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惡魔大營上空的魔法遮蔽消散,倉庫所在的位置,化為廢墟。

密密麻麻的魔物遺骸散落在廢墟位置。

大火還在燃燒,那些高等惡魔彷彿石化了一樣,一動不動。

戰場之中的蘇業,神色嚴肅,急速傳送逃回魔鬼大營。

在進入魔鬼大營的一刹那,蘇業也放棄什麼血戰軍功的酬勞,直接傳訊給提燈少女和小美狄亞,離開烈焰喉嚨,返回魔獄城!

隨後,蘇業逆轉血戰的召喚,眼前一黑一亮,出現在城主府。

“最大魔力開啟全麵防護,!”

蘇業緊張地等待著,隻要有任何危機,直接收走浮空城,進入神力位麵,然會跑回深獄堡壘。

傳奇分身已經通過神力位麵回到深獄堡壘,依舊偽裝成安德列。

“太貪心了!”

坐在城主寶座上,蘇業這才發覺自己這次玩的有點大,一點不符合自己平時的忠厚老實、穩中求勝的風格。

嗯,一定是當魔鬼久了,被該死的邪惡意誌腐化了。

一定是這樣的。

我蘇業不可能這麼貪心和暴躁。

蘇業不斷深呼吸,平複情緒,哪怕不在烈焰喉嚨,也能知道那裡會發生什麼。

自己真是一秒鐘也不敢留在那裡。

深淵二層,烈焰喉嚨。

漫天的魔物呆呆地望著惡魔大營,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

無論是魔鬼和惡魔,都有點懵。

整個戰場好像時間靜止了整整三分鐘,一聲聲宏大悠長的號角聲、一聲聲急促厚重的戰鼓聲,在魔鬼大營中響起。

魔鬼大營中,一道道漆黑的狼煙湧動,一蓬蓬衝鋒之火燃燒。

“全軍,衝鋒!”

“全軍,衝鋒!”

一個又一個半神魔鬼咆哮著,嘶吼著。

與此同時,魔鬼大營的傳送陣光芒連閃。

密密麻麻的魔鬼大軍成建製地走出,衝向戰場,衝向惡魔大營。

刹那之後,雙方都明白了一件事。

魔鬼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炸掉了惡魔大營最重要的倉庫,然後,發起總攻。

在衝鋒號角聲中,魔鬼們瞬間清醒,然後麵帶狂熱之色,開始進攻。

惡魔們的士氣一瀉千裡,眾多魔物一觸即潰,瘋狂向四麵八方的荒野逃跑。

熾血殘陽的餘暉下,魔鬼大軍擊穿所剩無幾的惡魔防線,衝進惡魔大營之中。

一場千年不遇的大戰,拉開序幕。

惡魔大營化作絞肉場,絞殺魔鬼與惡魔。

一天之後,蘇業得到訊息,惡魔大軍後撤三千公裡。

魔鬼大軍取得了最近一個千年裡最大的一場勝利。

加上四號倉庫殺死的百萬惡魔,這一戰的殺敵總數超過一億。

這一戰,被邪惡世界稱為倉庫之戰。

至今為止,都冇有魔知道惡魔大營的倉庫發生了什麼。

蘇業無比慶幸。

惡魔魔神還冇解決舊神汙穢的力量,惡魔大營就被魔鬼奪走,而現在整個惡魔大營被夷平,除了深淵之主,哪怕是惡魔主神都找不到絲毫蛛絲馬跡。

這種事對深淵之主來說,不值得花費一絲力量和一秒時間去追溯。

整個邪惡世界的魔物都在猜測原因的時候,蘇業低頭看了看自己滾燙的血戰印記。

第六個白色的圈由白變灰,再由灰變黑。

然後浮現第七個圈,代表魔鬼領主軍銜,也由白變灰,由灰變黑。

接著,浮現第八個圈,魔鬼君王。

由白變灰,由灰變黑。

蘇業沉默著,甚至祈禱彆再增加了,再增加,自己就暴露了。

因為再上一步,就是魔鬼大帝,也就是魔鬼主神才能獲得的位階。

還好,最終血戰印記停留在黑色第八圈。

第七圈的魔鬼領主軍銜,一般隻有半神可以積累到。

而第八圈的魔鬼君王,不僅有海量的軍功,還有一個硬性的規定,魔神。

很顯然,這一次自己的軍功太多了,以至於破格晉升為魔鬼君王。

“魔鬼眾神挺下血本啊。”

魔鬼君王看似隻是一個軍銜,冇有賜予任何力量,但,地獄是尊卑嚴苛的世界。

從現在開始,蘇業隻要願意,可以直接命令燃顱城主。

隻要不是魔神血脈的半神,一旦違背魔鬼君王的命令,會被地獄意誌判決為背叛地獄,受到所有魔鬼的追殺。

魔鬼君王會獲得整個地獄的供養,有權在地獄的二層到十七層之間,占據或自創一處半徑一萬公裡的地方,作為領地。

同時,現在為眾神服務的‘煉獄宮’將組建一支百萬級彆的魔神軍團,一旦組建完成,自己就會獲得最高的指揮權。

這支魔神軍團的一切費用,都由煉獄宮支出。

身為魔鬼君王,可以向煉獄宮申請一些資源,比如,一件下位神器;比如,一千萬獄幣;比如,在十八層煉獄之外的隨便哪層無主之地的建城權;比如前往煉獄血池吸收邪惡力量等等等等……

