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格和青黑之舌並肩站立,一臉無奈。

“老師,你說這個蘇格拉,到底是什麼身份?”

“我要是知道他的底細,還會站在這裡給他當靈魂奴仆?”

在場的魔法師、術士或巫師等非常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要麼獨自思考真正原因,要麼紛紛議論。

“你,還可以。”斯奈克牙縫裡擠出一句話,徹底放棄幻影之身,獨自衝向蘇業。

蘇業根本不給斯奈克近身的機會,釋放一個獄火天落後,在半徑一裡的地獄火大雨中,憑藉火焰穿梭挪移到遠處,然後,開始釋放強悍的單體傳奇魔法。

在黑龍骨杖的加持下,原本不能瞬發的魔法,現在也可以瞬發。

死亡一指、心臟爆裂、靈魂枷鎖等等強悍的魔法連續釋放。

一道道傳奇魔法落在斯奈克身上。

結果並不樂觀。

斯奈克遠比青黑之舌強大,無論他的身體或靈魂多麼疼痛,他都能持續戰鬥,受到的影響微乎其微。

蘇業使用各種強大的傳奇魔法,但是,斯奈克展現出了強大的能力和天賦,頂著各種傳奇魔法,不斷追擊蘇業。

他下麵的四條手臂不斷揮砍劈出血色光刃,攜帶刺耳的聲音,遠遠地攻擊蘇業。

一開始觀眾還非常擔心,但很快他們發現,斯奈克對劍技的掌握已經達到極為高明的境界。

之前的傳奇六臂蛇魔的光刃經常胡亂飛舞,落在保護觀眾席的護罩上。

斯奈克的光刃不一樣,他的光刃好像更弱,一旦飛出一定距離冇有擊中敵人,會很快消散。

冇有一道光刃飛到保護罩上,反倒是蘇業的許多大範圍魔法會波及防護罩。

魔物們覺察到了兩者的巨大差距。

表麵上,蘇業聲勢浩大,甚至能在火焰之中無限穿梭瞬移,有著讓人羨慕的魔鬼領主的天賦。

這種力量,在對傳奇的時候,非常有用。

對上英雄,則未必有效。

每一位英雄

都有著超越傳奇的力量。

英雄的聖域有大幅度提高。

蘇業的魔法觸及斯奈克後,首先會被半神大劍削弱,然後被英雄聖域削弱

接著會被魔力護體削弱

隨後會被魔物的身體削弱……

一係列削弱下來

效果僅僅相當於強一點的聖域魔法。

每一尊英雄,能硬抗無數聖域魔法師的攻擊。

最讓魔物在意的是,蘇業是很強

但已經戰鬥了那麼久

無論是身體、意誌還是魔力,都已經接近極限。

反觀斯奈克,簡直是條毒蛇

他從一開始就在節省力量

憑藉數百年的恐怖戰鬥經驗和強大的體魄

進行消耗戰。

十幾分鐘過去了

斯奈克始終冇有使用真正強大的戰技

一直維持在最低消耗。

於是

在斯奈克身上押注的人越來越多。

不一會兒,看到押注額,巴托拉慌了,他大聲喊道:“我以炎魔的眼光保證,這個蘇格拉非常強大!他有著無窮的天賦

更是魔神之子

他一定有不少魔力源泉

至少十個……不

至少一百個!”

全場押斯奈克的人大聲嘲笑起來。

“在舊神時代,百井魔物不算少,但現如今

除了那些歲數超過四五百的老魔物,哪裡還會有百井魔物?這個年紀輕輕的小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魔力源泉。”

“他就算擁有一百個魔力源泉,現在也快耗儘了!”

“巴托拉,你暴露了。我再押一萬獄幣!”

“這個該死的巴托拉,賺了我太多的獄幣,今天我一定要撈回來!”

在愉快的笑聲中,押斯奈克的人越來越多。

過了一會兒,巴托拉再度問手下,欲哭無淚。

在斯奈克身上押注的總額,超過了300萬獄幣。

而在蘇格拉身上押注的獄幣,哪怕算上蘇格拉自己的,也隻有50多萬。這意味著,如果蘇格拉輸了,自己現在就要賠40多萬獄幣,這已經是一件不錯的半神器的價格。

“蘇格拉,我接下來是捲款逃亡,還是繼續留在燃顱城,全由你決定了……”

巴托拉淚汪汪地望著蘇業。

戰鬥的過程,有些怪異。

斯奈克打消耗戰,蘇業好像也打消耗戰。

一個小時過去,所有觀眾全納悶了。

兩位深紅祭司微微皺眉,低聲交談。

“你發現了嗎?”

“發現了,蘇格拉這個傢夥,一直在觀察斯奈克,為了瞭解六臂蛇魔,還為了學習他的戰鬥細節,並試著結合魔法師的戰鬥方式。”

“不錯,六臂蛇魔的大多數技巧他用不上,但還是有極少數細節能用得上。”

“他會不會太托大了?”

“我的看法相反,這個小傢夥,一定還有更強大的底牌,完全不怕英雄六臂蛇魔。”

又過了一陣,巴托拉急忙大喊:“下注結束了!現在請不要下注!”

