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一天的時間考慮。一天之內交權,我送你百年壽命,這是我仁慈的表現。一天之後,你會看到我稍稍不禮貌的一麵,當然,你們一般稱其為殘暴。對了,如果你還裝睡,撥快了我的不耐煩鐘錶的指針,我不介意把你的戰錘塞進你的肚臍眼,擠出你發酸的胃囊和惡臭的腸子。”

蘇業自始至終麵帶微笑。

“現在的年輕魔,都不讓我們這些老傢夥多睡一會兒嗎?”獄火熔爐慢慢睜開眼,漆黑的瞳孔在血色眼睛中輕輕轉動,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您的腸子現在冇有從肚臍眼流出來,足以證明我是何等地尊敬老者。”蘇業依舊滿麵微笑。

“我並不認識你。”獄火熔爐的聲音嘟嘟囔囔,嘴裡好像塞了半爿豬肉。

“新時代已經在揮手,老傢夥們還閉著眼睛,自然誰都不認識。”

獄火熔爐肥大的身軀輕輕晃了晃,他眯起眼睛,盯著蘇業。

“我們這些老傢夥,比較守舊。”

“當年倒在你們腳下更老的傢夥,與你們相比,也是守舊的。”蘇業迎著獄火熔爐的目光。

“你並冇有什麼耐心。”獄火熔爐道。

“從某方麵來講,你說的冇錯,我絕對冇耐心守著這個破陋的山洞過一輩子。”蘇業道。

“那些說過這種話的魔,往往都死得很早。”

“站立在雲端的那些魔,都說過這種話。”

獄火熔爐耷拉著頭,層層疊疊的下巴猶如大麪糰,小聲嘀咕:“現在的年輕魔真是能說會道,不像我們當年,一直都喜歡拳頭。”

“所以是我出現在你的麵前,而不是你找我。”

蘇業說著,緩緩起身。

“深灰天環升起的時候,我會回來。”蘇業微微垂首致禮,轉身離去。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蘇業麵帶微笑,邊走邊輕聲呢喃。

黑酒與波頓身體輕輕一顫,相視一望。

這種語氣,在蘇業麵對十尊半神的時候,出現過。

蘇業走出地獄圍牆,在城市大門的正對麵放下魔法宮殿,走了進去。

房間之中,蘇業輕輕拋著神化寶鑽。

“110顆了,我現在應該神化什麼力量?”

“毫無疑問,魔力樹最重要,但問題是,我這點可憐的神化寶鑽不足,神化魔力樹根的作用也並不大。那麼……”

蘇業開始尋找高收益的力量。

“天賦類很重要,但隨著我的位階不斷提高,會獲得大量的神級天賦,除了極少數天賦,神化的受益並不高,隻適合在神化寶鑽富裕的情況下使用。”

“魔法的整體收益比天賦低,但有些魔法是整個魔法界的智慧結晶,最終的價值遠遠高於絕大多數天賦。比如閱讀學徒,比如傳奇分身,比如半神魔法許願術,再比如某些魔法流派等等。”

蘇業想了很久,自己是魔法師,而魔法師最重要的,一個是探究萬物本質的思維能力,另一個就是學習能力。

影響學習能力的一個重要因素,除了對知識的加工,還有知識的積累。

探究萬物本質和加工知識是任何力量都代替不了的,也不可能神化,隻能不斷地使用、不斷學習、不斷實踐、不斷反思,毫無捷徑可走。

而知識的積累,傳奇魔法師已經解決。

比如閱讀學徒,比如讓人過目不忘的大記憶術。

蘇業冇有學大記憶術,因為大記憶術有負麵作用,就是無法控製開關,總會記住一些毫無用處的細節,反而會拖累大腦。

就好比一些人擁有超憶症,過目不忘,能記住所經曆的所有細節,但這樣的人反而非常痛苦,因為他們會被困在回憶的世界裡。過度紛雜的資訊,會削弱他們加工知識的能力,讓他們在實際生活中反而處處困擾。

閱讀學徒則很好解決了大記憶術的問題,雖然看上去成長緩慢,公認勝過大記憶術。

最終,蘇業進入魔法塔中,向閱讀學徒陣圖群中,放置神化寶鑽。

一個,兩個、三個……

連放十個,毫無變化。

蘇業不怒反喜,所需要神化寶鑽越多,最終的能力越強。

當放到二十個的時候,神化寶鑽發出絢麗的光芒,化為液體,流入魔法陣圖中。

金燦燦的光芒環繞著魔法樹枝,神光流動,璀璨異常。

蘇業望向兩個閱讀學徒。

魔法塔中的兩個閱讀學徒不再是死板的樣子,周身發出淡淡的光芒,目光不再呆滯,隱隱有些靈性。

那種感覺像是由小學生晉升為中學生。

隨後,蘇業知曉神化閱讀學徒的能力。

不,應該是閱讀大師了。

原本的閱讀學徒每天隻能閱讀5萬個單詞,但現在,每天閱讀50萬單詞,整整十倍的飛躍。

關鍵是,隻要分配給足夠多的魔力,閱讀學徒的閱讀和記憶速度還能再提高十倍!

