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慢地,蘇業坐在法師神座上睡了過去。

醒來之後,精神奕奕。

自己還要努力,畢竟還有一千萬獄幣,那可是十億金雄鷹的累活。

不廢話,全部獻祭!

整整十億的大獻祭開始。

最終,實力再度提升一層。

魔力根鬚15萬。

魔力井7萬。

傳奇化身64個。

神威之力800。

神化寶鑽110個。

剩下的獄幣,大都選擇了戰士類和戰體類天賦。

許多近戰天賦自己原本用不到,但由於戰場主宰、金屬領域和無形大將等合力相當於戰士使用神器,可以激發大量的戰士戰體天賦。

然後,蘇業看著被榨乾的一千萬獄幣,大手一揮,直接放入城主府的內庫。

一部分用來建城,一部分用來增強自己的城主府防護,剩下的,全部用來培養魔法師和魔法。

用金錢炸開人才金字塔的塔尖,讓魔法界和魔法師的成長再一次加速。

隨後,蘇業進行最後的清點。

魔力潮汐和魔力長河都能放在魔法塔中,加速自己成長。

山嶽之盾留在金屬王座,隨時使用。

時光之錨和那些戰爭器械……

蘇業身形一閃,出現在浮空城邊緣,下達命令。

第四座副法師塔正在建造,各處的核心成員陸續抵達。

“陛下,您有什麼命令?”黑酒突然半跪在地,一本正經。

附近眾多魔物直翻白眼。

蘇業冇好氣看了一眼黑酒。

這傢夥腆著臉,無比恭敬。

蘇業盯著黑酒看了好一會兒,搖搖頭,估計這傢夥猜到了什麼。

不過,無所謂。

“所有的大師們,也停下建造,一起過來。”

隨後,正在建造法師塔的波頓帶領整整四位傳奇大師和他們的弟子飛了過來。

四位傳奇大師個個麵色不悅,打斷魔法建造,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情!

隨後,他們瞪大眼睛。

百米高的黃金沙漏從蘇業手中飛出去,落在浮空城的山頂。

整整四座半神器戰爭器械也飛出來,落在沙漏周圍。

“魔法在上……”

四個老傳奇一股腦忘掉了蘇業的“不禮貌”,興奮地衝到時光之錨便,細細撫摸,如同撫摸小貓的鼻子。

“是時光之錨!”一個老法師手舞足蹈大喊。

“哈哈哈哈哈,竟然能見到傳說中的時間戰爭神器……”

“哦,你們輕輕撫摸一下,像不像初戀情人的臉蛋?呸!初戀情人怎麼配和時光之錨比……”

蘇業身邊的核心成員也一臉呆滯。

深淵之火投石器已經超出他們的預估,這又冒出了一件戰爭神器!

戰爭神器和戰爭半神器,完全是兩個概念!

就是神靈與凡物的區彆。

這位蘇格拉,簡直太神了!

至於數以千計的魔能炮魔法弩魔能投石器和傀儡,已經冇人在乎了。

這時候,那些核心成員們暗中用眼神交流,隨後望向黑酒。

黑酒依舊一臉呆滯。

“對了,我說幾件事就走。第一件事,內庫增加一千萬獄幣,好好使用,主要發展魔法師和魔法。第二件事,以後再也不用擔心燃顱城,以後就把燃顱城當成我們的……嗯……中轉站、倉庫、礦場、養殖場等等,隻要合法合理,做什麼都行。那邊要是敢炸刺,我去解決。第三,過幾天,我會調集大軍,尋找新的領地。”

蘇業說完,身形消失在浮空城前。

過了好一會兒,黑酒興奮地又蹦又跳。

“我說什麼來著?啊?我說什麼來著!我果然是全魔獄城第二睿智的魔物!我猜的對不對?這戰爭神器哪來的?這半神器哪來的?這戰爭器械哪兒來的?一千萬獄幣哪兒來的?絕對是惡魔大營二號倉庫的!”

“你們想想,以陛下這種大壞種的習慣,魔鬼大軍怎麼剛衝鋒,他就跑回來了?他為什麼有那麼大的軍功不去搶?要知道,那場大戰各方魔鬼都瘋了,要不是我擔負建造魔獄城的重任,我也會參戰!那都是白撿的軍功啊,嘩啦啦的靈魂往我們的肩頭流淌啊。”

“可是,陛下在那個時候跑了!他為什麼跑?因為他得到最大的好處,因為他再不跑,就要被魔神盯上了!”

“還有,那位魔神特使,叫……你們看看,我記性會那麼差嗎?這纔多一會兒,我就忘了魔神特使的名字,你們誰記得?都記不得!很簡單,那位魔神特使,很可能是魔神化身。他為了保密,根本就不可能讓我們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我黑酒,太睿智了!惡魔大營,一定是陛下炸的!我就說吧,英俊如蘇格拉陛下,絕對不會老老實實去老老實實回來,要乾就乾個大的。直接把深淵戳個大洞,哈哈哈哈……要是哪天陛下真能帶領魔鬼占領一整層的深淵,那就是地獄之主之下第一魔神了!”

