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個半神魔物開懷一笑。

“你以為,我們五個老傢夥能活到現在,活到半神,是憑的什麼?敵人,就需要全力圍殺。”

“一個一個跟你打,當我們是傻子嗎?”

“我們是魔鬼,不是蠢貨!”

“不要廢話了,殺死……”

獄火熔爐的“他”字未出口,瞪大眼睛,一動不動。

另外四頭半神,同樣一動不動。

每個半神身邊,都站著一個近乎隱形的人類戰士,隻顯現出細微的輪廓,如同純水凝聚而成。

每個無形大將手中,都握著一件下位神器。

王之三叉戟的尖端貼著獄火熔爐的七層下巴。

殘破的七首蛇鞭纏繞著黑紋的腰腹。

傳火神矛架在燃燒之炎的喉嚨上。

海魔法杖頂著蒼白之顱身後兩肩之間的脊椎骨。

山嶽之盾蓋在劇毒之星的頭頂。

五個半神,全身僵硬。

下位神器的神威,見過,經曆過,甚至差點死於下位神器。

這種氣息和感覺,絕不是幻覺。

可是,一個傳奇魔鬼,同時控製五件下位神器,無限位麵還有比這更魔幻的事嗎?

“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幽靈王刺殺我反失敗了?”

蘇業說著,神魂幽靈王瞬移五次,又回到蘇業身後。

每個半神魔物的左臉正中,都劃破一個“x”型傷口,除了蒼白之顱,都在緩緩流血,止都止不住。

“我……我感受到了神權領域的力量……”獄火熔爐聲音輕顫,下巴抖成琴絃。

“我說過,你們要一個一個上。”蘇業格外和善。

五個半神望著蘇業,長長一歎。

在灰岩高原周邊謹小慎微稱霸了上百年,冇想到,還是看走眼了。

地獄怎麼就出了這麼奇怪的煉獄魔王?

“你真是傳奇?”燃燒之炎問。

“如假包換。”

“隻有魔神化身才能像你這樣。”燃燒之炎道。

蘇業轉過身,望向半神骨甲魔,勾了勾手,無形大將手持海魔法杖稍稍遠離。

“蒼白之顱,給你一個機會,戰勝我,活著離開。我不動用下位神器。”

“真的?”蒼白之顱本來已經絕望的雙眼中劃過璀璨流星。

“當然。”蘇業點點頭。

“雖然我不相信你,但……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你彆後……”蒼白之顱話未說完,低下頭。

怎麼全身包裹著水、沙土、火焰、寒冰等等力量?

蒼白之顱深吸一口氣,外放半神力量,迅速膨脹為三十米高下的骨甲巨人,宛如白骨戰車,衝向蘇業。

另外四個半神看到蒼白之顱的速度連平時的七成都達不到,竟然隻剩六成上下,相互看了看,暗暗一歎。

神權領域果然不一般,把區區傳奇的力量,增幅到這種程度,不然,哪怕是領域體,都不能達到這種效果。

突然,他們猛地望向蘇業,個個瞪大眼睛,甚至連正在衝鋒的蒼白之顱都急忙停步,雙臂交叉在身前,頭顱縮在雙臂後,全身爆發一重又一重的神光,外放所有力量。

他現在的樣子,像是正在被父親揍的孩子。

他們看到,蘇業身後,漫天小煉獄魔王。

整整64個傳奇化身!

蒼白之顱還冇等反應過來,64個化身齊齊伸出食指指向他。

每根手指噴發出兩道錐形彩色光芒,一共128道彩色光芒彙聚成洪流,消失在傳奇化身前方,並出現在蒼白之顱的頭頂。

彩色瀑布,當頭落下。

轟隆隆……

四個半神目瞪口呆,大裂解術不是錐形彩光嗎,怎麼能冒出打雷聲?

這到底是魔法力量高度凝聚到什麼程度,才達到這種效果?

隨後,各種清脆的魔法裂解聲響起,蒼白之顱所有的防護力量,瞬間清空,全身一片灰白。

接著,半神外骨的力量迅速流失,魔力供應中斷。

失去力量來源的威武的骨骼盔甲全線崩潰,化作骨粉四處飄散。

蒼白之顱如同在夏天被傳送到極地一樣,雙臂抱胸,擋住身體。

失去白色骨骼外殼,表麵冇有皮膚,嫩紅的肌肉上爬滿突出的血管。

如同一頭被剝了皮的巨人。

蒼白之顱的雙目中,閃爍著難以掩飾的羞愧、憤怒與恐慌。

自從生下來,這一身骨甲就冇有消失過。

而現在,被一個傳奇魔法師扒光了!

他又看了看手中的半神器骨劍,魔力乾枯,魔紋開裂,需要重新修複才能再次使用。

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感受不到任何防護的力量,甚至連領域都被徹底消融。

體表部位的組織全部被裂解,數天之內無法附著魔力,隻有鮮紅肌肉包裹的內部骨骼還蘊含與往常一樣的魔力。

另外四個半神看到這一幕,隱隱露出悲痛之色。

與其讓老朋友慘遭這種羞辱,不如殺了他!

蠍魔劇毒之星咬牙切齒道:“這個魔神化身太惡毒了,名然偽裝成傳奇羞辱半神!”

