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亞裡士多德猛地一抬頭,望向黑色魔法馬車的車門。

車門之內,寬敞的客廳空間中,站著一個清瘦麵容的年輕人。

“安德列……”

亞裡士多德死死咬著牙,彷彿有金色的烈焰落在他的頭上,從髮根向上迅速燃燒。

原本蓬鬆的捲髮直立,宛如金色火焰在光元素的吹拂下,徐徐飄動。

黑色的眼眸,染為金色瞳孔。

他的手中,一把古老黝黑的黑色鐵質法杖逐漸由半透明轉化為實體,法杖頂端,八條巨龍麵朝外,拱衛中間交纏在一起昂然向上的雙龍。

法杖下端,利劍指地,寒光閃爍。

十龍劍杖。

下位神器。

他身體上升一尺,騰空而立,澎湃的魔力與元素盪漾,白色的長袍劇烈飄蕩。

方圓數十公裡內的所有魔物嚇得四處逃竄。

一雙雙貪婪的目光正在暗中打量。

阿克德斯一步上前,擋住亞裡士多德的視線。

“彆這樣,這件事……”

“請您讓開。”亞裡士多德的語氣平穩冷靜。

蘇業一臉無奈,攤手道:“尊敬的亞裡士多德先生,我知道你們都恨我,但這件事,真的與我關係不大,我隻是神殿的棋子,我既不是首惡,也不是出力最大的,而且我整個家族都被他夷平。怎麼看,我纔是最吃虧的。是,我拿帕洛絲逼迫蘇業,可問題是,我一個英雄家族的小法師,怎麼敢逼迫潘狄翁家族?是,我害過茱莉,可這都是神殿逼我做的。包括歐幾裡德也一樣,也是複仇神殿下的手。我認為,睿智如您,不會認為我纔是罪魁禍首吧?”

“在這裡,便冇有顧慮了。”

亞裡士多德抬頭看了看猩紅的天空,雙目放光。

一個接一個拳頭大的純白光球浮現在他身後,徐徐轉動,越來越多,聚整合一麵光球之牆。

逐光者。

蘇業皺起眉頭,這個魔法經過亞裡士多德改良不久,已經名揚魔法界,甚至被列為頂級傳奇魔法,各種光係大師都在學習。

每一個白色光球都能轉化為一道極大破壞力的洞穿之光,以光速展開攻擊。

甚至蘇業也準備在過段時間學習,因為自己有光元素領主和傳奇化身,這個魔法能讓自己的實力有明顯的提升。

“你並非因我之罪而殺我,你隻是因為內疚,你隻是因為冇能拯救歐幾裡德和蘇業,心中充滿愧疚,想要補償,所以才殺我。”“安德列”緩緩道。

“或許你說的很正確,但還是要死。”

亞裡士多德身後的逐光之球增加到一百個。

蘇業差點大罵這個變態,這個傳奇魔法的正常形態,是十個逐光之球。

“你今天為了你的愧疚,殺一個罪不至死的惡棍,那麼你明天就可以為了自己的愉悅,殺死每一個犯錯的人。”蘇業道。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亞裡士多德身後的逐光之球徐徐震動。

“他不能死。”

阿克德斯突然對著亞裡士多德身後輕輕一拍,輕風吹過金色火焰般的頭髮。

逐光之球宛如風中燭火,消散殆儘。

隨後,刺耳的破空聲出現在亞裡士多德身後數百米,並且急速遠離。

蘇業望向聲音所在,淡白色的氣勁轟鳴,堅硬的大地碎裂,仿若扇形海浪,向後滾動,許久之後才停下。

“哪怕柏拉圖在這裡,也不能殺他。我們兩個已經簽訂契約,攻守同盟。”阿克德斯道。

“找到特修斯陛下後,你們的契約就會結束,對吧?”亞裡士多德望向阿克德斯。

阿克德斯一言不發。

亞裡士多德嘴角浮現淺淺的笑意,身體徐徐下降,十龍劍杖消失,頭髮與眼眸淡化為黑色。

“我會儘心儘力幫您找到特修斯陛下。”亞裡士多德微微低頭,向亞裡士多德行禮。

“有我們兩個人足夠了。”阿克德斯道。

“您可以拒絕我,但不能拒絕老師的好意。您放心,我不會做讓您為難的事。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先從哪裡開始?我有地獄所有層的位麵道標,可以直接傳送去任何地方。”亞裡士多德瞥了一眼蘇業。

冇有係統學習十年以上位麵知識的傳奇魔法師,哪怕有位麵道標,也做不到在地獄裡隨意傳送。

阿克德斯轉頭望向“安德列”。

“安德列”笑了笑,道:“我正好也要檢驗一下我這些天的所學,那我們一起去灰暗沼澤吧。”

阿克德斯對亞裡士多德道:“安德列已經預言出,特修斯就在灰暗沼澤。”

“哦。”亞裡士多德隨口答應,濃密睫毛下閃過一抹灰雲,“那您想去什麼地方?灰暗沼澤的大概方位。中心地帶,還是哪個方向,抑或具體的大城市?”

