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微微一笑,在一天之前,自己其實不敢有這個想法,最多是有模模糊糊的感覺而已。

但是,係統徹底地學習了瀆神之言,自己對魔法、邪神、真神等等各種力量的認知有了明顯的提升,而後,自然而然清晰了這個概念。

自此之後,真神、魔神、邪神乃至一切的強大力量,都隻是中性與平等的存在。

冇有什麼僭越,冇有什麼尊卑,冇有什麼信奉,自然也就不存在褻瀆。

隻有被魔法解析,或將要被魔法解析。

“看來,創造一個更優秀的魔法解析方式,是未來的重中之重。”

蘇業心裡想著,再次進入深紅圖書館,這一次隻讓伊莉斯站在一旁,自己一揮手,用意念選擇書籍。

人類魔法書籍。

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書架出現在眼前。

蘇業快速掃視那些書瞳,最終,微微一笑。

果然,這裡和柏拉圖學院以及米利都大圖書館的書籍是互通的。

隨後,蘇業選擇魔法解析相關書籍,先確定每個流派的原典,然後從原典出發,按照發展脈絡尋找關鍵的書籍,直到尋找到最新的理論。

把這些書籍轉錄到魔法書中之後,蘇業離開。

接著,直接在外介麵對著深紅之瞳,快速閱讀這些書籍。

蘇業讀書的樣子,就是被一隻拳頭大的眼睛放出紅光照耀麵龐,場麵非常詭異。

利用書瞳學習,效率是高,但負麵效果也很明顯,就是基本每讀完

一本,就需要進行冥想恢複精力。

用了整整的一天,蘇業掌握了基礎的魔法解析流派,並做出了思維導圖

然後構建了這個領域的知識樹,進行第二次學習。

之後,蘇業使用輪作學習法

換腦子學習傳奇魔法。

僅僅用了一天的時間

就學會並刻畫完

成了魔力之湖

雖然主要原因是煉獄魔王本身早就會這個魔法,吸收了他的記憶,自己對這個魔法的理解很深。

“現在

是時候神化天賦了。不過

為了對付半神,我應該偏向戰鬥類天賦。”

毫無疑問,最強的戰鬥類天賦

是且隻可能是風係天賦

剝離。

這個能消除一切防護能力的天賦

堪稱大殺器中的大殺器。

理論上

隻要使用風係魔法的次數足夠多

連神靈的防護也能完

全剝離。

不過

這個魔法受位階壓製太厲害,傳奇對半神使用,成功率低到髮指。

於是,蘇業進入魔法塔,將最後五顆神化寶鑽放到剝離天賦精靈麵前

這個小小的天賦精靈一動不動。

蘇業無奈眨了眨眼

不用說

剝離天賦本身太強

神化需要的寶鑽太多。

蘇業轉頭望向其他魔法,召喚類的就算了,增強的是下屬

不是自己。

魔法天賦,弱的不值得神化,強的,五顆好像不夠。

那就隻能選元素天賦。

“如果地繫有沙化天賦,可以神化,但冇有。”

“水繫有海魔法杖在,暫時不需要神化,那就是……火係的噁心全家桶試試。”

“衝擊能不斷擊退敵人,糾纏能死死附著身上,燃血與灼骨能燒進身體,複燃和重燃能熄滅後重新燃燒……”

蘇業心裡想著,試探性地把五顆神化寶鑽放到重燃天賦精靈麵前。

哢嚓……

五顆神化寶鑽從中開裂,化為七彩的液體,湧入重燃天賦精靈身體,隨後,複燃天賦精靈衝過來。

兩個天賦精靈與五顆神化寶鑽融為一體,化為七彩的光球。

不一會兒,光球四散,一個金光閃閃的十翼天賦精靈出現在蘇業麵前。

她微微向蘇業行禮,然後飛到火係天賦精靈雲宮之上。

蘇業望著這個神級天賦精靈。

永燃。

魔力不止,火焰永燃。

“不錯。”

蘇業又整理了一下各種用不到的物品,全都放入深紅眼窩的寄賣場,出售價格比市價稍稍低那麼一點。

雖然賺的少,但效率高。

蘇業在燃顱城靜靜等待,繼續湊建造魔法塔所需,繼續等能修複虛空龍戒的工匠,也為了繼續學習,至於燃顱城各大勢力的邀請,全部回絕。

燃顱城主始終冇有發邀請函,蘇業也不在意。

深紅眼窩多次有人跟自己洽談修複虛空龍戒的交易,但要價都太高,動輒百萬獄幣。還有人想要收購,全部回絕。

隨著對神靈力量的認知不斷提高,知識和經驗不斷豐富,蘇業學習傳奇魔法和刻畫傳奇魔法陣圖的效率越發恐怖。

普通傳奇魔法基本從學習到刻畫隻需要一天的時間。

蘇業的實力,日新月異。

在吉格、拉倫斯、青黑之舌和巴托拉等人的幫助下,自己的班底得到擴充,購買了一些普通的魔仆,還雇傭了五位提燈少女。

但蘇業覺得太少,最終提燈少女增加到十位,一位傳奇,九位聖域。

在進入燃顱城的第十天,蘇業正在對著深紅之瞳學習魔法,吉格急速遊進來。

“陛下,好訊息,燃顱城主送來邀請函了。”

“哦?”

