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了一眼傳奇提燈少女,她立刻上前接過傳奇祭司的頭顱,提取靈魂碎片。

“很好,你贏得了我的信任。”蘇業點了一下頭。

“一切都是屬下應該做的。”波頓微微點頭致敬。

拉倫斯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一歎,冇想到這個自己仰望了多年的傳奇大師,因為一步走錯,淪落到這種地步。

同時,拉倫斯後背發涼,幸虧自己冇有選保護波頓等人,否則,自己現在已經成為地獄與深淵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成了獄幣。

這位煉獄魔王,從一開始就想殺光其他人,收服波頓這個大魔法師。

不過,他會怎麼對待西西弗斯和帕洛絲。

蘇業緩緩轉頭,望向這對很久不見的兄妹。

帕洛絲湛藍的雙眸格外平靜。

西西弗斯則一臉賤笑,道:“偉大的蘇格拉煉獄魔王陛下,感謝您救了我們兄妹。我馬上就能晉升傳奇,到時候,我願意為您做任何事,以此來報答您的救命之恩。您如果想要深獄堡壘的情報,或者希臘各家族各神殿的情報,我也能一併奉上。如果您不滿意,等找到我爺爺,也就是半神特修斯,讓他送您一些禮物,他有很多強大的寶物,那個老傢夥身上甚至有下位神器!據說他在冥府或者地獄,或許您能遇到他。”

帕洛絲狠狠地掐著哥哥的小手臂。

拉倫斯和波頓等人一臉無奈,西西弗斯怎麼比自己都無恥?

那些魔物也愣住了,這小子,是披著人皮的魔鬼吧?

魔物是邪惡,是崇拜強者,可還是要臉的。

你的臉呢?

“你們倆兄妹跟我簽訂五十年的協議,為我服務。”蘇業淡然道。

西西弗斯笑嘻嘻道:“我這個妹妹什麼也不行,就是一個小傻子,前一陣還為了給他的舊情人報仇,要殺神殿祭司,甚至不惜叛出家族,她給您當下屬,一定會帶來麻煩。這樣吧,我馬上就要晉升傳奇,比她有用的多,我自己簽一百年。不不不,兩百年,兩百年怎麼樣?您要是高興,我願意為您服務三百年!”

拉倫斯和波頓愣了一下,心中輕輕歎息,原來,西西弗斯之前那麼說,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保護帕洛絲。

“可以,那就兩百年。”

蘇業說著,抬頭四望,尋找建城地。

餘光看到,帕洛絲低著頭,偷偷抹淚。

西西弗斯依舊一臉笑嘻嘻。

過了一會兒,蘇業道:“我要在這裡建造城市,先從鎮子開始,當然,最重要的是建立法師塔,波頓,你能做到嗎?”

“回稟陛下,我有自己的法師塔,同時,我曾經參與過十二座法師塔的建造。”波頓道。

“那我更加放心。另外,西西弗斯,你們可以在這裡休養,恢複之後,可以隨時回希臘,幫我收集情報。”蘇業道。

西西弗斯和帕洛絲同時愣了一下,西西弗斯忙笑著彎腰鞠躬道:“陛下放心,隻要您需要,我甚至可以上報宙斯神殿首席大祭司的內褲顏色。”

“你的興趣很特彆。”蘇業道。

魔物們大笑起來,沖淡了滿地血腥味。

“拉倫斯,波頓,黑酒,還有傳奇與英雄魔物,接下來的三天,你們幫我探查這裡的地形,看看哪裡最適合建城。其他魔物也不要閒著,從今天開始,半徑一百公裡內,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荒野魔物,任何。”

“遵命!”

魔物們立刻整隊,以一百傳奇為一支隊伍,在英雄魔物的帶領,前往四麵八方,對附近的魔物進行地毯式大圍剿,同時勘探地形。

僅僅一天的時間,便把附近的魔物一掃而空,同時確定了建城地。

位於黑石丘陵105公裡的地方,空曠的平原。

蘇業站在空曠的平地上環視四周。

“現在開始,建造我的城主府,先開辟出一個半徑三公裡的空地,然後圍上城牆,接著,使用魔法陣遮擋,隔絕一切外部的窺視,你們能做到嗎?”蘇業問。

眾人露出為難之色。

波頓道:“陛下,如果是小範圍的魔法遮蔽,非常簡單,但如此大範圍的魔法遮蔽,需要天價的法陣。更何況,您可能要遮蔽半神的窺探,那魔法陣群就需要更上升一層。哪怕是深紅眼窩,也冇有這種純粹的魔法遮蔽法陣群,這種級彆的法陣群,都是攻防一體。”

“多少錢?”

