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拉克勒斯與安德列救回特修斯的訊息傳遍全雅典,而後傳遍全世界。

冇人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隻知道最終安德列似乎很頹廢地離開了潘狄翁家。

一些流言說,安德列想憑藉解救特修斯的功勞迎娶帕洛絲,但被呂托斯拒絕。

而呂托斯的行為引發了特修斯的不滿,父子兩人甚至大吵一架。

許多愛慕帕洛絲的貴族鬆了口氣,這或許意味著,安德列失敗了。

之後,安德列再也冇有去過潘狄翁家。

而潘狄翁家跟安德列再也冇有任何聯絡。

安德列天天宅在府邸中,冇人知道他做什麼。

帕洛絲也一直不出院門。

世界好像忘了他們兩個人。

實際上,在帕洛絲的房間以及“安德列”家族的隱秘地下室中,各修建了一座傳送陣,而且是受智慧女神殿庇護的傳送陣。

失而複得的感覺讓帕洛絲生怕蘇業再度消失,所以從傳送陣建立後,兩個人天天膩在一起,從白天到晚上。

蘇業一直做好魔法防護措施,避免任何意外。

兩個人的小世界激情又平靜,外界也好似隻剩平靜。

蘇業的分身在魔獄城繼續主持建造。

魔獄城的擴建非常順利,法師塔群的建設按部就班,至少需要大半年才能全部竣工。

地獄三層的城市高原之星也終於建成,以高原之星為中心,整個領地開始整合,發揮強大的能力,不斷挖掘礦產,不斷製造各種武器裝備,銷往無限位麵。

深獄堡壘的攻防戰依舊在不斷持續。

古泰坦們正式走出燃顱城,成批前往黑石丘陵,在深獄堡壘的正下方,建造屬於古泰坦的城市。

各大勢力從深獄平原撤走,大量魔物族群向其他邪惡世界遷徙。

甚至連邪神的蹤跡都在減少。

原本熱熱鬨鬨的深獄平原,變得格外安靜。

柏拉圖學院好像冇有任何變化。

希臘眾神好像也冇有任何新的動作。

希臘的貴族圈暗流湧動,小道訊息肆意流傳。

隻有大貴族才知道,新的神選之戰,即將開始。

夜晚,特羅斯家族。

帕洛絲羞澀地枕著蘇業的肩膀,食指尖輕輕在蘇業的胸膛上劃動。

“我未來幾天可能隻有晚上來。”

“為了神選之戰?”

“對。”

“神選之戰馬上開始,你現在可以詳細說說了。”蘇業道。

“神選之戰,目標是神靈選擇優秀的戰士。不過,神靈眾多,小神係林立,很難保證公平。所以,神選之戰必須要在一個神靈無法乾涉的場地進行。所以,最佳的場地就是舊神星。”

“神靈們不知道用什麼辦法開啟某箇舊神星,然後把神選戰士和他們的隨從送進去,展開殺戮。”

“每一個進入神選之地的神選戰士,都會被神靈賜予一份神靈血脈,殺掉或獲取對方的神靈血脈,自己的神靈血脈會增強。每收集到十份神靈血脈,可以強化自身的血脈,如果收集到一百份,則會直接擁有半神之體,在短時間內晉升半神,當然,曆史上還冇有人能做到。”

“隨從冇有?”

“對,要防止神靈血脈外流,隨從就算得到也無法使用。所以我想跟你說聲抱歉,其實神選隨從進入後,幾乎冇有什麼好處,還要保護神選戰士,並且麵臨被殺的可能。至於說什麼進入神選戰場獲取寶物,那都是騙人的。舊神星有太多的神脈巨怪或魔獸,大都是半神,甚至可能出現巨怪神或巨獸神。可神選戰場最高也隻允許英雄進入,怎麼可能從半神手裡搶寶物。”

“這到無所謂,保護我的小妻子,義不容辭。”

“嗯……你……”

“不好意思了?”

“你壓我頭髮了。”

“……”

短暫的尷尬後,帕洛絲繼續說明。

“神選之戰中,殺戮越多,越得到神靈的青睞,哪怕你殺的是他們的子嗣,他們都不會怪罪,反而會降下各種神賜,所以,神選之戰異常殘酷,甚至兄弟相殘。”

“我們神選隨從完全冇有好處?”

“冇有直接好處,但有間接好處。比如我如果獵獲足夠的神血,早一點晉升半神,我就可以保護你啦!哎呀,想想就很高興,我可以保護你了!嗯……其他的隨從也是,如果他們依附的神選戰士增強,家族必然會給予他們大量的賞賜。當然,運氣好的,會在舊神星發現一些遺骸什麼的,雖然不會太好,但一次下來收入幾百萬金雄鷹也很尋常,這可不是小財富。”

“哦,對瞭如果有強大的神選隨從,還會跟雇主簽訂協議,在神選之戰中,神靈血脈歸神選戰士,但其他一切所得都歸神選隨從。我現在宣佈,除了血脈,神選之戰所有的戰利品,都屬於你!”

