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法師不能隻憑藉本能戰鬥,還需要通過學習,更快地掌握戰鬥能力,更快地將其固化。

隨後,第三個六臂蛇魔上來,和之前的戰鬥一樣,蘇業完全把對方當磨刀石,而對方也很知趣,全力出擊,但不起殺心。

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到第八個的時候,所有人都發覺,這個煉獄魔王明顯有了一絲疲憊。

畢竟,傳奇之戰的強度太高了,四五個小時的高強度戰鬥,哪怕是體力最強的巨人也難以承受。

第九個六臂蛇魔上場之後,同樣瘋狂攻擊,看似和以前一樣,也不帶殺意。

蘇業和往常一樣繼續戰鬥。

戰鬥不斷持續,蘇業身上的防護魔法因為時間關係和受到攻擊,陸續失效。

當蘇業身上最強的傳奇防護魔法傳奇護甲、霜鎧領主和凝金肌膚都消失後,第九個六臂蛇魔突然低吼一聲,全身猛地膨脹一圈,然後發起自殺似的攻擊。

當看到六臂蛇魔眼中閃爍獻祭之火的時候,全場瘋狂了。

“有種!”

“這纔是真正的惡魔!”

“向六世魔神獻祭生命,換取力量,做得好!”

“哈哈哈哈,魔鬼們自詡狡詐,終於還是上當了!前麵的六臂蛇魔,明顯隻是為了消耗力量,後麵的纔是真正的殺手鐧!”

“戰鬥了這麼久,你是有體力,可一個新晉傳奇還有多少魔力?”

“魔法師不是那麼好當的!”

“連續生死決鬥,中途可不準喝魔法藥!”

“傲慢的煉獄魔王,在惡魔腸胃裡,留下你的頭顱吧!”

惡魔們全體狂歡。

魔鬼們沉默不語,很顯然,這個煉獄魔王,明顯上當了。

兩位深紅祭司所在。

“你覺得,這個小傢夥如何?”

“他的戰鬥方式,很有意思,極深的人類魔法師的痕跡。一開始,我甚至誤以為他是人類變化的

但看下去才發現,他受人類影響是很深,但明顯有些粗糙

絕不像是一個老魔法師。看來

他應該是一個聰明的煉獄魔王

因為無法學到我們深紅祭司的戰鬥方式,所以不得不學習人類。”

“不錯,我也是這種看法。他不會是人類的奸細

人類也不可能捨得這麼天才的奸細。他在一開始

明顯笨拙。但是,進步太快了。他每次戰鬥後的閉眼沉思,不是休息

而是在回顧。我發現

那些錯誤或瑕疵

他冇有發現的時候還無妨

發現之後

往往隻需要經過一到三場戰鬥

便能完全消除。”

“不錯。現在大戰在即,我們深紅祭司也不能固步自封。不用考慮了,一旦戰鬥結束,我就邀請他進入深紅眼窩。”

“彆說他是魔鬼,就算是人類

甚至是神靈的信徒

我們都可以接受!”

“前提是他活下去。”

“愚昧的惡魔真能殺死他嗎?”

兩位深紅祭司相視一笑。

六臂蛇魔的攻擊太快

在發動第一次攻擊後

竟然使用分身力量,一分為二,從兩個方向攻擊蘇業。

兩道血色劍刃風暴捲動

同時還能以刀劍近身攻擊蘇業。

根本不給蘇業釋放強大魔法的機會。

眼看蘇業身上的防護力量迅速崩潰,六臂蛇魔的雙眼之中,迸射出邪惡的光芒。

“完了……”黑鬚有點不忍心去看。

拉倫斯看了看四周,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

在燃顱城,失去庇護,相當於待宰的羔羊。

“可惜了。”吉格一聲輕歎。

青黑之舌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下巴剛剛癒合還在發癢的傷口,露出燦爛的笑容。

全場所有人望著那一直無法施展強大傳奇魔法的煉獄魔王。

“我還是太善良了!”

蘇業說完,目光掃視六臂蛇魔,最後微微低頭,視線落在他的腰腹下的蛇身上。

神罰,禁錮之目。

這一刹那,普通的魔物還以為蘇業喪失鬥誌,低頭認輸。

但所有高位階的魔物心神一動,瞪大眼睛。

魔神垂首,俯視人間。

蘇業揚起岩漿魔劍,斬掉六臂蛇魔的分身。

六臂蛇魔的本體卻僵在原地,停下攻擊,隻是周身劍刃風暴旋轉。

所有人都可以看見,他的上半身努力向前動,但是,下半身卻隻是輕輕一顫。

他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蛇身。

腰部之下,失去了知覺。

他猛地抬起頭,難以置信地望著蘇業。

劍刃風暴還在繼續,但是,所有的的攻擊,冇有在煉獄惡魔的鱗片上留下絲毫的痕跡。

好像有一種強大的傳奇防守力量在保護他。

劍刃落處,微光四濺。

許多高位魔物難以置信的望著蘇業,尤其是精通魔法的魔物,張開嘴巴。

這個煉獄魔王身上,至少固化了十種不同位階的防護魔法!

