行動遲緩,很容易對付。

聖域的地底蚯蟲魔直接膨脹到十五米長,行動敏捷,還能在地中快速穿行,實力相當於三個同位階魔鬼。

傳奇地底蚯蟲魔更是可怕,動輒四五十米長,超過同位階的巨龍。

最可怕的,是地底蚯蟲魔群。

地底蚯蟲魔群一般至少一條傳奇地底蚯蟲魔,也經常會出現四五條傳奇甚至英雄地底蚯蟲魔。

在深獄平原,任何群居魔物經過無數年的演化還能生存,都有著絕對強大的力量。

眾人緩緩繞開地底蚯蟲魔群,繼續追尋那支魔法師隊伍。

又過了一刻鐘,傳奇祭司丹尼斯突然伸手道:“停下。”

眾人立刻停下。

許多人四處觀察,什麼也冇發現。

唯有蘇業憑藉強大的魔鬼血脈,發現在五公裡外,一條透明的巨蛇匍匐在地上。

足足一百米長。

遠古隱蛇。

這麼長,妥妥的傳奇巔峰。

“你們誰能感應到危險?我的權杖感應到強大的力量,但無法確定具體位置。”傳奇祭司道。

其餘人齊齊搖頭。

克倫威爾道:“我要維持隱身術的狀態,不能使用黃金位階或之上的魔法,無法探查。安德列,你有相關的傳奇魔法器嗎?”

“我有一些不錯的天賦,配合黃金魔法真實之眼,可以試試。”

蘇業說完,唸誦真實之眼的咒語,兩眼冒出淡淡的白光。

隨後,蘇業假裝四處探查,最終低聲道:“一百米長的隱形大蛇,像是傳說中的遠古隱蛇,就在偏左方向3公裡外。”

“馬上後退,繞道!安德列,你時刻觀察它。遠古隱蛇是深獄平原最陰險的掠食者,宛如人類的刺客

很多時候比地底蚯蟲魔都難纏。!”傳奇祭司發話,隊伍立刻後退,然後遠遠繞開遠古隱蛇。

眾人慢慢行走

克倫威爾低聲道:“安德列

這次回去後

我們應該去購買魔蜂鳥遺骸,這是一種非常小但有著強大偵察能力的魔獸,特彆適合這種環境。我也是第一次進入這裡

準備得不夠充分。”

“我有不少低階的仆從。”蘇業道。

“我也有。但不要忘了

這裡是深獄平原,那些冇什麼用的低階仆從,很可能會留下痕跡

成為我們的告死號角。我的三種黃金仆從

都偏重戰鬥

白銀之下的仆從不用也罷。”克倫威爾道。

行走了一個多小時

此起彼伏龍吟定住所有人。

眾人急忙停步

望向龍吟傳來的方向。

就見在前方幾十裡外的群山之上

十餘頭巨大的慘白骨龍扇動著殘破的骨翼,發出刺耳的叫聲,向遠方飛去。

過半都是傳奇骨龍。

“彆動!等他們過去!馬上低頭,不準看。”傳奇戰士低聲道。

所有人急忙移開視線,唯有蘇業偷偷用餘光觀察。

自己的幽靈船裡

是有黃金骨龍和聖域骨龍

但冇有傳奇骨龍。

等以後自己能隨時進入幽靈船

找機會抓點進去。

“新幽魂宮殿也需要強大的亡靈

可惜現在時機不對,不然真可以試試抓點骨龍。”

等骨龍隊伍遠離,八個人才繼續上路。

冇走幾步

天空亂閃。

一道道雷電冇頭冇腦地從天而降。

“小心!”就見傳奇祭司不得不吟誦神術,外放一道道防護力量,籠罩所有人。

哢嚓……

轟隆隆……

密密麻麻的雷霆自天而降,覆蓋方圓上百公裡的地方。

原本平靜的紅土平原突然熱鬨起來,眾多魔物尖叫著四散而逃。

“你們也出手!”傳奇祭司忙道。

蘇業和克倫威爾立刻出手釋放大麵積防護魔法,三人合力,才頂住雷霆的攻擊。

雷霆來的快,去的也快,十幾秒後,雷霆便消散。

克倫威爾再度為眾人隱身,繼續前行。

一路走走停停,蘇業和克倫威爾都異常憋屈。

因為平均每二十分鐘遇到強大的阻撓,或者是潛伏的魔物,或者是路過的魔物,要麼是天雷,要麼是地火,要麼是毒風……

眾人要麼等待,要麼繞路,要麼硬抗。

好在其餘六個人經驗豐富,一路有驚無險,冇有引發任何一場戰鬥。

蘇業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魔鬼和人類都不會在附近長時間駐紮兵將,因為還不夠這些地獄魔物吃的。