亞裡士多德望向蘇業。

蘇業腦中浮現灰暗沼澤的勢力分佈和地形。

“先去灰岩高原,地獄圍牆附近。”

亞裡士多德也不看“安德列”,手中浮現晉升傳奇後常用的半神法杖,輕輕拋出。

亞裡士多德隔空控製浮空的半神法杖,深藍色的魔力自法杖下端流出,落在地麵,不斷延長。

最終,藍色魔力交織出一個直徑十米的藍色魔法陣。

湛藍的光芒散發。

蘇業盯著魔法陣若有所思。

隨後,亞裡士多德唸誦一段長達十幾秒的咒語,一個暗紅色的傳送門從魔法陣下方徐徐升起。

“這個傳送門通往灰岩高原最大的城市之一,地獄圍牆。”亞裡士多德道。

阿克德斯點了點頭,道:“地獄矮人是全地獄最優秀的鍛造者,他們的商道四通八達,與提燈少女關係密切。在地獄圍牆的話,可以更好地打探訊息。”

阿克德斯說完,向亞裡士多德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亞裡士多德笑了笑,自己首先進入。

等亞裡士多德進入,阿克德斯看向蘇業,問:“你確定要一起去?有他在,你可以不用去。”

“我非去不可。”蘇業道。

“我相信你的判斷,多加小心。”阿克德斯步入其中。

蘇業收起馬車,走進傳送陣。

在進入傳送陣的一刹那,空間形成細微的震盪。

虛空領主和一些天賦被激發,消除意外。

蘇業安然走出傳送陣,望向亞裡士多德。

亞裡士多德的眉梢輕輕一挑。

蘇業心道小夥子還是太年輕,抬頭四處張望。

呼呼的高原勁風吹起漫天揚塵,灰黑的地麵上砂石滾滾如河,沙塵如霧,遮擋視線。

亞裡士多德一攤手,道:“這裡有魔法乾擾,我無法確定地獄圍牆的具體方位。”

蘇業指向一個方向,道:“你的傳送陣新增太多不必要的東西,導致偏移了三百多公裡。我們上車,阿克德斯先生,你外放半神氣息,避免不長眼的魔物耽誤我們的時間。”

亞裡士多德瞥了一眼蘇業,一言不發。

蘇業放下魔法馬車,走進其中。

阿克德斯向亞裡士多德點了一下頭,跟著進入。

亞裡士多德慢慢走向車門,手中戒指輪換連閃,眼中閃爍一層層的光芒,把魔法馬車上上下下細細打量,才一步一步慢慢登上馬車。

他全身肌肉緊繃,站在門邊,望向客廳。

蘇業和阿克德斯像回家一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著茶水。

亞裡士多德突然輕輕動了動鼻子,疑惑地打量客廳。

車門關閉,馬車徐徐浮空,向地獄圍牆的方向加速飛行。

“你不坐下來喝點?”“安德列”麵帶微笑問。

“不感興趣。”亞裡士多德背靠牆壁,離車門隻有兩米遠。

蘇業淡然道:“你的魔法陣除了那些多餘的地方,基本上還不錯,隻不過關於定位魔紋、防護魔紋、空間魔紋、連通魔紋等幾個關鍵點,瑕疵頗多,表麵上是你學藝不精,但根本原因是你對魔法陣的本質理解出了偏差。”

“哦?那你說說什麼偏差。”亞裡士多德一臉冷淡。

“我看過你的有關傳送魔法陣的文章,你雖然冇有直接提起,但我總結歸納後,發現你認為傳送陣更像是一種工具魔法,這是大錯特錯的觀念,這也是魔法界傳送類魔法進步遲緩的主要原因之一。傳送魔法陣,的確就像馬車的門一樣,供我們進出,但永遠不要忘記,我們使用的是馬車,不是車門。更不要忘記,我們需要掌握的是改變世界的魔法,而不是馬車這件魔法器。”

蘇業說完,翻開自己的魔法書,學習逐光者。

原本以為逐光者一次隻能施展十個逐光之球,威力有限,但如果真能施展一百個甚至更多,配合自己的傳奇化身,似乎就有意思多了。

除了鏡魔,大概冇有什麼魔物能承受自己的……嗯,暫命名為萬千逐光者流派。

亞裡士多德愣了一下,眼中微光翻騰,足足過了十幾秒,雙目清澈,繼續思考。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他突然忍不住輕呼一聲,隨後急忙閉上嘴,翻開魔法書,快速記錄。

馬車徐徐下降,停在地麵。

亞裡士多德仍然在奮筆疾書。

蘇業也好像什麼都冇看到,繼續學習傳奇魔法逐光者。

阿克德斯看了看兩人,繼續閉目養神。

過了許久,亞裡士多德才長長鬆了口氣,然後偷偷瞄了一眼“安德列”,目光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