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那為什麼我看到有人在笑?”煉獄魔王神色淡然。

四個傳奇猛地望向那幾個聖域,真看到三個年輕的聖域戰士臉上掛著凝固的笑容。

四個傳奇簡直氣炸了肺,我們傳奇麵對煉獄魔王都畢恭畢敬,聖域敢笑?

傳奇魔法師波頓突然伸手指向一個鎧甲稍舊的年輕聖域戰士,手中的戒指發出一道淺灰色的光芒。

死亡一指。

淺灰色的光芒落在聖域戰士眉心上,那聖域戰士愣了一下,絕望地張嘴想要說什麼,但張到一半,身體一軟,栽在地上,氣絕身亡。

另外三個傳奇一臉淡然,那幾個聖域則嚇得手腳發麻,全身冰涼。

波頓用刀子般的眼神掠過其餘聖域,然後纔回頭向蘇業施禮。

“無論他們如何,既然煉獄魔王閣下開口,那必須有人為此付出代價。”

那幾個聖域聽到傳奇們輕聲鬆了口氣,這才如夢方醒,自己太小看傳奇,也太小看巨頭魔鬼,本以為己方是半神家族,又有四位傳奇,完全不用在乎對方,但冇想到,這些傳奇竟然怕成這個樣子。

被殺的那人,雖然不是半神家族的直係成員,但也是非常重要的支係,地位比傳奇家族族長都高,可就為了煉獄魔王一句話,說殺就殺了。

煉獄魔王微微一笑,裂開的口中,三層牙齒輕動。

“可是,我看到有三個人在笑。”蘇業的眼睛微彎,嘴角微翹,好像在描述一件非常開心的事。

剛纔在笑的兩個年輕聖域戰士牙齒咯咯作響。

“救,救救我……”

四個傳奇無奈地看了一眼這個平時囂張跋扈的半神家族貴公子。

波頓無奈道:“尊貴的煉獄魔王閣下,另外兩人,分彆是半神歐律透斯與半神基克諾斯的愛子,他們身上,一位流著神王的血脈,一位流著主神阿瑞斯的血脈。還請您高抬貴手,饒過兩個無知的蠢貨,我們會拿出一件傳奇魔法器作為補償。”

蘇業停在三十米外,雙臂抱胸,居高臨下望著對方的十二人,好像看都不看一眼另外的兩個人。

“你們好像對我有什麼誤解。”蘇業身上冒著熱騰騰的火焰,但聲音卻彷彿寒冰在人群中蔓延。

其中一個傳奇祭司眉頭微皺,麵色漸冷。

波頓無奈道:“尊敬的煉獄魔王閣下,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誠意,我們很難再讓步了。”

“你們對我的誤解,有點大啊。”蘇業的目光緩緩掃視眾人,聲音中充滿了感慨。

那傳奇祭司突然冷哼一聲,道:“魔鬼,我們之所以忍讓你,是因為揹負神靈的光輝與半神的命令,並不是因為怕了你!你以為,我們四個傳奇會怕你一個人?”

神靈的仆從,豈能一直對魔鬼卑躬屈膝!

“哦?”蘇業臉上的笑容更大,也更加玩味。

傳奇魔法師波頓無奈歎了口氣,道:“尊敬的煉獄魔王閣下,我們不想與您衝突,但您如果繼續逼迫,我們也並不畏懼您。我這裡,有一條項鍊一直不捨得用。”

波頓說完,伸出右手,撫摸頸部項鍊末端的寶石吊墜,血色豎瞳的紅寶石格外醒目。

“召喚深紅祭司?”蘇業微笑道。

“是的。我有幸在深紅眼窩,與一位強大的傳奇深紅祭司簽訂過契約,隻要在邪惡世界,都可以召喚他,而他,已經晉升英雄!”波頓深深地看著眼前高大的煉獄魔王。

那傳奇祭司暗暗鬆了口氣,道:“魔鬼,你離開吧,就當我們冇有遇到你。否則,這裡便是你的墓地。”

蘇業正要說話,一個稚嫩軟萌的聲音響起。

“爸爸,這裡有外人?”

就見兩米高的小美狄亞比其他人搶先一步衝出大傳送門,閃動著小巧的翅膀,慢慢飛過來。

那些人看到隻是一個兩米長的幼龍,原本提起的心又放下。

但是,那傳奇魔法師波頓心臟驟停,盯著眼前的小紅龍呆住,右手死死抓住傳奇法杖。

他從這個小小的幼龍體內,感受英雄的氣息。

雖然那種氣息隱藏的很好,可以瞞過其他傳奇,但瞞不過他這個曾經遊曆過眾多位麵的傳奇魔法師。

蘇業隨口道:“冇什麼,隻是他們說,這裡會成為我的墓地。”

“什麼?”

小美狄亞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又刺耳,彷彿魔女嘶吼,額頭甚至隱隱暴起青筋。

隨後,她猛地膨脹,恢複體形。

接近四十米長的巨大身體,宛如一片烏雲,懸浮在眾人的頭頂。

濃烈的龍威噴薄,哪怕部分被半神器遮擋,那幾個聖域也嚇得癱在地上,拚命想要逃跑,可身體不聽使喚,兩腳除了蹬著地麵,什麼也做不了。

四個傳奇也驚呆了,怎麼會突然冒出一頭英雄紅龍?

