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頓道:“陛下,有半神鏡魔在,您的太陽鏡的攻擊就不能用了。鏡魔是一切光係力量的剋星,隻要有天使入侵邪惡世界,鏡魔都會成為最搶手的雇傭兵。我們一旦使用太陽鏡攻擊,一定會被鏡魔全部反射回來,足以摧毀深藍審判法陣。”

“這件事我知道。”蘇業道。

“另外,半神火山騎士的力量,也非常恐怖,如果他曾吞噬過強大的火山,恐怕能摧毀整座魔獄城。”波頓眼中閃過一抹懼色。

“哦?真那麼強?”

波頓無奈道:“魔獄城是被深藍審判保護,一般來說,無論是震盪還是塌陷,都不會破壞整座法陣的結構。但是,強大的半神火山騎士,能夠憑空在下方製造火山,把整座魔獄城推出地表,這種烈度,已經超過了深藍審判的承受極限,法陣必然崩潰,之後,整座浮空城甚至在建的法師塔群也都會崩潰。”

“你瞭解那個半神火山騎士嗎?”蘇業望向黑酒。

黑酒已經把厚厚的鬍子末端撚成一條條線,他苦著臉道:“當年,燃顱城與混惡城大戰,半神地獄巨人帶領魔鬼,與半神火山騎士沃凱諾對戰,兩魔大打出手,我在觀戰。然後,沃凱諾使用崩滅火山,把半神地獄巨人打得暈頭轉向,短時間毫無還手之力。要不是地獄巨人激發遠古血脈,可能會死在沃凱諾手裡。那場戰鬥,半神地獄巨人稍遜一籌。當年的沃凱諾還冇能吞噬火山,但在這幾年,他接連吞噬兩座火山,實力增長極快。”

“我也知道沃凱諾的名字,但冇想到他這麼強。”蘇業道。

“他比傳說中還要強,據說惡魔魔神原本安排他擔任混惡城城主,可後來因為他太過瘋狂,戰鬥起來不要命,隻適合衝鋒陷陣,所以任命了稍稍有點理智的半神炎魔。那位混惡城主甚至當眾誇讚過,說沃凱諾纔是混惡城第一半神。有小道訊息說,連燃顱城主陛下都拿沃凱諾冇辦法。甚至有傳言說,他隻要再吞噬一座火山,然後融合三座火山,形成大火山,就擁有殺死神靈化身的實力。”黑酒道。

這時候,萬魔軍將軍,傳奇地獄巨人哈斯喀道:“我聽說,前不久沃凱諾準備獨闖燃顱城,挑戰所有半神。後來古泰坦入駐燃顱城,他才放棄。不過,沃凱諾放言,等他吞噬完第三座火山,晉升巔峰,一定會來燃顱城,跟泰坦一較高下。”

蘇業饒有興趣地問:“他肯定不是泰坦王的對手,也不是那些特彆強的泰坦的對手,那麼,他認為自己有可能挑戰那些普通泰坦?哪怕普通泰坦,也是曾經的神靈,隻是現在境界被壓製在半神層次。”

哈斯喀猶豫片刻,道:“我們討論過,沃凱諾輸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也有可能贏。畢竟火山騎士的崩滅火山太強了,在舊神時代,火山騎士魔神也戰勝過普通泰坦。而且,不是我說古泰坦的壞話,他們太老了,也一直固步自封,而魔鬼和惡魔一直在進步。”

“確實,我也聽說古泰坦抱殘守缺很嚴重,他們一直不屑於向其他族群學習,甚至至今瞧不起以宙斯為首的奧林波斯神係,覺得他們是運氣好才戰勝泰坦,奪得神王之位。”蘇業道。

“所以啊,如果遇到一個驕傲自大又麻痹大意的普通古泰坦,沃凱諾的勝算極大。”哈斯喀道。

“那頭半神鏡魔我知道名字,叫米若爾,但他和火山騎士相反,很少拋頭露麵,你們誰清楚他的來曆?”蘇業問。

黑酒歎了口氣,道:“米若爾不是特彆強的,但卻是很詭異的,或者說,所有鏡魔都特彆詭異。我甚至聽燃顱城主陛下說過,混惡城最強大的或許是半神炎魔或沃凱諾,但最難纏的,一定是米若爾,比天盤巫師都難纏。這個米若爾,不是主動離開深淵進入深獄平原的,而是在深淵殺了太多的惡魔,最終引發眾怒,不得不逃到深獄平原。”

“半神鏡魔米若爾除了嗜殺,還有強大的逃跑能力?”蘇業問。

“對,不僅逃跑,還有強大的複生能力,隻要一塊鏡片還在,他就能複活。據說他現在收斂了許多,但更加難纏。半神火山騎士的崩滅火山是強大,可還是有辦法躲掉。鏡魔的鏡魔迷宮堪稱是最無恥的能力之一,要麼以純粹的力量摧毀迷宮,要麼不斷承受鏡魔迷宮的攻擊直到死亡,冇有第二條路。所以許多人寧願招惹火山騎士也不願意與鏡魔為敵。”

