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煉獄魔王周身再度爆出火柱。

所有人驚駭地東張西望。

轟……

一個聖域戰士身側冒出火柱,他遠比聖域祭司靈活,就要躲避,但是,他突然摔在地上,本能低頭看了一眼左腿。

為什麼左腿失去知覺?

“可憐的的蟲子。”

岩漿魔劍落下,將聖域戰士一刀兩斷。

突然,一把金色戰矛飛來。

煉獄魔王身形驟然消失,出現在傳奇戰士澤維爾身後,揮劍猛劈。

傳奇戰士彎腰躲開。

“快跑!”他一邊吼叫,一邊伸手抓住飛回來的戰矛,攻向煉獄魔王。

另外四人拚命逃跑。

安德列抓著克倫威爾,低聲道:“大師,我們一起回返吧!”

克倫威爾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那恐怖的煉獄魔王,麵色複雜地點點頭。

安德列手中的戒指一閃,白光包圍兩人。

“對不起,獵巫會的夥伴,我的戒指隻能傳送回兩個人。我會為你們報仇的!”安德列充滿內疚的聲音在深獄平原上空飄蕩。

人去聲留。

“逃跑的蟲子。”

煉獄魔王突然連續進行火焰傳送,殺死聖域戰士,再回頭與傳奇戰士澤維爾對戰。

接下來,那煉獄魔王竟然不使用魔法,隻使用岩漿魔劍跟澤維爾對戰。

憑藉強大的力量聯合天賦,煉獄魔王一開始還打得傳奇戰士節節敗退。

但是,在澤維爾穩住心神後,竟然逼得高大的煉獄魔王不斷後退。

“你……”傳奇戰士大怒道,“你這是剛晉升傳奇,拿我來練習!”

“回答正確。”

傳奇戰士暴怒,全力攻擊。

煉獄魔王很快頂不住,最終隻得使用魔法。

在魔法與岩漿魔劍雙重作用下,傳奇戰士終於抵不住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很快顯現頹勢,身體不斷受傷。

“你太弱了。”

最終,煉獄魔王一劍刺穿傳奇戰士的胸膛,向上一挑,切開他的頸部與頭顱。

煉獄魔王拄著岩漿魔劍,掃視四周

麵帶冷笑。

“竟然有人打我的主意,有趣。”

說完,吟誦傳奇魔法“召喚聖域仆從”。

一頭地獄魔龍以及一頭冠軍地獄騎士浮現。

兩個仆從看到煉獄魔王的一刹那

都愣住了

隨後微微低頭。

“去吧

殺死附近所有的魔物。”

“嗷!”

地獄魔龍興奮地振翅高飛,開啟英靈呼喚,位階突破聖域

晉升傳奇。

冠軍地獄騎士同樣高舉巨劍

開啟英靈呼喚,他的身後,從地麵浮現四個小一號的地獄騎士。

“為了吾主!”五個地獄騎士發起衝鋒。

地獄魔龍低吼一聲

撲向最肥美的那頭傳奇魔物

血肉巨怪。

那團由各種魔物血肉堆積出的十米高爛肉

散發著邪惡、腐爛與惡臭的氣息

在地獄生靈眼中

是無上美味。

冠軍地獄騎士一開始瞄準最有威脅的敵人

那頭斷了兩臂的六臂蛇魔,在六臂蛇魔遠離後,衝向最擅長偷襲伏擊的遠古隱蛇。

在看到地獄魔龍的一刹那,眾多傳奇魔物目光重重一顫。

煉獄魔王已經是地獄的巨頭族群,怎麼又多出一個地獄魔龍。

地獄魔龍的數量遠遠不如煉獄魔王

但身為高等龍族

個體戰鬥力與煉獄魔王持平。

那些壽命悠久的古龍

甚至有著碾壓煉獄魔王的實力。

還有那些地獄騎士。

地獄騎士的地位

低於煉獄魔王與地獄魔龍,隻能算上位魔物。

但,冠軍地獄騎士

則是實打實的巨頭。

一個冠軍地獄騎士加四個地獄騎士,能把任何落單的同位階煉獄魔王或地獄魔龍打得找不到北。

地獄十大巨頭族群中,出現了三種。

傳奇魔物們有點慌。

雖然各自的族群很強,甚至是上位魔物,可在巨頭族群麵前,還是低魔一等。

目前的所有魔物中,除了那頭位於深淵巨頭之列的傳奇六臂蛇魔,冇有任何生靈能正麵對抗這三個種族。

那頭斷了兩條手臂的傳奇六臂蛇魔看到煉獄魔王的時候還露出挑釁的眼神,但看到地獄魔龍和冠軍地獄騎士後,迅速後退。

魔物們四處掃視,心中越發恐慌,地獄十大巨頭種族已經來了三尊,那其他巨頭族群呢?

地獄巨人來冇來?三首地獄犬呢?深紅祭司呢……

如果再有多個巨頭族群到來,會不會是魔神的先鋒?

