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臂蛇魔腰下是一條粗大的蛇身,而腰部往上則是生有六臂的人形身體。

在奉獻靈魂印記的時候,六臂蛇魔感受到那輝煌的白金之光,身體一顫,謙卑匍匐在地上。

其餘魔物也是心中一驚。

巨頭族群很少會向另一個巨頭族群行大禮。

大多數傳奇魔物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歎一聲,要麼放棄掙紮等死,要麼消耗生命使用秘法加速逃跑,要麼也獻出靈魂印記投降。

不多時,戰鬥結束。

大半都被殺死,一小部分逃走,還有上千魔物投降,上交靈魂印記。

但是那些傳奇之下的魔物哪怕上交靈魂印記,也膽戰心驚地望著煉獄魔王。

每個魔物能接受的靈魂印記數量有限,一邊接受幾千個是極限。

有整整115頭傳奇魔物投降。

煉獄魔王蘇業站立在紅土大地上,周身火焰繚繞。

仆從們置身於他身後,盯著新投降的魔物。

上千魔物根據位階和族群強弱,匍匐在蘇業前方,畢恭畢敬。

蘇業收起其餘仆從,隻留下不曾被其他人見過的地獄魔龍和冠軍地獄騎士。

至於小美狄亞,蘇業看了她一眼,雖然她目前最喜歡使用地獄龍炎攻擊,冇有發揮自身的實力,但足以在深獄平原橫著走。

就算遇到半神,小美狄亞也能憑藉神器不落下風。

既然她在深獄平原是安全的,就讓她留在外麵,多見見世界。

最後,蘇業望向六臂蛇魔。

六臂蛇魔的四條手臂各持一把長劍,每一把長劍都缺口參差,裂痕滿布。

“你為什麼出現的這裡?”蘇業問。

“啟稟陛下,我因年老體衰,在部落中被排擠甚至攻擊,無法在燃顱城生存,因此不得不離開,在野外生存。”

蘇業點點頭,和魔鬼不一樣,魔鬼一般願意撫養有功的老年魔鬼,而惡魔的內部則無比混亂和殘酷,弱小和衰老的惡魔往往會被殺死甚至會被年輕惡魔當作食物。

“你很有眼力。”蘇業盯著六臂蛇魔翠綠的雙眼。

“是陛下如黑夜中的光芒,如此醒目。我不過是一個普通老人而已。”

“少拍夢魘屁,你現在多少歲?”蘇業問。

“兩百餘歲。”六臂蛇魔道。

“我對惡魔很不放心,你能指揮這些傳奇魔物嗎?”蘇業問。

“您應該能看出來,一個活到兩百歲的惡魔,一定和普通惡魔不同。也正是因為我和普通惡魔有所不同

纔會被趕出,同理,也正是因為我的不同

冇有惡魔敢把我當食物。”六臂蛇魔的話語裡充滿謙虛。

“你叫什麼名字?”

“吉格

劍聖吉格。”六臂蛇魔握緊四把劍

挺直身軀,蛇尾貼地筆直,尾尖高高豎起。他的蛇鱗多處剝落

露出慘白的皮膚。

身上的傷痕甚至多於蛇鱗。

“很好。我任命你為我的副官

輔佐我管理屬下。現在我們前往燃顱城,你告訴我燃顱城的一切。”蘇業沿著山下行走,一邊說。

“遵命。”

“燃顱城由大領主哈拉格爾殿下統領

哈拉格爾殿下的背後

是一位地獄二層的魔神。”

“哈拉格爾殿下是一位狡詐、卑劣但又智慧的深紅祭司

他允許所有生靈在他的城市內居住

無論是宙斯的仆從還是惡魔

無論是亡靈還是人類

隻要上交足夠的獄幣,或者靈魂。”

“燃顱城混亂中隱藏著秩序,而哈拉格爾的規矩,就是秩序。燃顱城各處,被點燃的頭顱日夜不息

他們生前都違反了哈拉格爾殿下的規矩。”

“不過

現如今燃顱城中最強大的力量

不是哈拉格爾殿下

而是地獄聯軍。”

“以古泰坦為首的地獄勢力,不僅戰勝了小半座城市,甚至在城外建造了大營。我遠遠見過

那些動輒四五十米高、暗金色皮膚的古泰坦們,有著碾壓任何半神魔鬼的力量。畢竟,每一尊古泰坦,都是曾經的神靈。當然,或許稱古泰坦為舊神更加確切。”

“作為您的副官,我遵從您的命令。但作為您的助手,我想要說,燃顱城已經成為整個深獄平原動盪的中心,那裡就像一個風暴口,一定會形成席捲世界的災難。”

“我本來過些日子離開燃顱城領地,冇想到,在狩獵的時候,遇到了您。這讓我知道,幸運女神原本也眷顧惡魔。”

小美狄亞小聲嘀咕:“馬屁精……”

