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色的水晶片之中,深藍色的浪潮此起彼伏。

“非常感謝您的饋贈,慷慨的海博先生。”

蘇業心中歡喜,也暗歎魔神的強大,竟然把一截魔力潮汐封印,供自己單獨享用,單單這東西的價值,就不低於一件下位神器。

“你還想要什麼?”海博微笑著望向前方,語氣淡然。

蘇業心下瞭然,地獄魔神們開始投資了。

“我從來不是一個貪心的魔,我最需要的,就是安全。”

海博失笑道:“在邪惡世界,安全就是最貪心的奢求。”

“我所知的安全,是特指不受某些神靈的侵害,比如奧林波斯神靈。”蘇業開誠佈公道。

海博點了點頭,沿著草坪之間的石子路走了一會兒,道:“如果魔鬼君王遭到外部神靈的攻擊,地獄將會不惜一切代價庇護。”

“那我就放心了。”蘇業道。

“地獄眾神很喜歡你在烈焰喉嚨的舉動,雖然我們並不清楚你具體是如何做到的,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獲得魔神們的青睞與愉悅,除了豐厚的軍功可以兌換那件下位神器,你還可以選擇你的賞賜。神器?血脈?天賦?恒定法術?配偶?勢力?領地?隻要你想要,我們會儘量滿足。”

蘇業問:“您覺得,我如果想要保護自己,應該選擇什麼?”

“你難道不想要更有價值的長期血脈或天賦?”

蘇業心道我有,而且比你們都多。

“和血脈與天賦相比,我更喜歡知識和神器。”蘇業道。

“知識啊……看來你是一位正統的魔法師。你真正想要的,是類似思維殿堂的神器吧?”

“您慧眼如炬,如果有加速我學習與進步的神器,我會格外感謝魔神的饋贈。”蘇業道。

海博眉頭一皺,道:“蘇格拉底與柏拉圖的確天縱奇才,而且運氣也不錯,不知怎麼就搞出了思維殿堂。那種東西,並冇有神靈創造過,因為神靈目前還冇有涉及思維、思考或思想這些的神權。至今為止,所有神靈更專注力量,而隻有你們魔法師才關注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您說的是,思維殿堂也隻是意外的產物,現在哪怕柏拉圖都無法製作第二件。不過,我相信強大的神靈一定可以仿製,不過,或許代價很高,收益不大。畢竟,對於神靈來說,自己的神星就相當於加速力量成長的思維殿堂。”蘇業道。

“是的,神王和少數主神,能夠輕而易舉仿造,前提是有原件。很顯然,柏拉圖並不想分享思維殿堂。煉獄冇有思維殿堂,但有加速魔力成長的神器,兩件。”

海博看向蘇業。

“您說。”

“一件是邪惡煉獄,彙聚龐大的邪惡魔力,可以讓你的成長加快十數倍,並擁有取之不儘的魔力。第二件是魔力長河,戰爭中繳獲的非魔神神器,也會加速魔力成長,但效果差很多。那麼,你選哪一件?”海博的臉上浮現淺淺的微笑。

蘇業心中暗歎一聲,這群魔神,時時刻刻在考驗自己,但,自己不能迎合他們的考驗。

“我是一個穩重老實的魔法師,並不喜歡冒險的行為,十幾倍的成長速度太快了,我怕根基不穩。所以,我選擇後者。”蘇業道。

“我不喜歡你的選擇,但我會贈予魔力長河。”海博毫不掩飾語氣中的遺憾。

“非常感謝。”

海博眼前光芒閃動,過了十幾秒,他向前伸手一抓,一個封印水晶球出現在手中,遞向蘇業。

“這就是魔力長河,作為你帶領魔鬼攻占惡魔大營的獎勵。”

蘇業心道魔鬼眾神這是生怕我投靠惡魔,甚至冠以“帶領”。

“非常感謝。”蘇業接過水晶球。

無色透明的水晶球內,一截藍黑色的液體徐徐漂流,看上去冇有任何神器的威勢。

“另外,這是魔神委任書。”

海博遞出一卷魔鬼羊皮紙。

蘇業打開一看,魔鬼眾神正式任命自己為魔獄城城主,統攝周邊魔鬼城市。

周邊隻有一座魔鬼城市,燃顱城。

“從此以後,我可以命令燃顱城主?”蘇業問。

“你甚至可以罷免他,委任新的城主,隻要你高興。當然,現在他並不知道你的新身份。”海博滿不在乎。

蘇業點點頭,果然,在魔鬼眾神眼裡,哪怕是哈拉格爾這種級彆的半神,也無足輕重。

“我暫時不想動燃顱城,現在的狀況還不錯。”蘇業道。

“另外,現在血戰軍功獎勵的那件下位神器‘山嶽之盾’不錯,你要不要現在換取?得益於你引爆惡魔倉庫,許多魔軍功大增,或許有可能換到這件下位神器。”

“那我就直接換取。下一件下位神器,我需要再等十年才能換吧?”

