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學習那些英雄施法者,蘇業對法術和戰鬥的理解更深,也漸漸知道瞭如何正確地施法與戰鬥。

法術是一個個單獨的存在,但施法者要根據現場的情況,選擇最佳的應對方案。

而且戰場的環境瞬息萬變,方案不是一種,是成千上萬種。

每一種方案,都包括幾個到幾十的法術。

蘇業不斷總結方案,並將這種方案直接更名為法術組合。

蘇業發現,自己的半神記憶中,所有強大的施法者都有法術組合,而戰士也有戰鬥組合,但是,他們並冇有進行提煉總結,完全是靠本能來使用。

如果自己有足夠的時間,隻需要本能學習並使用就夠了。

但要想快速掌握,快速成長,必須要把所有法術組合一個一個提煉出來。

然後,深挖追問這個法術組合為什麼在某種情況下最有效,理解這個法術組合的深層原理。

掌握了基本原理,就能在更高的維度來觀察所有的法術組合,從而進行改進。

理解了法術組合,蘇業回憶過去遇到那些優秀或不優秀的人,愕然發現,好像所有優秀的人都掌握優秀的法術組合,而不優秀的人,要麼冇有掌握法術組合,要麼法術組合很差。

一秒記住https://

學到法術組合後,蘇業乾脆留在大營中不斷推演學習,對法術組合進行分門彆類,最終確定了整整32個大係、147個小係和2240個法術組合。

這隻是冰山一角。

蘇業也發現法術組合的缺點,那就是,因為每個人的位階不同、主修元素係不同、施法時間不同、天賦數量不同、習慣行為不同、理解深淺不同、戰鬥環境不同等等等等各種原因,導致無法找到一種普適通用的法術組合。

想到這裡,蘇業才明白為什麼記憶力和學過的書籍中,冇有大師建立相關體係,最多隻是偶爾寫一點。

因為,法術組合完全因人而異,需要完全自己構建。

不過,法術組合的原理是恒定不變的。

研究法術組合的方法,也是有限的,如果認真學習,遠比之前用本能學習和本能摸索快。

法術組合的技巧,對於高齡的大師們來說用處不大,但對傳奇之下以及新晉傳奇來說,用處之大難以想象。

至少能節省數年的時間!

更何況,蘇業還想學到更多的法術組合。

蘇業想了想,那就……

以蘇格拉的名義,在深紅眼窩發表一篇文章。

《論法術組合的原理與分類》。

發完之後,蘇業知道這個東西引不起那些老傢夥們的興趣,興奮地直奔戰場,找英雄惡魔試驗。

和蘇業想象得一樣,那些積年老法師們隻是粗粗看了一遍,甚至冇有關注蘇業的具體組合,而是隻看那32個大戲,就開始推演和分析蘇業所說的法術組合的原理。

隨後,一些老法師們在文章下麵指出其中一些疏漏,然後給出了新的法術組合係以及原理。

對於大多數大師來說,這隻是休息時候換換腦子的小遊戲。

這個文章不溫不火。

直到新晉傳奇亞裡士多德看到。

亞裡士多德這幾個月頭髮都愁白了一根,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和天賦增長速度驚人,但整體戰鬥能力成長則明顯不如力量增幅。

尤其戰鬥技巧和戰鬥經驗方麵,往往是頭腦和思維跟上了,但身體跟不上。

以至於他幾次挑戰老牌傳奇,在隻能使用均等力量的前提下,被老牌傳奇打得抱頭鼠竄,信心都給打冇了。

看到這篇文章,亞裡士多德如獲至寶,甚至到了拍著大腿大喊妙的程度。

他自己就是文章裡說的本能掌握大量的低等法術組合的,可到了傳奇位階後,許多魔法力量發生了變化,自己也琢磨出一些,但冇有像文章中說的那樣形成體係。

“有了這篇文章,起碼能省我三年的時間啊!”

亞裡士多德直接將這篇文章轉發給所有認識的傳奇和聖域大師。

老牌傳奇反應都平平,但是,新傳奇和聖域大師們讀完之後如獲至寶。

僅僅過了三天,柏拉圖學院老師們竟然開始準備以這篇文章為核心,研究一門新科。

《法術組合的原理與方式》

不需要教學生們具體的法術組合,因為法術組合因人而異,可如果教會原理和方式,魔法師構建法術組合的效率何止翻倍。

一直關注柏拉圖學院的米利都法師們發現柏拉圖學院的舉動,馬上加入研究。

其他各國一看人類最強大的兩大魔法師勢力都研究,也立刻入場。

但是,在邪惡世界,關注度並不多。

究其原因,是因為邪惡世界魔物的法術,大都源於自身血脈和位階,血脈升升高、位階提升,能自然而然獲得許多新法術,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術士,隻有在自身成長到了極限之後,纔有動力學習其他的魔法知識。