煉獄魔王形象的蘇業收起深紅之瞳,望向門外。

吉格恭恭敬敬遞過一卷……舌頭。

蘇業心裡翻白眼,這幫噁心的魔物。

蘇業嫌棄地翻開卷著的暗紅舌頭,瀏覽內容。

原來,這是燃顱城主哈爾格拉舉辦的一次尋常的宴會,無非是邀請城裡有頭有臉的傳奇或英雄,進行一次交流。

燃顱城主會在之後舉辦一次小規模的私密聚會,主題是談一談燃顱城未來的發展,同時邀請蘇業參加。

蘇業盯著私密聚會的主題看了好一會兒,意識到這跟自己關係密切。

自己已經向燃顱城主頭顱希望在不遠處建城,這跟燃顱城的未來發展方向密切相關。

無論自己釋放多大的善意和送出多少利益,燃顱城主都不可能欣然接受,即便自己同為魔鬼,同是深紅眼窩的人,同是魔法師。

這次私密聚會,決定了自己建城是否順利。

蘇業停下學習,進入深紅眼窩收集燃顱城和深獄平原的資料,瞭解燃顱城和附近區域的勢力構成。

以黑石丘陵即深獄堡壘為中心的半徑一千公裡內,擁有三座城市級聚集地。

一座是燃顱城。

一座是建立在地下的黑暗之城,城主是一頭遠古黑龍。

一座是建在地上的混惡城,由一位半神炎魔領主建立,不歡迎魔鬼,目前的訊息顯示,是深淵為了監視和製衡燃顱城而建立。

當年燃顱城建城,那位混惡城主就曾多次阻撓。

每座城市之中,都有多位半神。

燃顱城中,如果不算巨人勢力,有七位半神。

其中兩位是燃顱城主的下屬。

另外五尊半神,各建立了五個強大的半神勢力,依附燃顱城主,但又保持獨立。

分彆是一頭蠍魔半神、一頭冰魔半神、一頭吸血鬼半神、一個半神巫妖以及半神綠龍。

冇有惡魔半神。

燃顱城原本有一尊地獄巨人半神,但古泰坦占據整座東城後,地獄巨人半神無奈地成了古泰坦的跑腿,失去了獨立性。

除了這些超強的半神勢力,就是許多有英雄的各部族,蘇業現在就已經位列這個層級。

而且各大勢力已經知道,蘇業不僅自己有英雄實力,還有一頭英雄紅龍女兒。

做足了功課,時間一到,蘇業便帶著拉倫斯、吉格和青黑之舌前往城主府。

燃顱城的城主府簡直就是一座城中城,方圓兩公裡的範圍內,各種高大的建築林立。

從地龍車上走下,雄偉的大門簡直像是城門。

更誇張的是,漆黑的牆壁根本就是城牆,一些魔鬼在城牆上巡邏。

走進大門,寬敞的道路讓蘇業以為自己走在城市的主乾道上。

繞過火焰噴泉,不是客廳,不是公館,而是宮殿。

形形色色的英雄與傳奇坐在宮殿的各處。

當蘇業走進宮殿,一道道目光掃了過來。

拉倫斯伸手捂住胸口,讓一個人類聖域在這裡,簡直就是一頭牛進了龍巢,驚心動魄。

吉格與青黑之舌則麵無表情站在蘇業身後,如同儘職儘責的保鏢。

蘇業環視宮殿,瞬間把在場所有傳奇與英雄印入腦海,然後隨便找了一處空地方,坐了過去。

喝著侍者送來的酒杯,蘇業回憶腦海中看到的那些傳奇與英雄。

英雄超過二十位,傳奇超過五十位,而且大都充當隨從。

各族都有,但大都是智慧或半智慧族群,冇有那種外形恐怖的魔物。

蘇業正喝著酒,一個一米多高的大鬍子矮人走了過來。

“尊敬的蘇格拉閣下,聽聞您想要修複一枚虛空龍戒?”大嗓門的地獄矮人吸引了宮殿中所有人的視線。

蘇業看向這個地獄矮人,一身深紅色的皮膚,麵部比普通矮人更加猙獰,嘴角突出的兩根黃色大獠牙看上去是魔鬼與矮人的混血兒。

地獄矮人說完

自來熟地坐到蘇業對麵得魔皮沙發上,笑吟吟地向蘇業舉起水晶酒杯。

“我叫黑酒,地獄矮人部族的次席大工匠。”黑酒笑嗬嗬道。

“不錯,我有一枚長輩送的虛空龍戒,可惜在戰鬥中損壞,想要修複。”蘇業道。

聽到“長輩”這個詞語,眾多魔物的目光一變。

“我能看看嗎?”黑酒大大咧咧道。

“冇問題。”蘇業的魔鬼之翼輕輕晃了晃,表示無所謂,然後遞出虛空龍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