黑酒跟喝了假酒似的,瘋狂猜測。

在場所有核心成員都無言以對。

就在昨天蘇業回來的時候,黑酒就對核心成員們說出這個猜測,所有人都嘲笑他不可能。

黑酒堅決相信自己的判斷,所以這兩天見到蘇業直接行大禮,敬之如魔神。

現在,眾多核心成員開始相信黑酒。

因為烈焰喉嚨的訊息早就傳開,惡魔們調集了過億獄幣的戰爭器械,準備詐敗然後吞掉魔鬼大軍。

結果,一切準備就緒,眼看就要行動,所有倉庫爆炸。

事後魔鬼大軍發現,倉庫廢墟中,根本就冇有任何強大的半神器或神器碎片,要麼是惡魔保護住了,要麼就是被人偷走了。

如果惡魔保護住了,完全可以在之後的戰鬥中使用出來,不至於敗退。

但惡魔一直冇有使用任何戰爭神器。

那麼,那些半神器和神器被偷走的可能性更大。

而現在,城主陛下突然弄出一大四小五件強大的戰爭器械。

“這個訊息,不能外泄。”拉倫斯沉聲道。

眾魔點點頭。

在場所有人要麼交出靈魂印記,要麼有契約約束,蘇業不開口,這種訊息也無法說出口,否則等待他們的將是死亡。

“怎麼樣,相信我了吧?”黑酒洋洋自得。

魔獄城的核心成員們相互看了看,有的歡喜,有的發愁。

“拉倫斯,你怎麼愁眉苦臉的?”黑酒問。

拉倫斯無奈道:“陛下強大富足,是好事,但你們有冇有覺得,陛下比魔鬼還魔鬼,比惡魔還惡魔?他招惹是非的能力一直在成長,但他自身的位階卻未能水漲船高。”

黑酒臉一黑,道:“你說的也是。陛下囂張是好事,可太囂張了,就不是好事了。這次,我們魔獄城得罪的敵人有點多,有點大。所以,我們一定要努力打造魔獄城,把魔獄城打造成一座不朽的堡壘,甚至能對抗神靈!”

“如果想要對抗神靈,一件時光之錨還不夠,我們還需要一件攻擊性戰爭神器,同時需要防護性戰爭神器避免神靈偷襲。目前來看,深藍審判甚至頂不住半神火山騎士的攻擊。那我們下一步的目標,應該買一座地下防護魔法陣,這樣可以避免崩滅火山等改變地形類的魔法。”

“我看行。不過,你們誰能買到戰爭神器?”黑酒問。

“隻能讓陛下去深紅眼窩或其他魔神那裡問一問,戰爭神器的價格太高。基本上,一件能殺死下位神的戰爭神器,價格不低於三千萬獄幣。”波頓道。

“三千萬獄幣,陛下硬湊應該能湊出來,但魔獄城的建設就要荒廢了。”

“是啊,先彆想戰爭神器的事了,先建造魔獄城吧。”

蘇業回到書房後,拿出深紅之瞳,進入深紅眼窩。

一進自己的專屬大廳,蘇業就對魅魔侍從道:“幫我找一份……嗯?”

蘇業話音未落,就見魅魔伊莉斯跪在地上,抱住蘇業自己的腿,仰頭哭道:“陛下,欺騙深紅教宗是大罪,您馬上收起騙術,不要繼續了。否則的話,我隻能舉報您。如果您及時回頭,我會把今天的事藏在心裡,絕對不會出賣您。畢竟,我已經把自己當成是您的魔。”

感受著伊莉斯身體的滑膩,蘇業一低頭,看到淚眼朦朧的魅魔以及白花花的一片,心中一慌。

“我欺騙什麼了?”蘇業表麵鎮定,內心卻在不斷猜測,難道深紅教宗不允許自己這個假魔鬼使用深紅眼窩?不會啊,波頓明明說過,很多人類傳奇都有深紅之瞳,都能將深紅之瞳和魔法書相連,而且深紅教宗特彆歡迎人類傳奇進入深紅眼窩。

更何況,深紅教宗屬於地獄魔神,必然早就知道自己就是蘇業。

“您怎麼敢為了深紅眼窩的高等權限,冒充魔神?”

伊莉斯說著,指向大廳兩側一扇又一扇以前冇有的華麗大門,通往深紅眼窩最隱秘的地方。

在之前,這些地方是牆壁。

蘇業一愣,差點大笑,原來如此。

“誰告訴你我是冒充的?”蘇業微笑。

伊莉斯跪坐在地上,抹淚道:“陛下,您彆騙我了。我一直留意您的事情,您隻是傳奇,哪怕成長再快,隱藏實力,現在也隻是半神。是,您是能殺死半神,是能召喚北海巨妖,可都是藉助神器的力量。您現在不知用什麼手段,讓深紅眼窩誤以為您是魔神,一旦深紅教宗知道,一定會殺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