萬界之中,有且隻有人類,天生冇有任何施法能力,需要進行漫長的學習,然後才能學會施法。

但是,正是因為這樣,人類要不斷提高效率,不斷更好地使用魔法,一點點的進步,最終滾起雪球。

魔物術士們並不在乎原理,他們的原理和根本就是自己的血脈和位階。

人類不一樣,人類一直在追尋魔法與知識的原理,追尋魔法與知識的本質。

血脈與位階能決定自己的力量,而魔法與知識的本質和原理,能決定自己未來的力量,以及族群未來的力量。

從泰勒斯開始,到蘇格拉底,到柏拉圖,到歐幾裡德……每一位大師,都能讓人類的雪球裹上更厚的雪。

現在,人類的雪球還不如那些老牌族群大,但滾動的效率,遠遠超過。

各族的成長,包括神靈在內,都如同一個向上緩坡,在紙上畫出,角度最多幾度或十幾度。

唯有人類魔法師的成長曲線,陡峭上揚。

兩條曲線,終將交彙。

屬於人類魔法師的那條曲線,必將刺破億萬族群的緩坡曲線,而後,依舊陡峭,依舊昂然,直上天際。

當開始有意識地學習、構建和使用法術組合,蘇業的戰鬥能力驟然提高。

蘇業自己冇發現,英雄惡魔們先發現了。

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稍有一點破綻,就會被這個瘋子魔法師打得暈頭轉向。

可明明就在一個月前,還是打得這個瘋子魔法師滿戰場跑。

現在偶爾被對方追著,這不對勁啊。

越來越多的英雄惡魔施法者發現了這個問題,經常聚在一起,輪流跟蘇業戰鬥,然後低聲議論怎麼戰勝這傢夥。

不遠處的戰士惡魔直翻白眼。

一幫英雄研究怎麼戰勝一個傳奇?

這幫法爺真不要個嗶臉!

在學習與戰鬥中,日子過得飛快。

蘇業不僅自己進步,還會教導小美狄亞。

和那些好吃懶做完全憑天賦的龍族不同,小美狄亞似乎受美狄亞的影響很深,非常喜歡學習,進步幾乎和蘇業一樣恐怖。

她現在明明隻使用傳奇位階的力量,卻經常把強大的英雄魔物打得找不到北。

慢慢地,蘇業的成長開始減緩,進入了成長瓶頸。

蘇業冇有焦慮,也冇有硬撐,而是返回大營,進行總結整理。

進行完全的總結整理後,蘇業大概知道問題所在。

他用學到的神經學知識解釋,就是人類的能力的成長,本質上就是建立新的神經連接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永遠不可能一蹴而就。

新的神經連接需要慢慢成長和壯大,過度的反覆練習,隻會降低效率,甚至會造成反效果。

蘇業使用經過驗證的輪換法,這段時間先學彆的,等再過一陣,再去其他血戰戰場,進行專注的高強度的法術組合實戰練習,如此反覆幾次,效率遠遠高於一直在這裡苦熬。

由於這些天一直在積累戰鬥經驗,冇殺多少敵人,功勳一直停留在白環元帥的級彆,離領主甚至傳說中的君王還差好大一大截。

不過,學到法術組合,已經遠超預期。

對蘇業來說,給十件下位神器都不換。

“接下來,用軍功換點東西,然後回魔獄城。這時候,第三座副塔應該已經建立完成。”

蘇業一邊想著,一邊帶著小美狄亞和提燈少女前行。

提燈少女一路流口水,因為蘇業的血戰印記中積累的靈魂太多了,這麼久一直冇有提取。

蘇業正走著,突然停步,望向一座建築門口的魔鬼。

那裡是軍務所,每天會下發各種的任務,尤其適合正麵戰鬥能力不強的魔物,蘇業一直冇關注。

他們竟然在談論,今天竟然釋出了一個少見的任務,軍功直接晉升一個小級彆。

不僅如此,如果任務完成得足夠好,還獎勵一種極為稀有的寶物。

汙濁水晶。

蘇業在深紅眼窩打探過這東西,典型的非賣品。這是神靈製造的寶物,存在時間很短,很難進行交易。

汙濁水晶的作用很簡單,要麼吸收某種邪神力量,要麼轉化為一個汙濁符文,在遭遇邪神力量的時候,將其中和。

汙濁水晶在普通位麵用處不大,在邪惡世界則是救命的至寶。

畢竟,邪惡世界的邪神力量太多太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