一想到魔神,所有魔物身體微微一震。

和一般神靈不同,魔神永遠代表著恐懼、毀滅、死亡……

眾多傳奇魔物也顧不得體麵,撒腿就跑。

隻有少數魔物戀戀不捨,在不遠處打轉。

有的魔性大發,想要在這些地獄巨頭身上賭一賭,如果能狩獵到巨頭生靈,吞噬屍骸,足以讓自己實力更進一步。

有的則在較遠處徘徊,準備等戰鬥結束,撿一些殘羹冷炙。

一群禿鷲魔在遠方的天空盤旋,一群群食腐魔物在紅土上觀望。

蘇業原本想快速離開,但冇想到,這深獄平原就是不一樣,魔物和人類,完全是兩種生靈。

不能用人類的標準和理智來判斷魔物,否則根本無法在深獄平原生存。

如果自己轉身離開,甚至會被魔物認為是勢弱力衰,必然會尾隨跟蹤。

既然這樣,那就融入魔物世界吧!

轟!

一麵烈焰大旗出現在蘇業身後,高高飄蕩。

烈焰大旗上什麼都冇有,隻有熊熊火焰,但是,每一個魔物都知道這是什麼。

血戰大旗!

瘋狂的煉獄魔王,竟然要當場開啟血戰!

這是在挑釁所有魔物!

“嗷……”

根植於魔物靈魂深處的暴虐被激發,眾多魔物湧向蘇業。

但是,所有歸屬地獄的魔物不僅冇有撲向蘇業,反而撲向其他魔物。

混戰爆發。

“來吧,小雜碎們!”

蘇業用地獄語大吼著,手持岩漿魔劍,開始攻擊。

很快,蘇業就被前赴後繼的魔物包圍。

血戰大旗太過醒目。

越來越多的魔物湧過來,蘇業哪怕配合各種瞬發魔法,也難以應付,除非使用大範圍的傳奇魔法。

不過,蘇業好像真的被打怕了,且戰且退,最終抵達紅霧山下,遠離原本的戰場。

蘇業越是逃跑,追來的魔物越多。

不一會兒,地獄魔龍和冠軍地獄騎士竟然被洶湧的魔物撕碎,蘇業不得不再次召喚。

站在山區邊緣,蘇業望向前方黑壓壓的魔物。

血戰大旗竟然引動上萬魔物!

所有的地獄勢力的魔物,都已經被群魔絞殺。

“出來吧,我的小美狄亞!”

“出來吧,我的仆從們!”

在抵達山峰後,蘇業立刻展開召喚。

地傲天、王大錘、幽影蜂巢和小美狄亞,接連出現。

蘇業冇有召喚世界樹。

太欺負人。

小美狄亞愣了一下,隨後麵露狂喜之色,滿麵凶意勃發,但刹那後迅速收斂,看了一眼父親,發現父親根本冇關心自己,立刻開心地笑起來。

巨龍的笑容,猙獰可怖。

三十米長的小美狄亞宛如一片血色紅霞飛向高空,隨後一張口,一邊俯衝,一邊噴吐地獄龍炎。

那頭地獄魔龍嚇了一跳,遠遠躲開。

這大姐,好像有點太猛了。

蘇業化身煉獄魔王,猛衝猛打,希望藉此機會,提煉這個半神巨頭更多的戰鬥記憶。

不過,魔物太多了,也太強了。

接連受傷後,蘇業放棄衝在前線,稍稍後退,手中浮現半神器,黑龍骨杖。

開始釋放傳奇魔法。

“大地葬歌!”

蘇業伸手指向前方。

奇異的大地律動響起,宛如戰鼓擂動,又好似號角長鳴。

轟轟轟……

然後,眾多魔物蒙了。

大地葬歌本來就是強大的地係傳奇魔法,把大地化為強大的剛玉,但是,蘇業有魔法進化。

所有剛玉進階。

晉升為金剛石,即,鑽石。

人類魔法師所能釋放的最堅硬的魔法物質。

就見前方直徑整整一公裡的區域範圍內,大地瞬間化為亮閃閃的魔法鑽石。

隨後,密密麻麻的鑽石尖刺從地麵突出。

哪怕是防護力量恐怖的岩石亞龍,也被刺穿身體。

幽靈巨人明明無懼普通的岩石攻擊,但依舊被附加的力量洞穿,疼得憤怒嚎叫。

絕大多數傳奇之下的魔物,瞬間死亡。

刹那之後,所有的鑽石尖刺爆裂,數以億計的尖銳鑽石飛針在大地上瘋狂穿梭迸濺。

在魔物們的慘叫聲中,整片區域突然塌陷。

哪怕能浮空的魔物,也被無形的力量拖進下方數百米深的巨坑之中。

那些體長幾十米的魔物,在這巨坑中也那麼渺小。

深獄平原上,好像有多了一個小型深獄。

接著,天空之中急速凝聚出一座座亮閃閃的鑽石山峰,每一座有二三十米高,無窮無儘,不斷增加。

當積累到萬座鑽石山,萬山齊下!

轟轟轟轟……

萬山如雨。

黑夜的天空,閃亮的鑽石瀑布傾瀉而下。

密集的慘叫聲在大坑內翻騰。

普通魔物儘數死亡,但那些生命力強大的傳奇魔物被如此強大的力量攻擊,依舊是傷而不死。

不過幾秒,整座巨坑被密密麻麻的鑽石之山填滿。

突然,一聲清越如玉石開裂得聲音直上雲霄。

葬歌長鳴。

轟!

滿坑鑽石山,齊齊炸開。

璀璨的光芒亮起,宛如地麵的小太陽。

狂暴的勁風席捲四麵八方。

大地葬歌,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