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你隱藏了力量,我建議你繼續隱藏,隻有到關鍵的時候,再激發所有力量。如果能找到安全的神湖,可以吸收神力,一定要全力以赴吸收。畢竟真神之力太過特殊,我們無法帶走,如果隻留在那裡,等於白白浪費。當然,一般的神湖附近都有殘留神孽、墮落神民、巨獸神、巨怪神甚至邪神存在,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接近神湖。”

“神湖是儲存真神之力的地方,對你們戰士來說,作用巨大。對我們魔法師來說,更重要的是神河,裡麵都是神威之力,神威之力可以帶走。”蘇業道。

“你要是有膽子,可以找神河,甚至進入神宮或神庫,不過,我可不想你拖累帕洛絲。”特修斯冇好氣地道。

“您放心,我一向很小心。”

特修斯想了想,道:“舊神星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萬一,我是說萬一感應到神靈,無論是巨獸神、巨怪神還是邪神,其他什麼都不要管了,一定要遠離,保命要緊,明白嗎?”

“明白。”

“你不明白。曆史上的神選之戰,有三次全滅的記錄。其中有一些天才絲毫不遜於我,甚至可能不比海格力斯差多少,但他們還是死了。死亡原因隻有一個,舊神星的神靈展開大屠戮。”

“我會小心的。”

“這是阿克德斯送你的一件禮物,主要用於對抗詛咒,你記得戴好。”特修斯說完,遞給蘇業一枚埃及聖甲蟲式樣的黑玉護符。

特修斯的目光一閃。

蘇業詫異地接過,問:“就一件?”

“就一件。”

蘇業直接把聖甲蟲護符遞給帕洛絲。

“我不要!”帕洛絲推給蘇業。

特修斯道:“阿克德斯給你的,我們不能要,更何況,帕洛絲……不怕詛咒。”

“你確定?”蘇業望向帕洛絲。

“我確實不怕詛咒。”帕洛絲微笑道。

蘇業輕輕撫摸黑玉聖甲蟲,或者說,屎殼螂。

“這是古埃及大巫師的作品,好像被奧西裡斯的祭司加持過祝福,價值不低於半神器。阿克德斯從哪兒弄來的?”蘇業問。

特修斯又遞過一枚戒指,道:“戒指裡是阿克德斯給你們倆的結婚禮物,他本來想要親自送給你,但突然有事,不得不離開,就叫我轉交給你。他說知道你需要這東西,就不要跟他客氣了。”

蘇業詫異地接過空間戒指,仔細一看,輕聲一歎。

“他太客氣了。”

完整的半神九頭蛇遺骸!

還有大量的半神之血。

和普通半神遺骸不同,半神九頭蛇遺骸,價值超過一億,接近普通下位神神骸,絕對能換一件下位神器。

“他說,和你對他的相助比起來,這些都不算什麼。”

“他同時送兩件東西,太破費了,等下次見到,一定好好謝謝他。”

蘇業左手托著黑玉聖甲蟲,右手托著空間戒指,百感交集。

呂托斯一直黑著臉,特修斯則盯著黑玉聖甲蟲,過了好一會兒才移開目光。

蘇業收起兩件物品,等有時間,就使用九頭蛇遺骸對火焰魔蛇進行最終的魔法創設。

九頭蛇軍團流派最強形態,即將成形!

“你應該有幾種神級力量吧?”特修斯問。

“是的。”

“在神選之戰中,不能外放神級力量,除非是你在裡麵獲得的神器或神物。如果你在裡麵獲得神級天賦,像生殺予奪,也無法使用,因為需要外放。但如果像是‘元素之源’,不需要外放,隻在體內為你提供力量,這種天賦依舊起效。”

“那是不是意味著哪怕阿克德斯參與神選之戰,也無法發揮泰坦神體的力量?”

特修斯笑著搖搖頭,道:“第一,阿克德斯已經是半神,半神無法進入。第二,所謂的神級力量,在神選戰場裡,是指下位神級彆的力量,中位或更高位階的力量,不受影響。當然,神器等外物還是無法使用。泰坦神體嚴格來講,更像是上位神層次的力量,不會被神選戰場遮蔽。”

“難道不會有神選戰士擁有中位神或更高層次的力量?”蘇業問。

特修斯、呂托斯和帕洛絲齊齊微笑。

“蘇業,這種可能性太小了,從來冇有神選戰士擁有過超過下位神層次的力量,海格力斯是個意外,而且眾神也不可能放他進神選戰場。”帕洛絲解釋道。

“說的你好像有中位神層次的力量似的。”呂托斯道。

“這樣啊……”蘇業喃喃自語。

“另外,你要小心神器載體。”

“那是什麼?”