不過,濫用特權的後果也很嚴重。

蘇業長長鬆了口氣,軍銜到手,說明魔鬼眾神做出了最終的決定,也意味著,自己不用擔心被惡魔眾神發現,而且就算被髮現,魔鬼眾神也會庇護自己。

魔鬼眾神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一尊魔鬼君王死在惡魔手裡。

不管怎麼樣,可以確定魔鬼眾神認可了自己的功勞。

“果然,富貴險中求啊,就是太險了……”

蘇業至今也冇有動那些從二號倉庫中收取的戰爭神器和魔能炮,先等風頭過去再說。

現在惡魔眾神恐怕已經氣瘋了,自己還是低調點好。

魔鬼眾神也心知肚明,否則不會暗中給自己軍功。

魔鬼君王的晉升,這是能震動無限位麵的大事,必然會形成恐怖的神蹟,但魔鬼眾神刻意壓下,就是為了安全。

“希望他們不會追查到安德列的靈魂,不然安德列死了,複仇神殿會覺察到。不過,安德列不可能不死,魔神又不是傻子,一定能通過蛛絲馬跡找到。可惜我的安德列的假身份了。隻要安德列一死,我就換個身份。換什麼好呢?”

蘇業正想著,突然發覺自己在深獄堡壘的“安德列”住所響起敲門聲,而且能從門外感到一種熟悉且龐大的力量。

“赫拉克勒斯……不,阿克德斯怎麼跑深獄堡壘來了?”

蘇業立刻控製分身,打開門。

原本身高近三米的阿克德斯好像被砍掉小腿一樣,縮到兩米高,他依舊頭戴陳舊的黑色破氈帽,擋住大半張臉。

“怎麼,不請我進去?”

蘇業看了看門外,讓進阿克德斯,戒指連續閃光,封禁房間。

“你來找我,不怕我被人識破嗎?”蘇業無奈問。

“不怕,許多人都知道我在病急亂投醫,正在聯絡所有傳奇魔法師。”阿克德斯道。

“發生了什麼事?”蘇業看到阿克德斯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我要進地獄深處救一個朋友。”阿克德斯看向蘇業的目光有些古怪。

“誰?”

“特修斯。不過彆人不知道我想救誰。”

蘇業愣了一下,問:“就是那個特修斯?”

“對,就是帕洛絲的爺爺,半神特修斯。”阿克德斯一臉無奈。

蘇業想起這位特修斯的傳說,無奈搖搖頭,問:“他怎麼會身陷地獄?”

“前不久,彩虹女神伊麗絲使用入夢術告訴我,特修斯因為想一睹冥後的芳容,進入冥界,結果被哈迪斯暴打一頓,封印力量,然後放逐到地獄。至於是哪一層地獄,彩虹女神也不知道。現在特修斯停留在傳奇位階,所有神器都被封鎖,無法使用,在地獄中恐怕會很艱難。當年他幫過我,我必須要救他。”阿克德斯歎了口氣。

“地獄說是十八層,可每一層都不知道有幾萬個希臘大,而且還附著大量的獨立位麵……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冥王哈迪斯的封印太強,我估計就算柏拉圖都冇辦法找到他在哪裡。”

“我找過柏拉圖,他也使用過大祈願術和各種預言類法術,結果毫無音訊。彆說柏拉圖,連彩虹女神都找不到特修斯的蹤跡。全希臘,大概也隻有我那色胚老爹和哈迪斯兩位能找到。當然,地獄之主一定也知道。”阿克德斯道。

“你直接去宙斯神殿祈禱不就好了?”蘇業問。

“你覺得我是那種遇到事情就去求爹的人嗎?”阿克德斯白了蘇業一眼。

蘇業頓時醒悟,他跟宙斯之間還是有芥蒂的,畢竟他這些年過得太慘。

“你能找上‘安德列’,說明你四處碰壁,就冇有傳奇願意和你下地獄?”

阿克德斯忍俊不禁,道:“當然冇人和我一起‘下地獄’。那些真正強大的巔峰傳奇,都在忙自己的事,不可能長時間幫我。那些不夠強大的傳奇,也就隻敢去一些比較安全的地獄城市,不可能跟著我深入地獄。真正敢跟我下地獄的傳奇,到現在一個也找不到。”

“其他戰士呢?以你的號召力,比當年的伊阿宋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能組織一個金羊毛之旅,你也組織個‘下地獄之行’。”蘇業半開玩笑道。

“地獄之行比伊阿宋的金羊毛之旅困難百倍,我可不想那幫傢夥死在路上。我不缺力量,我能自己一個人從第一層的深獄平原一直殺到第十八層的煉獄,可要找人,最好的人選還是魔法師,一個就夠。你知道的,我並不擅長這種事。”阿克德斯一攤手。

蘇業點點頭,的確,對阿克德斯來說,找人比殺光全地獄的半神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