“美狄亞公主殿下慧眼如炬,一眼看出我的稟性。”吉格麵不改色。

小美狄亞一臉嫌棄地撇撇嘴,小尾巴輕輕晃了晃。

被誇獎了,有點小開心。

“我進入燃顱城,會被征召嗎?”蘇業問。

“雖然地獄聯軍會在暗地裡威逼利誘,或者去平原上抓壯丁,但大體上不會脅迫任何人,尤其是像您這樣的魔鬼巨頭。當然,他們一定會邀請您,主動權在您的手上。”

蘇業沉思許久,道:“我想要在深獄平原建立自己的勢力,你認為在什麼地方好?我需要你的地圖。”

吉格張口吐出一個紅彤彤的眼球,眼球噴發出紅光,顯現出一個巨大的立體平原,鋪在兩人之間。

蘇業慢慢看去,不一會兒,便記住了所有內容,並暗中消耗魔力,送入魔法書中。

吉格收起長劍,伸指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大圈。

“這裡遠離惡魔的勢力,又離魔鬼勢力不遠,而且大多是亡靈那種貨色盤踞,冇有強大的族群,最適合您不過。”

“那裡和燃顱城相距至少三千公裡,太遠了。我希望在燃顱城附近建立勢力。”蘇業道。

“嗯……”吉格斯思索許久,才伸指點向一個地方道,“燃顱城非常強大,您如果想構建獨立的勢力,勢必與燃顱城發生衝突。而周圍實際上冇有好的地方。您如果不擔心羸弱膽小的人類,可以在黑石丘陵的東麵建立城市,哪怕是燃顱城,也冇精力繞過黑石丘陵去為難另一個魔鬼勢力。”

“我大概明白了。你覺得,我如果要在深獄堡壘的東麵建立勢力,現在應該做什麼?”蘇業問。

吉格沉思許久,道:“提升您自己的力量,達到半神位階。在深獄平原,未到半神,無法建立牢固的勢力。”

“下一個。”蘇業道。

“或者,殺一個半神。”吉格道。

“這個我喜歡。”蘇業輕輕點頭。

附近的魔物有的一臉憂愁,冇想到,新主人竟然是這麼個狂妄的傢夥。

有的躍躍欲試,這代表有戰鬥了。

還有的滿心歡喜,主人既然這麼說了,一定有強大的力量或背景。

吉格愣了一下,早知道這位新主人這麼狂,自己還不如逃跑算了。

“你們六臂蛇魔在燃顱城有半神嗎?”蘇業問。

“呃……冇有,我們六臂蛇魔都依附於哈拉格爾殿下。”吉格道。

“燃顱城有幾個半神?就是那種殺了之後影響不大的。”

蘇業問完,愣了一下,冇想到自己這麼乾脆,和魔物一樣,隨後抬頭望向天空。

淺灰色的烏雲如海浪湧動,雷霆與紅光瀰漫烏雲之間。

在深獄平原,自己的行為似乎比之前稍稍激進了一點,或者說,更加狠了一點。

尤其是決定快速斬殺那兩個人類傳奇,如果換做正常時期,還會等一等再說。

看來,這和書上記載的一樣,一旦進入邪惡世界,自己的心誌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

尤其自己變化為魔鬼,受到的影響更嚴重。

那就,一邊保持警惕,一邊入鄉隨俗,

“燃顱城每一位半神的死,影響都很大。”吉格苦著臉道。

“半神魔鬼我不能殺,半神惡魔倒是可以殺,但後果比較嚴重。嗯……你有時間幫我整理一下附近比較弱的半神,我挑一個立威。”蘇業道。

“遵命。”吉格一臉無奈,這樣的魔鬼真少見,更像是亂來的惡魔。

“我們現在進燃顱城,你說一些注意事項,比如……我的獄幣足夠嗎?”

蘇業說著,拿出一個白森森的空間頭顱,這是戰利品,裡麵塞滿了獄幣,其他戰利品在彆的空間頭顱內。

附近的魔物一臉無奈。

您之前殺了多少,您得仆從又搜颳了多少,心裡冇數嗎?

“您已經在燃顱城躋身富豪之列。”吉格不動聲色的用一隻手捂住自己腰間的空間頭顱。

“進入燃顱城後,你幫我租賃一個地方暫住。”蘇業道。

吉格扭頭掃了一眼身後各種奇形怪狀的魔物,無奈道:“啟稟陛下,一大半的魔物隻能留在城外,不能進城。您知道,有些魔物太過暴躁,還有像地底蚯蟲魔,最喜歡鑽洞,城市都會被他們鑽得坑坑窪窪,燃顱城很不歡迎他們。”

蘇業望過去,地底蚯蟲魔委屈地縮起來,由蚯蚓縮成大胖蛆。

“太暴躁的,殺了。”蘇業輕描淡寫道。

魔物們身體一縮,心中顫栗。

煉獄魔王果然凶殘,以後一定要當一個心平氣和的魔物。

“不過陛下放心,我會幫您挑選,把不能進入的魔物留在城外。城外也有合法的聚集點,雖然出了事燃顱城不管,基本靠自行解決,但……以我們的勢力,估計不會有人隨便招惹。”吉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