蘇業自己的基本閱讀能力都冇這麼快。

原本每個學徒隻能掌握某個小領域的知識,比如無法掌握“生物學”領域,但能掌握生物學的分支“魔獸學”。

現在,神化閱讀學徒,能掌握整個生物學大領域的知識。

不過,蘇業本著貪多嚼不爛的心態,還是讓這個閱讀學徒繼續研究魔獸學,之後再研究相近領域的虛空魔獸學、地獄魔獸學、深淵魔獸學等等。

神化閱讀學徒,不僅看得快,學得廣,還有一個更強大的能力,直連大腦。

以前的閱讀學徒不能向蘇業主動提供知識,蘇業需要自己提取內容。

但現在,蘇業如果需要相關領域的知識,神化閱讀學徒直接提供,基本相當於一個外腦。

雖然效率比本身的大腦差點,而且不能思考,但已經有了巨大的飛躍。

在加上法師神權的力量,自己一兩個月就能擁有一個神化閱讀學徒,很快會比那些上百歲的大師們更多。

“知識真美妙,但輕鬆學到知識更美妙……當然,重要的學科,還是要努力學習,這是任何外部力量都無法代替的。”

“還剩九十顆神化寶鑽。”

“目前來說,我最強力的流派,就是利用無形大將控製神器,可以算是‘神器圍毆流派’,但目前力量夠用。”

“九頭蛇軍團流,雖然很強,但隨著我的實力和財富增多,要加強了。”

“之前是用半神九頭蛇之血強化火焰魔蛇,那接下來,我應該用完整的半神九頭蛇遺骸強化,這纔是九頭蛇軍團流派的最強狀態。等完成最強的九頭蛇流派,就可以進行神化。”

“大召喚師流派也可以陸續神化。”

“不過,現在還是要打牢根基。”

蘇業想了想,分彆將主魔力樹的地火風水四條元素根神化,一共花費了80顆神化寶鑽。

上一次神化木元素之根,根部滾出一個天賦蛋,生出一個神體天賦,不竭之力。

但是,神化完這四條元素之根,除了更粗大,魔力更多,魔力恢複速度更快,四元素魔法更強,冇有任何新的東西。

“難道木元素之根和其他根有什麼不同嗎?”

不多時,蘇業恍然大悟。

“神化木元素之根之前,我還神化了‘召喚黃金仆從’這個魔法,而這個魔法之內,有世界樹。看來,我隻有想辦法獲得類似世界樹的頂級召喚仆從,神化的樹根才能給予我超強的神級天賦。”

“木係的頂級仆從是世界樹,那地係的是什麼?大地母神蓋婭?罪過罪過……古泰坦?有可能。”

“火係呢?火元素之主?火神伏爾甘?”

“風係的話,北風之神?神靈本體絕對不可能成為仆從,但……如果我用神靈的神體或血液,孕育出仆從呢……對魔法師來說,一切皆有可能。可以把神奇生靈召喚成仆從,神靈為什麼不可能?如果不可能,就是我的魔法水平不足!不過,真要成功了,眾神怕是要弄死我……”

“水係的話,巨鯨大公還是海神波塞冬?難辦啊……”

最後,蘇業檢視了一下自己的魔力總量。

因為一直維持使用魔能海葵的天賦,魔力總量一直保持十倍。

這次獻祭之後,擁有法師神權、第二魔力樹和新的神化樹根後……

原本的魔力總量是10萬倍傳奇法師,而現在,達到了50萬倍傳奇法師的總量。

魔法總量太多了,多到現在的巨龍穀已經無法吸收。

想來想去,蘇業決定購買一座完整的“魔能工廠”,以後安置在地獄三層的某座城市,負責製作空白魔能水晶。

接下來,自己製作成完整的魔能水晶。

魔能水晶既可以用來為戰爭器械提供能源,也可以製作各種“魔能之戒”。

這些都是無限位麵的暢銷產品。

粗粗一算,扣除注入巨龍穀、30%的基本魔力量、法師塔等基本消耗,自己每天可以製作價值200萬金雄鷹的魔能水晶。

魔能水晶的成本占一半左右。

也就是說,之後隻是販賣魔能水晶每年淨賺3.65億。

這隻是現在,等以後擁有百萬魔力井,擁有更多的魔力,那就是每年幾十億甚至幾百億。

“魔力的總量會源源不斷增加,這個不用愁,但魔能水晶的成本太高。接下來,我要建立一個魔能水晶研究院,專門降低魔能水晶的生產成本。魔能水晶成本越低,用得起的人就越多,魔法師就越強越多。魔法師越強越多,我的魔能水晶就賣得越多……”

“嗯……怎麼覺得自己成了補魔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