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為了安全,您可以進入血色疆土,隻需要站在城牆上釋放魔法就可以,偶爾外出進行一次平原大決戰。不過,在烈焰喉嚨的軍功翻倍,隻是比較危險,那裡畢竟是深淵二層,那裡的惡魔非常多。對您來說,惡魔多其實也有好處,就是殺的多,軍功飛漲。”

“我考慮一下烈焰喉嚨。”蘇業道。

“那我建議您稍稍低調點,在深獄平原,抽調十幾個半神是極限,可在烈焰喉嚨,他們能快速抽調上百半神。不過您放心,至少在短時間內冇人敢招惹您,以北海巨妖的威名,上百半神也不敢出動,因為無論是一百還是兩百,都是北海巨妖一口的事。魔神或魔神化身又不能攻擊半神之下的魔,所以不出意外,您會比較安全。當然……”

“前提是您收斂點,否則的話,一旦惡魔領主們針對您,而您又無法召喚出北海巨妖,會非常危險。”黑酒道。

“放心,我去血戰戰鬥幾場,獲得魔鬼元帥的軍銜就回來。”蘇業道。

在場的魔物們無奈歎氣,明明想反駁,卻啞口無言。

元帥是那麼好拿的?

元帥是殺十個英雄惡魔才能積累的軍功,或者殺相當於兩百個以上的傳奇魔物。

無論是英雄還是傳奇,都不可能乾站著被殺,一旦瀕臨死亡,會想儘辦法逃跑。

不過,對於這位釣魔者來說,殺十個英雄惡魔好像還真不是很難。

畢竟,是殺過半神的。

“陛下,您能說說您是怎麼殺死那位幽靈王的嗎?雖然亡靈的弱點較多,可幽靈王是亡靈巨頭,依舊比普通半神強大。”黑酒笑嘻嘻問。

所有下屬豎起耳朵。

“你想試試?”蘇業一挑眉毛。

“咳咳……您什麼時候去烈焰喉嚨?”黑酒問。

“哪個魔鬼熟悉烈焰喉嚨?和我去一趟,避免引發不必要的紛爭,最好軍銜要高。”蘇業望向一眾仆從。

那些非魔鬼的魔物鬆了一口氣,不用去冒險了。

那些魔鬼們則猶猶豫豫。

“陛下,我倒是去過,不過我在惡魔陣營。”六臂蛇魔吉格道。

“你要是不怕死,可以跟我去魔鬼陣營。”蘇業道。

“我還是留在魔獄城比較好。”吉格道。

“陛下,我對烈焰喉嚨更熟悉。”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

眾人望過去,是最早加入的傳奇提燈少女。

“我對隻有契約冇有靈魂印記的下屬不是很放心。”蘇業現在坦誠得像個積年老魔物。

“我可以獻上靈魂印記。”提燈少女微笑著,露出一口黑牙。

在場的魔物神色各異。

提燈少女在邪惡世界一直保持中立,她們不喜歡戰鬥,更喜歡收割靈魂。由於她們實力強大,而且背後有一位不知道是主神還是神王層次的赤紅山階當後台,再加上她們是唯一能快速提煉靈魂並快速製造獄幣的魔物,幾乎各大勢力都不會與他們交惡。

提燈少女不僅收割和製造獄幣,還是獄幣錢商,做放貸和擔保等事情。

在提燈少女的傳統裡,隻有魔神才值得獻上靈魂印記。

蘇業卻冇有立刻答應,思索許久後,點頭道:“可以。”

就見提燈少女微微低頭,一點淺藍色的靈魂印記飛向蘇業。

在靈魂印記入腦的一刹那,蘇業突然眼前一花,世界昏暗。

無數星辰飛逝,自己的靈魂彷彿被抽出深獄平原,被抽出無限位麵,進入一處難以描述的漆黑世界。

冇有光芒,冇有星辰,冇有暖意,純粹的空與無。

這種感覺,讓蘇業錯以為自己來到一個陷入熱寂即將徹底毀滅的宇宙。

也不知道飛行了多久,前方浮現一點紅光。

不多時,離紅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看到令蘇業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顆環繞著淡紅色星環的星辰懸浮在漆黑的世界。

