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鎖死空間,杜絕傳送,這意味著,所有潛伏的半神,即將出手。

“你們馬上撤離,我來拖住他們,這是命令!馬上滾!滾!”

蘇業一聲怒喝,煉獄魔王的邪惡靈光大盛,所有下屬身體不由自主被命令影響,加速向燃顱城的方向逃去。

小美狄亞依舊站在蘇業身邊。

“陛下……”

許多魔物心中暗歎,雖然這個煉獄魔王手段狠辣,但成了他的下屬後,待遇極高,遠比之前的生活更舒服。

“陛下,您其實是個好人。”西西弗斯低聲道。

眾多魔物暴怒,差點殺了西西弗斯,冇想到這個傢夥這麼卑鄙,在這種時候,還用如此卑劣的字眼汙衊陛下。

你們全家都是好人!

但,魔物終究是魔物,一邊看著蘇業孤立在天地間,一邊快速逃跑。

“諸位半神,出來吧。圍殺我一個傳奇,還需要偷襲和繼續潛伏嗎?”蘇業的聲音,傳遍方圓數百公裡。

濃濃的遺憾聲和悲涼的語氣,在所有魔物的耳邊迴盪。

“哈哈,好!”

一聲爽朗的大笑聲出現,就見魔獄城中,一個普普通通的牛頭魔氣息暴漲,身形膨脹,由聖域直接晉升為半神,身高足足有十五米,周身兩百米內,所有的魔物被嚇得癱瘓在地。

那牛頭人身的半神大笑不止,頭頂的巨角燃燒著濃烈的黑火,猛地一踏地麵,高高飛去。

直徑百米的大地碎裂成蛛網,轟然塌陷。

在牛頭魔飛行的過程中,一頭巨型蜘蛛緩緩從地麵鑽出,這頭超過五十米的半神惡魔狼蛛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用發綠的複眼望向蘇業,利刃般的口器不斷咬合,發出刀尖交鳴的金屬聲響,聲傳幾十公裡。

眾多魔物聽到這個聲音,嚇得魂飛魄散,極少數被剋製的魔物全身痠軟,倒在地上,跑都跑不動。

蘇業的核心下屬看到兩尊半神,長長一歎,這兩尊,就是原本要帶領混惡城大軍的半神,如果隻有他們兩個,魔獄城還有機會。

但,不可能隻有他們兩個,也不可能隻有四個。

這時候,天空突然爆出一聲刺耳的鳥鳴,鳥鳴聲彷彿無數牛毛針在所有人的耳朵中來回穿刺。

足足三十多米長的鳥首人身的半神惡魔扇動著黑霧繚繞的雙翼,顯出行跡。

三頭半神魔物,分彆擋在西方、北方和南方,而東方,傳奇魔法造成的絕地的上空,衝出兩個身影。

半神火山騎士和半神鏡魔。

五尊半神,分彆站立於蘇業的數百米外,形成完完整整的包圍圈。

正在逃跑的魔物看到這一幕,心中充滿絕望。

誰能想到,混惡城竟然敢押這麼重的賭注,混惡城主手下十大半神惡魔,到了整整五尊!

蘇業依舊懸浮在半空之中。

“五個?不可能這麼少。難道說,一個傳奇被整整五個半神魔物包圍,還有下賤的、膽小的、廢物半神怕我,不敢出現嗎?什麼下賤低劣的種族纔會出現這種半神,嗯?”

蘇業好像破罐子破摔一樣,冷笑著掃視四方,並且特意看了幾個地方,臉上的嘲諷之色更濃。

“都到了這種時候,你還招惹是非,你不死,誰死!”

一頭體型龐大的遠古隱蛇緩緩顯出行跡,足足五百米長的半神軀體宛如一堵海浪,緩緩湧來。

即便顯現行跡,它也是半透明的。

“劫掠我的同族當屬下,當我們龍血巨蜥一族是什麼了?”

接著,大地開裂,一頭整整三百米長的龍血巨蜥躍出,重重落在地麵,造成小範圍的地震。

他全身泛著鮮亮的血紅金屬色,每一隻鱗片都如同鏡子一般光滑,彷彿經過精心的打磨。

“有這麼多半神,我就不參加了。”遠方傳來一個聲音,隨後光芒一閃,有什麼東西消失了。

接著,遠處爆發出幾道強大的氣息,又消失不見。

顯然,七尊半神的盛宴已經足夠瓜分魔獄城。

混惡城主既然已經打定吃下這裡,外人敢插手,隻能淪為食物。

“七頭半神?隻有這些嗎?半神炎魔哈貝拉斯那個廢物不敢來嗎?連對付一個傳奇,他都不敢來,他簡直是惡魔的恥辱,魔物的下限。”蘇業大聲嘲諷。

“你終究還是瘋了。”半神火山騎士沃凱諾歎了口氣。

“動手吧。”半神牛頭魔大步邁向蘇業。

“不要廢話了,殺了他,掠奪魔獄城!”半神鏡魔開始上前。

七尊半神,圍向蘇業。

“可惜啊……”

蘇業遺憾的聲音再度傳遍方圓數十公裡。

聽到這個聲音的人,彷彿聽到一位即將死亡的老者為似水流年而歎息。

蘇業的下屬們減慢了腳步,望著蘇業。

是啊,如此天才的煉獄魔王,卻早早隕落。

換成誰會不遺憾呢?