“神選之戰中,不能使用神器,但是,一些家族為了勝利,不擇手段。他們會選擇一個未出生的嬰兒成為神選隨從,然後將下位神器封印在嬰兒身體內。隨著不斷長大,孩子會吸收神器的力量,格外強大。一旦進入神選戰場,這種神器不會被判定為神器,那麼,在關鍵時候,就會命令神選隨從自殺,力量迴流,重新形成下位神器,供神選戰士使用。”

“那我可要小心了。還有什麼辦法能使用神級力量?”蘇業問。

“神權,你如果擁有神權力量,無論是什麼層次的神權,都可以直接使用神權附帶的力量,不過,神靈之下無法使用神權。還有一種,神權神鑽,或者說,消耗神權,就可以抵消神靈的封禁和舊神星的力量,允許一種神級力量或一件神器在舊神星使用。不過,這種可能性太小了,不予考慮,在裡麵找到神權神鑽的話,當然要想辦法融入舊神星,獲取神星位麵。”

不多時,一家四口抵達衛城山下的一處潘狄翁家住宅。

“我們在這裡等待,一旦舊神星開啟,你們兩個和雅典的其他神選戰士一起登上衛城山,進入神選戰場。為了安全,你們兩個都需要使用易容變形類的力量。”特修斯說著,拿出一件古老的銀紋貓頭鷹黃金麵具,遞給帕洛絲。

帕洛絲佩戴之後,整個人立刻變成一個陌生的女子,無論是身高體重相貌呼吸還是其他,完全不一樣。

蘇業開啟破法之眼,竟然冇看透。

“怎麼冇有我的?”蘇業問。

“你有真實變形術,不需要這個。”特修斯道。

“親孫女就是不一樣。”蘇業笑道。

“當然了。”特修斯一臉得意。

帕洛絲掩嘴偷笑。

蘇業突然道:“西西弗斯深陷魔獄城的訊息,各大家族知道了嗎?”

帕洛絲搖搖頭,道:“冇有人知道,隻有父親和爺爺知道。”

“那你們有西西弗斯的頭髮或身體的一部分嗎?我可以使用真實變形術變成他,讓帕洛絲變成潘狄翁家族的女戰士,這樣,哪怕是潘狄翁家族的敵人,也隻會想著殺我,而忽視帕洛絲。”

“我反對!”帕洛絲忙道。

呂托斯立刻道:“家裡有西西弗斯的頭髮以及血液,我這就回去取。”

呂托斯轉身就走。

“父親!”帕洛絲又氣又惱。

呂托斯完全聽不到,快步離開。

“你放心,咱們這樣做,安全性更高。彆人關注我的時候,你可以偷襲,勝算更大,對不對?”蘇業伸手捏捏帕洛絲的小臉。

帕洛絲氣鼓鼓地道:“我不想你危險。”

“我不危險,不信你問爺爺,他知道我隱藏了力量。”蘇業道。

“爺爺,是嗎?”帕洛絲問。

特修斯想起那恐怖的大裂解術群,點點頭,道:“等進入舊神星,蘇業為你施加防護的時候,你就懂了,不出意外……半神之下可能連你的衣服都傷不到。”

“是嗎……”帕洛絲好奇地看著蘇業,大眼睛忽閃忽閃。

蘇業輕咳一聲,道:“我要休息一下,為接下來積蓄力量,萬一剛進入就遇到敵人可不好。”

“你是怕我問你的秘密!”帕洛絲咬著白皙的小牙道。

“不是不是,你還是問爺爺吧。”

蘇業說著,閉目養神。

這些天,已經把大量的寶物賣給深紅眼窩,換取了整整兩千萬獄幣,然後全部獻祭。

足夠的神威之力,足夠的神化寶鑽,在遇到任何危險的時候,都足以隨機應變。

神選之戰是不能用虛空龍戒,但在廢墟空間裡使用虛空龍戒呢?

神選之戰不能使用下位神力量,可自己有好幾種中位神力量,比如神魂長廊,比如虛空領地。

自己身負真正的神權,神權相關力量不受神選戰場限製。

不多時,呂托斯回來,拿出西西弗斯的頭髮和一滴被魔法儲存的血液。

蘇業接過來,使用真實變形術吸收,身體徐徐變化成西西弗斯。

三個人盯著“西西弗斯”看了許久,輕聲一歎。

完全看不出任何區彆,連目光裡的騷浪賤都那麼相似。

帕洛絲道:“我變成茜羅妮大師的話,會不會被識破?”

“她用劍,你用槍劍,確實……”

蘇業隨手遞給帕洛絲一把英雄級彆的長劍,道:“你可以拿這個偽裝。你身上隻有傳奇防護裝備,有點不夠用。”

帕洛絲攤開手,空間戒指中飛出一個金光燦燦的雅典娜雕像,一尺高,道:“我有。”

“就是家族神殿裡女神身上的那套?”蘇業問。

帕洛絲點點頭。

“那我就放心多了。”

蘇業望向特修斯和呂托斯,問:“神選之戰,一般采用什麼戰略戰術?”

特修斯搖頭道:“冇有。誰也不知道新的神選戰場在什麼舊神星,一切隻能隨機應變。如果非要說戰術,那就是,開始一定要隱藏好自己,等瞭解舊神星的基本情況後,再製定。”-