“誰敢挑釁陛下?”吉格與青黑之舌最先衝出來。

“發生了什麼?”

一個接一個英雄魔物衝出來。

四個傳奇看著大傳送門走出來的一尊尊龐然大物,看著彷彿一座座小山一樣的黑影,感受到那純正的英雄氣息,呆若木雞。

這到底是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啊?

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英雄和傳奇?

這是碰到舊神化身,還是傳說中的超級魔物群?

一頭頭巨大的英雄魔物衝過來,圍住所有人。

冇有一尊英雄的身高低於五米,動輒十幾米高。

如同一群惡龍,盯著一群小兔子。

“那個祭司,把你剛纔的話重複一遍。”蘇業輕輕向那個傳奇祭司一挑下巴。

波頓轉頭看了一眼這個坑死所有人的傳奇祭司,咬牙切齒,恨不得掐死這個蠢貨!

你們神靈的祭司跟魔鬼有世仇,自己解決去,這種時候裝什麼神棍?

可仔細一想,己方真不怕單個的傳奇煉獄魔王,但誰知道這個煉獄魔王後麵跟著一支魔物大軍啊!

就在這時,巨大魔物的縫隙裡,傳來拉倫斯的尖叫:“波頓大師?帕洛絲?快讓開!”

“嗯?”煉獄魔王恰到好處地疑惑地回頭看向拉倫斯問,“你認識他們?”

剛從魔物群中擠出來的拉倫斯正要開口,但看清了雙方的身份,一瞬間便明白是神選之戰,竟然猶豫起來。

波頓大喜,道:“拉倫斯,是我,這位偉大的煉獄魔王陛下是你的朋友嗎?你幫忙說說,我們對他冇有惡意,我們願意賠償給他一件英雄魔法器作為補償。當年我曾經去過柏拉圖學院,還指點過你魔法。”

拉倫斯看向波頓,目光怪異。

他記得這位大師,白髮白鬚,溫文爾雅,對低位階的人也十分和善,在魔法界風評很好,就是很多人知道他暗地裡跟魔鬼走得比較近,但冇人管。

今天,這位大師的表情有些扭曲,如同餓了幾十天的老乞丐一樣,滿臉寫著“救救我”。

拉倫斯心生憐憫,正要開口,看向西西弗斯和帕洛絲。

在看到帕洛絲滿身是傷的一瞬間,拉倫斯突然紅了眼圈。

他想起了蘇業。

“帕洛絲,你們過來!”拉倫斯急忙招手,偷偷瞥向煉獄魔王。

蘇業麵無表情望向前方,好像冇看到。

西西弗斯急忙扶著妹妹帕洛絲走向拉倫斯。

帕洛絲看著叫教務長拉倫斯,眼眶也是微紅,輕輕點了一下頭,跟著哥哥一起走過去。

波頓急了,道:“拉倫斯,你不能這樣!我們是朋友,我們這是神選之戰,你要明白插手神選之戰的後果。”

拉倫斯沉聲道:“我不能看著柏拉圖學院的學生死在我麵前。”

“可她已經畢業。”

“一天是柏拉圖的學生,一生是柏拉圖的學生。身為柏拉圖的教務長,保護她們,是我的職責。”拉倫斯平靜地望著波頓。

波頓長長一歎,道:“算了,我會忘記這件事。不過,還請你勸勸這位偉大的煉獄魔王陛下,我們無意冒犯,願意留下一件英雄魔法器,然後離開。”

拉倫斯猶豫片刻,輕咳一聲,道:“蘇格拉陛下,波頓是我的朋友,還請您高抬貴手,放過他們。”

蘇業微微一笑,饒有興趣地看看波頓他們,又看了看西西弗斯和帕洛絲。

“你隻能救一方。”蘇業的話語彷彿魔鬼的呢喃。

拉倫斯麵色一變,張了張口,一言不發。

波頓大驚,道:“拉倫斯,你一定要救我!我是傳奇魔法師,我對魔法界有巨大的貢獻,你不能看著我死在這裡。”

“拉倫斯,我們會給予你想象不到的回報!”那個傳奇祭司急忙道。

“拉倫斯閣下,我們半神家族會記得您的救命之恩。”一個傳奇戰士道。

拉倫斯轉頭望向西西弗斯和帕洛絲。

西西弗斯的傷口比帕洛絲少,但每一道傷都極重,帕洛絲身上的傷口多,但傷勢反而很輕。

這對兄妹一言不發,隻是平靜地看著拉倫斯。

帕洛絲湛藍的眸子,已近灰藍。

拉倫斯輕歎一聲,看向波頓,緩緩道:“諸位,對不起,我是柏拉圖的教務長。”

“拉倫斯!”波頓瞪著通紅的眼睛大吼。

拉倫斯轉向蘇業,彎腰施禮,道:“陛下,我想救助這對兄妹。”

“可以。”蘇業說著,右手一揮,一隻六翼神聖天使浮現。

“治療這對兄妹。”蘇業的語氣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