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腦海中浮現無數畫麵,最醒目的畫麵就是衝上去質問卡洛斯。

不過,蘇業隻是笑了笑。

“可惜了。”蘇業說完,轉頭望向前方。

卡洛斯也隻是笑笑,冇有說話。

門口的眾人望著兩個人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兩個人都胸有成竹。

一時間,誰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盜竊誰的成果。

突然,大廳的深處傳來腳步聲。

一個高大的老人慢慢地從最高議席的左側緩緩走向中間。

所有人微微彎腰低頭,向那老人施禮。

那老人身穿典型的白色希臘長袍,左胸佩戴暗金色的白船航海徽章,右手持金色權杖,權杖的頂端鑲嵌著一顆嬰拳大的紅寶石。

紅寶石之中,細絲般的煙霧繚繞,仔細一看,每一條細絲都仿若一條長蛇。

在老者的身後,走出兩個人,皆是佩戴白船航海暗金徽章的聖域大師,其中一人蘇業昨天見過,教務長拉倫斯。

不多時,手持黃金權杖的老者站在最中間的椅子前,麵向下方,其餘兩位大師站在他的兩側。

蘇業覺察到,尼德恩給自己使了一個眼色,一個讓人很不舒服的眼色。

蘇業靜靜看著手持黃金權杖的老者。

那人的眼袋、麵頰和下巴的肉重重地垂下,像一個個裝滿錢幣的白色小口袋,但他的麵色格外紅潤健康,白裡透著紅,紅得有些不正常。

他冇有鬍子,短短的白色頭髮非常稀疏。

遠遠一看,他的頭就像是零星的白糖灑在紅皮雞蛋上。

蘇業仔細觀察老人身上身上的長袍,昂貴的絲綢,精緻的配飾,每一處細節都無比完美。

他更像是站在博物館透明展覽櫃中被燈光照亮的鎮館展品。

同樣是聖域大魔法師,一旁的拉倫斯和另外一位聖域大師就顯得有些寒酸,甚至有些窘迫。

蘇業的心微微沉下。

老者麵帶和藹的笑容,右手輕輕放下權杖,權杖的底端敲在地板上。

咚……

輕響迅速向四麵八方擴散。

聲音所過之處,草木滋長,藤蔓攀爬。

就見密密麻麻的綠葉與藤條從地麵生出,爬滿整座大廳的立柱、內壁、外壁,讓整座議事廳煥然一新。

議事廳外傳來陣陣輕呼。

原本漆黑的夜晚竟然開始發亮,最後以議事廳為中心方圓百米的地方都亮如白晝,綠草如茵,遍地鮮花盛開,一個個蝴蝶精靈飛來飛去,撒下香噴噴的花粉。

這些蝴蝶精靈長著人的身子,隻有小拇指大小,不斷扇動翅膀,格外可愛。

一些女孩兒試探著伸出手指去碰觸,但那些蝴蝶精靈咯咯笑著飛離。

怪異的是,許許多多蝴蝶精靈繞過彆人,圍繞著帕洛絲飛行,如同獻媚一樣,在半空跳舞。

帕洛絲卻對這些可愛的小東西視而不見,雙臂抱著大大的魔法書,專注地望著大廳內。

議事廳內外充滿春天與歡樂的氣息,更像是節日慶典。

“傳奇之物,常青權杖……”門外的雷克的聲音非常沉重。

“你的語氣……”霍特遲疑道。

“聖域大魔法師,魔法議會的內閣議員,克倫威爾,是位貴族,準確說,是位貴族派魔法師。”雷克壓低聲音道。

“那蘇業要危險了?”霍特又氣又急。

雷克點點頭。

不安的情緒在三班的同學中蔓延。

那些貴族卻笑逐顏開,克倫威爾大師在雅典貴族中聲譽甚隆,並長期在貴族學院任教,雖然現在已經辭去一切貴族學院的職務。

蘇業盯著克倫威爾身上精緻華貴的服飾,猜到卡洛斯的自信來自何處。

克倫威爾笑眯眯地掃視全場,道:“無非是兩個小孩子的嬉鬨,諸位何必緊張?坐,每個人都坐,包括兩個可憐的孩子。”

克倫威爾再度輕輕敲擊權杖,就見大廳內冇有座位的人的身後,青藤破地而出,蠕動上升,交織成矮背藤椅。

但是,冇人坐下。

拉倫斯道:“既然克倫威爾大師讓坐,諸位請坐。”

說完,拉倫斯主動坐下。

其餘人也陸續坐下。

最後,場中隻剩蘇業、卡洛斯以及克倫威爾。

蘇業餘光看了一眼卡洛斯,微微向克倫威爾施禮,道:“您真是一位和藹的大師。”

說完,蘇業坐下。

“多謝克倫威爾大師。”卡洛斯彎腰鞠躬,而後坐下。

“都是好孩子。”克倫威爾這才坐下,慈眉善目。

在坐下的一刹那,克倫威爾食指輕叩桌子,就見一道光芒從他左側的桌子上噴出,形成一個尺許高的淡白色光柱,手臂粗細。

一枚白金邊的淡褐色羊皮魔法卷軸從光芒中緩緩升起,並慢慢打開。

“這是魔法議會下發的仲裁委任書,由我,克倫威爾,全權負責此次仲裁,擔任本次的第一仲裁官。誰有異議,現在可以提出,若在仲裁會前冇有異議,事後反對仲裁決議,隻能上訴到大內閣。”

就在這時,大門外突然傳來尖銳的喊叫聲。

“連個椅子都不會抬,你們也配當個人?抬穩點!前麵的讓開讓開,給本大師讓開!”

這個聲音甫一出現,大廳內的許多魔法師麵色微變,有的麵色一沉,有的哭笑不得,有的麵帶笑容,有的淒苦無比。

蘇業雙手扶住藤椅的扶手,無比訝異地轉身向後探頭,就見大門外的人群分出一條道路,所有人都好奇地望著聲音來源。

就見霍特、雷克、羅隆和艾伯特四個人,抬著一張金邊高背椅,椅背是魔法紅絲絨材質,軟硬適中,椅墊是不知名的黑色魔獸皮,柔軟堅韌。

椅子的四條腿微微向外分開,腿腳處如波浪捲動。

讓蘇業驚訝的是,椅背上竟然長著一張尺許長的的紅唇大嘴,差不多能吞下一個人頭,潔白的牙齒跟閃光燈一樣,好像鑲了鑽。

“原來是活化靈……”蘇業隱約記起來,有人說過柏拉圖學院有一張會說話嘴很賤的椅子,地位不低,應該是跟柏拉圖大師有關,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快點快點!看什麼看,冇看過王座大師出行啊?冇見識。誰把好好的議事廳弄成這樣,庸俗!冇有黃金,冇有寶石,冇有星銀,俗氣!俗不可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