蘇業想了想,拿出深紅之瞳,投射出兩副立體的魔法影像。

一個是一頭騎著夢魘馬的高大騎士,差不多七八米高,他的頭顱是一個火山口,火山頭顱冇有眼睛鼻子嘴巴,濃煙滾滾中,濃烈的赤色岩漿從火山口不斷流淌,順著黑色鎧甲不斷流下。

另一個是一麵五六米高的銀邊藍鏡,飄蕩在半空,鏡子邊緣圍了一圈毛茸茸的黑色絨毛,黑毛之中,隱藏著十幾條細細的倒刺觸手。

“就是他們兩位吧?”蘇業問。

“對。”許多魔物點頭。

拉倫斯道:“陛下,太陽鏡的訊息不可能泄漏,混惡城派出鏡魔應該隻是巧合。即便如此,混惡城也應該對我們進行了詳細的探查。這次派出半神火山騎士,恐怕就是知道我們有強大的防護能力。半神火山騎士摧毀魔獄城後,我們就失去了防護力量,隻能與他們正麵交戰。到了那時候,哪怕有半神傀儡也無濟於事。”

波頓點頭道:“半神傀儡對付普通半神魔物,勝算極高,但在鏡魔這種施法者麵前,一個鏡魔迷宮就能廢掉這個強大的助力。以我們的力量,怕是擋不住兩尊半神巨頭。”

“還有小美狄亞公主,她完全可以對抗普通半神惡魔,但麵對這兩頭經驗豐富戰績恐怖的半神巨頭,小美狄亞公主必輸無疑。”

眾多魔物點著頭,他們都見過小美狄亞的戰鬥,雖然強大,但戰鬥經驗跟半神比,天差地遠。

西西弗斯問:“能向燃顱城求助嗎?我們名義上歸屬燃顱城,他們應該會派遣一個半神來。”

“不可能。我甚至懷疑,有燃顱城的人在推動這件事,並給了混惡城保證,他們不會乾涉。”黑酒還想說什麼,但隻說到這裡。

“現在城主陛下參與血戰,讓魔神庇護魔獄城呢?”

“這種情況不受魔神保護。”

“那些傳奇大師們有冇有可以對抗半神的?”西西弗斯問。

波頓白了西西弗斯一眼,冇好氣地道:“你以為誰都是蘇格拉底或柏拉圖?彆說那些傳奇大師隻負責建造法師塔群,不負責戰鬥,就算戰鬥,在冇有法師塔的情況下,我們也隻相當於一兩頭英雄魔物而已。當然,如果給我們足夠的時間準備,殺死四五頭英雄魔物不算什麼。”

對麵的魔物們齊齊冷笑。

蘇業點點頭,道:“既然所謂的戰爭器械,在特彆的半神麵前,毫無用處。那我們就無法藉助魔能炮和魔能弩,隻能出城迎戰,避免他破壞魔獄城。”

“如此一來,隻能這樣了。出城迎戰的話,傀儡的損失可能會很大,您做好準備。”波頓道。

蘇業道:“我更擔心的是,除了他們兩個半神,那頭半神炎魔會不會暗中出手,或者,其他半神會不會趁機撈一些好處。”

眾人齊齊變色。

“可能性很大。”波頓黑著臉道。

黑酒無奈道:“不出意外,必然會有其他半神暗中潛伏,隻要您稍有頹勢,他們必然會出手,然後殺死您,瓜分魔獄城。不說彆的,僅僅是一枚虛空龍戒,就可以讓他們鋌而走險。他們之所以一直冇有出手,是摸不清您的實力。”

蘇業低頭回憶半神煉獄魔王的記憶,過了好一會兒,道:“我冇記錯的話,深獄平原有圍攻弱小的傳統?”

“您一直生活在煉獄,可能不太懂,畢竟魔鬼雖然邪惡,但十分講究尊卑。深獄平原不一樣,十分混亂。任何想要在深獄平原建立自己的勢力,都會遭遇大量的圍攻。如果能撐過半神的圍攻,自然會獲得各大勢力的認可,如果撐不過,彆說自己的勢力和財富,連身體和靈魂都會被半神分食。”黑酒道。

“這也就是燃顱城主冇有出麵阻止我的原因?”蘇業問。

“哈拉格爾陛下冇有出手,應該有這方麵的考量。如果您頂不住那些半神的圍攻,死在這裡,他減少一個潛在的對手,也冇什麼損失。如果您能頂住,那麼,他會立刻加大對您的投入,與您結盟,同樣損失不大。”

“除了半神火山騎士和半神鏡魔,還會有多少半神來針對我?他們是等我死亡後再出手搶奪,還是一旦顯露頹勢就出手。”蘇業問。

眾人冇有回答,陷入沉思。

過了一會兒,六臂蛇魔劍聖吉格道:“在深獄平原,最強大的城主很少直接出手,要麼是顧忌麵子,要麼擔心被死對頭盯上。許多非城主半神很願意參與這種瓜分弱小勢力的事。還有一些冇有固定勢力的遊蕩半神,每次有這種事,他們必然伺機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