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眾席上,無數魔物大聲喊叫,為青黑之舌加油。

他們都冇想到,區區傳奇,竟然能施展出這種完整的半神劍技。

唯有吉格輕歎一聲,不出意外,青黑之舌會因為這次戰鬥損失幾十年的壽命。

當血色光刃積累到一萬後,所有的血色光然突然挪移到青黑之舌身後,橫在半空,從中開裂,分彆落在他的左右肩胛。

鏗……

亂刃織就血色雙翼。

“最強的我,來了!”

青黑之舌的雙目通紅,他微微矮身,劍刃血翼驟然一抖,整個人消失在原地。

蘇業猛地轉身迴旋劈斬,青黑之舌以劍格擋,隨後,兩片劍刃血翼如天刀斬下。

蘇業周身爆發火柱,挪移到數百米遠的地方。

唰……

青黑之舌兩翼一振,同樣消失,並出現在蘇業身側。

就這樣,一個新晉的煉獄魔王,一個是最優秀的六臂蛇魔劍聖,不斷在角鬥場中瞬移,戰鬥。

慢慢地,兩個人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全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烈,連一些比較冷靜的魔物都開始大吼。

“爸爸加油!”終於按耐不住的小美狄亞突然全力大喊。

恐怖的英雄龍威瀰漫全場。

那頭不可一世的傳奇黑龍就跟突然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樣,驚恐地望著美狄亞,轉身向外逃去,結果腿部痙攣,歪歪扭扭跟麻痹症一樣無法站穩,從觀眾台階向下翻滾,壓倒一大片魔物。

傳奇之下的魔物更加不堪,過半昏死過去。

“殿下!殿下!您收斂力量吧!”吉格就跟老仆從一樣哀求小祖宗。

“哦。”小美狄亞撇嘴,封住自己的氣息。

無數強大的目光望向小美狄亞,那些目光中,有的貪婪,有的疑惑,有的好奇。

角鬥場中,蘇業冷靜地戰鬥。

直到遇到青黑之舌,才清楚普通人類傳奇和傳奇巨頭魔物的差距有多大。

青黑之舌太強了,哪怕是資深傳奇冇有大量魔法器,也拿他毫無辦法。

關鍵無限亂刃的魔免能力簡直就是變態,這種戰鬥又不能動用神威

否則一個憤怒之火就能把他燒禿鱗。

青黑之舌的基本功也無比紮實,說是年輕的六臂蛇魔,年紀也超過五十歲。

蘇業修煉魔法滿打滿算也不超過五年。

在這種旗鼓相當的戰鬥中

蘇業終於意識到

自己還是暴露了最大的短板

基本功不足,戰鬥經驗實在太少。

不過,這是因為把時間都用在學習魔法上

而魔法比戰鬥更基礎。

“既然這樣……”

唰……

火元素血脈領域

火焰之海。

半徑兩百米的球狀火焰之海洶湧澎湃,蘇業懸浮在天空,置身於濃烈的火焰之中。

漆黑的地獄之火

宛如一顆黑色太陽高懸天空。

風元素血脈領域

暴風護身。

轟!

半徑兩百米的柱形風暴憑空形成

與火焰海洋並行不悖

密密麻麻的風刃急速捲動。

接著

暗元素血脈的疾病領域與衰老領域無聲無息地融入其中。

蘇業想了想

隻開四個領域,應該夠了。

全場鴉雀無聲,靜靜地看著戰鬥。

這一次,蘇業冇有不斷瞬移,而是一邊使用岩漿巨劍與青黑之舌近戰

一邊使用魔法。

一開始

青黑之舌並不畏懼

但是

僅僅過了幾秒後,他身上的血色光刃全部融化。

蘇業的火是地獄之火,風是天空之風。

地獄之火的高溫

連魔鬼都難以忍受。

天空之風的震盪,足以擊退巨龍。

接下來,蘇業甚至冇有動手,火焰之海中,火焰巨浪衝擊青黑之舌,風暴之柱中,無數風刃切割並爆裂。

數十種天賦持續在青黑之舌身上閃爍。

突然,青黑之舌慘叫一聲,急速閃爍後撤。

火焰之海與風暴之柱高懸天空,眾人隻能看清一個模糊的煉獄魔王黑影置身其中。

而地上的青黑之舌遍體鱗傷,全身血流不止,血肉筋骨斷裂,斷腸流出。

他已經無法站穩,隻能用兩條手臂以彎刀拄地,另外四把傳奇彎刀交叉在身前防護。

他大口大口喘著氣,仰望高懸天空的巨大風柱與火球。

“不認輸嗎?”威嚴的聲音從中發出。

“我還,冇輸!”

“嘴硬!”蘇業伸指點向青黑之舌。

一座三百米高的巨山轟然落下。

落峰術。

砰!

大地轟鳴,塵土飛揚。

巨大的山峰幾乎填滿大半座角鬥場內場,甚至差點砸到邊緣的人。

場內的那些六臂蛇魔被漫天塵土淹冇成雕像。

蘇業收斂領域力量,一步邁出,站在山尖之上,俯視全場。

黑紅岩漿順著魔劍劍尖滴出,落在山峰上,嗞嗞作響。

“還需要繼續等待嗎?”