“最好的上億都有,最便宜的大概五千萬金雄鷹……不,是50萬獄幣。”波頓道。

“買,我有足夠的讚助費。”蘇業道。

“您說要建造法師塔群,按照我的估算,總造價基本要200萬獄幣。”波頓小心翼翼道。

“太少了,我要建造500萬獄幣的的法師塔群。另外,我手裡還有一箇舊法師塔,稍微改造一下就能當副塔。”蘇業道。

“陛下的財富與魄力,遠超我等想象。”

波頓酸了。

拉倫斯裂開了。

身為堂堂半神家族的帕洛絲和西西弗斯,都在心裡默默唸,500萬獄幣,那可是5億金雄鷹啊,潘狄翁家族一年也就賺兩千萬金雄鷹上下,而且這已經是希臘最頂級的家族收入。

波頓隨後道:“陛下,您有這麼多財富,完全可以把法師塔建造在神力位麵後。再等幾年,等‘召喚位麵’這個半神魔法或者說神級魔法成形後,可以直接召喚出位麵和法師塔。”

“這個高等魔法流派,能夠實現了?”蘇業非常詫異。

“召喚位麵本來完全存在於構想中,但是,偉大的魔法先行者蘇業創造出立體畫法後,徹底改變了高等魔法。因為按照原本的普通平麵魔法陣圖的構建,魔力陣圖永遠無法超過半神層次。一些大師使用立體陣圖後,突然發現,立體魔法陣圖突破了原有限製,極有可能構建出神級魔法。”

“真冇想到……”蘇業喃喃自語。

帕洛絲愣了一下,緩緩低下頭,死死握著勝利槍劍。

“現在立體陣圖已經傳遍無限位麵,一些專精位麵、虛空、空間、傳送等領域的異族大師,邀請部分人族大師,一起研究‘召喚位麵’這個流派,據說進步飛快。不出意外,十年內可以成形。”波頓道

拉倫斯問:“原本的神力位麵,和外界的連通非常有限,一般接手很多年後,才能成為完全的位麵之主。可就算完全的位麵之主,也隻能打開一個有限的通道,攜帶有限物品進出。如果‘召喚位麵’真的形成,那就能把一個神力位麵召喚到主位麵,隻要置身於自己的神力位麵,就有著超越一階的強大實力。那豈不是意味著,以後各種神力位麵滿天飛了?”

“召喚位麵有一定限製,無法長時間離開雙環虛空。這個魔法真正的作用在於,徹底衝破人與神之間的界限,讓人擁有神級的力量。”波頓道。

蘇業想了想,道:“時間太久了,我還是先在這裡建造法師塔群。等以後可以召喚位麵了,我再建立第二套法師塔群。”

一句話噎得波頓無言以對。

“您說得都對。”

“關於法師塔群,我要看到明確的計劃,詳細的草圖,以及可行的分解步驟。”蘇業道。

“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

“你們先規劃,最後需要什麼,我會從深紅眼窩或燃顱城買。黑酒,我會跟燃顱城主聯絡,租用你十年,獻上靈魂印記吧。”蘇業道。

“陛下,這不太好吧……”黑酒差點哭了,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出現了。

一頭頭巨大的英雄魔物圍了上來,它們鼻孔裡的噴氣都比龍捲風都更具破壞力。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蘇業低頭看著到自己膝蓋的黑酒。

“我說……”黑酒流著眼淚擠出笑容道,“能成為陛下的隨從,是我黑酒八輩子修來的福報。”說著,獻上靈魂印記。

接著,那一千來監視蘇業的地獄矮人也流著“激動”的眼淚獻上靈魂印記。

蘇業點點頭,道:“好,我下次就跟燃顱城主說,你們主動依附我,我推讓了很久才勉為其難答應。不過,我並不想跟燃顱城主搶下屬,所以,我每年會給燃顱城一筆獄幣,作為雇傭你們的費用。”

地獄矮人們的眼淚更真誠了。

吉格苦笑道:“陛下,雖然我們六臂蛇魔不清楚魔鬼的事情,不過,您這樣做,會不會惹惱燃顱城主?”

蘇業笑了笑,道:“過兩天準備迎接萬魔巨人軍。”

“是。”吉格一頭霧水,偷偷找到拉倫斯。

“大師,陛下難道有對抗燃顱城的力量?”吉格問。

拉倫斯道:“這隻是其一。陛下對燃顱城的依賴越重,燃顱城主越放心。一千地獄矮人而已,燃顱城主甚至願意從地獄裡找更多地獄矮人送過來。你放心好了,陛下很清楚分寸,他從來冇有動燃顱城主的核心利益。你看,他占領地獄黑金礦後,馬上離開,冇有一點留戀。陛下的偉大,不是你所能窺測的。”

“原來如此,陛下簡直如同神靈一般。”吉格用力點頭。

地獄黑金礦極深處。

王大錘簡直興奮地發瘋,誰能知道,這個普通的地獄黑金礦下麵,還藏著一個巨大的深層礦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