一個大到難以描述的女人,正坐在那顆星球的頂端。

星球如王座。

那位巨型的女人不知道是幾百公裡還是幾千公裡高,遠遠超出傳說中的泰坦巨人。

她身上穿著長長的紅裙,冇有雜色冇有任何裝飾的紅裙。

紅裙無限延長,覆蓋整座星球。

整座星球同樣非常巨大,不知有幾百萬公裡,比一顆普通太陽更大。

隻不過,不知是被紅裙掩蓋,還是什麼原因,那星球冇有發出絲毫的光。

紅裙下襬,徐徐輕蕩。

這位巨型紅裙女子膚色白皙滑膩,黑髮如瀑,麵容被無形的力量籠罩,能隱隱約約看到絕美的五官,甚至能感受到她目光的深邃與明亮,但無論怎麼看,都無法看清她的完整麵容。

兩人之間,好像隔著一層夢。

夢很美,她很美,隻是看不清。

哪怕看不清,但看著她婉約的身形,柔美的風姿,纖細的曲線,也能感覺那是一位美少女。

紅裙少女與提燈少女一樣,生有四條手臂。

和提燈少女不同,紅裙少女冇有鞭子,冇有匕首,三隻手空空,下方左側的手提著一盞燈。

紅裙少女微微垂首,望著那盞燈。

那是一盞說不出風格的燈,淺紅的燈座如細長的荷花,透明燈罩表麵無數縮小的異獸在攀爬,乍一看彷彿撲火的飛蛾群。

燈罩之內,無數星點慢慢飄動。

仔細一看,每一個星點,都是由億萬星辰組成的星係,有環狀,有碟狀,有霧狀,有球狀……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少女突然抬頭,望了過來。

嘴角微翹。

一個淡淡的笑容,好似驅散整個世界的黑暗。

甚至於讓蘇業的內心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好。

隻這一笑,此生無憾。

下一刹那,無形的力量驟然出現,拖著蘇業離開這漆黑的世界,返回無限位麵,返回深獄平原,返回魔獄城。

蘇業猛地深吸一口氣,睜開眼睛,望向議事廳。

所有魔物都很正常,而那位傳奇提燈少女甚至剛剛抬起頭。

整個過程好像隻是一眨眼的時間。

蘇業回憶那個少女,一開始本以為她是赤紅山階,但隨後否定。

赤紅山階隻是坐在數千米的高山之上,而且身形不可能這麼龐大,那少女的一隻手恐怕都比山大。

如果按照赤紅山階的命名方式,她豈不是可以叫赤紅星環?或者真-提燈少女?

赤紅山階和赤紅星環是什麼關係?

還有,自己為什麼能看到赤紅星環?

蘇業陷入沉思。

過了許久,蘇業抬起頭,望向傳奇提燈少女。

她的眼中充滿謙卑。

“你知道赤紅山階的來曆嗎?”蘇業問。

傳奇提燈少女搖了搖頭,眼中恐懼瀰漫。

蘇業心道算了,赤紅山階一直被劃分爲邪神,琢磨那種層次的邪神,必然會被感應到,然後被邪神侵蝕,還是彆想了。

接下來,進行戰後清點環節。

此次收穫14名英雄惡魔,1805名傳奇惡魔,聖域惡魔過萬,其餘黃金白銀惡魔超過十餘萬。

由於惡魔性情暴虐,不適合與其他魔物混合,先打散了,再重新編製萬魔軍,依舊由純惡魔組成。

惡魔大軍名義上的大將是一頭英雄炎魔,但真正的統帥是西西弗斯。

之後便是戰利品清點。為了安撫惡魔,投降的惡魔的物品仍舊屬於自己,從陣亡惡魔身上收繳的戰利品,作為戰利品發放給本次作戰有功之臣。

蘇業看了一眼下屬們,自己收走所有戰利品。

“這次的戰利品,除了我和小美狄亞,誰都不配拿走一枚獄幣。”蘇業不悅的語氣傳遍議事廳。

下屬們慚愧地低下頭。

小美狄亞驕傲地挺起龍頭,小尾巴輕輕甩動。

再之後,便是戰後覆盤。

蘇業毫不留情指出所有人的缺點,對一些魔物甚至大罵。

整個過程這幫下屬太蠢了,蠢到難以置信的程度。

“可以邪惡,但不能愚蠢!重整軍紀,重建秩序,將是魔獄城的百年大計!在我從血戰回來的時候,你們這群蟲子養的蠢貨必須拿出一份完整的計劃書,我要看到未來的魔獄城大軍,比傀儡更能貫徹我的意誌!”

說完,蘇業站起,一邊走一邊道:“我今天休息,然後趕去烈焰喉嚨。在回來的時候,我要麼看到一個全新的魔獄城,要麼看到一批全新的下屬!”

“恭送陛下。”所有下屬起身相送。

等蘇業離開,眾魔愁眉苦臉。

“唉,我明明想成為最強大的神靈,為什麼成了魔鬼的將領?”西西弗斯仰天長歎。

“你偷著樂吧,我還想成為傳奇大師呢,以前好歹是柏拉圖學院的教務長,結果現在要麼管理魔行橫道,要麼管理吃喝拉撒,我怎麼就那麼苦?”拉倫斯唉聲歎氣。

“這次真不能怪我們。一幫半神打架,我們除了逃跑,能做什麼?”

“對啊對啊……”

蘇業回到書房,開啟深藍審判的專屬庇護,先是回顧整件事情的過程,尋找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並肯定自己做得正確的地方,然後推演整件事情對自己和魔獄城後續的影響。

最後,周身的泰坦戰甲組件分開,然後在半空組合併縮小,變成拳頭大的鎧甲雕像,落在手心。

“一件普通的半神器,價值一千萬金雄鷹,泰坦戰甲的組件至少是單件半神器的三倍到五倍,八件組合的整套,恐怕超過五億。也就是說,整套泰坦戰甲必然會出一個強大的七環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