“爸爸……”小美狄亞抬頭望著蘇業,雙目閃動。

現在要不要動用神器?

蘇業笑了笑,拍拍美狄亞的小腦袋,道:“我來吧。”

蘇業手中,浮現一把法杖。

魔法杖的頂端,一顆深藍的水球徐徐旋轉,藍水流淌,沿著魔法杖身慢慢滑落,最後離開魔法杖,消失不見。

魔法師們難以置信地看著這把武器,十曲魔法杖?

前所未見。

那深藍色的水球又是什麼,為什麼散發著神器的氣息?

“哈哈,你終於按捺不住,亮出了你的底牌!”

突然,半神牛頭魔的影子中,鑽出一團影子。

影子急速蠕動,化為一個頭上生角、身後有翼和尾的尋常小惡魔形象,但是,從側麵看,看不到他。

他彷彿隻是一個平麵,隻有長度和高度,冇有厚度。

心靈影魔。

“晦氣!”半神牛頭魔低聲罵了一句,竟然冇有發現這個傢夥。

“你以為,一件下位神器可以改變戰局嗎?”

突然,一團巨大的火球自天而降,轟然落地,化為一個全身由純粹的火焰組成的二十米高的巨大惡魔。

半神熾焰魔。

混惡城十大半神,抵達七尊!

加上兩頭荒野半神,一共九尊半神形成包圍圈。

“果然如老傢夥所說,你真是一個寶藏啊!”

一個全身冒著漆黑煙霧根本看不出是什麼的巨大魔物從遠處飛來。

其餘九頭半神警惕地望向那魔物,但那煙霧表麵突然浮現一根火焰魔角,其餘半神才放下心。

那是混惡城主的信物,這也是援軍。

第十尊半神,到達。

十尊半神彙聚,魔獄城外的氣象驟變。

時而冒出密密麻麻的龍捲風,時而電閃雷鳴,時而冰雹漫天,時而大地震盪。

元素徹底紊亂。

哪怕是傳奇大師站在那裡,也會失去對元素的控製。

看著這一幕,所有逃跑的魔獄城魔物加快了腳步,但同時,他們內心的同情和遺憾竟然緩緩減少。

能被十尊半神圍殺,這對於任何一個傳奇來說,都是一種榮耀吧。

半神所在地的元素突然劇烈震盪。

所有半神的身邊,都浮起至少一件半神器!

整整十三件半神器彙聚在一起,濃烈的神器氣息甚至壓過蘇業手中的下位神器。

“真以為有一件下位神器,就可以橫行深獄?小魔鬼,你太天真了!”

半神火山騎士一夾夢魘馬,加速向前。

整整十尊半神,齊齊動手。

“可惜,還是太少,不過,還行吧……”

蘇業輕輕敲擊海魔法杖,刹那之後,方圓十公裡內,大地化為海洋。

十尊半神麵不改色,毫不在乎地向前。

“北海巨妖克拉肯,出來吧!”

當蘇業喊出這個名字的時候,所有半神麵色劇變,過半的半神竟然下意識瞬移,瞬移失敗就逃跑,但,遲了。

八根巨大的天柱自海洋邊緣的八個方向升起。

天柱漆黑,淤泥包裹,隱隱可見每根天柱內側冒出一個個圓盤輪廓,若仔細觀察,就會看到圓盤之中,被淤泥覆蓋的地方,密密麻麻的蒼白利齒在徐徐轉動咬合。

幾十公裡長的天柱沖天而起後,從八個方嚮往中間合攏,彷彿要圍成一個巨大的墳包。

天塌地陷,末日降臨。

“快逃!”

十尊半神肝膽具喪,狀若瘋魔,有的想從天柱的空隙中逃跑,有的想從天柱的正上方逃跑。

但,海水彷彿蘊含無儘的巨力,死死拖住他們。

“可惜,未能跟半神來一場全力以赴的戰鬥。”

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場,而後,帶著小美狄亞,身形一閃,離開天柱之籠,瞬移到海洋之外。

這時候,隔絕兩軍的魔法絕地已經被撤銷。

無論是正準備趁勝追擊的混惡城魔軍,還是準備繼續逃跑的魔獄城大軍,都停下腳步。

呆呆地望著此生從未見過的恐怖一幕。

巨大的天柱之籠合攏,十尊半神就如同籠中的十隻小鳥一樣,神色絕望。

“為什麼會是這樣!”

“我不想死啊!”

“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神的絕望與憤怒,比逃跑的魔獄城魔物更加悲愴。

轟!

八根天柱全部合攏,天柱之籠沉入海底。

海洋消失不見。

“可惜了……”蘇業的聲音在天地間迴盪。

雙方魔物愣了許久,才突然回過味來。

之前這位煉獄魔王蘇格拉的可惜和遺憾,根本不是擔心死亡,也不是為自己可惜。

是可惜出現的半神太少了!

是那種明明吃了滿桌子頂級美食可冇吃飽的感覺。

“還有嗎?”

蘇業環視四麵八方,傲視天地環宇。

深獄無聲,世界死寂。

“爸爸無敵!”小美狄亞興奮地尖叫著,使出吃奶的勁兒撲到蘇業身上,用力在蘇業胸口蹭著要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