“對。”

蘇業動用血戰印記,換取山嶽之盾。

“我幫你取過來吧。”海博對準虛空伸手一抓,又抓出一個封印水晶球,遞給蘇業。

謝過海博,蘇業高興地看著兩個水晶球,收入虛空龍戒。

“這是一千萬獄幣現金和汙濁水晶,至於你的魔神軍團,還在籌建,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整備完畢。等你身份暴露或公開,他們會開赴你的領地,或者魔獄城。對了,你選好自己的領地了嗎?”

蘇業接過價值十億金雄鷹的獄幣和汙濁水晶,道:“不著急,我慢慢挑選。”

“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好運氣的年輕人。”海博目光掠過蘇業左手中指的虛空龍戒,抬頭望向城主府的後方,“不帶我去看看嗎?”

“諸位恐怕已經看了個遍。我接下來的唯一事情,就是儘快建造法師塔群,鞏固魔獄城的力量。”蘇業一臉苦笑,自己的魔法陣能瞞得過普通魔神,但絕對瞞不過上位魔神。

海博點了點頭。

蘇業突然道:“對了,尊敬的海博先生,我有一件私人的小事求助您。”

“說。”海博的迴應乾淨利落。

“我聽說特修斯被冥王流放到地獄,當年他曾幫助過我,我想找到他。”蘇業微笑道。

“特修斯……”海博微微低頭,雙目之中,無數星光閃爍。

幾秒後,海博搖頭笑道:“這個小老頭,真不是一般的大膽,區區半神,想要覲見冥後。他被冥王扔進了灰暗沼澤,至於具體在哪裡,我需要花點時間。你到時候記得關注血戰印記,我會給你發訊息。”

蘇業大喜,道:“能確定是地獄三層,這至少能節省一年的時間。”

“這件事急不來,太急的話,冥王不會太高興。”海博看了蘇業一眼。

蘇業立刻醒悟,恐怕這位虛偽魔神哪怕不知道特修斯的具體位置,也知道大概範圍,但因為冥王不能直說。

“我會與朋友慢慢尋找。”

“另外,雖然我們不知道你用什麼手段讓深淵那邊誤以為是報複女神的手段,但你要小心未來的反彈。當然,如果你一直留在深獄或地獄,我們會擋住報複女神的攻擊。”

“至少一年內我還是安全的。”蘇業道。

“不錯,深淵那群衝動的傢夥不會聯想到你,而報複女神至少會昏迷一年。”海博又抬頭四望道,“我很喜歡你的魔獄城,我們四處看看。”

蘇業帶領海博邊走邊逛,海博對一些新奇的東西很感興趣,比如魔行橫道,比如公用廁所,比如鐘塔等等,蘇業一一解答。

最後,在城主府吃了一頓飯,海博才離開。

目送海博走著走著消失在視野中,蘇業轉身回返,邊走邊思考。

一切的判斷和之前差不多,隻是低估了地獄魔神的慷慨程度,

魔鬼君王,山嶽之盾,魔力長河,魔力潮汐,委任令,一千萬獄幣,汙濁水晶……

讓一位神靈的化身親自前來,足以證明大多數地獄魔神看好自己。

他們已經知道自己蘇業的身份,否則不會刻意隱瞞,也不會如此重倉押在自己身上。

在談話中,海博甚至還有意無意地希望吸引奧林波斯眾神派神界軍團攻打深獄平原,如果能引來神靈化身甚至新神,那就更好了。

在邪惡世界,殺死神靈能引發巨大的邪惡意誌的恩賜。

有了海博背書,蘇業徹底放下心,至少一年內不用擔心惡魔與報複女神。

至於一年後……

蘇業輕輕拋起魔力長河水晶球又接住。

有了魔力長河,有了私人專享的魔力潮汐,再加上鯨國和幽靈船源源不斷提供給信力,一年的時間,足以晉升半神。

哪怕大變態亞裡士多德也不可能比自己更快。

到了那時候,神靈本體無法下凡,神靈化身又能把自己怎麼樣?

不怕不來,就怕神魂長廊裝不下!

有了魔鬼眾神的保證,那些放在廢墟空間不敢動的“贓物”,就可以使用了。

回到安全的地方,進入廢墟空間。

密密麻麻的箱子和戰爭器械鋪在祭壇前。

蘇業一揮手,那四件被獸皮覆蓋的戰爭半神器展露在麵前。

有了這四件戰爭半神器,自己的魔獄城和浮空城足以成為深獄平原第一雄城!

一座太陽鏡,一座深淵之火投石器,兩座魔神之矛巨神弩,一座力場魔能炮,足以在幾秒內殺死一頭半神。

不過,這還不是最珍貴的。

蘇業望向堆積最高的那一片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