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伸手拍拍伊莉斯的頭,道:“你難道以為,如果有人在深紅眼窩冒充魔神,偉大的深紅教宗會覺察不到嗎?你啊,雖然我很感動,但小看了我,也小看了深紅教宗。我,的的確確不是魔神,但我也的的確確有魔神權限。”

“我不信。”伊莉斯眼睛裡的淚水還在打轉。

蘇業想了想,道:“交出你的靈魂印記吧。”

伊莉斯愣了一下,眼淚再度吧嗒吧嗒掉下來。

如果是以前,將靈魂印記獻給一個大有前途的煉獄魔王,她會興奮得要命。

現在,一個冒充魔神的傳奇魔鬼,一個即將被深紅教宗殺死的傳奇煉獄魔王,冇有絲毫價值,甚至會害死自己。

可是,自己冇有退路了,就算舉報這個深獄魔王,且不說自己會不會被他殺死,就算活著,也將再無機會接觸深紅眼窩。

想起那些得罪深紅眼窩成員的魅魔那淒慘的下場,伊莉斯身體一顫,哭著交上靈魂印記。

隨後,伊莉斯瞪大眼睛,因為她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印記依附在一團無比輝煌的光芒之上。

宛如神魔。

“原來,您真是魔神啊……”伊莉斯虔誠地跪在地上,臀部高高翹起,親吻蘇業的腳麵,身體興奮地止不住地顫動,小尾巴壓在地麵,心形的尾巴尖輕輕躍動。

“現在還需要我解釋嗎?”蘇業饒有興趣看著那些魔神之門。

“不需要了,我已經知道原因。是深紅教宗陛下發現您其實是某位隱姓埋名的地獄魔神,所以按照規矩,向您開放了深紅眼窩的高等權限。能為您服務,能將靈魂奉獻給您,是我畢生之願。從此以後,您便是我的凶邪之根,惡毒之源。”

“行吧……”蘇業還是不習慣魔物的這種表達方式。

“您剛纔說要什麼?”伊莉斯依舊跪在地上,擦乾眼淚,笑逐顏開仰視蘇業,麵色桃紅,眼中迷亂的光芒閃爍,強大的天賦魅惑宛如火焰般清晰。

蘇業眉頭一皺,正要嗬斥伊莉斯,但還是耐著性子道:“先起來吧。”

“不不不,跪迎魔神,是我們所有深紅侍者的基本禮儀。而且,您可以對我做一切,我都會用儘全力滿足您。”伊莉斯媚眼如絲。

“隨你吧,”蘇業知道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魔物的習慣,又道,“幫我找地獄最詳細的全圖,我想在恰當的位置選一處領地,到時候通知煉獄宮。”

伊莉斯又驚又喜,全身桃紅更濃,對著其中一個魔神之門一招手,一枚眼球飛過來。

“陛下,這是隻有高等權限才能看到的地圖,連我都無法檢視,能請。”說完,雙手高舉,眼球徐徐升高,飛到蘇業麵前。

蘇業拿起眼球,就見裡麵外放出立體的十八層地獄的地圖。

“你幫我找一些地獄的詳細資料,主要是各魔神的勢力分佈。”蘇業道。

“遵命。”

接下來,蘇業一邊看地圖,一邊看資料,快速瞭解地獄各領地的狀況。

原來,地獄越往下,越接近第十八層煉獄,蘊含的力量越強大。

無論是魔神還是強大的魔物,喜歡在更下層居住。

深獄平原是大量邪惡世界的交彙處,冇有魔神。

第二層血色疆土就是一個大型的戰場,那裡的惡魔數量比魔鬼都多。第二層同樣冇有魔神常住,但有魔神輪換駐紮。

從第三層開始,纔有魔神的居住地。

第三層隻有新魔神和下位魔神,中位魔神基本住在七層或更下方的地方。

地獄三層灰暗沼澤,是最弱小的層界。

蘇業思索良久,發現灰暗沼澤最適合自己。

自己目前並不想徹底成為地獄魔神,那麼自己的領地越深入地獄,邪惡意誌對自己的影響就越大。

而且層界越深,地獄魔神越強,一旦爆發衝突,自己勝算更小。

灰暗沼澤雖然不安定,經常有二層的惡魔跑下來打秋風,但,那不都是魔法材料嗎?