另外三個半神輕輕點了點頭,64個傳奇化身,這根本不是法師們能夠擁有的。

他們活了四五百年,從來冇聽說過哪個施法者擁有這麼傳奇化身,甚至冇人的傳奇化身超過5個!

除了魔神,冇有任何人能擁有如此多的化身。

更何況,哪怕神靈製作魔法化身也不是那麼容易,這東西的成功率太低了。

這64個傳奇化身,成本已經超過中位神器!

哪位魔神這麼瘋狂?

蘇業望著全身粉嫩的半神骨甲魔,輕輕點了點頭,過百的大裂解術集中使用,威力超出了想象。

不過,除了大裂解術本身的威力,還蘊含天賦和領域體的力量,而其中貢獻最大的,自然是法師王和戰場主宰領域。

64個傳奇化身收起,隨後出現,蘇業伸手指向蒼白之顱,但突然停下。

“不能使用死亡一指,萬一他直接化為灰塵,堂堂半神神骸就浪費了。我想想……”

蘇業說著,收回傳奇化身又放出。

“靈魂枷鎖!”

蘇業加64個化身,一共施展了整整65道靈魂枷鎖,在法術孿生的作用下,增加為130道。

轟隆隆……

數以萬計的粗大黑色鎖鏈自天而降,宛如鎖鏈交織的天柱,重重砸在蒼白之顱身上。

明明是靈魂攻擊,明明不會傷害到身體,蒼白之顱的身體卻重重一晃,差點被如此多的鎖鏈撞倒。

“啊……”

密密麻麻的黑色靈魂鎖鏈宛若瘋狂的蛇群,鑽進身體,鑽進靈魂。

蒼白之顱發出淒厲的慘叫,猛地彎腰跪在地上,雙腳雙臂深深插進大地之中,全身激烈的抖動著。

鮮血撕裂鮮紅的肌肉,湧出脆弱的半神軀體。

傷口不斷被半神之力癒合,但又不斷繼續被撕裂。

另外四個半神聽得頭皮發麻,大裂解術是能破壞一些靈魂的防護力量,可無法影響靈魂本身。

堂堂半神,怎麼會被傳奇魔法折磨到如此痛苦的地步?

蒼白之顱慘叫了整整三分鐘,才如同血水裡撈出來一樣,徐徐站起。

血液從他的頭頂流下,淹過他充滿仇恨的雙眼,流過咬碎的牙齒,順著頸部徐徐下滑。

“半神之魂,永不屈服!”

蒼白之顱深吸一口氣,在失去骨甲的情況下,如同一個被扒光皮的血色巨人,慢慢向前走。

“不愧是半神。心臟爆裂!”

整整130道心臟爆裂,同時觸發。

噗……

一個巨大的洞孔出現在他左胸位置。

前後貫通。

四個半神呆若木雞,這輩子就冇看到這麼恐怖的心臟爆裂。

蒼白之顱轟然倒地,但是,他睜著眼,腳後跟不斷蹬地,兩手不斷在大地中抓來抓去。

胸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心臟也在快速重組。

在傷口恢覆成一個拇指大的洞的時候,胸腔內發出一聲似曾相識的悶響。

噗……

他的前胸後背再次炸出一個大洞,他身體劇烈抖動幾下,停止不動。

胸前的傷口,繼續緩緩癒合。

不一會兒,蒼白之顱睜開眼,咬著牙,低頭看了一眼胸膛,傷口越來越小,目前有人眼那麼大……

噗!

再次炸開。

“我……噗……”

蒼白之顱又氣又怒,張口噴血。

四個半神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從來未曾見過這種詭異的場麵。

噗……

噗……

噗……

引發了整整三十七次爆裂後,魔法的力量終於耗儘。

蘇業看著蒼白之顱,暗暗點頭。

不愧是半神,這樣都冇死!

身體還在恢複。

恐怖的力量。

在傷口縮小到能放入一個成人拳頭那麼大的時候,傷口停止癒合。

拳頭大的空洞,貫穿前胸、心臟與後背。

一邊跳動一邊流血的心臟清晰可見。

蒼白之顱吃力地坐起,低頭看著不斷流血的傷口。

“摧毀嗎……”他低聲說出猜測。

他的四個好友滿麵悲色。

他抬起頭,雙手支著地,用儘全力起身。

他一直坐著。

再也冇有站起來。

四個半神沉默著。

“我輸了,可怕的魔法師……”

蒼白之顱身體後仰,重重倒在地上,在飛塵之中,閉上眼睛。

他失去了鬥誌,也失去了求生的渴望,也就死了。

蘇業一抬手,收走蒼白之顱的遺骸,望向邪魔劇毒之星。

“輪到你了。”

蘇業一抬手,就是128道大裂解術形成的彩光洪流。

三個半神矮人眼皮一跳。

光芒消散,劇毒之星不僅冇有憤怒,臉上反而露出奇異的笑容。

“實際上,從一開始,我就在慢慢散佈劇毒,但我並冇有引動。現在,整座領域體中,都被我的劇毒浸透,包括你的身體。我感應得到,我的劇毒依舊進入你的身體。你或許以為,我的劇毒隻是單一劇毒,但這是一種混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