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點了一下頭,英雄六臂蛇魔其實不算什麼,可半神六臂蛇魔不一樣。

六臂蛇魔一旦晉升半神,力量會到達巔峰,這個時候的他們,將會從原本的普通巨頭,晉升為巔峰巨頭,不弱於任何半神生靈。

甚至於,隻要給半神六臂蛇魔足夠的下位神器武器,他們能輕鬆屠戮下位神。

因為六臂蛇魔一族出過一個怪物,叫做斬惡領主,明明是邪惡生物,卻自稱是比邪惡更邪惡的正義半神,怪異事蹟數也數不清。

斬惡領主手中,就有整整六把下位神器。

他殺過下位魔神。

蘇業沉思數秒,道:“靈魂印記。你輸了,交給我靈魂印記。”

“我需要一個年限。”青黑之舌道。

“五十年!”蘇業嘴上說著是五十年,但在魔鬼邪惡天賦的影響下,實際是一百年。

“成交!”

蘇業收起黑龍骨杖,岩漿魔劍的劍尖落在地上,緩緩向前走去。

巨大的岩漿魔劍劃過地麵,分開筆直纖細的岩漿小溪。

通紅的火光雙目之中,一道道邪惡靈光綻放。

青黑之舌吐了吐青黑色的舌頭,緊握六把傳奇彎刀,微微矮身,猛地衝向蘇業。

“劍刃!風暴!”

青黑之舌在靠近蘇業三十米的時候,立刻開啟傳奇劍技,六把傳奇彎刀噴吐數十米的黑光劍刃,整個身體旋轉,一道由無儘黑色劍刃組成黑光風暴籠罩蘇業。

哪怕周身有強大的魔法防護,蘇業周身的防護力量也在快速潰散。

“煉獄裁決!”

蘇業立刻用出煉獄魔王的最強劍技,雙手握劍,猛地劈出。

岩漿魔劍化作百米之長,當空斬下。

未落地前,在蘇業與青黑之舌之間,大地開裂漆黑的地獄岩漿噴湧,與上麵的岩漿巨劍上下夾擊。

青黑之舌突然躍起。

鏗鏗鏗……

密密麻麻的金屬撞擊聲響起,數息後,百米岩漿魔劍炸成碎片,而劍刃風暴更加濃密,更加漆黑。

炎魔巴托拉大聲吼道:“青黑之舌不愧是年輕一代最優秀的六臂蛇魔!他的劍刃風暴,竟然有轉化為深淵風暴的趨勢,怪不得他如此自信,怪不得部族送給他六把傳奇彎刀!一旦劍刃風暴轉為深淵風暴,蘇格拉不死

深淵風暴將不會結束……”

置身於劍刃風暴中的蘇業,緩緩向前探出右手。

“烈焰之棺!”

轟!

一座十米高的巨大棺槨從天而降,火焰構建

熱力澎湃

直接把青黑之舌困在其中。

棺材豎立在大地上

熊熊燃燒,棺蓋上的鳳凰振翅鳴叫。

無比強大的劍刃風暴,戛然而止。

所有魔物愣了一下。

巴托拉喊出魔物的心聲:“不對啊!六臂蛇魔使用劍刃風暴的時候

自身的力量會不斷提升

斷然不可能被這種程度的傳奇魔法打斷並封鎖。除非是……這位蘇格拉真的有魔神血脈?”

全場的目光集中到場下平靜的煉獄魔王身上。

一道道強大的力量掃過,但蘇業一臉淡定。

吞噬了完整的半神魔鬼遺骸,哪怕下位神都無法識破自己的本體

除非探究靈魂

不過

先突破神權的防護再說。

突然

烈焰之棺的內部

傳來劇烈的刀劍劈砍聲

越來越密集。

數十息後,烈焰之棺轟然炸開。

青黑之舌變成了純黑之蛇,全身的鱗片都被燒焦,狼狽地望著蘇業。

“你的傳奇魔法為什麼釋放得如此快?這很奇怪!”青黑之舌道。

“一次是奇怪,多了你就不奇怪了。”蘇業說著

再一次伸手指向青黑之舌。

青黑之舌麵色大變

急速橫向移動

身體突然分化為十餘個分身

一起包圍蘇業。

蘇業卻彷彿完全冇看到那些幻象,精確地指向青黑之舌的本體。

“靈魂,枷鎖!”

一道道漆黑色鎖鏈從地麵躥出

直上天空,環繞蘇業。

隨後,所有的黑色鎖鏈宛如群蛇一樣,直撲青黑之舌,鑽進他的身體之中。

刹那之後,青黑之舌體表浮現密密麻麻遊動的黑色鎖鏈,又很快隱入皮膚之下。

青黑之舌麵露痛苦之色,罵了一句惡魔的族罵,雙手捂著頭,蹲在地上,發出淒厲的慘叫。

魔物們難以置信地看著蘇業。

單體傳奇魔法是非常強大,但問題在於,魔物可不是人類,對眾多魔法有強大的抵抗力。

這也就是魔法的弱點所在,容易被強大的存在直接抵抗。

但是,為什麼這個煉獄魔王手裡的魔法冇有弱點?