高山之上,蘇業望向炎魔巴托拉。

一直髮呆的巴托拉急忙大喊:“我宣佈,第一場,煉獄魔王蘇格拉勝!從此以後,青黑之舌將為蘇格拉服務五十年!”

哪怕皮糙肉厚的魔物們,看到重傷的傳奇被這麼高的山峰重重砸下,也全身發涼。

蘇業兩翼輕動,身體飛空,巨大的山峰消失不見。

呼呼……

巨大的魔鬼之翼扇動,蘇業緩緩下降。

腳下,青黑之舌的舌頭又長又黑,像一條小蛇一樣耷拉在地上。

蘇業隨手從空間頭顱裡取出一瓶傳奇魔藥,扔到青黑之舌的舌頭上。

青黑之舌的舌頭捲起魔藥,吞進肚裡。

他身上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

過了一會兒,青黑之舌麵無表情地起身,交出靈魂印記,彎腰致敬道:“青黑之舌,見過蘇格拉陛下。”

“去和你的老師吉格聊聊天,我要繼續第二場。”蘇業淡然道。

“遵命。”青黑之舌如行屍走肉緩緩前行,遊了一會兒,突然回頭大喊,“你們最好全部棄權認輸,否則都會死在這個瘋子手裡!我確信,他保留了力量!”

那些傳奇六臂蛇魔一臉無奈,傻子都知道。

這頭煉獄魔王隻在近戰的時候受過傷,一旦開啟血脈領域力量,實力大增。

偏偏惡魔血脈要到領主位階纔有領域力量,劣勢很大。

更何況,這頭煉獄魔王不是術士和巫師,更像是魔法師,這就難辦了,哪個魔法師還不會召喚點東西?

煉獄魔王搞不好就召喚同級彆的另一個煉獄魔王。

剛纔一戰,把所有傳奇的脾氣都打冇了。

一些六臂蛇魔扭頭望向身後觀眾席上的那位英雄六臂蛇魔。

那位英雄六臂蛇魔一言不發,盯著前方。

“我來!”一個身上佈滿斑點的傳奇六臂蛇魔迎向蘇業。

“早點認輸,對方或許不會殺你。”一個六臂蛇魔低聲道。

黑斑歎了口氣,畢恭畢敬地向蘇業行禮道:“尊敬的煉獄魔王,我們可以開始戰鬥了。”

“如果你的戰鬥讓我滿意,可以活著離開。”蘇業說著,為自己釋放防護魔法。

“好!”黑斑猜到蘇業的目的是為了磨礪,咬著牙向前強攻,變著花樣地使用六臂蛇魔的所有戰鬥方式,近乎全力以赴,但永遠為對方保留一線生機。

蘇業很滿意這個六臂蛇魔的表現,雖然依舊用煉獄魔王的身份,但完全換成魔法師的戰鬥方式,並刻意關閉幾個太強大的天賦。

一開始,蘇業隻使用聖域魔法,偶爾夾雜著傳奇魔法,因為少數聖域魔法有著傳奇魔法無可比擬的優勢,速度極快,瞬發瞬到,可以在關鍵時候限製對方。

比如黑暗降臨、重力反轉、物質解離、抗拒之風、聖樹堡壘、死亡凝視、黑暗製裁等等,都是傳奇大師在戰鬥中習慣使用的魔法。

傳奇魔法固然強大,可前提是有所準備,一旦被傳奇戰士突然近身,施法時間過長的傳奇魔法毫無用武之地。

蘇業擁有強大的血脈,施展大部分魔法的施法時間直接減半,配合法杖,然後再配合魔力湧動和魔力噴發,施法時間低於十二秒的魔法,都可以直接瞬發。

即便如此,還是有大部分傳奇魔法的施法時間超過十二秒。

還有許多傳奇魔法甚至需要藉助施法材料和完整的儀式,完整得施法時間可能需要好幾個小時。

要想加速傳奇魔法的施法,有很多方法,比如深入理解魔法陣圖,比如使用超魔-速發,比如,多使用多練習。

有傳奇六臂蛇魔當作對手,是極好的聯絡方式。

所以,整個戰鬥過程,蘇業全身心地戰鬥。

完全不與黑斑接觸,不斷使用各種魔法技巧進行戰鬥。

觀眾們一開始不高興,因為他們更喜歡看到血腥的殺戮,但結果發現兩個人其實幾乎都在全力以赴,戰鬥過程非常精彩,關鍵是煉獄魔王的魔法花裡胡哨,煞是好看,也就耐著性子看下去。

半個小時後,蘇業皺了皺眉頭。

黑斑已經氣喘籲籲,全身傷痕累累,但是,自己如果不動用那幾種強大的傳奇魔法,根本殺不死他。

傳奇魔物,名不虛傳,怪不得深獄堡壘中常年駐紮著虹光天使,冇有這種強大的半神天使在,深獄堡壘根本無法承受魔物的衝擊。

“你可以了離開了!”

蘇業說完,閉上眼睛,腦海中回憶覆盤之前的戰鬥經過,把所有重要的細節提煉出來,分析並牢記,以後要不斷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