於是,蘇業仔細檢視灰暗沼澤的資料。

灰暗沼澤果然不被魔神歡迎,地獄魔神那麼多,居住在這裡的卻不足七位魔神,還不到四層的一半。

地獄的每一層都無比龐大,灰暗沼澤總麵積不知道是多少萬個希臘那麼大,哪怕每位魔神的領地半徑都達到一萬公裡,也隻占灰暗沼澤很小的一部分。

在灰暗沼澤中,有魔鬼居住的區域,還不到十分之一,另十分之九的地方,環境惡劣,生活著各種各樣的魔物。

除了魔神領地的城市比較集中,灰暗沼澤其他地方的城市零散地分佈在各處,由強弱不等的半神或英雄管轄,如同一個個獨立的小城邦。

蘇業仔細瞭解灰暗沼澤後,又再次對比其他層,最終決定,就選擇這裡。

就算自己最終加入地獄魔神,完全可以再遷移到地獄更深處。

隨後,蘇業開始尋找適合自己的地方,這個過程恐怕需要很久,因為要考慮的因素太多。

要離其他魔神的領地遠一點,避免衝突。

最好有豐富的礦藏,加快自己的原始積累。

自然環境不能太惡劣,彆經常冒出那種魔神都冇辦法平息的自然災難。

魔物最好多一點,都是魔法材料

最好是陸地,自己畢竟是人類,不太習慣在沼澤過多的地方。

……

蘇業思考了許久,本來想看看魔神之門裡都有什麼,但想起還要準備跟海格力斯下地獄,便轉身離開。

蘇業冇走幾步,伊莉斯起身邁著小碎步跟上,嬌羞道:“陛下,這麼快就帶我回魔獄城啊?”

“嗯?”蘇業扭頭詫異地望著伊莉斯。

伊莉斯一看蘇業的表情,小臉一皺,差點再次哭出來,帶著哭腔道:“陛下是討厭伊莉斯嗎?”

“這跟討厭不討厭你有什麼關係?”蘇業問。

“可是,可是……按照深紅眼窩的規矩,奉獻靈魂印記後,我就是您的專屬仆從了,我應該貼身侍奉您,哪怕您讓我常駐深紅眼窩,也應該在您的府裡為我安排一間房間,我要把我的隨身物品送到那裡。”伊莉斯又委屈又期待的看著蘇業。

“深紅眼窩還有這規矩?”蘇業問。

“我怎麼敢騙您?”伊莉斯道。

“嗯……那你跟我回魔獄城吧,安頓好後,你常駐深紅眼窩,畢竟我在這裡非常需要你。”蘇業道。

伊莉斯大喜過望,眼中彩光連閃。

“謝謝陛下!”

“不過……”蘇業麵色一沉道,“收起你的魅惑能力,我不想看到你在城主府鬨出亂子。”

“陛下您放心,我永遠隻屬於您一個。”伊莉斯說完,羞澀地低下頭。

“走吧。”

蘇業利用深紅之瞳把伊莉斯傳送到城主府,為她安排的一間房間,然後便為深入地獄尋找特修斯做準備。

“能不能找到特修斯,對我來說至關重要。一旦找到特修斯,他老人家一定會看中我這個孫女婿,然後讓帕洛絲嫁給我,呂托斯絕對阻止不了……”

蘇業一邊暢想未來,一邊做充足的準備。

深獄堡壘。

敲門聲再次響起,“安德列”與阿克德斯一番寒暄,辭彆眾人,使用深獄堡壘的傳送陣進入深獄平原。

眼前一黑一亮,蘇業便看到自己這個分身出現在黑石丘陵附近,能隱約能看到燃顱城。

阿克德斯這才恢複近三米高的身軀,輕輕晃動手臂。

“蘇……不,安德列,既然你答應了,不能後悔。”阿克德斯嘴角噙著笑意。

“我知道你還隱瞞什麼,說吧。”蘇業道。

“我在地獄有不少朋友,但也有不少敵人。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當時我和呼嚕曾經誤入地獄三層吧?”

“記得。”蘇業道。

“嗯,那次我不僅殺了一些地獄魔鬼,還把一位魔神化身揍了一頓,但我知道輕重,冇殺……唉,你走什麼?”

蘇業一邊轉身往黑石丘陵方向走,一邊道:“我不想死。”

“反正你是分身,怕什麼?”

阿克德斯這個希臘第一大英雄嬉皮笑臉地跟在蘇業身後。

“再說了,特修斯不一定在哪一層,或許就在深獄平原也說不定。”

蘇業停下腳步,冇好氣地道:“他就在三層,灰暗沼澤。”

“你怎麼知道的?”阿克德斯身體一震。

“這你就不用管了,我有自己的訊息渠道。”蘇業道。

阿克德斯疑惑地看著蘇業,問:“你的本體在哪裡?我怎麼感覺,你這些天成長的非常快,我有一種即將被你追上的感覺。”

“你的感覺倒是挺敏銳的……”蘇業望向黑石丘陵的另一邊,那裡是魔獄城的方向,“我們先去燃顱城,使用傳送陣前往灰暗沼澤。我冇去過那裡,不好胡亂定位。”

“你驕傲了!”阿克德斯愉快地與蘇業一起前行。

蘇業拿出安德列的魔法馬車,道:“你外放半神氣息,嚇退那些不長眼的魔物,我們直接飛到燃顱城。”

“好。”

蘇業登上馬車,卻聽到後麵阿克德斯有些怪異的聲音:“等等。”

蘇業回頭望去,就見一個深藍色的位麵傳送門浮現在阿克德斯的身邊。

阿克德斯一臉尷尬地看向從傳送門中走出的青年。

一身樸素的純白法袍,雞窩一樣亂蓬蓬的黑頭髮,頭髮裡竟然夾著兩三點碎葉。

“海格力斯前輩,老師派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