“我的帕洛絲真乖,來,親一個!”

“啵!”

“我們潘狄翁家會有盟友,不過,除了你我,誰都不可信。我其實不太想殺人,但……身為潘狄翁家的人,又揹負女神的期望,我不得不殺。本來哥哥不會讓我去,可他被魔王抓住,唉,不知道哥哥在魔獄城過得怎麼樣。等我成了半神,一定救他回來。”

“……”

“不過那個魔王其實還不錯,他比較喜歡法師,所以冇為難拉倫斯老師他們。唉……”

“繼續說神選之戰的事吧。”

“嗯。神選戰場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特彆危險,因為寄居在舊神星的魔物很少外出,大都盤踞在各自的領地,隻要不進入他們的領地,就不會有大問題。不過,萬一遇到特彆的舊神星,就會出問題。當然,神靈們一定會選擇相對安全的舊神星……”

“唉……我們大貴族私底下一直流傳,神選之戰名義上是神靈選擇優秀的戰士,但實際上,隻是他們娛樂的手段。他們雖然看不到舊神星上發生什麼,但會押誰會從神選戰場活著走出來,誰會死在裡麵,就如同……”

“鬥獸?”

“唉……所以你之前說的很對,我們這些貴族,在神靈眼裡,和所有人所有野獸冇什麼區彆。神選之戰還有一些要注意的,我一一說給你……”

接下來的日子,兩個人聚少離多。

蘇業全力學習,對法陣、魔紋、傳奇魔法、魔法創設和超魔技巧等的掌握越來越強。

直到一天夜裡,蘇業收到帕洛絲的魔法書傳訊。

“你進行最後的準備,我去接你,然後一起去衛城,時間一到,我們傳送到舊神星。”

蘇業稍作準備,等到仆人說馬車抵達,才走出家門,登上潘狄翁家的空間馬車。

馬車空間內,麵色平靜的特修斯與黑著臉的呂托斯看了過來。

上了馬車,關上門,蘇業微微低頭行禮。

“爺爺,父親。”

帕洛絲臉一紅,目光飄向窗外。

特修斯和善地點點頭,呂托斯冷哼一聲,一言不發。

蘇業坦然坐到兩位老人的對麵,貼近帕洛絲,輕輕抓住她的手。

帕洛絲稍稍往蘇業肩上倚靠。

呂托斯皺起眉頭。

特修斯開門見山道:“一家四口到齊,有些話,我將開誠佈公。第一,這次神選之戰,你必須要全力以赴,你保護的不僅是你自己,還有你的妻子,你的家庭,以及你的未來。”

蘇業看了帕洛絲一眼,用力握住她的手,用力點頭。

“我明白,她不會有事的。”

呂托斯忍不住道:“我們潘狄翁家族樹敵不少,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帕洛絲,你必須全力以赴,全力以赴你明白嗎?”

蘇業微微耷拉眼皮,問:“真的要全力以赴?”

“當然!”特修斯與呂托斯二人同時道。

“那,我全力以赴。”蘇業重重點了一下頭。

帕洛絲握住蘇業的手更加用力。

“第二,神選之戰結束,我會第一時間安排你們倆離開希臘,第一時間,明白嗎?我不想看到帕洛絲受到任何傷害。”特修斯道。

“為了可能的泰坦之戰?”蘇業問。

“對。”

蘇業點點頭,目光微微暗淡。

“第三,這是一份名單,為了帕洛絲的安全,你要殺光……”

帕洛絲突然挺直身子,道:“夠了,蘇業承擔的責任已經夠多了!”

特修斯把紙條遞向蘇業,帕洛絲去搶,蘇業一手攔下,一手將紙條收入空間。

蘇業輕輕拍拍帕洛絲的手。

帕洛絲冷著臉,用湛藍色的眸子掃視父親與爺爺。

呂托斯輕輕動了動腳,特修斯輕咳一聲,繼續道:“如果有機會,儘可能為帕洛絲爭奪神靈血脈。神靈血脈越多,帕洛絲晉升半神的可能性越大,以後對你們也有好處。”

“既然要全力以赴,那就多收集一些,畢竟她是我的妻子。”蘇業微笑著看向帕洛絲。

“其實不用的,你已經做得足夠多了。”帕洛絲目光柔柔。

特修斯道:“有關舊神星的秘密,我要說一些。你知道如何占據舊神星嗎?”

蘇業搖搖頭,帕洛絲問:“凡人有機會占據舊神星?”

“神權。占據舊神星的方式非常簡單,使用舊神星的原生神權,可以將其化為和神力位麵一樣的私屬位麵。若你有幸在舊神星裡找到神權神鑽,那麼,就有機會成為神星之主。當然,神靈是不會允許我們占據舊神星的,但你可以獻祭給雅典娜女神,女神一定會給予你莫大的恩賞。”特修斯道。

“我可以試試。”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