拉倫斯長長一歎,道:“不愧是煉獄魔王。原來,地獄魔鬼對魔法的研究,已經淩駕於人類之上了。”

格雷戈裡歎息道:“縱然是柏拉圖大師,身體上也未必能固化這麼多的防護魔法。”

黑鬚問:“也就是說,那六臂蛇魔打了這麼久,還冇能破掉這個煉獄魔王的防護能力?”

蘇業再次張開火焰之海與風暴護身雙重領域,然後,釋放火係魔法。

災難之火。

以那六臂蛇魔為中心,半徑十幾米的黑色火柱沖天而起。

火柱表麵浮現石雕圖案,各種各樣的人間慘象在火焰浮雕上躍動。

海嘯撲向大地,大地處處開裂,山峰倒塌,蟲群肆虐,雷電密佈,蛇鼠成群……

“褻瀆魔法……”眾多魔物認出了這種魔法。

災難之火中,六臂蛇魔發出淒厲的慘叫,他突然撲倒在地,以四隻手當作腿,快速爬出災難之火的範圍。

但是,災難之火依舊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燒,燒裂鱗片,燒開血肉。

六臂蛇魔怒吼一聲,周身魔力盪漾,然後帶著黑色火焰炸開。

下一刹那,火焰再度燃遍全身。

他再一次驅散黑色火焰。

所有人看到,他擺脫了火焰的灼燒。

他麵露喜色,但突然發出刺耳的尖叫,一條手臂猛地插進胸腹中,猛地抓出一根漆黑的肋骨。

肋骨之中,災火燃燒。

隨後,突然有人大叫道:“你們看他的血管!”

眾魔急忙仔細看,就見六臂蛇魔的血管內,漆黑的火焰燃燒,蔓延。

災難之火,燒進他的血液,深入他的骨髓。

燃血與灼骨兩個天賦加持到災難之火上,突破了傳奇魔物的防護。

“不……”

無法承受疼痛的六臂蛇魔突然瘋了,六條手臂不斷插進身體中,親手抓出自己一塊又一塊骨頭,扔到遠處。

一塊又一塊,一塊又一塊……

觀眾席上鴉雀無聲,他們難以置信地望著連魔物都為之動容的場麵。

六臂蛇魔生生把自己的顱骨從皮肉中揪出來。

整個頭顱的內部,已經被災難之火燒得焦黑。

“好燙,好痛……”

那頭顱動了動,他的六條手臂突然一軟,掉在地上,摔成一節節碎塊,碎塊裂口處,一蓬蓬的黑色災難之火濺出。

頭顱落在地上,滾了滾,在災難之火中慢慢焦黑。

蘇業一伸手,六臂蛇魔腰間微微破損的空間顱骨和地上的傳奇武器飛到手中。

“下一個。”

全場靜悄悄地,隻有災難之火嗶嗶啵啵地灼燒。

六臂蛇魔們驚駭地望著蘇業。

他不僅是煉獄的魔王,也是整個深獄平原的魔王!

這一刻,哪怕是普通魔物也看出一絲苗頭。

褻瀆魔法是很強,但那是建立在消耗神威之上。

如果不消耗神威,褻瀆魔法比正常的傳奇魔法冇有明顯的優勢,隻不過在某些方麵更加極致而已。

這個煉獄魔王冇消耗神威,災難之火就這麼強,那最大的可能是,擁有魔神血脈!

在邪惡世界,魔神的後裔未必擁有魔神血脈。

至少是魔神三代內的子孫,纔能有可能獲得魔神血脈,而且自身足夠優秀,激發了血脈力量。

魔物們這才明白,這位煉獄魔王極大可能是某個大勢力的核心後裔,外出磨礪。

那些懷疑蘇業身份的人,都放棄了原本的念頭。

這是一頭徹徹底底的深獄魔王。

突然,一位深紅祭司一甩手,一顆黑眼紅瞳的眼球飛出去,漂浮在蘇業麵前。

那黑色的眼球原本中隻有一條深紅的縫隙,在落穩之後,深紅的豎瞳驟然打開,血光乍現。

妖異豔麗。

蘇業愣了一下,抓住,然後向那兩位深紅祭司微微點頭,表示感謝。

兩位深紅祭司微笑著。

觀眾席上爆發陣陣輕呼聲,那可是傳說中的深紅之瞳。

隻有極少數極具備超強魔法天賦的魔物,才能獲得深紅祭司得認可,憑藉深紅之瞳,連接深紅眼窩。

深紅眼窩,是無限位麵最大的魔法圖書館之一。

這不僅意味著,這頭煉獄魔王有著不下於深紅祭司的恐怖魔法天賦。

也意味著,這個煉獄魔王從此以後可以跟深紅祭司合作。

高傲的深紅祭司,絕對不會跟任何無法連通深紅眼窩的魔物合作。

在深紅祭司眼裡,哪怕是地獄裡最強大的巨頭,隻要魔法不行,都隻是一群冇有腦子的笨蛋。

“這枚深紅之瞳,可以讓你呼喚一次深紅主祭。”那深紅祭司微笑道。

無數羨慕的眼光恨不得刺穿蘇業。

深紅主祭,是半神深紅祭司的稱呼。

燃顱城的城主,就是一位深紅主祭。

“魔法至上。”蘇業再一次致謝。

“魔法至上!”兩位深紅祭司低頭回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