“等一下,我們現在下注!”

“他倆的戰鬥還冇到關鍵時候,你不能停!”

“惡魔腸胃不想開下去了嗎?”

“再給我們最後一次下注的機會!”

眾多魔物圍上來,巴托拉滿麵無奈。

“最後一次下注機會,所有人隻有最後一次下注機會,再過五分鐘,封盤!”巴托拉咬牙切齒道。

五分鐘一過,巴托拉迫不及待大喊道:“封盤!”

最終,他看著最後的押注,欲哭無淚。

在斯奈克身上的押注超過了600萬獄幣,這已經是全燃顱城排名前幾的角鬥場纔有的押注額。

至於在蘇格拉身上的押注,隻有80萬獄幣。

“蘇格拉,您是我祖宗……”

巴托拉呆呆地望著場內。

魔物觀眾們有點不難煩了。

“斯奈克,你被閹了嗎?”

“快點殺了這個該死的魔鬼,他明明已經冇有多少魔力了!”

“動手吧,讓我們看看你最強大的半神劍技,風暴之劍!”

“動手吧!”

斯奈克望著遠方的蘇業,突然重重點了一下頭。

他對準蘇業,突然加速揮劍。

不過一眨眼,數以萬計的血刃飛出,宛如漫天落雨,瞬間籠罩蘇業。

蘇業急忙傳送離開。

就見那漫天血刃飛回斯奈克身後,組成一對血色光翼。

內場邊緣的青黑之舌突然露出神秘一笑。

“斯奈克殿下的無限亂刃,比我強很多很多。”

一旁的吉格歎了口氣。

隨後,斯奈克再度揮出上萬劍刃。

第二對血色刃翼形成。

接著,第三次使用無限亂刃。

最終,斯奈克身後,揹著整整三對血色刃翼,每一道都有十米長。

三隊血色刃翼輕輕扇動,斯奈克竟然和蘇業一樣,緩緩升到半空。

“斯奈克!”

“斯奈克!”

全場響起狂吼,所有押了斯奈克的魔物,都陷入狂熱之中。

那些押蘇業的魔物一臉鐵青。

前不久,斯奈克還隻能使用雙重無限亂刃,冇想到,現在竟然能用出三重。

這可是半神六臂蛇魔的招牌能力。

斯奈克緩緩抬起頭,道:“很高興能在這裡遇到一位優秀的魔鬼天才,但我更高興的是,能在這裡斬殺一位魔鬼天才!你,很不錯,但,可惜了。接下來,將是六臂蛇魔的時間。”

斯奈克微微一矮身,驟然消失在原地。

唰……

他巨大的影子瞬移到蘇業斜後方,劍刃風暴捲起,半神大劍斬落。

奇異的光芒瞬間包裹蘇業。

“壞了!”

押蘇業的人,蘇業的仆從,以及魔鬼們和施法者們,都在心裡暗暗大叫。

這個斯奈克,竟然掌握了極少見的領域劍技,空間封鎖!

許多人心中長長一歎。

結束了……

炎魔巴托拉後退一步,準備扔掉整個角鬥場逃亡。

紅白交織的半神大劍,切向蘇業的身體。

突然,蘇業消失在斯奈克前麵,出現在數百米外的地方。

以至於斯奈克突然停手,目光中有些茫然。

全場寂靜刹那,巴托拉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好一個蘇格拉,竟然有破除空間封鎖的能力,不知道是天賦,還是神器的作用!”

斯奈克吐了吐猩紅的舌頭,嘶嘶地道:“我的劍技可以無限使用,我倒要看看你的神器能使用多少次!”

斯奈克冷然一笑,驟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在蘇業身邊。

蘇業再一次傳送離開。

然後,這一幕不斷上演。

兩個人在角鬥場上不斷瞬間傳送,你追我趕。

整整三十次傳送後,斯奈克的呼吸終於粗重起來。

蘇業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蘇業望著微微喘著粗氣的斯奈克,疑惑地問:“怎麼不繼續了?難道是魔力不多了?真冇想到,六臂蛇魔這麼弱。”

聽到蘇業的話,那些六臂蛇魔和押斯奈克的魔物,突然感到全身發涼。

從一開始,所有人都確定蘇業的魔力不多。

但現在,蘇業現在反而嘲笑斯奈克魔力少,那麼,這個意味太明顯了。

這個蘇業,依舊有充裕的魔力!

“哈哈哈哈……”巴托拉忍不住大笑起來,“不是我拉偏架,看來讓我說對了,這至少是一位百井魔鬼,而且身上還有更多的天賦!哈哈哈哈……”

接著,全場罵巴托拉的聲音此起彼伏,什麼惡毒得語言都有,但巴托拉始終笑眯眯。

“你們不要忘記,斯奈克的暴風之劍,而且是半神器的暴風之劍。”一頭六臂蛇魔大吼。

巴托拉臉上的笑容消失。

暴風之劍,是六臂蛇魔一族最強劍技之一,武器越強,則力量越強。

“很好,你有資格讓我使用暴風之劍。”斯奈克周身突然冒出濃濃的黑霧,而半神器斬炎劍則如同長鯨吸水一樣,瘋狂吸允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