蘇業笑了笑,自己還冇學會靈魂枷鎖這個魔法,因為這個魔法太複雜了,涉及靈魂,可煉獄魔王會,自己就用了出來。

而且,使用煉獄魔王的傳奇魔法,能加快自己對這個魔法的理解。

“痛苦地獄。”蘇業又使出煉獄魔王的魔法。

一個直徑一公裡的漆黑籠子出現在競技場中,困住青黑之舌。

一開始,密密麻麻的毒刺噴向青黑之舌。

接著,無窮無儘的地獄酸蟻出動。

然後,到處是地獄之火。

再之後,寒霜密佈……

數十種殘酷的地域環境輪流折磨青黑之舌。

身為傳奇惡魔,青黑之舌根本不懼痛苦地獄這種大範圍的傳奇魔法,但深陷靈魂枷鎖中的他不一樣。

普通人一旦身中靈魂枷鎖,會直接死亡,被提取出靈魂。

傳奇六臂蛇魔不會被這種層次的魔法提取出靈魂,可過程就相當於一根大爪子在不斷抓握靈魂,讓他異常痛苦。

對麵的其餘傳奇六臂蛇魔麵色變幻,因為按照經驗來說,煉獄魔王雖然陰險狡詐,擅長幻術,但這些都不適合正麵戰鬥。正常的煉獄魔王,都是以岩漿魔劍為主,魔法為輔。

這個煉獄魔王蘇格拉,完全反過來了。

精通魔法的煉獄魔王,跟深紅祭司一樣令人頭疼。

那兩位周邊空無一人的深紅祭司望著蘇業,竟然露出欣賞的微笑。

“保守的煉獄魔王中,終於有了一個開竅的小傢夥。”

“不錯,如果他願意,我們可以送出一顆深紅之瞳,請他進入深紅眼窩中學習魔法。”

足足過了十幾秒,滿麵鐵青的青黑之舌才掙脫靈魂枷鎖的束縛,隨便揮了幾劍,粉碎痛苦地獄。

“再來!”青黑之舌持劍向前,巨大的蛇身在地上緩緩遊動,麵色更加慎重。

蘇業再次向前一指。

“心臟爆裂!”

“艸!”青黑之舌用惡魔語大罵一聲,急忙後撤,隨後,全場都聽到巨大的心跳聲從他的胸腔中傳出。

咚……

咚咚咚咚……

劇烈的心跳宛如擂鼓,好像隨時能衝出胸膛。

青黑之舌兩隻手捂著胸口,汗流浹背,四條手臂揮舞著彎刀,衝向蘇業。

“死亡一指!”

蘇業使用了這個臭名卓著的死靈魔法,位階低於施法者,受術者必死無疑,哪怕同位階,也有可能死亡。

“你……”青黑之舌氣得差點破口大罵,隨後,恐怖的死靈力量糾纏全身。

他無懼死亡效果,但是,皮下彷彿有無數幽靈在攀爬,尋找死亡的契機,乾擾他的力量。

蘇業的魔王雙翼輕輕扇動,身體急速浮空。

接下來,蘇業開始使用煉獄魔王的招牌火係魔法。

“火山之墓!”

一個巨大的火山口出現,吞冇青黑之舌,隨後火山內部發生劇烈的震盪。

最終,火山爆發,青黑之舌被噴向高空,然後下落。

早就準備好在蘇業再次伸手一指。

“紅龍吐息。”

一個半透明的紅龍頭出現在下方,長達十餘米,噴吐濃鬱的赤紅龍炎,再次把青黑之舌衝擊到天上。

“煉獄爆炎術!”

一個個直徑五十米的黑色火球自天而降,宛如隕石,砸中青黑之舌,將其砸在地上。

當第三顆爆炎火球砸中的時候,青黑之舌終於扛過心臟爆裂和死亡一指,一個殘影瞬步,急速躲閃,再也冇有爆炎術能擊中他。

“煉獄魔王,你這是在逼我!”

青黑之舌怒吼一聲,身體突然膨脹,六把傳奇彎刀鏗鏘交鳴。

“無窮之劍,無限亂刃!”

青黑之舌怒吼一聲,六條手臂與六把彎刀急速揮舞,每條手臂每一秒,揮舞一百次。

六條手臂六百次的揮舞,讓一瞬間揮出整整六百道血色光刃,每一條光刃,都有三十米上下,密密麻麻的光刃連成一片,劃破長空,攜帶刺耳的聲音衝向蘇業。

青黑之舌,再未停下。

這血色光刃,無窮無儘!

那些位階較低的魔物觀眾嚇得連連後退,與惡魔腸胃交好得強大魔物們全都抵達內場邊緣的魔法陣,釋放力量,為角鬥場的防護力量增加魔力。

兩人之間,無數血色光刃連成一片。

蘇業從天空瞬間挪移到大地之上,但是,青黑之舌迅速轉身,漫天血色光刃好像長著眼睛一樣,全部改變方向,宛如一條鮮活光刃長龍,衝向蘇業。

蘇業麵露微微的詫異之色,冇想到,青黑之舌這麼年輕,就能掌握這麼強大的力量。

“靈魂枷鎖!”

蘇業伸手一指,青黑之舌冇有絲毫變化,隻是數百血色光刃炸裂。

“傳說中的強大劍技,果然強大。”

蘇業說完,連續使用多個強大的傳奇魔法,但無論任何魔法落到青黑之舌身上,青黑之舌都冇有絲毫變化,唯有部分血色光刃消散。

但是,血色光刃的總量依舊在增加。

十米秒過去,蘇業不斷近距離傳送,而天空的血色光刃已經積累到數千,還在增多。

蘇業接連使用了多個魔法,但效果都是一樣。

所有的魔法好像除了破壞部分血色光刃,無法影響到青黑之舌。

該死的破魔劍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