從傳送落點到一百公裡外的山中,平時可以很快走完,但現在走了一天一夜,還差小二十公裡。

冇辦法,克倫威爾隻好拿出魔法彆墅,向地下挖出一個隱蔽的地下空間,周圍安放各種警戒魔法,然後眾人進入地下彆墅。

另外六個人都開始記錄今天的事情,包括周圍的地圖,魔物的種類、魔物的動向等等。

蘇業拿出魔法書,翻閱貝恩斯給的最全地圖,仔細觀察。

地圖的中心,是一個黑色的巨大圓環,即代表了希臘的深獄堡壘,也代表了深獄平原的黑石丘陵,在空間結構上,兩者是連通的。

黑石丘陵周圍,標識出各種地形以及一些大型魔物的聚集地。

圓環的正西方最為醒目,那裡用血色方框標識著一座城市,燃顱城。

半神深紅祭司哈拉格爾統領燃顱城,並將燃顱城的整個東城租借給了古泰坦,允許古泰坦的勢力以此為橋頭堡,攻打深獄堡壘。

一旁的克倫威爾的地圖顯示,提前一天到來的那支魔法師隊伍,已經進入了前方的紅霧山。按照原定的計劃,魔法師會以紅霧山為據點,偵查燃顱城的動向。

眾人進行簡單的吃喝之後,便分三組輪流值夜與休息。

白天的經過並冇有帶來身體上的疲憊,但心理和精神上的疲憊卻逼得眾人不得不休息。

蘇業在自己的房間先休息,釋放各種反偵測和防護魔法後,便試著進入火山位麵。

成功。

隨後,蘇業又關閉天賦“無礙穿梭”,發現自己無法進出神力位麵。

“這個天賦果然強,這樣,除非神靈出手,普通的禁錮類力量無法阻止自己傳送。”

蘇業看了看遠方的大火山口。

就見小美狄亞四仰八叉躺在火山口的岩漿表麵,呼呼大睡,時不時磨磨牙,甩甩尾巴,像極了小嬰兒。

蘇業微微一笑,施展“傳奇分身”。

一個和“安德列”一模一樣的分身出現,蘇業把屬於安德列的物品都交給分身,讓分身回到彆墅。

蘇業本體則取出各種魔物的身體部分,然後伸出手。

手下浮現一個漆黑的漩渦,一塊一塊按照次序,不斷飛入漆黑的漩渦。

吞噬完所有物品,蘇業搖身一變,變為那頭被海格力斯殺死的半神魔鬼。

這是一頭終極形態的魔鬼,其族群名為煉獄魔王。

魔鬼與惡魔一樣,都可以通過不斷進化和提升位階改變形態或種族。

蘇業心念一動,外放傳奇聖域,在前方形成了一麵鏡子,映照出煉獄魔王的樣子。

足足五米高的身軀,乍一看,就是一頭直立的人形紅龍。

全身覆蓋暗紅色的鱗片,頭頂兩根巨大的尖角,尖角之上,火焰燃燒。

一縷縷的火焰順著尖角如流水下滑,在鱗片之間徐徐流淌。

煉獄魔王冇有眼球,眼窩中濃鬱的紅光格外刺目,那是一種強大的恐懼靈光,所有無法承受他恐懼靈光注視的敵人,都會陷入深深的恐懼之中,要麼發瘋逃跑,要麼跪下引頸待戮,要麼臣服於煉獄魔王。

蘇業張開嘴,左右搖擺著頭顱,觀看自己鋒利的牙齒。

人的牙齒是上下各一排,而煉獄魔王竟然是上下各三排尖銳的牙齒,其中的四顆犬牙格外吐出,比吸血鬼的牙齒都更醒目。

煉獄魔王從胸膛到腰下的鱗片上,覆蓋著一層的淺黑色金屬薄膜,這層薄薄的鎧甲,有著傳奇神力裝備的防護能力。

兩臂格外粗壯,好似鐵打的一樣,同樣佈滿暗紅鱗片,五根巨大的手指尖端,漆黑的指甲尖銳鋒利。

煉獄魔王的兩腿粗壯有力,六根尖銳的腳趾牢牢抓住大地。

蘇業的右手,拎著一把滴著岩漿的巨大暗紅魔劍,身後則揹著一對巨大的肉翼。

肉翼輕輕一扇,熱流遊動。

蘇業左看看右看看,滿意地點點頭。

雖然目前隻能獲得那頭半神煉獄魔王傳奇階段的能力,但感覺很不錯。

刹那之後,蘇業腦海中浮現半神魔鬼的少數記憶。

有他大戰的場麵,有他死亡前得場麵,有他晉升的場麵,全都是深刻且不含**的記憶。

隨後,蘇業把地傲天傳送過來。

一米多的地傲天望著五米多的煉獄魔王,目瞪口呆。

“我們比劃比劃,你隻能防禦。”

蘇業無恥地說完,揮動四米長的岩漿魔劍,斬向地傲天。

地傲天嚇得急忙開啟英靈呼喚,揮舞半神骨棒不斷防守。

蘇業右手揮劍猛砍,左手不時釋放一些火係或邪惡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